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接着一波的邪物,悍不畏死的扑向卓文,前仆后继,前面一批死了,后面一批接着上,只是刹那间整个空地上都已经充满了密密麻麻的邪物,让人望之头皮发麻。 。更多。

    位于空地中央位置的卓文,几乎将妖月秘典第五式血爆式发挥到了极致,强大的血气力量不断的碾压着周围的邪物,同时血爆式的能量不断的汲取邪物的精血力量,源源不断的制造着血色圆球,而血色圆球在制造出的刹那更是瞬间就爆炸开来。

    强大的爆炸力量碾压了更多的邪物,血爆式这一招原本就是适用于群战的招式,有了这一招,卓文在对付无穷无尽的邪物群相对要轻松不少,不过依然还是扛不住四周源源不断扑上来的邪物,每一波总能有不少邪物突破防御攻击卓文。

    好在卓文身体周围的血色枫叶的防御力极为的惊人,基本都能阻挡住漏网之鱼的邪物攻击。

    “这都已经是第二十波了,邪物的数量已经达到将近一千多了,难道还没结束吗?”勉强应付着四周密密麻麻的邪物,卓文脸色沉重了下来,低声自语道。

    虽说现在靠着妖月秘典的血爆式还有血枫舞这两大招式,卓文倒是还能够支撑下去,但如果还有下一波的话,邪物的数量又要翻倍,那就要将近两千多的数量,到那时卓文可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应付的了。

    想到这里,卓文不由得抬头,目光投向空地上空的阿拉斯分身所在处,不过在他目光投射过去的时候,诧异的发现那阿拉斯分身居然消失不见了!

    “咦?那阿拉斯分身呢?怎么不见了?”卓文不由得一愣。

    “小子!小心点,那阿拉斯分身有些诡异,那家伙现在正混在邪物之中,正静悄悄的靠近你!”脑海中顿时响起小黑的凝重的声音。

    而小黑此话一开口,一道撕裂空气的破风声骤然从卓文身后猛的直掠而来,无数的劲气如同螺旋般激烈的旋转,凌厉而诡异!

    卓文瞬间就感受到身后的那道破风声,虽然他很想躲开,但此时四周无穷无尽的邪物几乎让得他疲于奔命,根本就分身乏术。

    “看来只能硬抗了!”

    说着,卓文经脉中的元力猛地暴涌而出,其身体周围的血色枫叶变得更为的耀眼和鲜艳,几乎达到了浓稠如血的地步!

    嗖!

    破风声瞬间而至,那是一柄纯粹由岩浆组成的长枪,长枪表面还有着无数流动的炽热的岩浆液体。

    轰!

    岩浆长枪瞬间轰在了卓文体表的血色枫叶之上,岩浆特有的炽热高温居然隐隐有着将血色枫叶给融化掉的趋势,果不其然,血色枫叶居然只是在这岩浆长枪攻击之下,仅仅坚持片刻,就直接被其轰成了齑粉。

    嗖!

    一举轰破血色枫叶的防御,岩浆长枪势如破竹的对着卓文的脊背直掠而去,若是这一枪直接轰中的话,恐怕卓文的脊梁很可能因此而断裂。

    “哼!无极剑罡,给我出来!”

    不过,卓文却是不慌不忙,一拍储物袋,瞬间就取出了四品元阵无极剑罡。

    铿铿铿!

    金铁交鸣的声音骤然呼啸而出,一百零八件剑形灵宝散发着凌厉的寒芒,瞬间围绕在卓文身体周围,犹如铜墙铁壁一般密不透风。

    砰!

    与此同时,岩浆长枪此时也是狠狠的轰击在了无极剑罡的防御之上,刹那间,无数的火星犹如夜间星辰一般迸射而出,绚烂而耀眼。

    无极剑罡毕竟是四品元阵,而且还是由一百零八柄剑形灵宝所组成,故而其坚硬程度可想而知,只听咔擦一声,那狠狠撞击在无极剑罡防御上的岩浆长枪瞬间就土崩瓦解了开来。

    “咦?你身上宝贝不少啊,居然能够靠着防御湮灭我的岩浆长枪,你周身的那一百零八柄剑形灵宝很不一般呢!”一道尖锐的声音骤然从周围邪物群内传了出来。

    “阿拉斯分身?”

    虽然那道声音变得尖锐了不少,但卓文依然听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就是一开始为他诉说试炼内容的阿拉斯分身。

    只是卓文有些不明白的是,这阿拉斯分身不是没有灵智吗?为何现在说话如此流利,甚至还在背后偷袭于他!

    不过卓文脑中很快就想起了爱丽丝曾经说过的话,据说圣庙之下的试炼之地已经被邪物之王给侵蚀了,恐怕这阿拉斯分身根本就是假冒的,而其很有可能就是……

    “你是邪物之王?”

