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没想到你一个来自中级城池的家伙居然也能修炼到天王境大圆满,这倒是颇为稀奇啊!不过你也太弱了吧,难道你只会躲来躲去吗?”

    半空中,范息肆意的大笑,抡起流星锤直接轰向面前的郑毅,强大的力量几乎扯得空气呼呼作响。

    郑毅使用的武器乃是一柄颇为巨大的青色长矛,只见郑毅双手一横,直接挡住了飞来的流星锤,不过流星锤和长矛相碰撞所产生的反震力直接让得郑毅连连后退。

    后退之中,郑毅脚掌轻轻一踏,瞬间偏离了原来的方向,反而朝着不远处卓文所在的战团退去。

    在距离卓文不到五十米左右的时候,郑毅才催动元力很是自然的停住了身形,目光冷冷的凝视着前方的范息,冷冷的道:“青蛟城也算是堂堂高级城池了,身为青蛟城天才的你,难道就这点本事?”

    范息闻言,目光虚眯了起来,有些恼怒的喝道:“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敢口出狂言,今日老子就彻底废了你!”

    说着,范息举起手中的一对流星锤,胸腔猛地一鼓,其周围的元气纷纷被范息吸入了体内,旋即这些被吸入体内的澎湃元气通过范息的双臂,纷纷注入到双手中的流星锤内,一时之间,流星锤顿时散发出极为耀眼的光芒。

    “爆裂流星锤!给老子去死吧。”

    范息双手中的流星锤爆发出极为耀眼的光芒,仿佛夜空陨落下来的流星般璀璨而美丽,当这道光芒达到最为巅峰之时,范息双臂肌肉鼓胀了起来,如牛般的鼻息从鼻腔中喷涌而出,然后对准不远处的郑毅猛地狠甩过去。

    两把流星锤仿佛两颗巨大的流星般,带着仿佛撕裂空间般的威势,直接急速朝着前方的郑毅轰然而去,其周围的气压也是在这一瞬间变得极为的恐怖,其地面更是在这股气压作用下开始皲裂开来,可见这爆裂流星锤的威力有多么的惊人!

    瞧着那气势如虹的流星锤,郑毅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凝重之色,他倒是没想到范息居然还留着这一手,这爆裂流星锤的威力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明显是一种威力极其强大的天阶铠技,若是他被这一招正面轰中的话,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斜眼瞧了一眼后方数十米处毫无察觉的卓文,郑毅脸上顿时浮现出阴冷之色,脚掌在半空中猛地一扭,整个人居然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瞬间改变了方向,正好避过了直掠而来的爆裂流星锤。

    而爆裂流星锤方向轨迹自然不变,被郑毅躲过之后,依然朝着原来的轨迹急速朝着前方直射而去,而那方向就是卓文所在之处。

    “小子!这下你是死定了,真想看看你临死前的表情到底是怎样的?”瞧着那直接朝着卓文所在处呼啸过去的流星锤,郑毅脸上露出一丝变态般的笑意,冷冷的低语道。

    轰轰轰!

    流星锤所产生的巨大杂音顿时引起了卓文以及其身边其他武者的注意,当其他武者瞧见那气势如虹的流星锤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惊惧之色。

    “天哪!这是那青蛟城队长范息的流星锤,看着流星锤表面的力量,明显是使用了强大的铠技!这可是天王境大圆满的全力一击啊!我们根本就阻挡不了,快逃啊!”

    “快逃,留在这里根本就是找死!”

    “……”

    距离卓文较近的一些原本正在交战的武者,在瞧见飞掠而来的流星锤之后,树倒猢狲散般,纷纷拼命的朝四周逃窜开来,只是流星锤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几乎眨眼间便是抵达了这些人的上方。

    在流星锤落入地面的一瞬间,卓文目光一凝,很快便是瞧见了几十米开外正在冷笑连连的郑毅,看来这朝他这边的流星锤恐怕不是巧合,很可能是那郑毅蓄意制造的一场借刀杀人的手段。

    脑中刚闪过这丝念头,那巨大的流星锤终于重重的轰在了距离卓文不远处的地方,接着强大的气压伴随着巨大的元力,一霎那从流星锤之中暴涌而出,狂暴的力量以流星锤为中心,迅速弥漫向四周,几乎笼罩住了近十丈的范围。

    轰轰轰!

    惊天般的巨响骤然间在整个空地响起,紧接着耀眼的光团在空地上暴涌而出,随后便是一道道极其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仿佛鬼哭狼嚎一般,不过惨叫声并没有持续太久,便是彻底的戛然而止了,显然那惨叫的主人都已经殒命了。

    “卓文!”

