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震惊

    望着屏障对面忽然愤怒的阿米尔,卓文三人脸上都是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他们好像并没有得罪眼前的男子吧,怎么说着就突然愤怒了起来?

    “这位兄台,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们好像没得罪你吧?”古心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

    阿米尔脸上却满是冷笑,指着卓文道:“先前你说你为了破阵,弄碎了封印之地的巨大石碑,而封印之地也就只有一座石碑,那就是封印石碑!你知不知道你已经闯大祸了?”

    “闯大祸?你们将这片地域命名为封印之地,那块被我破坏的石碑叫封印石碑,难道这封印之地封印了什么东西不成?”卓文眉头微皱,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哼!看来你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怪不得敢破坏封印石碑。”

    见卓文三人一脸迷惑的样子,阿米尔也是知道眼前三人真的是不知道封印之地的事情,不过脸上的愤怒依然没有丝毫的减弱,一想到封印之地的邪物因封印破坏而苏醒的话,他们清水部落就要因此而遭难,阿米尔就越加的厌恨眼前卓文三人。

    “里面到底封印了什么东西?”卓文也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妙,连忙问道。

    当初卓文在破碎封印石碑后,并没有仔细查看,所以并没有发现那石碑下方存在着一座洞穴,而那洞穴之中就是清水部落所惧怕的邪物,若是他当初仔细查看的话,或许就能发现一丝不对劲,从而发现那里面的洞穴。

    “什么东西?我告诉你,你害了我们整个清水部落了!这块封印之地里面封印着一只极其强大的邪物,这邪物曾在数百年前屠戮了我们砂岩岛数十个部落,那时的场景根本就是生灵涂炭,尸横遍野!你将封印石碑破碎了,你就是我们这片区域的罪人。”

    阿米尔目光越发的阴冷,直直盯着卓文继续道:“所以想要我们放你们出去,想都别想了!你们就在这封印之地陪那邪物吧!等那邪物真正苏醒后,你们最终会沦为他的腹中餐。”

    望着面前目光阴冷的阿米尔,卓文知道想要让他放他出去的话,那基本就办不到的。

    “既然如此……那我只能强行破坏这禁锢阵法了!”说着,卓文从乾坤袋中取出妖月龙脊枪,目光已是变得冷漠之极。

    原本他还想与这些远古遗民好好谈谈的,但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了,而且他也是对那阿米尔所说的邪物极为忌惮,能够用两层阵法和封印石碑镇压的东西绝不简单,他可不想随随便便与一只未知的强大怪物战斗。

    阿米尔闻言,顿时怔住了,随即好像看到了极其可笑的事情一般,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以为你是谁?就你这小胳膊细腿的,你又能有什么力量可以将这封印之地的禁锢阵法破坏!哈哈,还真是可笑的家伙,这阵法可是圣城的圣女所布置的,根本就不可能是人力破坏的,或许也就圣城之主那样的存在有可能强行破掉这禁锢阵法吧!”

    阿米尔此言一出,他身后的一百多名的勇士也纷纷大笑起来,仿佛听到极其可笑的事情,封印之地的阵法可都是圣城圣女所布置的,要知道能够成为圣城圣女的,其阵法造诣都是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即使是圣女随意布置的阵法也不是那般好破的。

    即使他们清水部落阵法造诣最高的大祭司,单单依靠阵法来破解,都很难破坏这禁锢阵法的,那么就更不用说是用蛮力来破坏了,这种有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对阿米尔他们来说,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身为清水部落第一勇士的阿米尔可是早就感受过这禁锢阵法的强大,他的气力可是足有万斤之大,但即使如此巨力,根本就撼不动这禁锢阵法。

    没有理会阵法外肆意大笑的阿米尔等人,卓文右手一紧,脚掌猛地一踏,整个人便是跃向高空,随后血色大枪剧烈的旋转了起来,一股股浓郁的血气从卓文周身穴道中喷涌而出,环绕在血色大枪的周围。

    “妖月秘典第四式:血崩式!给我破!”

    刺啦!

    轻喝出声,卓文背后虚空顿时裂开一道口子,随后足有数十丈的巨大枪影猛地从那道口子中闪掠而出,无尽血海围绕在枪影周围,直接轰在了面前透明屏障之上。

    轰隆隆!

