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不死冥王不可思议的望着面前神色平淡的少年,他怎么也想不通,明明他的利爪已经刺穿这家伙的心脏了,为何这家伙还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甚至看上去丝毫无损。

    “很抱歉!在某种意义来说,我乃是不死之身,只要不是要害位置的话,可以说我就是不死的,即使是心脏被刺穿。”

    摇摇头,卓文淡淡一笑,而他左胸那几乎被不死冥王捅了个洞的伤口,此时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缓缓的愈合起来,三个呼吸间,原本恐怖的伤口居然已经完全痊愈,甚至连一点疤痕都没有。

    瞧着卓文那恐怖的恢复力之后,不死冥王双目一瞪,一副见鬼了的表情,眼前的少年明明是人类,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恢复力?

    不过不死冥王的这丝疑问已经无法得到解答了,因为卓文那蓄势待发的拳头挟裹着血焰,直接在他的眼中迅速放大,接着不死冥王只觉得眼前一黑……

    解决掉不死冥王之后,卓文耸了耸肩,眉头微蹙道:“这不死冥王或许是离开冥河的关键人物,可惜的是,这家伙一点也不友好,看来想要离开冥河还要自己想办法了。”

    嗖嗖!

    就在此时,两道破风声响起,旋即古心和胡无影两人从远处来到了卓文身前。

    “卓兄,你这般着急召唤我们,可是发现了什么线索?”古心脸上有着一抹振奋,笑道。

    “嗯!确实是找到了线索,这乃是我刚取到的冥牌,据说是离开冥河的通行证,只是我也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而唯一知道办法的不死冥王,刚才也被我杀了。”

    将手中的冥牌抛给古心和胡无影,卓文指了指身后那已经毙命的不死冥王,开始叙述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冥牌?不死冥王?不过那不死冥王确实可恨,一上来就欲要吸食卓兄你的精血,杀了就杀了!既然这冥牌是通过冥河的关键,想必我们稍微摸索一下,或许能够找到使用冥牌的方法也说不定。”

    古心和胡无影两人丝毫没有怪罪卓文的意思,毕竟若是他们也遇上方才那种事情的话,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不过几人将冥牌翻来覆去看了数遍之后,终于是颓然的放弃了,因为他们居然丝毫看不出这冥牌到底有什么作用!

    “元气塔第二层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三人才刚进入,居然就要被困在这荒芜的小岛上了?”胡无影有些烦躁的道。

    卓文和古心两人相视一眼,皆是露出有些无奈的苦笑,刚才他们三人依次探查过那冥牌了,该用的方法也都用遍了,但依然没发现冥牌内的玄机。

    咯吱!

    咯吱!

    一股有些毛骨悚然的声音顿时在这片空地响起,惹得卓文三人肌肉紧绷,神色警惕的环视着周围。

    “不用那么紧张!桀桀,小子,刚才你打的本座还真的够疼的,居然害的本座要这么久才能恢复过来。难道你就不知道尊老爱幼,下手轻点吗?”尖利的声音在空地上响起,回荡开来。

    卓文三人这才注意到,这道声音的主人竟是那躺在地上,先前被卓文打成一滩烂肉的不死冥王。

    此时,不死冥王在地上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姿势蠕动扭曲着,接着无数的白色蛆虫布满不死冥王的身上,只是刹那就将不死冥王身上的肌肉啃噬的干干净净,只留下一具黝黑的骨架。

    咯吱!

    黑色骷髅缓缓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原地转了个一百八十度,顺便还打了个哈欠,懒散的道:“本座还是喜欢没肉的感觉,那些黏糊糊的肉贴在身上,真是恶心死了!”

    瞧着面前这无节操的黑色骷髅,卓文三人额前满是黑线,不过却并没有放松警惕,毕竟这不死冥王可不是什么善类。

    “你居然没死?”目光虚眯,卓文颇为惊诧的道。

    “干嘛那么大惊小怪的?本座既然名为不死冥王,那就表明了本座拥有不死之身了,若是那么简单就被你这小鬼给打死了的话,本座还配叫不死冥王吗?”

    不死冥王那黑黝黝的眼眶幽怨的剐了卓文一眼,惹得卓文三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闻言,卓文眉头紧蹙起来,他也是没想到这不死冥王居然拥有不死之身,虽说不死冥王的攻击力不高,但那不死之身的难缠程度,对卓文来说可是颇为头疼啊!

