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飞逝,三天时间眨眼而过,试炼之地第一母巢的空地已经完全被冰封住了,完全化作了冰雪领域

    在这片冰雪之地的中央,一道有些孤寂的身影默默的盘膝坐着,在这道身影周围悬浮着数十块火焰形状的玉石,一股股炽热的火焰从这些玉石之中不断的暴涌而出,呈现环状围绕在身影周围,不断的锤炼着这道身影裸露的上身。

    这道身影自然就是卓文,此时卓文上身裸露,露出精壮的躯体,此时他裸露出的躯体皮肤呈现极有光泽的琉璃色,周围炽热的火焰根本没有在卓文躯体上留下丝毫的痕迹。

    忽然,卓文猛地睁开双眸,低喝一声:“玉石淬体诀第七层能不能突破,那就只看现在了!淬炼晶玉全部给我碎。”

    双手极快的打出繁复的印决,卓文全身肌肉顿时鼓胀了起来,其表面流溢的琉璃色光泽也是越发的明亮,与此同时,环绕在卓文周身的十枚淬炼晶玉纷纷碎裂成齑粉,一股股更为凶猛的火焰在周围直窜而出。

    此时,淬炼晶玉的所有潜能全部被卓文激发,绽放出最为炽烈的火焰之花,这朵烈火之花就这样将卓文包裹在里面,仿佛卓文成为了整个火焰之花的核心部分。

    火焰之花含苞待放,正处于极为青涩的地步,卓文知道一旦这朵火焰之花绽放出五朵花瓣之时,那么就代表着他顺利的突破到玉石淬体诀第七层次,若是中途凋谢了的话,那就代表突破失败。

    此时,含苞待放的火焰之花的温度已经达到了极为骇人的地步,即使卓文的达到玉石淬体诀第六层巅峰的高度,那泛着琉璃色光泽的皮肤依然在这等高温之下,炙烤的开始微微卷曲了起来,一股烧焦的味道从卓文身上传来。

    烧灼的极致痛苦,不由得让得卓文睚眦俱裂,双手紧紧的捏起来,指甲陷入掌心,一丝丝樱红的鲜血从卓文掌心处滴落下来,不过卓文一咬牙,一声不吭的坚持下去,他知道若是不坚持下去的话,这三天以来的准备都白费了。

    呲!

    火焰之花第一片花瓣灿烂的绽放开来,绚烂而美丽的在这片冰雪之地摇曳着生动的身姿,而火焰的温度此时也是猛地增加了一倍,炽烈的高温竟是直接将卓文躯体大部分地方都烧灼的焦黑无比,难闻的烤肉味不断的逸散开来。.

    忽然猛增的温度,不由得让得卓文低声嘶吼一声,此时身处于火焰之花之中的卓文,就仿佛置身于地狱一般,那等痛苦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挺住!小子,只要挺过这一关,你的就能真正的脱胎换骨了!”

    小黑目光凝重的轻声喃喃,就连它也能清晰感觉到火焰之花中那恐怖的温度,那等高温足以摧毁一切意志坚定之辈,所以小黑心中也有些担心卓文挺不过这一关。

    好在卓文原本就是意志坚定之辈,再加上经历了那么多生死的险境,卓文的韧性可不是寻常之辈可以比拟的。

    半个时辰过去,终于火焰之花又有了动静,只见第二片花瓣开始缓缓的绽放开来,当第二片花瓣完全绽放开来后,整个火焰之花的温度竟是提升了两倍,周围的空地都是仿佛要被烧灼了一般!

    此时,卓文躯体骤然一抖,一股股冷汗从全身上下不要命的流溢出来,全身多处皮肤更是卷曲了起来,在炽热高温炙烤之下,被灼烧成了灰烬,不过,卓文依然咬牙坚持了下去。

    又是过了一个时辰,第三片花瓣和第四片花瓣也是缓缓的绽放出来,而此时火焰之花的温度几乎达到了一开始的四倍之多,卓文身体周围的冰雪之地全部都是被卓文这等高温给融化了开来。

    而此时的卓文更惨,只见卓文全身上下的肌肤全部都被高温烧灼的炭黑,根本就看不出其原本的模样,只能从其身形还有焦黑的脸上的轮廓能够看出卓文一点的痕迹。

    “真没想到玉石淬体诀第七层如此凶残,这火焰之花的温度和毁灭力几乎能够媲美地火的程度了吧!虽然卓文的达到玉石淬体诀第六层巅峰的强度了,但依然在火焰之花之中烧灼的如此凄惨!”

    小黑面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了,就连它也是没料到火焰之花居然如此的凶险,此时卓文看上去基本没人样了,就仿佛一块焦炭一般,若不是小黑还能感受到卓文体内依然有着一丝生命气息的话,它还以为卓文已经死了呢!

