藤甲城依然如同往日那般热闹,熙熙攘攘的人流如同大龙一般,在整个城内外进进出出,看上去颇为的壮观,虽说与断岩城那等超级城池完全无法比,但也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一道雷光从天际直掠而来,在距离藤甲城数百里之外的高空停住,显露出一名面色刚毅的少年,这少年就是从断岩城马不停蹄赶来的卓文。

    望着远处颇为热闹的城池,卓文嘴角露出一抹怀念的笑意,道:“终于回来了!真没想到我竟然在断岩城足足待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不知道现在的藤甲城变得怎么样了?”

    说着,卓文脚掌轻踏,便是悄无声息的化作一道黑影进入了藤甲城之内,以他此时的修为,想要隐藏身上的气息实在太过于容易了。

    走在藤甲城有些热闹的街道上,望着四周有些熟悉的场景,卓文脸上挂着一丝温馨的笑意,他能够感觉到藤甲城给他带来的那种温馨的感觉,这种感觉是断岩城无法带给他的。

    一年多没见,藤甲城并没有变化多少,不过让得卓文有些诧异的是,城内的人口好像比以前要多上许多,而且在街道上他甚至能看到不少衣衫破烂,灰头土脸的乞丐,手拿着破碗,向着周围行人行乞。

    “大哥哥!能不能给些元币啊?我和我娘已经好几天没吃饱过饭了!”就在卓文缓缓行走在街道上时,一道娇小的身影忽然拉住了他的衣襟。

    转头看去,只见一名年约六、七岁,身上穿着有些陈旧的粗布衣服的小女孩,正可怜兮兮的望着卓文,那有些瘦小的手掌正托着已经裂开一角的瓷碗,怯懦懦的递在卓文面前,目光有些闪躲。

    与此同时,卓文也是发现在小女孩身后不远处的一堵胡同中,一名脸黄肌瘦的女子有气无力的靠在墙边,双眼有些无神。

    而且在胡同中,卓文也是发现不少蜷缩着的身影,显然都是处境堪忧。

    “藤甲城到底发生什么了?这些人应该是难民吧,我才离开一年不到的时间,为何藤甲城会出现这般多的难民?”目光虚眯,卓文心中疑惑越加的浓郁。

    摸了摸身前小女孩的头,卓文取出一百元币拿给小女孩,道:“哥哥身上只有这么多钱了,你拿去吧!”

    在卓文这样层次的武者,元币已经对他没有丝毫的用处,也唯有皇元丹这等珍贵丹药成为武者之间的硬通货,而元币也只是这些普通人的交易货币而已。

    “多谢大哥哥!”望着卓文放在碗中的元币,小女孩目光中顿时泛发出光彩,连连对着卓文点头感谢,随后便是急匆匆抛向那胡同中的女子。

    “看来要赶快回卓家才行,或许爷爷他们知道藤甲城为何会出现如此众多的难民!”眉头微凝,卓文脚步一踏,便是直接消失在了街道之上。

    偌大的卓府大厅之中,卓向鼎、古越天以及一些卓家和城主府的高层都是齐聚在这大厅之中。

    自从上次得知卓文身后竟然有着一名皇极境强者撑腰,古越天对于卓家的态度变得更加的谨慎和小心,他知道卓文以后必然不会是池中之物,而有着这般妖孽的卓家未来也必然不会是简单的势力。

    所以古越天很有先见之明的与卓家打好了关系,平时不少只需要他们城主府决策的事情,基本都会来卓府征求卓向鼎的意见,甚至城主府和卓家还有过几次联姻,可以说其关系已经颇为的亲密。

    一开始卓向鼎对于古越天这等行为也是颇为的不适应,毕竟古越天无论是实力和地位可都比他强很多,不过他也是知道古越天之所以如此态度,一切都是看在卓文的面子上。

    每次想起那卓文那孤傲的身影,卓向鼎脸上总是充满了自豪,可以说卓文已经俨然成为了整个卓家甚至藤甲城的支柱般的存在。

    大厅之中,所有人脸上满是凝重之色,一时之间,整个大厅都是显得格外的寂静。

    “最近从周边过来的难民越来越多了,现在整个藤甲城都有些乱起来了,各位可有什么好的意见来处理这难民的事情?”古越天脸上满是严峻之色,扫视着周围,微叹的道。

    “听说这些难民大部分都是来自距离我们藤甲城不远的另一座低级城池流觞城的,十日前流觞城的城主府一夜之间被人连根拔起,里面无论是城主还是奴仆几乎都被人屠戮殆尽!除了城主府以外,流觞城内不少比较强大的势力也是一夜之间都是被人一锅端掉了。”一名灰衣男子面色凝重的叙述道。