    距离流星锤爆炸较远处的一块战团中,正在与其他武者交战的古心和胡无影也是被剧烈的爆炸声吸引过去,当他们看见卓文的身影被流星锤的力量彻底笼罩进去之后,顿时睚眦俱裂,不由自主的怒吼出声。

    当然,剧烈的爆炸声也是惊动了空地上所有的武者的注意,所以这些武者纷纷停止了战斗,而是将目光纷纷汇聚在那爆炸所在处,脸上皆是露出惊惧之色,范息这一招威力实在太大,让得不少实力较弱的武者内心战栗不已。

    嗖!

    张欣雅、张珲雅两姐妹和陈福之间的交战也是因此而停止了下来,也是将目光汇聚在爆炸处,目光中皆是露出动容之色,特别是那张珲雅,嘴角更是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她没记错的话,那爆炸区域好像就在那卓文附近,恐怕现在那讨厌的家伙已经在刚才的爆炸破坏力之下彻底的殒命了吧!

    “这范息的实力还在我预料之上,这爆裂流星锤的威力还真是恐怖,恐怕即使是我正面对上的话,不死也要重伤吧!”手捏血色大刀,陈福目光忌惮的自语道。

    呼!

    此时,范息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呼吸也是变得颇为的沉重,显然刚刚施展出来的爆裂流星锤对他的负担还是不低的,他体内的元力几乎被耗去了将近一半左右。

    “该死!居然没有打到这家伙。”范息也是瞧到了躲过爆裂流星锤的郑毅,不由得低声咒骂道。

    收回视线,郑毅便是将目光转移在了不远处有些气喘吁吁的范息身上,在他看来,那卓文在范息的爆裂流星锤之下,必然死的不能再死了,所以他现在自然将注意全部放在范息身上。

    “不愧是天阶铠技,所发挥的威力居然这么强,不过现在失去武器的你,恐怕攻击力大大下降了吧,你觉得现在的你还是我的对手吗?”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郑毅冷笑道。

    闻言,范息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哼道:“就你那点实力,我不用武器都能胜过你!给我死来。”

    大喝一声,范息脚掌猛地一踏,巨大的力量连地面都是皲裂了开来,旋即范息整个人便是化作了虚无缥缈的黑影,朝着郑毅直掠而去。

    “真以为我真的就那么点实力吗?若不是为了借刀杀人,你觉得刚才我会处处躲避你!”

    郑毅咧嘴一下,心中暗暗低语了一番,不甘示弱的握着青色长矛,瞬间欺近范息身前,随后右手一捏紧,潮水般的元力顿时倾泻而出,手中青色长矛愣是粗长了一倍有余。

    轰!

    右手朝里一缩,青色长矛狠狠的甩了出去,犹如巨大门板般直接甩在了范息的腰腹部。

    范息心生警兆,冷哼一声,右手成爪状瞬间探出,直接欲要将青色长矛抓在手中。

    铿!

    金铁交鸣的声音骤然响起,范息居然直接右手硬撼郑毅的青色长矛,而且还直接抵挡住了。

    不过郑毅脸上却布满了讥讽之色,旋即右手五指猛地一拨动,其手中的青色长矛顿时旋转了起来,同时一股股青色的能量从长矛之中逸散开来,仿佛如同针雨一般,毫无预兆的射向范息。

    范息脸色大变,他没想到郑毅居然还隐藏了这么一手阴损的招式,猝不及防直接顿时被不少青色能量轰击在了体表,吃疼之下,范息不由自主的放开了手中的青色长矛。

    “真的很抱歉,看来我们之间的战斗我略胜一筹,而你成为了最后的失败者,所以给我去死吧!”

    郑毅肆意的大笑,手下动作不慢,青色长矛犹如毒蛇一般,以刁钻的角度瞬间欺近范息身前,狠狠的甩在了后者的腰腹部之中。

    轰!

    强大的力量顿时让得范息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出,在半空之中一口鲜血猛地吐了出来,而范息所倒飞的方向正是刚才爆裂流星锤若轰击的那块爆炸区域,此时那爆炸区域现在还有着浓郁的烟尘未曾散去。

    不过,当范息的身躯即将倒飞进入那爆炸区域的时候,前者的身躯居然诡异的在半空中停滞了下来,仿佛碰到了坚硬的墙壁一般。

    “刚才的流星锤是你砸的吗?”就在众人奇怪此时范息的情况的时候,一道颇为清越的声音骤然间从烟尘内缓缓传来,接着一道有些模糊的人影渐渐的从烟尘中走了出来。

    此时的范息状况并不算好,七窍流血,奄奄一息,郑毅刚才的那一下实在太狠了,根本就没打算留范息活口,范息此时离死已经不远了。

    不过,他依然艰难的抬头望向身后的人影,他知道刚才是这道人影间接的救了他一命,毕竟以他现在的严重的伤势,直接摔在地上的话,八成会直接殒命。

    当范息彻底看清这道身影的面貌之后,双目顿时一瞪,不自觉的喃喃道:“居然是你……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