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战败

    “邪物……被打败了?”

    瞧着封印之地那巨大坑洞,飞升舟上的众人皆是一愣,脸上皆是露出紧张和期待之色。.

    “没那么简单!这等邪物的躯体极其的坚硬,数百年前圣城之主曾出手对付过邪物,虽说能够将邪物击败,但根本就杀不死这等邪物,最后还是靠圣女大人的封印阵法将其封印起来。”金花祭司面色凝重的道。

    果然,金花祭司话刚说完,一股如同浪潮般的剧烈震动骤然在整片沙漠之中传递开来,旋即封印之地那巨大的坑洞之内,一道巨大的黑影扇动一双黑翼猛地从里面掠了出来,山岳般的黑爪横向掠过,直接抓向了上空的卓文。

    眉头微皱,卓文脚掌轻跺,便是化作一道雷光,颇为轻松的躲过了这一爪,旋即目光虚眯的凝望着不远处的看起来毫发无伤的邪物。

    “这邪物还真是耐打,刚才完全承受了血崩式的全力一击,现在看上去却没有丝毫损伤的样子!”心中暗自低语,卓文脸上浮现出一丝凝重之色。

    此时,邪物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巨大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面前的卓文,他也是没想到自己最为引以为傲的力量居然直接被眼前的少年压制住了,这让的邪物心中又惊又怒。

    “真没想到区区一个人类,居然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你这一点确实让本座颇为佩服!从你刚才表现的实力来看,恐怕你的实力应该不亚于那圣城之主了!不过这样又如何?我们幽冥一族乃是不死不灭的优良种族,即使那圣城之主实力比我强又如何?他根本就杀不死我。”有些忌惮的瞧着卓文,邪物冷笑道。

    “世上没有不死不灭的东西和生灵,只要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无论什么都必然会被毁灭,你也不例外!”右手轻轻拂过枪身,卓文淡漠的道。

    “哼!真是狂妄的小子,本座说过你杀不了我,但我却能杀死你。在这一点上,你就处于必败的局面!”

    邪物脸色阴冷下来,脊背一对黑翼骤然张合,再次化作一道黑影朝着卓文飞扑而去,其所过之处整个空间都是震动了起来。

    卓文也是不甘示弱,右手提抢,脚掌一踏虚空,整个人化作雷芒毫不犹豫的朝着邪物轰杀过去。

    轰轰轰!

    一瞬间,两者交手了数十招,枪影和爪影笼罩了整片的空间,如同暴风雨一般四处肆虐着,若是有人不甚走进去的话,必然会直接被撕成粉碎。

    一股股剧烈的爆炸不断的从两者交战的区域暴涌而出,炽烈的光芒更是犹如烈日一般发散开来,耀目之极。

    封印之地近千里范围内,俨然成了一片极其惨烈的战场,无数的沙地都被巨大的能量轰炸出一道道巨大的坑洞。

    砰!

    虚空之中,卓文躲过一招爪影,手中血枪猛地一紧,便是再次狠狠的甩在邪物躯体之上,而邪物自然毫无例外的直接坠落在地上,砸出巨大的坑洞。

    不过卓文的攻击仿佛真的对他毫无效果,每次卓文将他击落下去,这邪物依然生龙活虎的重新飞上虚空与卓文再次大战起来,这倒是让得卓文颇为的头疼。

    “本座乃是不死之身,而你们人类身体却极其脆弱,本座只需要攻击到你的身体上,那么你就必死无疑!给我死死死!”

    邪物此时双目满是血红之色,巨大的利爪如同暴风雨般再次不要命的轰向卓文,邪物仗着皮糙肉厚的优势,根本就不防御而是一味的攻击,他在期待着能够攻击到卓文,只要攻击到卓文,哪怕只是一击,他都自信眼前的人类必然重伤,到时候他就赢定了。

    “只需要一击,只需要攻击到你,本座就赢定了!”

    此时,邪物已经完全癫狂了,根本不要命的攻击卓文,而原本显得颇为轻松的卓文,在邪物这般拼命的攻击之下,也是开始显得有些吃力了!

    虽说这邪物的实力比他还要弱些,也就相当于一般的半步皇极境而已,不过其肉体坚硬程度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加的强悍,即使他使用妖月龙脊枪施展出血崩式,一招招的轰在其肉体上,居然根本没有对其造成太多的影响。

    “该死!这家伙攻击起来根本就不要命啊!”苦苦抵挡着的卓文,心中也是有些惊诧的道。

    终于,在邪物这等狂风暴雨般的轰击之下,卓文手中的血色大枪轻微的偏移了方向,在下腹位置露出了一块极为明显的破绽。

    “终于露出破绽了,现在你就给我彻底的去死吧!”

