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城之内,人流如龙,络绎不绝,一眼望去密密麻麻全是人,其繁荣程度几乎不下于断岩城了!

    呲!

    一进入圣城之内,卓文腰间的令牌顿时亮堂了起来。 。

    “那九龙城和雷宇城的队伍果然就在这圣城之内,这两支队伍都不是简单货色,我们三人最好小心行事。”感受着腰间令牌的异状,卓文对身后的古心和胡无影嘱咐道。

    古心和胡无影两人慎重的一点头,紧紧的跟在卓文身后。

    圣城西侧一条宽大的街道上,一支身穿黑色华服的队伍缓缓的走在街道上,为首一人拥有着一头卷曲的棕发,目光锐利如野狼般,格外的渗人,这棕发青年便是九龙城队伍的队长冯龙,一位随时都可以突破皇极境的强者。

    “嗯?”

    原本悠然走在队伍面前的冯龙忽然眉头一皱,停下了脚步,旋即目光瞥向了腰间的令牌,只见他的令牌此时正在急促闪烁着光芒。

    “冯龙!怎么突然停下来了?”站在冯龙身后的一名身材曼妙的红衣女子柳眉微蹙的问道。

    这红衣女子也是九龙城队伍中三大半步皇极境强者中的一位,实力颇为强悍。

    “好像又有一支队伍进入圣城了,嘿嘿,明明知道我们九龙城和雷宇城两支队伍在圣城内,居然还敢进来,看来这支队伍颇有些胆量啊!”冯龙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道。

    “胆量确实不小,要不我们将那支队伍解决掉?”红衣女子也是瞧见冯龙手中发光的令牌,美眸流转,轻笑的道。

    “不必了!只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我们此次主要的对手还是那雷宇城!而且经过这么多天的打探,我们也终于知道了得到这座砂岩岛的方法!现在我们还是先前往帕特农圣庙,让圣庙中的圣女为我们开启帕特农圣庙的试炼。”冯龙摇摇头道。

    “说的也是!只是若是那圣女不答应呢?”红衣女子点点头,旋即有些担忧的问道。

    “听说这圣城的圣女极为的善良,我们只需要在那圣女面前随意杀几名实力强大的遗族,恐怕那圣女不答应也得答应。”冯龙目光中浮现出一丝冷色,笑道。

    虽说吕南天已经事先声明不得在元气塔内大肆屠戮远古遗民,但杀几名远古遗民那吕南天不会太过于在意的。

    “走吧!可不要被那雷宇城给捷足先登了!”

    说着,冯龙带着身后队伍,快步朝着前方巨大的帕特农圣庙行去。

    此时,帕特农圣庙顶层建筑物内,金发碧眼的圣女爱丽丝柳眉微微皱起,不知为何,今日她总是感觉有些心神不宁。

    “爱丽丝大人,何事让您如此烦恼?说出来让秋水听听,或许秋水能够为你分担烦恼。”

    大厅内,一位身材曼妙的少妇盈盈的站在爱丽丝身后,眼见后者柳眉紧锁,不由得有些担忧的道。

    若是卓文三人在此处的话,就能够认出这少妇就是前不久与他们分开的秋水祭司。

    “不知道为何?最近我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仿佛有什么危险正在逼近圣城一般!”爱丽丝苦笑的道。

    秋水祭司闻言,微低螓首若有所思,圣女乃是他们砂岩岛阵法一道成就最高之人,其冥冥中的预感都是极其的准确的,既然圣女如此说了,或许圣城还真有可能会有什么灾难降临。

    咚!

    忽然,一名身着铠甲的战士匆忙来到了大厅,单膝跪在圣女面前道:“圣女大人,不知圣庙之中还有圣碑吗?”

    “圣碑?你问这个干嘛?难道城门处的圣碑出现问题了吗?”爱丽丝眉头一紧,盯着下方的战士淡淡的道。

    “确实出了些问题!那圣碑现在已经碎裂成齑粉了,是被一名少年直接一拳打碎的。”这名战士抹了把额前的冷汗,有些小心翼翼的道。

    “什么?被人打碎了?”原本处于心神不宁中的爱丽丝,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娇躯一颤,不由自主的失声道。

    就连站在大厅一旁的秋水祭司,在听到这等消息后,美眸微凸,在目光深处有着一抹极为震惊的神色浮现。

    圣碑乃是圣女亲自炼制而成的,其坚硬程度几乎达到了无坚不摧的地步,即使是白银巅峰战士都无法击碎圣碑,或许也就只有圣城之主阿托斯才有那等力量吧!

    不过,很快秋水祭司脑海中就浮现出了卓文的身影,那道击杀邪物的身影至今还深深的烙印在她的脑海深处,久久无法抹去。

    “难道是卓文他们三人吗?”秋水祭司不由自主的低声喃喃道。

    “想要击碎圣碑,至少也需要黄金战士的实力,在整个砂岩岛之中,应该也就只有圣城之主阿托斯才有这样的实力!难道除了圣城之主以外,还有其他人实力也达到了黄金战士的程度了吗?”爱丽丝柳眉紧蹙,有些疑虑的道。

    “击碎圣碑的是一名年岁只有十八岁左右的少年,那少年看上去身材颇为单薄,却谁也没想到,体内居然蕴含着那般强大的力量!而且那少年还有两名同伴,他的那两名同伴实力也不俗,都有着白银高等战士的实力,属下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何来历?”

