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右边的锁链台阶,此时显得幽深而静谧,一股股墨黑色气息从深渊底部缓缓的萦绕上来,让得这条锁链台阶增添了一丝神秘之感。  .. 。

    “不太可能吧!整个砂岩岛中,除了你们九龙城和我们雷宇城之外,应该不太可能有第三支队伍拥有通过母巢岩浆的实力才对。”脾气火爆的庞统眉头微皱,瓮声瓮气的道。

    “既然出现了第三条锁链台阶,那就代表着确实有第三支队伍与我们一样,成功突破母巢岩浆的历练,不然的话,这锁链台阶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才是。”冯龙也是颇为疑惑的道。

    “会不会是我们在圣厅中遇见的那低级城池的三人?毕竟整个圣城之中,加上那支低级城池队伍,刚好是三支队伍!”九龙城队伍中的红衣女子忽然道。

    不过,红衣女子此话一出口,高坡上的众人都是大摇其头,卓文三人毕竟仅仅只是三人而已,而且还是来自低级城池!

    要知道他们两大高级城池,每支队伍都有八个人进入母巢岩浆内,而且八个人个个都是精英,实力至少都在天王境以上,更是有着三位半步皇极境,这样的阵容都在母巢岩浆内损失惨重,那就更不用说是低级城池的卓文三人了。

    在他们看来,卓文三人实力绝对不会高到哪里去,而且队伍也只有三位成员,即使三位成员都是半步皇极境武者,恐怕想要撑过母巢岩浆也是极为艰难。

    “你也实在太抬举那三个来自低级城池的家伙了吧!就凭三个人,即使是我们雷宇城都不太可能阻挡得住母巢岩浆内那些无穷无尽的邪物幼体,除非有皇极境武者的存在,嘿嘿!即使我们雷宇城队伍都没有皇极境强者,那三个家伙有怎么可能拥有这等强者呢!”庞统咧嘴一笑,脸上满是嘲弄之色。

    虽然有些不爽庞统的态度,但红衣女子也是知道自己的猜想有些不切实际,瞪了瞪庞统一眼,沉默了下来。

    “好了!你们也不用争论了,或许这条锁链台阶原本就存在的,现在我们首要的任务还是赶往那幽冥城堡之中,那幽冥王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我们必须联合起来全力以赴才行。”冯龙忽然呵斥一声道。

    而经过冯龙这么一喝,现场几人都是安静了下来,即使是雷宇城的庞龙也只是愤愤的瞪了冯龙一眼,冷哼一声,也是安静了下来!

    冯龙乃是几人中实力最强者,虽然也是半步皇极境境界,但因为随时都可以突破到皇极境,所以其实力远远强过一般的半步皇极境武者,庞龙虽然桀骜不驯,但也不想太过于得罪冯龙。

    蹬蹬蹬!

    清脆的脚步声顿时打破了高坡上寂静的氛围,这道脚步声缓慢而悠远的自最右边锁链台阶中缓缓的传来。

    唰唰唰!

    刹那间,高坡上的众人面面相觑一眼后,纷纷将目光汇聚在最右边的锁链台阶之上,原本他们以为这锁链台阶是废弃的,里面并不会有人,但现在这清脆的脚步声却是彻底的打破了所有人的猜疑。

    “居然真的有人?难道是青蛟城或者是嘉峪城?”庞统瞳孔微缩,不由自主的喃喃的道。

    砂岩岛中总共有四大高级城池,除了他们雷宇城和九龙城之外,就只剩下那实力差些的青蛟城和嘉峪城了,除了剩下的这两大高级城池以外,庞统实在想不出来砂岩岛还有哪些城池拥有闯过母巢岩浆的实力。

    “青蛟城和嘉峪城虽然也是高级城池,但这两支队伍中连一名半步皇极境武者都没有,实力在所有高级城池中都是排行末尾的存在,你觉得这样两支废物般的队伍有可能通过母巢岩浆的实力。”红衣女子嗤笑道。

    庞统闻言,目光虚眯,脸上流露出一丝恼怒之色,反驳道:“嘿嘿!如果不是青蛟城或者嘉峪城的话,那么你觉得这锁链台阶内出来的会是其他中级城池或者是低级城池队伍?”

    “好了!不必吵了,那脚步声越发的接近了,想必你们很快就能见到这脚步声的主人了,现在争论这些根本没意义。”冯龙扶额再度呵斥一句道。

    冯龙此话说完,最右边的锁链台阶之中,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借着高坡上微弱的光线,众人终于看清了这道身影的真面目,这是一名年纪大概在十八岁左右的黑发少年。

    来到台阶出口,少年若无其事的四处望了望,旋即便是瞧见了不远处高坡上,目光纷纷汇聚在自己身上的冯龙等一群人,微微一笑,便是直接走向了高坡。

    “这家伙……不是方才在圣厅中遇到的那三人中的其中一人吗?”当瞧见卓文的真面目之后,庞统瞳孔紧缩,嘴巴微张,目光中蕴含着满满的不可思议之色。

    难道说,这来自低级城池的家伙,居然也闯过了那极为恐怖的母巢岩浆?不过庞统很快就察觉到卓文身上的气息极为的微弱,大概也就普通天王境武者左右,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闯过母巢岩浆!