    卓文手中动作不慢,血色大枪如同割稻草一般,迅速的收割着周围如潮水一般的邪物,卓文目光虚眯的高声道。

    “桀桀!小子,你倒是挺聪明的嘛,猜的倒是有七八分正确了!为了让你当个明白鬼,我也不遮遮掩掩了,本座乃是极为尊贵的幽冥王,乃是所有幽冥一族的王者!这块阿拉斯建造的试炼之地已经被本王完全侵蚀了,这一整块的地方都是本王的地盘。”

    “你还有另外两队人马闯进来根本就是找死!所以你还是认命,不必挣扎了,你所处的空地乃是本王制造的母巢岩浆,在岩浆中孕育着无穷无尽的幽冥一族的幼体!这些幼体你根本就杀不完,到时候你也只能力竭而死,桀桀!”

    那道尖锐的声音此时变得极为的阴森。

    闻言,卓文面色一变,他没想到一进入试炼之地就陷入了这幽冥王制造的母巢岩浆之中,而且卓文也终于是知道为何空地上出现的这些邪物实力都这么差,原来只是幽冥一族的幼体。

    而且听那幽冥王刚才所说的话语,那比他更早进入的九龙城和雷宇城队伍,好似也是陷入了与他相似的境地,很显然这母巢岩浆不止他这里这一处,很可能还有好几处同样的母巢岩浆。

    “小黑!现在该怎么办?继续战斗下去的话,那邪物的数量只会越来越多,最后我肯定会活活被耗死的。”一边应付着四周的邪物,卓文连忙心中呼唤小黑,他知道小黑这个活了万年的老古董必然能够有办法的。

    “这所谓的母巢岩浆倒是有些意思,不过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无敌没有弱点的!小子,你只要将隐藏在邪物之中的那具幽冥王分身给杀了,这母巢岩浆就会失去能量的供应,从而彻底的破灭掉。”

    无论是阅历还是观察力,卓文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与小黑这种老古董相比的,所以小黑能够看出这母巢岩浆的弱点,卓文到并没有丝毫的怀疑。

    “只有先将空地上的这些邪物全部扫荡掉,才有可能找出隐藏在邪物群中的那幽冥王的分身。”

    瞧着空地上密密麻麻的邪物群,卓文也是感到一丝头疼,想要瞬间清除掉这么多的邪物幼体,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不行!邪物太多了,即使清理掉大部分邪物,那母巢岩浆之中又会产生更多的邪物幼体,这样根本就不可能在一下子将空地上的所有邪物都给清理掉。”

    环顾了下空地周围,卓文很快就否定了清理空地邪物的想法,这种想法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切实际!

    “小子!等机会,既然那幽冥王分身已经袭击过你一次了,那么必然会有第二次!只要你表现的摇摇欲坠,险象环生的话,那幽冥王分身必然忍不住出手!所以现在你只能等,等那幽冥王分身出手,那将是你唯一的机会。”小黑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闻言,卓文目光顿时一亮,慎重的点点头,便继续专心致志的应付周围的邪物,同时卓文还有意无意的出现一些吃力的表现。

    密密麻麻的邪物群之中,一道与周围邪物格格不入的身影犹如捕食的毒蛇一般,静静的蛰伏着,一双锐利的目光默默的关注着空地中央的那道竭力击杀邪物的身影。

    这道身影正是一开始出现在空地上空的阿拉斯分身,此时阿拉斯分身的双目呈现出一种极为诡异的猩红色,正是幽冥王分身所伪装而成的。

    “嘿嘿!这小子还真的是够难缠的,居然能够撑到现在,不过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够撑多久,等你开始出现力竭的表现后,那就是你的死期了!”

    幽冥王的耐心很好,他一直蛰伏在邪物群中默默的关注着空地中央的卓文,而时间也是在这样一种诡异的气氛中,一分一秒的流逝过去。

    半天的时间眨眼而过,此时空地上的卓文终于开始有一些体力不支的表现,周围源源不断的邪物群有不少的邪物突破卓文的防御,黝黑的利爪毫不客气的轰击在卓文的身上,好在卓文身体周围有着无极剑罡组成的铜墙铁壁,故而勉强还能够撑得住。

    “嘿嘿!都已经过去半天了,这小子应该也差不多撑不住了,该是下手解决掉这小子的时候了!”

    幽冥王猩红的目光闪烁不已,猫着身体静悄悄的靠近空地中央,与此同时,幽冥王的右手已经悄悄的凝聚出了一把岩浆首。

    “就是现在,这小子死定了!”

    当幽冥王靠近卓文背后只有十步的距离之时,其猩红的目光中爆发出极为嗜血的光彩,双腿猛地一蹬,直接悄无声息的朝着卓文直掠而去,而握着首的右手直接对准卓文的脖颈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