    闻言,大厅一旁的秋水祭司心中更加确认了那击碎圣碑的少年就是卓文,她毫不怀疑卓文拥有黄金战士的实力,而且卓文也是一行三人。

    爱丽丝轻叹一声,道:“圣庙中还剩下一块圣碑,你去圣庙第一层的阵法室内去取出来吧!这把乃是阵法室的钥匙。”

    说着,爱丽丝取出一把金色钥匙递给那名报信的战士。

    “多谢圣女大人!”

    接过钥匙,这名战士微点头,便是躬身退出了大厅。

    待到大厅中只剩下爱丽丝和秋水祭司两人的时候,秋水祭司美眸微闪,最终还是恭声道:“圣女大人,那击碎圣碑的少年应该就是我对你说过的那个卓文,在整个砂岩岛之中也唯有他拥有着黄金战士的实力了。”

    听得秋水祭司的话语,爱丽丝诧异的道:“就是那曾击杀过邪物的那个卓文?”

    “就是他,能够击杀邪物已经说明了卓文有这样的实力,而且我认为卓文的实力比圣城之主阿托斯大人还要强大,毕竟阿托斯大人可没有杀死邪物的实力。”秋水祭司微微点头道。

    听得秋水祭司如此评价,爱丽丝美眸浮现出一丝奇异之色,她倒是颇为好奇秋水祭司口中的那少年卓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轰!轰!轰!

    忽然,一道极为剧烈的爆炸声骤然在从帕特农圣庙下方传来,旋即整个帕特农圣庙都是剧烈震颤了起来。

    大厅中的爱丽丝和秋水祭司两人,都是因为这股震动而身形站立不稳,险些跌倒。

    “怎么回事?圣庙怎么会忽然震颤起来?”爱丽丝俏脸微变道。

    “圣女大人,不好了,有人强行攻击圣庙!”从大厅之外,迅速跑进来两名慌乱的侍女,大声喊道。

    “什么?居然有人胆敢攻击圣庙,怎么可能?”闻言,爱丽丝不由得脸色大变了起来。

    帕特农圣庙乃是整个圣城的核心,更是无数遗族人民的圣地,千百年来从未发生过有人攻打圣庙的荒唐事情发生过,但今日却是发生了。

    “你们看清楚了到底是谁在攻击圣庙吗?”爱丽丝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对着前面的侍女问道。

    “是一群黑衣人,数量只有八名,但个个气力汹涌澎湃,恐怕里面有好几位黄金战士!现在那群黑衣人正在肆无忌惮的轰击着圣庙之外的阵法禁制!圣女大人,您快点进入密道离开圣庙吧,那群人攻打圣庙很可能是冲着您而来的。”两名侍女惊惧的道。

    “什么?好几位黄金战士?怎么可能?我们砂岩岛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多的黄金战士了?圣城之主阿托斯呢?现在有人攻击圣庙了,阿托斯怎么不出现?”爱丽丝俏脸煞白,连忙询问阿托斯的情况。

    两名侍女却是茫然的摇摇头,道:“已经好多天没见到阿托斯大人了,我们也不知道阿托斯大人现在到底在哪儿?”

    咔擦!

    骤然间,整个帕特农圣庙剧烈的颤动了起来,仿佛天崩地裂一般,旋即如同玻璃碎裂般的清脆声音顿时响了起来。

    “不好,圣庙之外的阵法禁制被破了!”

    那道清脆声音响起的刹那,爱丽丝俏脸顿时煞白,一口樱红的鲜血吐了出来。

    帕特农圣庙的阵法禁制与圣女爱丽丝息息相关,一旦阵法被破,圣女爱丽丝自然就受到了阵法的反噬之力。

    “圣女大人!我们得马上离开圣庙了,你们两人快扶着圣女大人。”

    秋水祭司当机立断,指挥着两名侍女扶着爱丽丝,然后带头匆忙朝着大厅之外走去,她记得圣庙内的那条密道就在大厅之外的左边走廊拐弯口,只要进入密道之中,她们就彻底安全了。

    很快,秋水祭司几人就来到了大厅之外走廊上的拐弯处,走廊的拐弯处有着一面极为不起眼的镜子。

    秋水祭司玉手一捏诀,口中念出一段晦涩的咒语,旋即前面的镜子泛起一丝涟漪,接着一条幽深的密道就这样出现在镜子之中。

    “我们快进去!”

    瞧着镜子中的密道,秋水祭司俏脸浮现出喜色,抬脚就朝里面迈去,不过就在她抬脚的一瞬间,一股金色的气劲如离弦之箭般直掠而来,猛地轰在了秋水祭司的香肩之上。

    砰!

    强大的力量顿时让得秋水祭司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飞而出,吐出一口鲜血,砸在了十几米开外的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