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破风声响彻而起,瞬间就接近卓文的后脑勺。

    卓文心中一凛,脚步一错,凌厉的劲风贴着卓文的耳畔掠过,双手轻轻一夹,卓文瞳孔微缩的发现,这偷袭自己的竟是一只白白胖胖的蛆虫,此时这蛆虫还在卓文的指间不断的蠕动!

    “蛆虫?”眉头微皱,卓文目光中满是古怪之色。

    “桀桀!反应挺不错,居然能够躲开本座的宠物!”一道阴森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听来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循着声源转过身,只见一道犹如竹竿般的瘦长身影站在土堆上方,之所以称之为此人竹竿,是因为这道身影身上根本就没有肌肉!

    与其称之为人,不如用尸体来称呼更为确切,这道尸体明显是从方才那土堆中翻出来的,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肉,有也只是腐肉而已,甚至在那些腐肉中还有着无数白乎乎的蛆虫在不断的蠕动,看上去分外的恶心。

    噗嗤!

    右手一捏,卓文直接将指间的蛆虫捏碎,目光平淡的瞧着面前的尸体,道:“死人还是活人,亦或是活死人?”

    这具尸体显然对卓文这样的平淡反应有些诧异,他的造型可以说极为的恶心和可怖,即使是一些实力强大的武者,在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都会或多或少露出一丝异样的目光。

    但眼前这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少年,却是至始至终都表现的极为平淡,这倒是让得这具尸体颇为疑虑。

    “本座名为不死冥王,乃是这无尽冥河内的主宰,小子,若是不想死的话,那就跪下来求饶,并且乖乖的献出身上一半的精血来犒劳本座!若是你小子身上的精血让得本座满意的话,兴许本座一高兴就放了你也说不定!”

    这名为不死冥王的尸体嘎嘎的贱笑,那等笑容的淫荡程度已经可以与小黑相媲美了,让得卓文眉头皱了又皱。

    “哦!那你知道这冥牌是怎么用的吗?这冥牌是从你坟墓中取来的,你应该知道用途的吧!”卓文认真的点点头,拿起手中的冥牌问道。

    不死冥王闻言,抬头挺胸,腐烂了半边脸上浮现出一丝傲然之色,道:“冥牌乃是本座的墓碑,本座自然知道用途了,但是本座为何要告诉你?除非你用身上的一半精血来换如何?”

    瞧着不死冥王已经溃烂了半边的脸上露出傲然之色,卓文眼角一阵的抽搐,这张已经不能称之为脸的脸居然能够做出如此高难度的表情,也确实有些难为这不死冥王了!

    “既然你不说的话,那我也只有打得你说出来了!”

    摇摇头,卓文目光顿时变得森冷无比,脚掌一踏,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影,直接朝着这不死冥王掠去。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既然你不听从本座的建议的话,那你就直接死吧!”

    不死冥王脸上那已经腐烂了的半边脸顿时充满了狰狞之色,使得不死冥王更为的可怖阴森!

    轰隆!

    说着,不死冥王那细若竹竿的臂膀也是一拳轰出,那看似脆弱的臂膀,所过之处竟是直接带动空气螺旋起来,呼呼作响,撕裂空气,其气力竟是强悍异常。

    砰!

    两拳在半空中猛地交触,旋即一股股澎湃的气浪沸腾开来,接着两人周围数丈范围的地面,寸寸崩裂开来,无数碎石不由自主的悬浮,空气仿佛在此刻凝固了起来。

    蹬蹬蹬!

    两人同时退后十多步,在数十米开外,遥遥相对。

    “力量倒是不弱,竟然能够逼得本座后退十多步!”不死冥王眉头微皱,卓文的气力之大有些超乎了他的想象,竟然直接与他打了个旗鼓相当。

    要知道不死冥王乃是这一片冥河的主宰,实力凌驾冥海中的任何生物,气力之大足以崩山裂石,移山倒海,但眼前的小鬼的气力竟是丝毫不弱于他,这自然让得不死冥王内心颇为惊骇。

    卓文目光虚眯,内心也是有些惊异于不死冥王的强大气力,要知道现在的卓文即使不施展玉石淬体诀,其气力都能达到百万斤的程度,已经可以媲美传说级战士的力量了。

    但眼前这犹如一滩腐肉的不死冥王,那小小的身板中竟然能够蕴含着不弱于他的力量,这也是让得卓文颇为震撼。

    “小子!有些本领,你有资格让本座动真本事了!”

    不死冥王桀桀一笑,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欠揍,枯瘦的脚掌猛地一踏,其躯体竟是慢慢的鼓胀起来,一股股墨黑色气体围绕在不死冥王的身体周围。

    “不死冥轮诀!”

