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幽冥王无声无息的接近卓文的身后,握着首的右手迅猛如雷电般,直接砍向卓文的脖颈,其嘴角更是露出得意的笑容,他知道眼前的小子死定了。

    铿!

    一道金铁交鸣的声音骤然响起,旋即幽冥王瞳孔猛缩,因为它发现它的首砍在卓文的脖颈上就仿佛砍在极为坚硬的岩石一般,居然迸发出一缕缕的火星,与此同时,它也发现卓文脖颈皮肤居然泛着一丝诡异的琉璃色光泽。

    “怎么可能?这小子的怎么这么坚硬?连岩浆所化的首都破不了他的皮肤?”

    在这一刻,幽冥王直接就呆住了,原本挥砍出去的首准确无误的劈在卓文的脖颈之上,但它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眼前的家伙强度居然达到这般恐怖的程度,居然直接就抗住了首的挥砍。

    “嘿嘿!我早就等着这一刻了,幽冥王,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了,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卓文脖颈一扭,眼角余光冷冷的凝视着身后处于呆愣住的幽冥王。

    “不好!快退!”

    幽冥王暗道一声不好,脚掌猛地一踏地,直接就准备朝后急退,不过早已蓄势待发的卓文怎么可能让幽冥王就这样离开呢!

    “哪里走!既然来了,那就不用再走了。”

    低喝一声,卓文右手闪电般的探出,泛着琉璃色光泽的肤质根本就不惧周围邪物的撕咬,直接一把捏住了幽冥王的一只手。

    “该死!马上给我放手。”幽冥王厉啸一声,面目顿时变得极为狰狞。

    与此同时,周围的无数邪物幼体攻击也是变得极为的凶猛起来,几乎前仆后继的直接扑在了卓文的身上,只是瞬间就冲破了卓文体外的血色枫叶的防御,然后凶猛的轰在了无极剑罡的防御之上。

    “小子!我劝你最好还是放手,不然我的这些孩儿们瞬间就能将你给淹没掉,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你!”

    幽冥王的这具分身并没有多少的战斗力,经过刚才的试探,卓文也是发现这具分身的实力也就相当于天王境圆满的武者,显然这具分身并不是专门用于战斗的,而是专门用来为母巢岩浆补充能量,从而源源不断的繁殖出数量足够的邪物幼体。

    这次机会来的极为的难得,若是因此而放弃的话,卓文知道下次想要抓住这幽冥王分身的话,那几乎比登天还难了,所以现在绝对不能放手。

    “哼!雷蛇翼、雷蛟翼给我开。”

    没有理会幽冥王的威胁,卓文低喝一声,脚掌猛地一跺地,一瞬间无数的雷芒充斥在卓文的身体周围,不少的邪物都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雷电击中,化作了灰烬。

    刺啦!

    无数雷电纷纷凝聚在卓文的脊背之上,旋即化作了两对极为庞大的雷翼,雷蛇翼之中暴涌出无数的雷蛇,雷蛟翼之中释放出密密麻麻的雷蛟,只是刹那就将卓文身体周围近五丈范围的邪物都是清理干净了。

    “你……居然还有底牌!该死,之前你一直在隐藏实力。”

    眼见卓文背后衍生而出的极为恐怖的两对雷翼,幽冥王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到了现在它哪里还想不到方才卓文那体力不支的表现只是假装的。

    “现在让空地上的这些邪物幼体停止吧!不然的话,我就直接杀了你。”

    右手抓住幽冥王的右臂,卓文动作不慢,左手化作爪状直接扣住了幽冥王的脖颈,目光森寒的道。

    “哈哈!落在你手里算我倒霉,但想让我的孩儿们停手?那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嘿嘿,你是不是认为,只要杀了我就能够让得这母巢岩浆失去能量供应?”幽冥王赤红的双目满是讥讽之色,冷冷的道。

    闻言,卓文目光骤然一冷,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嘿嘿!实话告诉你的,你所猜测的倒也没错,这一块的母巢岩浆就是我的这一分身所提供能量的,但本王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储备一定的能量在母巢岩浆之中,这是为了有备无患!”没等卓文回答,幽冥王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也就是说,即使本王这一分身死了,母巢岩浆也不会立即停止运作,而是会继续源源不断地制造幽冥一族的幼体,只有将本王所储备的能量全部耗光后,母巢岩浆才最终会停止,只是不知道你能否撑得住那个时候!”

