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激战

    “五位长老不必怀疑,这少年名叫卓文,他的实力极其强悍,方才就是此人将禁锢阵法给强行破坏掉的!”手拿权杖的金花祭司微笑的道。

    “金花祭司所说的不错,此子实力很强,或许比不了圣城之主,但其实差距也没那般大!或许此人能够彻底铲除了邪物这后患也说不定。”另外两位祭司也纷纷附和道。

    见其他三位祭司也是如此说,五位长老心中也是将信将疑,毕竟卓文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的样子。

    站在沙地之上的卓文也是注意到身后远处的飞升舟,轻轻瞥了一眼,便是收回目光将所有注意放在了封印之地的上空的邪物,他知道那邪物已经出来了!

    咣当!

    一道有些刺耳的金铁交鸣的声音骤然在封印之地中央响彻起来,随后封印之地上空的无尽黑雾顿时猛地汇聚在了一起,最终化作了一颗足有数百丈巨大的黑色圆球,一股股邪意的气息从黑色圆球中散发出来。

    咔擦!

    黑球一形成,其表面便是开始缓缓的浮现出一丝丝裂痕,最终黑球化作一块块的黑色碎片,一道巨大的黑影猛地从黑球之中窜了出来,悬浮在上空,巨大的身躯几乎遮天蔽日。

    眼前的邪物外形有些类似地球上的西方巨龙,身长足有数百丈,漆黑如铁般的鳞片布满全身上下,散发着森冷的寒芒,一双如同蝙蝠般的双翅展开,足有数十丈巨大,仿佛连绵不绝的山峦。

    “这就是我们清水部落中代代相传的邪物吗?好强大的怪物啊!”

    飞升舟上,所有人都是目光怔怔的望着那远处几乎遮天蔽日般的巨大邪物,心神皆是不由得狠狠的震颤了起来,如此巨大的邪物居然让得他们生不起一丝反抗之心,他们在那邪物之前就仿佛蝼蚁一般渺小。

    即使是四大祭司也是因为这巨大的邪物而吓了一跳,随即四人目光都是有些担忧的望向下方的少年,这破封而出的邪物实力好像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不知道卓文到底能否对付得了这恐怖的邪物呢!

    邪物仰天咆哮一声,随即那双如同灯笼般巨大的血红双目顿时注意到了下方手持血色大枪的卓文,眸子虚眯,居然口吐人言道:“我记得你身上的气息,就是你破坏了此地的封印石碑,所以本座才得以破封而出,说起来本座还需要感谢你呢!”

    “所以为了好好答谢你,本座会留你一个全尸,让你死的不那么难看!等杀了你之后,本座在慢慢对付那些可恶的遗族!”

    邪物狞笑一声,脊背巨大的黑翼猛地一扇,整个人便是化作一道黑影,猛地朝着卓文直掠而去,漆黑如墨的巨大爪子仿佛黑夜中的弯刀,闪过寒芒直接对着卓文的脑袋直轰而去。

    “不知所谓的家伙!”望着那直掠而来的巨爪,卓文脚掌一跺,脊背顿时衍生出两对雷翼,随后雷鸣轰隆暴起,卓文顿时化作一道雷影消失在了原地。

    轰隆!

    小山般巨大的黑色巨爪顿时拍击在卓文刚才所在的原地上,顿时将那处沙地轰出了足足有数十丈巨大的坑洞,无数的沙砾喷涌而出,在那片空间形成了沙之瀑布。

    “小鬼!挺滑溜的,速度居然能够这么快!”

    邪物目光虚眯盯着卓文身后的雷翼,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讶异之色,他倒是没想到眼前的卓文仅仅只是人类而已,居然也能拥有一双翅膀,而且卓文的翅膀还那般的古怪,居然全身都是雷电所化。

    这邪物毕竟只是砂岩岛中的生物,所碰到的基本都是远古遗民的战士,那些战士仅仅只会蛮力,根本就不会修炼之法,自然也不会知道有着种种神奇的秘法,对于卓文背后的雷翼自然颇为好奇。

    别说邪物,就算是那远处飞升舟上的众多远古遗民,在见到卓文背后忽然出现的雷翼后,也都是纷纷露出惊诧之色,显然雷蛇翼和雷蛟翼已经超乎了他们认知的范畴了。

    “今日要死的可不是我,而是你!”

    雷光一闪,卓文便是闪到距离邪物不远处的侧方,血色大枪枪尖指着邪物,目光森冷道了极点。

    “可笑!虽然你看上去手段不少,但你们人类终究太过于脆弱了,与我们天生的幽冥一族相比,实在相差太大了!今日本座就直接将你撕裂,看你还能否如现在这般狂妄!”