    瞧着那露出破绽的下腹位置,邪物脸上顿时露出喜色,黝黑的利爪猛地轰向那破绽之处,直接势如破竹的轰击在了卓文的腹部。

    顿时间,强大的力量在卓文的身后以环状波动涌出,旋即卓文便是如同凋零的落叶般直接朝着下方坠落下去,只听轰隆一声,在下方沙土中砸出了一块不大不小的坑洞。

    “什么?卓文败了?”

    望着那急速坠落的身影,飞升舟上的古心和胡无影两人双目圆睁,不由得大惊失色的喊道。

    就连四大祭司以及其他清水部落的民众,脸颊上纷纷浮现出惊骇之色,旋即这丝惊骇化作了黯然和绝望,他们知道若是那强大的少年都不是这邪物的对手的话,他们清水部落恐怕真的完蛋了。

    “看来是天要绝我们清水部落啊!这邪物实在太强大了,连那卓文居然都不是对手……”金花祭司捏了捏权杖,颇为黯然的道。

    而秋水祭司则是玉手紧捏,银牙一咬,俏脸上满是绝望之色,樱唇开合喃喃道:“完了!真的完了!”

    “大祭司!我们根本不是那邪物的对手,还是快驱动飞升舟逃命吧!不然我们清水部落所有人都要死。”五位长老见卓文被打败,皆是望向一边的秋水祭司,齐声道。

    “秋水祭司,长老们说得对,我们还是快逃吧!我们的力量实在太微不足道了,过去根本就是送死。”阿米尔也是沉声道。

    秋水祭司贝齿紧咬下唇,深深凝望了远处那个坑洞一眼,她也是知道他们整个清水部落根本就无法与那邪物相抗衡,对于卓文也只能爱莫能助。

    飞升舟上的古心和胡无影闻言,脸色顿时大变,其中古心极为恼怒的道:“卓兄那么努力为你们清水部落而战,现在他战败了,你们就这样见死不救,一走了之吗?”

    秋水祭司闻言,俏脸上也是有着一丝愧色,毕竟卓文孤身一人迎战邪物,其实也是为了他们清水部落,虽说有着时空阵的原因,但毕竟是在极力维护他们清水部落,现在他们这样一走了之确实说不过去。

    阿米尔却是冷笑道:“封印石碑原本就是那卓文破坏的,引出这邪物的罪魁祸首也是那家伙,难道那家伙为我们清水部落战斗不应该吗?现在那家伙死了,也算是为此次的灾祸赎罪而已。”

    听得阿米尔的话语,飞升舟众多的民众骤然一惊,他们也是没想到那封印石碑居然是刚刚那实力滔天的少年所破坏的,不过在惊讶过后,这些民众脸上顿时浮现出愤怒之色。

    “原来是那少年破坏了封印,放出这邪物的,真是该死!现在被邪物杀死也是活该。”

    “对!对!害得我们要举族迁移,此人真应该千刀万剐,罪该万死!”

    “这种罪人死了也是活该!”

    “……”

    飞升舟上众多清水部落的民众顿时骂声一片,开始纷纷责骂起卓文来,而刚才卓文拼死拼活为他们战斗的事情仿佛被他们忘得一干二净了。

    民众就是如此,他们喜欢人云亦云,别人说什么就相信什么,现在阿米尔只需要一挑拨,这些清水部落的民众顿时忘记了卓文刚才所做的一切,而是开始纷纷咒骂起来。

    望着飞升舟内义愤填膺的民众,阿米尔脸上顿时洋洋得意了起来,甚至还十分不屑的瞥了一眼不远处愤怒异常的古心和胡无影两人,在他看来三人中也就那卓文特别厉害,这两个跟在卓文后面的小跟班顶多也就是杂鱼一般的角色,所以他并没有放在眼中。

    当时,卓文破阵的威势让得他在一群手下面前颜面尽失,因为忌惮卓文的实力,所以一直都是不敢表现出来,而现在卓文一死,这阿米尔自然就竭尽全力的抹黑卓文。

    古心和胡无影两人脸色顿时难看了下来,望着面前洋洋得意的阿米尔,古心冷然的道:“住嘴,若是你再敢说一句卓兄的坏话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就凭你们两个杂鱼,看你们两人的样子,也就是那卓文的小跟班而已,居然也敢在我们面前放狠话!”

    阿米尔脸色也是冷了下来,望着面前的古心,正想放出几句狠话的时候,只见那古心顿时化作了一道虚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随后他便是感觉脖颈一紧,接着古心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面前,并且右手随意的掐住他的脖颈将他提起来,冷冷的凝视着他。

    “怎么可能?为什么这家伙也这么强?明明都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样子!”感受着脖颈上传来的窒息感,阿米尔脸上满是惊骇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