    说到这里,幽冥王颇为挑衅的盯着眼前的卓文,满脸的冷笑。

    卓文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若真的如同幽冥王所说的这样的话,恐怕即使是杀了这幽冥王的分身,围绕在空地四周的母巢岩浆依然不会停止运作,到时候邪物的数量依然会源源不断的增加。

    “嘿嘿!无论你如何抉择,你最终的结果都是死亡,所以本王劝你最好还是放过我这分身,然后乖乖的赴死就行了,到时候本王或许还能为你留一个全尸也说不定!”见卓文神色有异,幽冥王越发的得意起来。

    “聒噪的家伙,既然你没用了,那就给我去死吧!”

    冷冷的盯着幽冥王,卓文手臂一捏,狂乱的元力顿时侵入幽冥王的体内,只听一声清脆的咔擦声响起,幽冥王瞬间就被强大的元力炸成了灰烬。

    “好好好!真是有种的家伙,杀了我的分身,你也别想活了,孩儿们都给我尽情的攻击!”

    幽冥王分身一死,一道有些暴虐的声音骤然从远方传来,其声音之中蕴含着暴怒之色,显然这道声音是那处于试炼之地深处的幽冥王本体所发出来的。

    嗷呜!

    幽冥王本体的声音一出现,空地上的所有邪物幼体齐齐兴奋的仰天长啸,旋即更加的悍不畏死的攻击卓文,几乎个个都不要命,而且母巢岩浆制造邪物幼体的速度也是变得比先前更快,现在整个空地上几乎挤满了黑压压一片的邪物幼体。

    只是一瞬间,卓文的压力顿时增加了许多,双手极快的挥舞着血色大枪,体内元力更是不要命的挥霍,一次次的将所有临近身边的邪物幼体全部给绞杀掉,残酷的鲜血几乎将卓文整个人都是染成了诡异的血人。

    “想要杀我卓文,可没那么容易!”

    卓文也是杀红了眼,喉咙嘶吼一声,一次次的施展出妖月秘典中的所有招式,将无穷无尽的邪物都是绞杀成了血海,好在卓文靠着血枫舞、无极剑罡还有两对雷翼的防御,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害,即使他被周围的邪物包围了,靠着雷翼的速度基本都能过避开要害攻击。

    当然,这种全力施展的弊端就是卓文体内的元力消耗的太过于迅速,只是眨眼间就耗去了将近一半的元力,好在卓文丹田内留存着一股天地之力,靠着这股天地之力,卓文补充元力的速度也是大大的加快,这才能够支持下去。

    就在卓文在母巢岩浆之中浴血奋杀的时候,在试炼之地的极深之处,坐落着一座极为宏伟的城堡,仔细看去的话,这座城堡乃是纯粹由无数黑色锁链所组建而成的,一股股诡异的阴森之气在城堡之中逸散开来。

    黑色城堡的城门高墙之上,一道有些纤细的身影静静的站立着,这是一名看上去只有十五岁左右的少年,黑发黑眸,就连嘴唇都是泛着紫黑之色,身着一件紫黑色的长礼服,全身上下散发着一丝贵族的气息。

    此时黑发少年眉头微蹙,清秀的面庞上显示出一丝狰狞之色,暗自低语道:“嗯?第一座母巢岩浆的分身居然被解决掉了,而且还是孤身前来的岁数不大的少年解决掉的。哼!本王的分身可不是那么好杀的,一旦杀了,那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那小子绝对撑不了母巢岩浆最后的反扑,毕竟这小子只是孤身一人,力量极为有限,即使他的实力很强,但在无数前仆后继的幽冥一族的幼体攻击下,总会有力竭之时,到得那时就是那小子殒命的时候。”

    对于卓文所在的母巢岩浆,这少年模样的幽冥王根本就不在意,在他看来那卓文是死定了。

    “不过另外两支队伍都是拥有八个人,而且个个都拥有不弱的实力,特别是两支队伍的队长实力都拥有不弱于第一母巢岩浆那位少年的实力,八个人齐心合力,倒是很有可能突破母巢岩浆的攻击,来到本座的幽冥城堡。”

    “嘿嘿!好久没有遇上强一些的对手了,希望这两支队伍能够让本王玩得尽兴一点!”

    喃喃自语一句,黑发少年嘴角露出一丝极为诡异的笑容,不过,很快他嘴角的笑容凝固住了,脸色大变的望向第一母巢岩浆所在的方位。

    “什么?第一母巢岩浆居然被攻破了?这个小子是怎么办到的?”

    此时,幽冥王脸上的表情满是不可思议之色,因为刚刚他感应到第一母巢岩浆居然直接被破坏掉了!

    对!就是直接被破坏掉了,而不是母巢岩浆能量耗干而停止运作。

    “看来那小子有些不简单啊!能够直接破坏母巢岩浆,恐怕这小子身上还有什么比较强大的底牌存在。”目光虚眯,幽冥王脸上开始浮现出一丝忌惮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