    邪物咧嘴一笑,巨大的黑翼一张,顿时化作一道虚无的黑影,直接朝着卓文直冲而去,其速度比方才还要快上许多,显然是打算直接将卓文扼杀掉。

    目光虚眯,卓文冷然一笑,右手一紧枪柄,其周身穴道刹那喷涌出无数血气,浓厚的血气围绕在卓文的身体周围,只能隐约看见卓文的身影。

    “妖月秘典:血崩式!给我死吧!”

    血气之中,卓文举起长枪,猛地大喝一声,便是直接将血色大枪轰然砸了下来,与此同时,卓文身后虚空顿时裂开巨大口子,从那虚空深处窜出巨大的血色枪影伴随着无尽的血海,轰隆隆的朝着下方的邪物直掠而去。

    瞧着那无尽的血海以及巨大枪影,邪物面色微变,他没想到眼前看上去有些瘦弱的少年,居然能够发挥出如此强大的力量,这根本就不是砂岩岛中任何遗族人类所用的招式才对。

    “该死!这小子倒是挺诡异的,不过那又如何,他毕竟只是人类而已,他又怎么可能是本座的对手!看我怎么将他的攻击直接撕碎。幽冥烈爪,给本座绞杀一切!”

    邪物也是大喝一声,如同小山般的双爪猛地挥出,只见其周围空间顿时浮现出无数爪影,如同暴风雨般纷纷朝着上空的巨大枪影倾泻而去。

    轰隆隆!

    霎那间,巨大犹如擎天柱般的枪影伴随着无尽血海划破虚空直接轰在了那如同暴风雨般的无数爪影之上,旋即从爪影和枪影交界处,一股股恐怖的罡风犹如最为锋利的刀刃一般猛地暴涌而出,气浪随着罡风呈现环状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如同晴天霹雳般的巨大响声,也是在此刻在这片天地间骤然轰鸣了起来,而两者相撞产生的巨大能量余波竟是直接让得四周的空间都有些隐隐不稳的趋势。

    身处于远处的飞升舟,仅仅接触到一丝余波,都是剧烈的摇晃起来,吓得秋水祭司连忙催动飞升舟连连后退,直到退出千里之外才稍微平稳一些。

    “这……那卓文居然这么强悍?两人战斗的余波居然都让得我们如此心惊胆战,那卓文到底是什么来历?”

    五位长老以及数千名的清水部落的民众都是惊呆了,不可置信的望着远处那几乎划破长空的血色枪影以及暴风雨般的爪影,邪物能够发挥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他们自然不会惊讶,但那看上去有些瘦弱的少年居然也能发挥出如此变态的招式,这真的让众人惊呆了。

    即使是秋水祭司四人也是不由得因为那划破虚空的巨大血色强硬而震撼和战栗,虽然他们已经体会过卓文的强大之处了,但此时依然因为那惊才绝艳的一枪而震撼!

    人力终有穷尽,他们无法想象一个人居然能够发挥出如此超自然的力量,这在他们这些遗族民众的印象中都是不可想象的。

    封印之地上空,邪物瞧着自己的幽冥烈爪居然被血色枪影所压制后,瞳孔不由得猛缩,旋即双爪再次剧烈猛挥,低声恨恨道:“该死!小鬼,你给本座去死吧!”

    邪物嘶吼一声,那虚空上的爪影居然更加强盛了几分,居然隐隐压制住了血色枪影。

    “无谓的挣扎!”

    冷哼一声,卓文左手在血色大枪枪身上猛地一抹,一股股更为浓郁的血腥味顿时从妖月龙脊枪之中暴涌而出,旋即那虚空中的血海更加强盛了几分,隐隐有着惊涛骇浪般的威势,在血海的加持之下,血色枪影表面血芒大盛,竟是又生生壮大了几分。

    咔擦!

    有些刺耳的声音骤然响起,随后那虚空上的无数爪影居然直接被血色枪影崩碎,化作了无数的碎片。

    嗖!

    脚掌猛地一踏虚空,卓文几乎化作了一道亮眼的电光,瞬间来到邪物上空,双手紧捏着血色大枪猛地朝下方狠狠的甩去,巨大的枪影如同万丈山岳一般,轰隆隆的直接抽打在了邪物的身躯之上。

    轰隆!

    邪物足有数百丈巨大的身躯,居然在枪影的抽打之下,犹如泄气的皮球一般,猛地朝着下方坠落而去,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邪物庞大的身躯直接在沙地中砸出了如同深渊般的巨大坑洞……

    千里之外的飞升舟之上,无数遗族皆是聚精会神的关注着那虚空上战斗着的卓文和邪物,当卓文化作电光甩出巨大血色长枪将那邪物直接狠狠摔在地上的那一刻之时,飞升舟中所有人都是呆愣住了,而原本有些嘈杂的飞升舟中此刻更是变得鸦雀无声了起来。

    当邪物最终坠落在下方沙地之中时,所有人都只是愣愣的瞧着那封印之地形成的如同深渊的巨大坑洞,久久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