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道身影个个身着黑色的甲胄,在甲胄胸口处皆是绘制着神态逼真的大龙,正是飞龙将麾下飞龙军的十大副将,实力皆是天王境巅峰。

    这十人在飞龙军中都是有着各自的代号,不过飞龙将平时都是将十人用数字来区分,上次在屠灭尚红城后,那向飞龙将汇报的黑甲男子乃是黑一,实力最强,也是十人中的大哥!

    “咦?这藤甲城有些不简单,居然会有护城大阵,看来这低级城池中恐怕有奥术师呢!”黑一也是瞧见了面前藤甲城外围上的透明屏障,颇为惊异的道。

    “不过只是三品元阵而已,而且还是三品元阵中威力较弱的元阵,大哥,我一个人便是能将其轰破!”一名身材高大壮硕的黑甲男子,粗着嗓音嘿嘿笑道。

    黑一瞥了一眼这粗犷男子,一点头道:“我们十人里面就五弟你的力量最大,你就去将这护城大阵轰破吧!不过你也要小心点,我能预感到这藤甲城有着不同寻常。”

    粗犷男子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笑道:“这藤甲城也就仅仅只是低级城池而已,恐怕连天王境都是没有,大哥你多虑了吧!接下来你就好好看小弟我怎么破了这护城大阵的。”

    粗犷男子哈哈一笑,脚掌一踏,强大的力量竟是将地面都是崩裂出了一道道裂痕,随后整个人速度飙升到一种极致,瞬间便是来到了护城大阵之前。

    “天元崩裂锤!”

    大喝一声,粗犷男子右手猛地一捏,其周围的元气如同漩涡般全部被其手掌心吸纳而去,竟是直接化作了一柄长达数丈巨大的金色大锤。

    金色大锤一入手,粗犷男子双手猛地将金色大锤狠狠的甩在面前的护城大阵之上!

    轰隆隆!

    如同崩山裂石般的巨响骤然响彻而起,随后护城大阵表面的透明屏障竟是猛然的晃动起来,强烈的震颤几乎蔓延在整个藤甲城,顿时引起了藤甲城不小的骚动。

    咔擦!

    清脆的声音缓缓响起,随后藤甲城外围的护城大阵表面竟是浮现出一丝丝的裂痕,最终寸寸崩溃,化作了虚无。

    “哈哈!果然只是低贱的低级城池而已,这护城大阵还真是脆弱不堪啊!藤甲城的城主呢?还不滚出来?”

    崩碎了护城大阵之后,粗犷男子肆意的大笑,脸上满是讥讽和嘲弄的意味。

    城墙之上,见那护城大阵被破,古越天并没有丝毫意外,毕竟眼前的男子可是天王境巅峰的强者。

    卓向鼎将傀儡阵法收起来,与古越天对视一眼,便是身形直掠而去,停在粗犷男子的身前。

    “不知道这位前辈来我们藤甲城有何事?好像我们与前辈并无恩怨啊!”古越天微微一拱手,冷冷的道。

    见古越天如此有恃无恐的样子,粗犷男子目光虚眯,咧嘴的道:“一个小小的地王境的垃圾,居然也敢在本大爷面前如此作态,看来你是不想活了!明确告诉你,本大爷今日就是来屠城的,现在就从你第一个杀起。”

    说着,粗犷男子竟是直接振臂一挥,直接朝着古越天和卓向鼎碾压而去,显然想要直接将其弄死。

    “最近周边低级城池被屠灭的事件果然是你们干的,想杀我们,没那么容易!”

    卓向鼎面色一变,脸颊上有着一丝愤怒之色,毕竟他也是出生于低级城池的,看到其他低级城池被如此屠灭了,自然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嗖嗖嗖!

    只见一道道黑影骤然从卓向鼎的乾坤袋之中暴掠而出,瞬间便是将那直接出手的粗犷男子包围住,正是真天罡地煞傀儡阵法,不过卓向鼎留了个心眼,只召唤出来十二具天罡傀儡而已。

    砰!

    粗犷男子的攻击如入泥沼一般,竟是完全被周围的傀儡抵挡住。

    “怎么回事?这些……都是傀儡?怎么可能?居然有这般多的傀儡,而且这十二具傀儡气息都不弱于天王境?”

    眼望着四周人影憧憧的傀儡,粗犷男子脸上的笑意终于是彻底的凝固了住,取而代之的是惊惧之色,他实力确实强,有着天王境巅峰的程度,但周围可是足足有着十二股皆是天王境的傀儡。

    这十二具傀儡实力虽说比这粗犷男子稍弱一些,但也有着天王境圆满的实力,十二具联合起来,粗犷男子即使是天王境巅峰的武者,也不可能是这十二具傀儡联合的对手。

    “给我绞杀!”卓向鼎此时目光中满是杀意,冷冷的命令道。

    轰轰轰!

