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爆炸密集的区域中,卓文缓缓的步出,周围爆炸的力量击打在其身上,竟是发出有些刺耳的金铁交鸣之声,仿佛这些爆炸击打的不是一具脆弱的,而是坚硬的岩石一般。

    此时,卓文的表层流转着晶莹剔透的琉璃色,正是施展了玉石淬体诀第六层的效果,毕竟此时的卓文强度已经媲美半步皇极境强者了,即使飞龙将的那等龙影攻击也很难对他的造成太大的伤害。

    “这家伙……怎么这么强?连逆龙斩都对他没作用?”飞龙将瞳孔微缩,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那面前,缓步而来的少年。

    下方众人也都是目光微凸的望着上空毫发无伤的卓文,先是一怔,随即皆是流露出惊喜之色。

    “好强!居然连逆龙斩都是挡住了,看来我们有救了!”

    现在卓文就是他们唯一的救星了,卓文越强,他们生存下来的机会也就越大!

    “你在给我挠痒痒吗?”歪了歪头,卓文目光微冷的望着面前有些惊诧的飞龙将道。

    飞龙将面色逐渐阴冷下来,冷然道:“看来修炼过炼体法门,居然能够将锻炼到这般程度,还真的让我有些惊讶啊!不过那逆龙斩只不过是我寻常招式而已,不知道本将军接下来的招式,你还能这般轻松的接下来吗?”

    冷哼一声,飞龙将并没有因为卓文强大而有丝毫的担忧,毕竟在他看来卓文也就仅仅刚晋入半步皇极境而已,其防御力虽说让得他颇为惊讶,不过他敢肯定卓文的攻击力必然不会高到哪里去!

    右手大刀一划,飞龙将速度几乎飙到了极致,在沿途之中产生阵阵的残影,瞬间欺近卓文身前,大刀由下至上猛地一挥,狠狠的劈在卓文身躯之上。

    卓文也不敢怠慢,他能够感觉到这飞龙将的实力比当初九极皇元池比斗的黑桦还要强上不少,特别是飞龙将的速度很快,即使是他也仅仅只能捕捉到这家伙的移动轨迹,想要看清其身形的话,不是那般容易的。

    长枪猛地朝下一横,直接挡住了飞龙将的大刀,与此同时,卓文右脚膝盖仿若毒蛇一般,瞬间轰向飞龙将的腹部,这一个膝击势大力沉,几乎连空气都是形成了逆流。

    飞龙将身形一错,竟是极为滑溜的躲过卓文这有些刁钻的膝击,大刀方向一变,直接横向拦腰斩向卓文。

    “哼!”

    冷哼一声,卓文心念一动,体表无数血色枫叶顿时在腰部形成了环形的血色盾牌,瞬间挡住了那横向劈来的大刀,与此同时,剩余的血色枫叶化作无数血色螺旋,嗖的一声朝着飞龙将眉心处直掠而去。

    “该死!”

    飞龙将一惊,连忙收刀阻挡那掠来的血色螺旋,他可是很清楚这些血色螺旋有着很强的腐蚀性,若是被其击打在身上的话,不死也要重伤。

    “好机会!”

    卓文目光中精芒一闪而过,趁着飞龙将在抵挡血色螺旋时,双手一紧,便是将妖月龙脊枪猛地朝着飞龙将甩去,直接甩在飞龙将的胸口处。

    砰!

    沉闷的声音响起,随即飞龙将面庞一红,竟是直接被这直掠而来的大枪所挥击的力量,轰得直接倒飞而出,一口鲜血不由自主的吐了出来。

    轰!

    在倒飞出十丈开外之时,飞龙将体内元力暴涌而出,在半空中借助反推之力直接稳住了身形,右手捂着胸口,目光有些阴沉的望着身前的少年。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才刚刚晋级到半步皇极境,不仅有着即使是半步皇极境都是难以硬撼的,而且这攻击力居然比我还要强?”

    遥遥望着对面的少年,飞龙将心中也是充满了惊惧之色,眼前的少年此时竟是给他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此子必须要捉回去的,不然三世子恐怕不会放过我!看来想要击败这小子,只能用那一招了。”

    飞龙将面色变得极其凝重,随即右手在刀刃处轻轻一抹,鲜血几乎将整个刀面都是染成了鲜红色,随后那刀刃竟是一点一滴的将表面的鲜血吸吮进去,一股颇为诡异的气息缓缓的散发开来。

    “小子!能够逼我用这一招的武者可不多,曾经本将军就是用这一招困住过一轮皇极境,从而才在那一轮皇极境强者手中逃脱的!你虽然很强,但能够在我这一招下存活下来,基本不可能!所以现在我给你最后机会,自缚双臂跟我回幕秦侯府,不然死!”

