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毁灭般的能量,从虚空中扩散而出,虚无的空间,在此刻泛起了阵阵涟漪,涟漪所过之处,整个金属房间竟是直接化作齑粉,在原地化作了巨型大坑,幽深而恐怖!

    虚空之上,一朵数百丈巨大的血色莲花缓缓的绽放开来,血色莲花所过之处,无论是空间还是地面,仿佛在这一刻已经没有区别,都是被血色莲花强悍的力量所碾压成了齑粉。 。

    冯龙等人在见到不对劲之后,早已退到了足够安全的地方,仰头望着那虚空中数百丈巨大的血色莲花,脸上的惊骇之色已经浓郁到了顶点,脸部肌肉因为长时间张嘴而变得有些僵硬了起来。

    “这是……铠技吗?威力怎么会这么强悍?恐怕即使那实力达到半步二轮皇极境的幽冥王,都不太可能挡得住这等强悍的能量吧!”冯龙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口干舌燥的喃喃自语道。

    “看来之前一直是我们看轻了这卓文,没想到此人手上还有这种手段,怪不得敢以一人之力挑战幽冥王!”冯龙身边的周莉樱唇微张,低声喃喃的道。

    巨大的血色莲花在虚空中,犹如昙花一现般绽放,旋即逐渐的凋落,一片片血色花瓣在虚空中凋零,散发着凄美的色彩!

    当血色莲花消失的一霎那,一道全身布满血焰的身影,自虚空缓缓的踏空而来,一直来到了血色莲花之下的一个巨型大坑上方,锐利的目光静静的凝视着深坑中一动不动的幽冥王。

    此时,幽冥王极为凄惨,在血色莲花的威力之下,全身上下的鳞片纷纷上翻,露出惨不忍睹的伤口,而幽冥王原本炯炯有神的双眸此时变得极为黯淡!

    “咳咳!真没想到你居然还留有这一手,我真的败得不甘心啊!若是本王的真身完全降临的话,又怎么会败呢?又怎么会败呢?你这个混蛋小鬼,卑鄙的家伙!”

    幽冥王剧烈咳嗽几声,灯笼大的目光紧紧盯着深坑之上的卓文,在其深处有着浓郁的不甘和怨毒之色,他至今还无法相信自己居然会有失败的一天,而且还败得这么憋屈!

    “不甘心……又如何?败了就是败了,难道仅仅说几句不甘心,就能赢回来?”

    卓文面无表情,右手一拍乾坤袋,取出妖月龙脊枪,右手轻轻一抖,长枪犹如灵蛇一般钻入幽冥王鳞片缝隙之中直入其体内经脉处!

    嗡!

    妖月龙脊枪犹如饥渴的野兽一般,长啸一声竟是开始不断的汲取幽冥王体内的精血。

    “混蛋!你在干什么?居然在汲取我体内的精血!快给我停手,停手你知不知道?”

    感受着体内精血的流逝,幽冥王目光中充满了怒火,恶狠狠的瞪着悬浮在半空的卓文,若是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恐怕此时的卓文已经被杀死千百遍了!

    卓文压根就没有理会下方咆哮不已的幽冥王,而是盘膝坐于半空之上,双目紧闭开始默默的恢复元气。

    血色莲花的威力超乎了他的想象,居然能够直接重伤幽冥王,不过所需要耗费的精元也是极为恐怖,即使是卓文此时也是有着力竭的感觉。

    而让妖月龙脊枪吸收幽冥王精血的主意,卓文一早就有这种打算了,毕竟普通幽冥一族的邪物身上的真龙血脉就能够让妖月龙脊枪提升一小阶段,那么身为幽冥一族的王者的幽冥王恐怕体内所蕴含的真龙血脉只会更为精纯。

    等妖月龙脊枪将幽冥王身上的精血全部吸干后,或许就能直接达到地阶灵宝也说不定,到时候妖月龙脊枪将会得到真正的蜕变!

    见卓文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幽冥王几乎陷入了暴怒的状态,可惜他的伤势实在太严重了,达到了濒死的状态,连动弹都办不到!

    “本王即使是死,也不容你如此侮辱!桀桀!想要本王的精血,小鬼你就做梦吧,本王即使是死也不会随你的愿的!”

    幽冥王咬牙切齿的瞪了卓文一眼,旋即口中极快的念着一段晦涩的口诀,然后幽冥王身上的气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萎靡下来,而幽冥王庞大的躯体在不断的膨胀开来!

    好似感受到幽冥王的异状,卓文眉头微皱,双目顿时睁开,在看到下方不断胀大的幽冥王身躯,脸色大变,脚掌一踏就欲要直接阻止幽冥王自爆!

    “小鬼!太迟了,本王死了也不会容许你来亵渎本王的血脉,想要得到本王身上的真龙血脉,嘿嘿,想都别想!”