    以卓文三品巅峰奥术师的修为,想要利用精神力隐藏自身的气息,那再容易不过了,即使是庞统、冯龙这样的半步皇极境强者都无法察觉分毫。

    “明明只是天王境小成的修为啊,这家伙是怎么办到的?”庞统心中更为的疑惑了起来。

    而高坡上其他人此时也是一脸惊讶的瞧着那缓缓走来的少年,他们心中的想法与庞统一般无二,眼前气息只有天王境的小子,到底是怎么闯过母巢岩浆的?

    很快,卓文就来到了高坡上,对着冯龙等人一点头,并没有过多的言语,直接就与众人错肩而过,进入了诡异的黑色草原内,直接朝着幽冥城堡走去,他能感应到幽冥王的本体就是那草原尽头的城堡之内。

    当卓文与那庞统错身而过之时,庞统目光顿时直勾勾的盯着身边的卓文,冷冷的道:“小子!你是如何闯过母巢岩浆的?难道说那母巢岩浆之中有什么捷径不成?”

    闻言,卓文脚步微微一顿,微偏头瞧着神色有些不善的庞统,道:“干你屁事?”

    说完,卓文不再理会庞统,直接与其错身而过,朝着黑色草原缓缓走去。

    卓文此话一出,庞统脸色一僵,他没想到眼前这少年如此狂妄,根本就不给他丝毫的面子,这让得原本心中不爽的庞统更加的恼怒,目光完全阴沉了下来。

    而高坡上的众人,也都是在此刻安静了下来,仿佛看傻子一样瞧着不远处我行我素的少年,庞统好歹也是雷宇城队长,实力在半步皇极境武者中算是极为强大,也就比冯龙差上一些而已,在这些人中实力仅次于冯龙而已。

    恐怕即使是冯龙也不敢如此放肆的对庞统说话,但眼前看上去气息只有天王境的少年,不仅说了,而且还那么的理直气壮,仿佛庞统在他面前仅仅只是跳梁小丑一般。

    当然,在卓文看来,庞统确实和跳梁小丑没什么两样!

    要知道在进入试炼之地之前,卓文的境界其实与冯龙差不多,达到了随时可以突破到皇极境的程度,再加上他那几乎媲美幽冥一族的强悍,卓文的实力完全在冯龙之上。

    而卓文又是刚刚才突破玉石淬体诀第七层,再加上那威力极为强大的血焰,此时卓文的实力已经远超过冯龙,完全可以媲美一轮皇极境巅峰武者。

    所谓站得高看得远,以卓文此时的实力,恐怕连冯龙都看不上眼了,那就更不用说实力还要更差些的庞统了。

    “好个狂妄的小子!你一个来自低级城池的贱民,居然也敢在我面前嚣张,今日看我不直接打断你的狗腿。”

    嘶吼一声,庞统双目变得赤红无比,在他看来卓文这种来自低级城池的贱民只有仰望他的资格,什么时候轮到这种贱民对自己说三道四,而且还如此的不客气,这股憋屈感几乎让得庞统失去了理智。

    轰!

    庞统脚掌猛地一踏地,如同潮水一般的元力顿时自其体内暴涌而出,五指紧捏成拳,直接对着不远处的卓文猛然轰去,他要让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马上去死。

    “庞统使出全力了,这家伙是打算直接杀死那少年?”红衣女子俏脸一动,略微有些不悦的道。

    虽说对那庞统有些不喜,不过红衣女子却没有丝毫出手阻拦的意思,毕竟为了一个低级城池的贱民而得罪庞统实在不划算。

    而冯龙自始至终都显得极为平静,无论是从锁链台阶中出现的卓文,还是陷入暴怒之中的庞统,都没有让冯龙露出一丝的异色,在他看来,只有夺得试炼之地的圣城之力才是最为紧要的事情。

    轰!

    眨眼间,庞统那布满金芒的硕大拳头,重重的轰在了卓文的后背之处,不知道是否是吓傻了,卓文压根就没有躲避,依然信步闲庭的朝前走去,好像没有意识到庞统的攻击。

    天崩地裂般刺耳的巨响猛地在整个高坡上掀起,旋即周围数十丈范围的黑色杂草在强大的气浪之下,纷纷连根拔起,随风飘荡。

    “小子,你死了可不要怪我,怪就怪你明明没实力却依然那般的嚣张,这本身注定了你此时的命运。”

    一拳轰出,庞统嘴角露出阴冷的笑意,在他看来,以卓文那区区天王境的实力,在他的这一拳下,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