    山崩地裂般的巨大轰鸣声骤然响彻开来,仿佛平地惊雷一般,旋即那坚不可摧的禁锢阵法居然伴随着这股巨响,剧烈颤动了起来。

    气浪仿佛潮水般滚滚袭来,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而方圆数千里居然同时震颤了起来,仿佛此刻发生了剧烈的地震一样。

    阿米尔以及身后的一百名勇士在这股震颤之下纷纷站立不稳了起来,原本其脸上的嘲弄的笑意,此时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却是满满的惊惧之色。

    “怎么回事?这家伙的力量怎么会这么强大?单单一击居然就能直接让得禁锢阵法剧烈震颤,而且这股震颤还蔓延了数千里?这……”

    阿米尔直接傻眼了,他们这些生活在元气塔内的远古遗民手中根本就没有修炼法门,更加不懂得如何运用天地元力用以增加自身力量,他们唯一崇尚的就是蛮力和肉身强度,哪里见过卓文这种强大的铠技。

    而阿米尔身后的一百名勇士更加不堪,个个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卓文所发挥的力量实在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原本对于卓文的嘲弄全部被畏惧和惊恐所取代。

    嗖!

    强大的反震之力,顿时让得卓文在虚空后退十几步,脚掌在虚空猛地一踏,强悍的元力迸发而出,顿时让得卓文身形停了下来。

    凝视着前方剧烈震颤,但依然没有丝毫崩裂的阵法,卓文目光顿时虚眯了起来,冷哼一声道:“看来这禁锢阵法还挺坚固的嘛!我倒要看看能够坚持多久。”

    说着,卓文凌空一踏,枪出如游龙,再次使出了血崩式,直接暴力的一次次轰击在透明屏障之上,强悍的力量化作无形的震荡波不断的扩散,而震颤也是越发的剧烈了起来。

    阿米尔等人皆是呆傻了,他们无论也想不出这忽然冒出来的少年,体内为何会有着这般强悍的力量,这股力量在他们看来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办到的才是。

    距离封印之地数千里外的清水部落,此时也是因为这股剧烈的震动而陷入了恐慌之中,所有人都以为这股强烈的震动必然是那封印之地的邪物所散发出来的,不少人目光中皆是显露出绝望之色。

    白石殿宇内,此时正聚集着四道身影,其中一道身着轻纱的美妇人正是清水部落的大祭司,而另外三道身影身上的衣着都是十分端庄尔雅,脸上皆是浮现出慎重之色。

    三道身影分别是黑色长袍的瘦高男子,手拿木头权杖的白发老妪以及身着铠甲的壮硕中年男子。

    这三人便是清水部落比邻的三大部落,这三大部落与清水部落共同管理这片沙漠地域,他们的职责其实就是看守封印之地的邪物,不让封印中的邪物逃离出来。

    “秋水祭司,你如此紧急召唤我等有何急事吗?而且你还动用了你们清水部落极为珍贵的时空阵,召唤我等过来,难道发生什么大事了?”手拿权杖的老妪疑惑的问道。

    而另外两人也是将目光汇聚在秋水祭司的身上,目光中都是有着一丝征询之色。

    秋水祭司沉吟了片刻,颇为惭愧的道:“封印之地出现了变故,封印石碑现在已经被人破坏掉了,此事事关重大,所以秋水才如此急忙召集三位祭司前来,一同去封印之地布置阵法,以此重新去困住那即将破封的邪物。”

    “什么?封印石碑破碎了?怎么可能?那封印石碑可是圣女亲自布下的,即使是寻常之辈根本没能力将其碎裂,在我们砂岩岛中也唯有圣城之主才有可能有这样的实力!但圣城之主何等身份,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听到封印石碑破碎,白发老妪三人双目圆睁,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

    轰隆隆!

    殿宇内的四人正在因为封印石碑的事情商量对策的时候,强烈的震颤顿时席卷而来,整个殿宇都是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忽然发生如此剧烈的震动?”秋水祭司脸色惨白,不由得惊惧的问道。

    一名男子骤然从殿宇外进来,单膝跪在地上,声音发颤的道:“大祭司!大事不妙了,封印之地忽然剧烈的震动起来,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不断的轰击封印之地的禁锢阵法。”

    “什么?”

    殿宇内四人一听,皆是震撼的站了起来,相视一眼,目光皆是露出惊惧之色。

    “难道邪物这么快就从封印之地脱困而出了吗?我记得在封印之地内部还有着一层阵法才是,那邪物虽然恐怖异常,但想要脱离地下的阵法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才是。”白发老妪惊骇道。

    “三位祭司!速速与我前去封印之地,若是真让邪物脱困的话,不仅清水部落要灭亡,就连你们三人的部落恐怕都很难幸免。”秋水祭司深吸一口气道。

    “好!我们一起前去看看,决不能让邪物出来,不然我们砂岩岛又会是生灵涂炭。”

    三位祭司也都是纷纷点头,随后紧紧跟在秋水祭司身后,走出了殿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