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吕永胜

    “居然真的只是半步皇极境,那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半步皇极境就能硬撼一轮皇极境,这家伙未免有些太变态了吧!”

    那一道道悬浮在上空中的武者,皆是不由自主的议论纷纷了起来。

    若是两名皇极境强者战斗,他们倒不会如此这般大惊小怪,但现在的情况却是,一名半步皇极境武者居然和一轮皇极境强者大战,仅仅只是落了下风,压根就没有丝毫的败迹。

    半步皇极境与皇极境的差距,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皇极境强者遇上半步皇极境武者的话,那绝对是碾压般的战斗,根本就不会像现在这般打得有些旗鼓相当!

    在天阶阁楼上空众多的武者之中,欧阳云图、裘仇以及欧阳寒轩三人并肩踏在虚空之上,目光远眺着那远处正在激战的卓文和吕元华,三人目光中也是充斥着浓郁的震撼之色。

    “卓文兄弟果然是惊才绝艳啊!虽然境界仅仅只是半步皇极境,但其实力居然如此强悍,与那吕元华硬碰硬仅仅只是落了些许的下风!若是换做我的话,根本就办不到。”

    欧阳寒轩白皙的面庞上,略微有些僵硬,嘴角更是露出一丝苦涩笑意,喃喃低语着道。

    而欧阳云图和裘仇两人相视一眼,却是没有像欧阳寒轩那般的震惊,当初在断岩城之时,他们可是见识过卓文曾以一己之力将整个血色沼泽都是直接毁灭掉了。

    他们都是知道,卓文真正的底牌,乃是那极其恐怖的冰火莲花,若是卓文祭出那冰火莲花的话,恐怕那吕元华瞬间便败了,甚至还有可能因此而身陨。

    “那吕元华好歹是幕秦侯府的三世子,怎么会找卓文那小家伙的麻烦呢?难道卓文与那吕元华原本就有些恩怨吗?”欧阳云图眉头微微皱起的道。

    “或许吧!我们再看看,看卓文那小家伙在那吕元华的手下并不是很吃力的样子,很可能那小家伙想要借助与吕元华的战斗,以此来感受天地之力吧!”裘仇却是微微一点头,颇为赞赏的道。

    除了天阶阁楼这边的武者都是因为巨大动静而涌出来以外,与天阶阁楼毗邻的地阶阁楼区域,也是聚集了不少的武者,这些武者皆是高级城池的代表。

    在地阶阁楼众多武者当中,一支十分不起眼的队伍却是目光复杂的看向远处的战斗,若是卓文在此处的话,定能认出这支队伍就是上次与他们一同进入贵宾区域的青蛟城的代表。

    站在队伍最前方的范毅,面色复杂的望着那与吕元华不断交战的少年,深叹一口气,道:“真没想到卓文小友实力如此强悍,仅仅半步皇极境就能够与真正的皇极境强者打到如此程度。”

    而范毅身后的八名青年神色更是变得呆愣无比,同时心中也是暗自庆幸不已,当时他们知道了卓文等人是低级城池之后,皆是愤恨不已,并且打算进行报复的,好在范毅将他们给喝止了。

    想到当初他们若真的进行报复的话,恐怕现在他们很可能尸骨无存了,那卓文实在太过于恐怖了啊……

    轰轰轰!

    空地之上,强劲的罡风伴随着无数的劲气纷飞开来,在周围的空间形成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弥漫在整个空间,原本空地上的武者,此时一个个都躲得远远地,因为此时两者战斗所产生的余波,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够抵抗的。

    半空上,吕元华的面色阴沉到了极点,望着身前一次次抗住自己攻击的少年,他的心中其实已经惊骇到了极点,对方仅仅只是半步皇极境居然可以和他打到这种程度,这根本是他想象不到的。

    “卓文!你这个杂种给我死死死!”

    吕元华仰天怒喝一声,双手顿时结出一道道的印决,强悍的元力在他的双手间凝聚到了极其恐怖的程度,随即吕元华身后虚空竟然骤然间裂开了数百丈的巨大黑洞,在那黑洞之中居然猛地伸出一张足有数百丈巨大的手掌。

    这张手掌十分逼真,仿佛真人的手掌一般,卓文甚至能够在那手掌表面看见极为清晰的掌纹,一股让人敬畏的气息猛然间在这巨大手掌中流溢出来。

    “好强大的气息,这吕元华所施展的到底是什么级别的铠技,怎么单单流溢出的气息,便如此的恐怖。”望着那破开虚空的巨大手掌,即使是卓文都是心灵震颤,瞳孔中满是惊骇之色。

    此时,吕元华脸色苍白,只不过在其眸子之中有着疯狂之色闪现,冷冷的俯视着卓文,阴冷的道:“真没想到你居然能够逼我用出这一招,这可是我们幕秦侯府极为珍贵的皇阶下品铠技开山碑掌,乃是本座晋级皇极境之后才修炼而成的强大铠技,卓文你死定了。”

    “居然是皇阶铠技!”