    这名灰衣男子乃是城主府中专门收集情报的人员,对于情报信息十分精通。

    “不止流觞城,在我们南边颇远的一座低级城池奉化城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因为距离我们藤甲城太远,所以那边的难民并没有朝我们藤甲城涌来!而且像奉化城和流觞城这等低级城池被屠戮的不止这两座,好像有十几座,都是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卓向鼎也是开口道。

    大厅众人听得此言,脸上纷纷流露出极其凝重的神色,这种诡异的事情没想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生在十几座实力不比他们藤甲城差的低级城池中,这让的众人心中都是沉甸甸的。

    “这种事情会不会发生在我们藤甲城之中呢?”原本有些沉默不语的古裂忽然开口道。

    “那些被屠戮的低级城池基本都是在我们藤甲城附近,那动手的人或者是势力的话,很可能会对我们藤甲城下手,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好防范。”古越天脸色也是凝重之极,冷静的道。

    “而且我们藤甲城还有着仓木大师留下的护城大阵,应该没那般容易被人攻破才是!不过我也是怕这股神秘势力之中很可能有着天王境以及半步皇极境的强者,若是真的有这等强者的话,恐怕即使是护城大阵都是抵挡不了吧!”

    卓向鼎却是苦笑的道:“能够在不知不觉间便是屠灭各个城池中的强大势力,里面肯定会有天王境强者,甚至半步皇极境强者都是有可能的。”

    卓向鼎此言一出,大厅顿时鸦雀无声,他们也很清楚,若仅仅只是天王境武者的话,他们还能够拼一拼,但若是半步皇极境的强者的话,那么他们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就在大厅陷入寂静中之时,大厅的大门骤然被人打开,有些刺耳的咯吱声音缓缓的在众人耳畔响起。

    “嗯?怎么回事?我们正在商讨重要事宜,谁让你私自进……”

    听得响起的咯吱声音,古越天略皱眉,偏头望着大厅门外的一道身影,不过当他看清这道身影之时,刚想说出口的话语也是戛然而止。

    古越天的异状顿时被众人所察觉到,所以众人顺着古越天的视线投向大厅门前,当发现门前正站着一名面带微笑的少年之时,所有人都是一怔,随即目光中都是露出一抹惊喜之色,因为出现在门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归来的卓文。

    “哈哈!卓文,你终于回来了,真的没想到你居然在断岩城待了足足有一年的时间,这一去还真的是够久的。”

    卓向鼎目光暴涌出一抹精芒,随即大笑的朝着卓文走去,直接与其来了个熊抱,老脸上满是激动之色。

    “卓文!”

    “卓文!”

    “……”

    大厅中的其他人也都是纷纷起身,颇为恭敬的对着卓文一拱手,虽然眼前的少年看上去也就只有十八岁,但其实力确实谁也不可小视。

    一年前,卓文离开藤甲城之时,实力便是有着地王境的程度,现在一年过去了,以卓文的妖孽天资,恐怕已经晋级到了天王境了才对。

    而且卓文在断岩城中不少震撼的事迹,藤甲城的这些高层也都是略有耳闻,据说连断岩城城主欧阳云图这等二轮皇极境强者都是对前者客客气气的,如此天资绝艳的人物,在座所有人都是心中十分敬畏。

    与众人一番客套之后,卓文的面色也是越发的凝重起来,随即便是问道:“方才我刚来藤甲城之后,便是见到城内多了不少的难民,难道最近藤甲城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么?”

    众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古越天将最近藤甲城附近那几个低级城池的情况,大略的述说了一番。

    “十多个低级城池都是被人一夜之间屠灭了?什么人会干这种事情?”听完古越天的叙述,卓文也是不由得一怔,随即皱眉的道。

    “我们也是不知道那始作俑者到底是谁,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股神秘势力必然有着半步皇极境强者的身影,因为仅仅是天王境武者的话,不可能如此迅速的屠灭十数个低级城池,而皇极境强者也不可能自降身份来对付低级城池,所以里面必然有着半步皇极境武者的参与。”

    卓向鼎此时也是插了一句,面色显得十分的凝重之色。

    “如果是半步皇极境强者的话,我还是能够对付的。”闻言,卓文却颇为自信的道。

    “你能对付?难道你突破达到半步皇极境了?”卓向鼎闻言,不由得惊呼出声的道。

    与此同时,大厅中的众人也都个个瞳孔微缩,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的少年,虽然他们知道眼前的少年天赋惊人,这一年时间,能够突破达到天王境已经很恐怖了,但直接达到半步皇极境的话,那速度也太恐怖了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