    十二道天罡傀儡在得到命令之后,瞬间发动,齐齐爆发出如万丈山岳般强大力量,纷纷轰在粗犷男子的躯体之上。

    粗犷男子脸上惊惧之色越加的浓郁,几乎慌不择路的取出乾坤袋中所有的灵宝,期望能够阻挡这些傀儡联合的攻击,不过这些灵宝在接触到傀儡的攻击之后,都是爆裂成了齑粉。

    “不!不!不!我怎么能够死在这里?我不甘心啊!”

    粗犷男子最终发出一道极不甘心的嘶吼声后,十二具天罡傀儡攻击尽皆轰在了粗犷男子身上,直接将粗犷男子轰成了渣。

    “什么?老五死了?怎么可能?”

    “那些围住老五的到底是什么?老五竟然撑不了一刻钟就爆体而亡了!”

    “那好像是傀儡?天哪,居然足足有十二具,而且这十二具竟是都是天王境圆满的实力!”

    “……”

    原本落后于粗犷男子的黑一等人也都是瞧见了刚才的一幕,特别是听到粗犷男子最后那不甘的嘶吼后,纷纷心中震撼不已,脸上都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大哥!现在该怎么办?这藤甲城实在有些诡异啊,居然会有如此珍贵的傀儡,而且还是十二具,我们恐怕在其手下都讨不了好处。”

    黑一等人皆是停下了身形,在距离藤甲城足有数十里的距离,面面相觑,望着那远处的十二具傀儡,脸上都是露出忌惮之色。

    此时,黑一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冷冷的凝视着周围有些惧意的其余八人,冷冷笑道:“难道你们敢退缩?将军可是下了死命令的,若是没有解决掉这藤甲城的话,你们知道后果的。”

    其余八人闻言,皆是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飞龙将可是出了名的阴冷残酷,若是此次他们没有完成任务的话,恐怕下场绝对会是生不如死。

    “那十二具傀儡仅仅只是天王境圆满,而我们九人却是天王境巅峰,虽说我们人数比那傀儡数量要少,不过我们若是联手起来,应该能够将那十二具傀儡毁灭掉,只要那傀儡毁了,那么藤甲城就没有丝毫的依仗,到时候就犹如软柿子一般,随便我们捏。”

    黑一此时极其的冷静,望着周围八人,默默的分析着此时状况的利弊,而经过黑一的这一解释,原本有些慌乱的八人,顿时恢复了镇定。

    “大哥说得对!只要我们联手,必然能够将那十二具傀儡破掉!”

    “此次我们若是退缩了的话,恐怕将军都不会放过我们,我们绝对不能退缩。”

    “……”

    九个人顿时达成一致意见,随即皆是杀气腾腾的望着那不远处的十二具傀儡,目光中杀意分外的澎湃。

    “杀!将藤甲城屠灭了。”

    黑一一声令下,顿时九个人以一种诡异的联合阵势,猛地朝着那挡在古越天和卓向鼎身前的十二具傀儡掠去,他们知道不将这十二具傀儡尽皆毁灭掉的话,他们根本就无法奈何藤甲城分毫。

    轰轰轰!

    一瞬间,黑一等九人和十二具傀儡瞬间碰撞在一起,其相互撞击产生的气浪,呈现环状朝着四周扩散开去,空间都是因此而扭曲了开来一般。

    黑一等九人几乎施展出各自最强的灵宝和招式,完美而默契的配合,竟是瞬间便是将十二具傀儡打得处于下风,甚至步步紧逼,想要一举将这十二具傀儡统统毁灭掉。

    “有十二具傀儡又怎么样?你们藤甲城必然逃不了被屠戮的命运,等我们将这十二具傀儡尽皆毁灭后,就是你们两人以及藤甲城的死期。”

    一次次的将傀儡轰得后退不已,黑一目光中爆发出缕缕精芒,望着那站在一边张望着的古越天和卓向鼎冷笑。

    不过让得他们诧异的是,古越天和卓向鼎脸上却并没有丝毫的担心之色,反而冷静的有些诡异。

    “这两个家伙是吓傻了吗?明明他们的傀儡处于下风,竟然没有一点担心的样子。”黑一身边的手下有些疑惑的自语道。

    “很抱歉!这句话应该是我们的台词,今日就是你们九人的死期,真天罡地煞给我出来!”

    卓向鼎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笑意,随即一拍乾坤袋,便是将剩余的傀儡都是召唤了出来,与那战斗的十二具天罡傀儡汇合在一起,组成了天罡地煞的傀儡阵法。

    “天哪!居然还有傀儡?而且还足足有着三十六具天王境傀儡,七十二具地王境傀儡,这小小的藤甲城怎么有这么多数量实力如此强大的傀儡!恐怕即使是一般的中级城池都是拿不出这般多的傀儡吧?”

    当瞧见那组合成天罡地煞傀儡阵法的一百零八具傀儡,黑一等九人都是不由得瞳孔猛缩,直接缩成了针状,目光中有着一丝不可思议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