    闻言,卓文脸色变得难看之极,铠技的级别分为凡、人、地、天四大级别,当初卓文所修炼的混元龙吟拳便是一种天阶铠技,但传言在天阶铠技之上还有更为顶级的铠技,那便是皇阶铠技。

    皇阶铠技唯有皇极境强者才有资格修炼,若是皇极境以下的武者强行参悟的话,恐怕会被皇阶铠技反噬而亡,吕元华也是在晋级到皇极境之后,才开始修炼这皇阶铠技的。

    而皇阶铠技的威力十分强大,几乎达到了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恐怖地步了,皇极境强者原本有着随意调动天地之力的强悍能力,但再配合上皇阶铠技的话,那威力足以崩山裂石,毁灭一座城池都是没有问题。

    只不过皇阶铠技实在太过于稀少了,即使是卓文也是从欧阳云图和裘仇那边听说来的,听说这等铠技,即使是身为幕秦郡第一大势力幕秦侯府中也是少得可怜,一只巴掌都数的过来。

    “天哪!那吕元华被逼急了,居然使出了皇阶铠技开山碑掌!”

    “不愧是幕秦侯府的世子,刚刚晋级到皇极境就能够接触到皇阶铠技,还真的是羡慕呢!”

    “哎!这皇阶铠技威力太大了吧,不知道会不会将那贵宾区域的禁制给破坏掉。”

    无数的武者,都是抬头凝视着那从虚空黑洞中裂空而出的巨大手掌,目光中皆是充斥着浓浓的惊骇之色。

    轰隆隆!

    犹如晴天霹雳般的巨大轰鸣声,骤然在整片空间内响彻了起来,随后那虚空内伸出的巨大手掌,便是犹如坠落的陨石一般,猛地朝着下方卓文轰去。

    巨大的手掌流溢出的强大气息,犹如万丈山岳一般狠狠的压在卓文的身上,居然让得卓文站在原地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望着那越来越近的巨大手掌。

    “该死!这皇阶铠技根本就不是我所能抵抗的,看来也只有冰火莲花的威力,或许才能与这开山碑掌所对抗吧!”

    这一刻,卓文目光中忽然满是平静之色,与此同时,他的双手手背的两块冰火符纹开始缓缓亮了起来,两股冰火能量逐渐萦绕在卓文的双手之中,此时的卓文随时准备着制造出冰火莲花。

    轰!

    就在卓文打算祭出冰火莲花之时,在吕元华所在的虚空之上,骤然间出现一道身着紫金长袍的俊逸青年!

    这名俊逸青年面貌与吕元华颇有些相似,只不过此时他的脸色极其的难看,只见他右手猛地一挥,一股极其强悍的力量猛地迸发而出,随即那虚空之上气势骇人的巨大手掌居然寸寸崩溃了下来。

    巨大手掌一消失,卓文身上的压力如潮水般褪去,随即有些疑惑的望着上空那忽然出现在吕元华身边的资金长袍的青年。

    “二哥!你为何阻拦我?刚才那开山碑掌就能直接将那卓文击杀掉了。”上空,吕元华有些气急败坏的瞧着面前的青年道。

    “三弟!你是不是想找死?用你的脑子想想,在贵宾区域中你居然敢使用皇阶铠技,这等铠技的威力一旦施展出来,这凡阶阁楼周围的禁制恐怕要全部崩溃掉!到时候,家族里的一些老家伙都会注意过来,到得那时,父亲大人都救不了你了。”

    这道紫金长袍的青年正是吕元华的二哥吕永胜,此时吕永胜冷哼的道。

    吕元华一听,额前顿时浮现出一丝冷汗,他们幕秦侯府可不是他们父亲幕秦侯一个人管理的,还有权利不弱于他们父亲的长老会!

    吕永胜说的没错,若是吕元华真的使出开山碑掌的话,卓文或许会被他灭掉,但凡阶阁楼周围的禁制恐怕就要全部崩溃了,到时候长老会的一群长老可不会放过吕元华的,毕竟这贵宾区域可是重地啊!

    “现在长老会那些老家伙没注意到我吧?”吕元华颇为小心翼翼的问道。

    望着面前小心翼翼的三弟,吕永胜无奈的耸耸肩,道:“放心吧!长老会那边我已经帮你掩饰过去了,不过若是你将这凡阶阁楼的禁制毁灭掉的话,你就真的闯大祸了。”

    “二哥提醒的是!只是这卓文我实在是不想放过啊!”吕元华目光盯着下方的卓文,狠狠的道。

    顺着吕元华的视线,吕永胜也是目光冷漠的盯着下方的卓文,道:“此子我来帮你杀了吧,省得你以后还因为这事而分心。”

    说着,吕永胜脚掌轻踏,瞬间便是来到了卓文身后,右手手肘轻轻一挺,居然直接轰破卓文身上的三层防御,直接击打在其后心处……

    噗嗤!

    卓文目光一突,他都不知道这吕永胜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而且更让的他惊骇的是,他身上强大的三层防御,在这吕永胜面前居然如同纸糊一般。

    “你……”转头死死的盯着吕永胜,卓文不由得吐出一口鲜血,颤抖的道。

    眼前的家伙好强,强大到让他都生不起一丝的反抗之心。

    “我也让你死个明白吧!本座名叫吕永胜,乃是元华的二哥!为了不让元华因为你的事情而分心,所以请你还是去死吧!”

    吕永胜目光冷漠之极,淡淡的瞥了一眼身前的少年,手肘再次一轰,再次对着卓文后心轰去,这一击他打算直接解决掉面前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