    “火焰之花还有最后一片花瓣,一旦第五片花瓣绽放开来后,恐怕温度又会提升将近一倍,到得那时,若是这小子真的顶不住的话,那就必须要将这小子拉出来。”深深的望着火焰之花的身影,小黑暗自下决定道。

    呲!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空地中心的火焰之花中的火焰顿时猛地窜了起来,旋即第五片花瓣缓缓的在火焰之花的顶部绽放开来,而与此同时,火焰之花的温度再次翻了一倍,其温度几乎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已经隐隐超过了地火的迹象。

    咯吱!

    火焰之花内,卓文双手紧紧握拳,清脆的咯吱脆响在这片空地显得格外清晰,剧烈的高温居然直接将卓文身体表面的皮肤灼烧成了灰烬,露出了里面的血肉模糊。

    只是刹那间,卓文全身上下所有皮肤全部被高温烧成了灰烬,只露出皮肤之下的鲜红血肉以及一个个血红色的青筋脉络,而且在那等高温之下,卓文的血液正在毫不留情的被炽热的高温蒸发成了血色的气雾,一时之间,整个火焰之花由火红色化作了血红色。

    带血的火焰之花,此时孤寂的坐立在这块空地上,显得那般的鲜艳而凄美,这是卓文拿命拼出来的绚烂美丽,到底是脱胎换骨、化茧成蝶,还是昙花一现、黯然凋零,一切都只在这一刻了!

    “不好!火焰之花的温度居然变得这恶魔恐怖了,卓文那小子的生命力正在逐渐的流失,必须要赶快救他出来。”

    当看见火焰之花被卓文的血液染成血红色之后,小黑面色变得惊骇之极,小爪子一挥,一股墨黑色的能量从其体内暴涌而出,直接化作一张巨大的兽爪欲要直接探入火焰之花,将卓文给捞出来。

    轰!

    不过,已经完全绽放出五瓣花朵的火焰之花,其威力已经远超过一般的地火,竟是直接挡住了小黑的攻击。

    “该死!这火焰之花完全绽放之后,威力居然变得这么恐怖!”

    一击未果,小黑面色变得难看之极,甚至低声咒骂了开来。

    “哎!看来接下来只有看卓文这小子了,若是他能够挺过来的话,那么必然能够脱胎换骨,若不能的话,那就只能陨落了!小子,可不要就这样死掉啊,毕竟你还有很多事还要做呢!”

    平静下来后,小黑目光极为复杂的盯着眼前的血色火焰之花,心中唯有默默为卓文祈祷了,好在小黑现在依然感应到卓文还活着,所以倒也没有太多的悲观之色。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鲜艳凄美的血色之花,绽放于整片冰封之地之上,炽热的血焰在这片冰天雪地之中,竟是显得那般的另类和绚烂。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空地上的血焰忽然在这一刻变得猛烈之极,猛地朝着上空直窜而上,形成了巨大的血色火柱,只是瞬间整个冰封之地全部被血焰融化,而原本被冰封的母巢岩浆在冰封融化之后,竟是再次翻涌了起来。

    嗷呜!

    而这一刻,再次运作的母巢岩浆顿时源源不断的产生密密麻麻的邪物幼体,这些邪物幼体双目猩红,竟是悍不畏死的扑向空地中央的血色火柱,因为他们感应到在那血色火柱之中,有让他们极为讨厌的生命体。

    “呼!这家伙没死,看来他是成功了!不过这小子为何要故意将冰封之地融解掉,释放出这些邪物幼体呢!”

    在血色火柱出现的刹那,小黑就感应到卓文还活着,而且此时的生命力变得极为的旺盛,显然卓文突破成功了。

    蹬蹬蹬!

    清脆的脚步声缓缓的在空地上响起,旋即在血色火柱之中出现一道修长的身影,这道身影上身裸露,一道道诡异的血色火焰环绕在这道身影的周围。

    嗷呜!

    只是刹那,空地中再次充满了无数的邪物幼体,这些邪物幼体目光紧紧盯着这道身影,蓄势待发的黑色利爪纷纷朝着这道身影挥去。

    不过当这些邪物幼体靠近这道身影的刹那,一股股诡异的血焰猛地一闪而过,这些邪物幼体竟是在血焰接触身体的刹那,纷纷犹如点燃了稻草一般,全身全部燃烧了起来,只是刹那间,邪物躯体中的血液在血焰的燃烧下全部变成了血焰的养料。

    呲呲呲!

    血焰仿佛有着诡异的力量,只要一接触邪物幼体的身躯,那就会源源不断的燃烧起来,只是刹那这片空地无数邪物幼体都是全身布满了血焰,巨大的空地之上几乎成为了血焰的海洋,无数的凄厉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这股血焰的威力,居然可以直接燃烧血液?”

    瞧着下方化作血焰海洋的空地,小黑目光中充满了震撼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