    低喝一声,不死冥王身体膨胀到了极限,原本身上的腐肉竟是直接脱落下来,在那累累白骨中迅速长出了坚韧的黑色肤质,散发着璀璨的光泽。

    “小子!本座施展了不死冥轮诀之后,力量将会翻上一倍,实力之强已经不是你可以想象的了!所以本座愿意再给你一个机会,献出身上一半精血,成为本座永生永世的仆从,那么本座就放过你!”

    此时,不死冥王身躯比之前根本就是判若两人,身上再无一丝腐肉,有着是坚韧而有光泽的肤质,连身躯也达到了数丈巨大,俨然成为了一个小山丘一般。

    而且不死冥王身上的气息也比之前要强悍太多了,仿佛万丈高山碾压下来一般,即使是卓文在这股威压下,膝盖不由得微弯下去。

    “白痴!”

    淡淡的吐出这句,卓文不再言语,而是脚掌一踏,全身上下血线缠绕,一股股诡异的血焰从其躯体表面暴涌而出。

    不死冥王施展了不死冥轮诀后,实力确实很强大,但应该也就比幽冥王强上一线,大概有二轮皇极境初期武者的实力,这样的实力还不放在卓文的眼中。

    要知道卓文也刚刚渡过二轮天地劫难,成功晋级二轮皇极境的无上境界,虽然仅仅只是二轮皇极境初期的境界,不过有了血焰加持,卓文的实力可以暴涨到二轮皇极境中期的程度。

    所以此时的卓文根本就不惧不死冥王,相反的,应该惧怕的应该是不死冥王才对。

    “敬酒不吃吃罚酒,小子,现在就算你跪下来求我都没用了!本座要吸干你身上所有的精血。”

    不死冥王森然一笑,鼓胀的躯体又是胀大了几分,整个人犹如山岳压境一般,朝着卓文踏步而来,而且每踏一步都能引起地面狂乱的震颤。

    “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卓文凛然不惧,全身衣袂无风自动,猎猎作响,其裸露的肌肤上,血线耀眼到极点,释放出极为炽热的高温,让得周围空气都是沸腾起来。

    不死冥王瞬间来到卓文身前一丈范围,粗如大树般的硕大拳头,以一种诡异的螺旋式朝着卓文脸颊轰去,其拳头周围的气压形成了恐怖的巨大气旋。

    卓文膝盖微弯,整个人不动如山,当不死冥王的巨大拳头接近其脸颊数寸距离的时候,右手如同穿梭空间一般猛地探出,间不容发的捏住了那巨大的拳头,强悍的力量爆发,竟是让得不死冥王的拳头不动分毫。

    感受到拳头上面的巨大阻力,不死冥王脸色微变,他也是没想到眼前的小子气力比方才增大了不少。

    “看来你不简单啊!方才居然没用全力,不过即使这样,你还是得死。”

    不死冥王目光阴冷,其空出来的左手五指竟然露出五根森白的骨刺,猝不及防之下,直接捅入了卓文的左胸。

    噗嗤!

    卓文根本没防备不死冥王还有这一手,竟然对其丝毫没有防备,直接被其刺入心脏,顿时大量的鲜血不断的倒流而出。

    “小子!这才是本座隐藏的致命一击,死在本座的冥爪之下,你也死得其所了。你可以安心去了,本座绝不会浪费你身上一丝一毫的精血的,桀桀。”

    不死冥王见一击得手,脸上顿时露出得意的笑容,那深入卓文心脏的左爪,更是故意的随意乱绞,将卓文左胸内的心脏搅得稀巴烂。

    不过很快不死冥王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因为眼前的少年心脏被他刺穿之后,竟然面不改色,仿佛根本没有疼痛,而且让得不死冥王惊骇的是,卓文的心脏被其搅烂以后,呼吸居然没有丝毫紊乱,反而显得极为平稳。

    “怎么回事?这小子心脏都被我搅烂了,怎么看上去一点事情都没有?这……这……”

    瞳孔紧缩成针,不死冥王瞧着卓文,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可思议之色。

    “这招隐藏的确实很深,连我都没有发觉,不过对我丝毫用处都没有。”

    卓文咧嘴一笑,右手上的臂膀的血线在这一刻变得灿烂耀眼了许多,接着卓文右手猛地一捏……

    咔擦!

    清脆的骨裂声骤然响起,不死冥王那粗如大树的臂膀居然直接被卓文给折断了,与此同时,卓文那蓄势待发的右臂充斥着澎湃的血焰,在空中化作血色弧度,直接轰在了不死冥王的胸前。

    咔擦!

    又是一道清脆的骨裂声响起,不死冥王整个人如虾一般拱起,其背后浮现出一道道环形的气浪扩散开来,在这一势大力沉的拳击之下,不死冥王胸前的骨骼几乎碎裂成齑粉……

    出门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