    幽冥王盯着上空脸色大变的卓文,脸上顿时露出嘲弄的大笑,旋即整个人暴涨到了极点,接着直接爆炸了开来,无数的血肉在这股爆炸之力下四溢开来,一时之间,整个空间下起了浓稠的血雨!

    身着在半空中的卓文,在这股强悍的爆炸之力冲击下,直接朝着后方倒飞而出,脚掌虚空猛地一错,方才在数十米之外的半空稳住了身形!

    “自爆了吗?”

    停在半空之中,卓文瞧着四周粘稠的血雨,目光之中满是复杂之色,这幽冥王性格还真是刚烈,居然宁愿自爆也不愿让他吸收其体内的真龙血脉。

    “幽冥王好歹也是幽冥一族的王者,有着自己的尊严和荣耀,虽然你击败了幽冥王,但直接用妖月龙脊枪吸取其身上的精血,这样的行为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一种耻辱!若是换做你的话,恐怕比这幽冥王还要极端吧!”

    小黑的声音此时也是响了起来,只是在其声音之中蕴含着一丝唏嘘之色。

    “方才我的行为……错了吗?”

    仰头面对着上空无数的血雨,卓文脑海中忽然闪过无数道或怨毒或悲愤或哀求或恐惧等等形形色色的面孔,这些面孔的主人都是卓文这些年来所击杀的敌人,或许这些人有善也有恶,有爱人也有家人,有无奈也有牵挂……

    ……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曾在卓文所走过的路上,阻碍过他前进,甚至想要杀他,当然最后都是被卓文反杀而已!

    无形之中,卓文发现他已经视人命如草芥,对于人命已经变得麻木不仁了,在这一刻,卓文的双目变得迷茫了起来,沐浴在漫天的血雨之中,静静的站立在虚空中!

    “心魔?这小子……难道现在这时候陷入了心魔了?”小黑好似意识到卓文的不对劲,不由得眉头皱起,“该死!小子,快点醒过来,不要在心魔中沉迷进去,不然的话,你就真的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不过,小黑的呐喊对于现在的卓文,根本无济于事,此时的卓文眼中充斥着尸山血雨,漫天血色,无数被他杀过的人的面孔不断的浮现!

    “我……错了吗?”

    忽然,卓文仰天嘶吼一声,一股在心中淤积已久的情绪,在这一刻猛地爆发开来,似哭似笑的表情浮现在卓文的脸上。

    无尽血雨之下,卓文那道单薄的身影,竟是在这一刻显得那般的孤独和脆弱,仿佛仅仅只是那淅沥的血雨都能够将他那道身影给完全淹没住了!

    “错了!你完全错了,在你杀死第一个人的时候,你就已经彻底的错了!你的路是错的,你的人生也是错的,就连你的出生也是错的!”

    “为什么你还活着?明明活得那么累,为什么还那么勉强的活着?难道整天与人勾心斗角,奔波劳累,步步为敌的生活有意思吗?你不觉得活在这样的世界中不觉得累吗?”

    “死了……就轻松了!只有死了才能无牵无挂,无忧无虑,什么都不用再去想,去担忧,去牵挂了,这不是你一直想要变强的理由吗?但是只要活着的那一天,那就无法达到无牵无挂、无忧无虑的生活,死吧!死了就轻松了。”

    一张张面目狰狞的面孔,在这无尽血雨之中纷纷显现在上空,他们都在劝说、咒骂抑或诱惑着卓文,他们都是卓文曾经所杀过的对象。

    轰!

    一股诡异的气息在卓文体内暴涌而出,旋即以卓文为中心数十丈范围,出现了血色的屏障,而在这一片区域之中,血雨仿佛变得更加的粘稠了起来,而地面被染成了浓烈的血红色。

    咯吱!

    咯吱!

    骨骼碰撞的清脆声音清晰的在这片区域内回荡着,只见在这数十丈区域的血色地面之中,一道道血色骷髅缓缓的钻了出来,这些骷髅有人类也有兽类,空洞的双眼中有着一抹血色火焰在燃烧着。

    “该死!卓文这家伙陷入心魔之后,居然直接开始渡天地劫难了,这家伙根本就是找死啊!难道这心魔与那幽冥王有关系吗?”

    一道黑芒从卓文眉心钻了出来,显露出一只小黑狗模样,正是小黑!

    此时小黑目光极其的凝重,四周的血色骷髅数量越来越多,而卓文双目依然陷入迷茫之中,显然还处于心魔之内,他知道若是它不出现的话,以卓文这种状态,在这天地劫难面前,根本就是找死!

    “卓文!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脆弱了?居然会被区区心魔所左右,还不快点给我醒来!”

    小黑猛地对身后嘶吼一声,小爪子猛地朝四周一扫,墨黑色的能量呈现环状朝着四周逸散开来,直接剿灭了最靠近的一圈血色骷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