    飞龙将脸上满是杀气腾腾,目光直直盯着卓文,其深处满是冷酷无情之色。

    “废话真多!给我死。”

    卓文鸟都不鸟这飞龙将,脚掌一踏,提抢便是直接朝着飞龙将掠去,长枪破开虚空,直接刺向飞龙将。

    “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我了!血龙狱界,结!”

    冷哼一声,飞龙将长刀在面前一驻,只是瞬间长刀全身皆是布满了浓郁的血红之色,一股股浓重的血腥味猛地扩散开来,与此同时,在以飞龙将为中心数十丈范围内,竟是出现了一头头血龙。

    血龙足有数十丈巨大,周围环绕着共有十头血龙,这十头血龙将周围数十丈的范围都是笼罩了进去,一时间血光弥漫,周围成了血色的世界。

    在这血色世界之中,重力竟是增加了起码数十倍,卓文一陷入这血色世界,便是身体一沉,膝盖不由得一弯,不过在适应了这股重力后,卓文便是重新站起身来,目光凝重的望着四周血色的世界。

    “小子!血龙狱界乃是以本将军精血为引子,所激发的强大封闭阵法,这座阵法可攻可守,强大到几乎可以碾压所有半步皇极境强者,即使是一轮皇极境强者都能够困住一刻钟的时间,所以你死定了。”

    猖狂的大笑声,缓缓的自血色世界上空传来,卓文抬头望去,便是直接瞧见了飞龙将正漂浮在上空,冷冷的凝视着下方的卓文,而在上空有着十头巨大的血龙,几乎围绕着飞龙将盘旋着,让得飞龙将显得颇为的神秘和强大。

    “哦?这招式用的是你的精血?”

    由于血色世界中强大的重力,所以卓文此时身体重的犹如压着一座山一般,根本就无法悬空飞行,不过此时的卓文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担忧,反而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望着下方少年死到临头了,居然还笑得出来,飞龙将也是有些诧异,不过随即摇摇头道:“看来这小子神智有些不清醒了,不过也好,现在直接杀了你就算了。”

    说着,飞龙将居高临下,右手猛地一压,其背后上空的十头血龙猛地咆哮一声,直接飞掠而下,朝着卓文那渺小的身形飞扑而去。

    此时的卓文,脸上却没有一丝的害怕或者是担心,反而嘴角的笑意越加的浓郁了起来……

    卓府之内,所有人都是望着上空那足有数十丈巨大的血色圆球,那血色圆球便是飞龙将所施展的血龙狱界,此时这血龙狱界表面都是被血色笼罩,根本就看不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血龙狱界比那一开始的逆龙斩要强大太多了,卓文到底能否挡得住啊?”卓向鼎心中有些着急的道。

    “卓家主,不必担心!即使卓文小友不是那飞龙将的对手,不过他毕竟是三品奥术师,身上保命的东西必然不少,想来要从飞龙将手里逃脱应该有一定的把握才是。”身边的古越天轻声安慰道。

    “希望如此吧!”叹息一声,卓向鼎再次将目光汇聚在半空的血色圆球上,心中却在默默祈祷着卓文的平安。

    血龙狱界之中,十头如同山岳般的血龙纷纷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卓文飞扑而出,就在距离卓文十丈以内时,卓文轻轻一抬头,平举着手中的血色大枪,轻声喃喃的道:“妖月秘典第五式:血爆式!飞龙将,施展这血龙狱界就是你在自寻死路。”

    当卓文这道声音响起的刹那,其身体周围忽然凝聚着一丝丝浓郁的血气,而原本那即将降临的血龙,竟是直接在十丈左右距离停滞了身形,随即十头血龙竟是纷纷爆体化作无数的血水。

    轰轰轰!

    连续不断的爆炸声响起,卓文周围的十头血龙竟是毫无例外的爆成一团血水,而这些血水竟是纷纷围绕在卓文的身体周围,形成一枚枚巴掌大小的血珠。

    妖月秘典第五式:血爆式,本来便是可以吸收对方血液,在施术者四周形成一枚枚随时可以爆炸的血球,不过施展血爆式的前提,必须要有敌人的血液存在才行,现在飞龙将自己献祭出精血,刚好满足了血爆式的发动条件。

    “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怎么我的血龙都是爆体而亡,而且其炸裂的血水居然全部化作血珠围绕在这家伙的体表?”

    望着下方瞬间爆体而亡的十头血龙,飞龙将瞳孔猛缩不已,不由得惊呼出声。

    “这种问题,你还是到了地府之后,问问阎王爷吧!”

    此时,卓文目光中满是杀意,脚掌一踏,挟裹着无数血珠,猛地朝着飞龙将直掠而去,其身体周围的血珠更是犹如无数手雷一般,纷纷轰向上空有些呆滞的飞龙将。

    轰轰轰!

    惊天动地般的爆炸,刹那在血龙狱界爆涌开来,在这股强大爆炸力量之下,数十丈范围的血龙狱界居然直接寸寸崩裂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