    “你们三人那么紧张干吗?本座又不会吃了你们,还有你这个小子实力倒是挺不错了,而且恢复力也是极为恐怖,能够杀掉本座一条命,还是挺了不起的。”

    不死冥王右手托腮,手指轻轻摩挲着下巴,原本应该是面无表情的骷髅头,居然直接让这家伙硬生生的做出了高难度动作的微笑。

    “你到底想干嘛?”对于这不死冥王,卓文感觉有些看不透,颇为谨慎的道。

    “放心吧!本座不会找你打架了,虽然本座乃是不死的,但还没贱到给人虐菜。实话与你说吧,本座乃是这片冥河的主宰,也就是说掌管着这一片的冥河,你们不是想要渡过冥河吗?找本座自然没错。”不死冥王再次露出那丝标志性的欠揍的贱笑。

    “你肯帮助我们渡过冥河?”古心连忙道。

    “你们也发现了,元气塔第二层的入口就是这一片浩瀚无边的冥河,而冥牌乃是通过冥河的通行证!只有通过冥河,你们才能抵达处于核心部分的试炼山。”不死冥王侃侃而谈道。

    “试炼山?既然如此,我们已经取得冥牌了,如何渡过冥河?”卓文眉头微皱道。

    “取得冥牌之后,还需要摆渡人,单单有冥牌是没用的!而这个摆渡人就是本座,想要请动本座,要么付出一半的精血,要么在本座撑过一百回合!嘿嘿,你这小鬼实力很强,直接杀了本座一条命,这已经是这些天来,本座损失的第一百条命了!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类是怎么修炼的,明明年纪这么轻,居然个个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还真是羡慕啊!”不死冥王摇摇头道。

    闻言,卓文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第一次遇见这不死冥王的时候,这不死冥王就要求献出一半精血呢,原来是渡河的报酬,当然不肯献的话,只能战斗了!

    不过,让得卓文颇为诧异的是,不死冥王在这一段时间内损失了一百条命,很显然,前方的队伍中至少有一百个人的实力不弱于他。

    “还真是天才云集啊!筛选下来的队伍之中,果然都不是那么简单货色!”

    卓文知道能够击杀不死冥王的,实力至少也是二轮皇极境,那也间接的说明了前面的九百多支队伍之中,至少有一百人的实力在二轮皇极境以上了,而一轮皇极境武者恐怕只多不少。

    “哎!守门这个活也不是那么好干的,一不留神就有性命之忧,想我堂堂不死冥王,竟然沦落至此,真是……哎!”

    眼前这黑色骷髅摇摇头,僵直的骷髅脸上居然又是高难度的表达出忧郁表情,这让得卓文三人颇为无语,心中暗暗的诽谤,你一个骷髅人装忧郁真的适合吗?

    唉声叹气的感慨了一番,不死冥王这才面对卓文三人道:“你们随我来吧!我带你们渡过冥河吧。”

    说着,不死冥王来到小岛南面边缘,右手轻轻一拂,一艘破烂不堪的小舟顿时出现在岸边,旋即不死冥王纵身一跃,跳入了小舟中,一道有些刺耳的咯吱声响起,小舟居然直接不稳的摇晃起来。

    “你们三人进来吧!这艘船非常坚固的,你们放心好了。”小舟之中,不死冥王挥了挥手示意卓文三人上船。

    瞧着那摇摇欲坠的小舟,卓文三人眼角猛地一抽搐,他们极其怀疑不死冥王的这艘船真的能够行驶出去吗?

    不过在权衡再三以后,三人最终还是上了不死冥王的这艘贼船,毕竟现在只能相信不死冥王了,而且就算不死冥王想要动什么手脚的话,卓文也不惧,以卓文现在的实力秒杀不死冥王还是能够做到的。

    “冥河之内充斥着无穷无尽的怨气,若是在里面待得时间久了,一些心智不坚的人很容易被冥河内的冤魂蛊惑,从而自己跳入冥河内送死。所以你们三人拿好冥牌,那冥牌可以保持你们的本心不受怨气影响。”不死冥王慎重的道。

    三人闻言,也知道此事的严重性,因为在进入船上之后,他们也能感受到冥河内那澎湃之极的怨气席卷而来,好在不死冥王这艘破船有着一层禁制,将这些怨气都是抵挡在外面。

    嗖!

    冥牌在卓文元力的催动下,散发出一层诡异的黑色屏障,将三人都是笼罩进去!

    “这冥牌还真是神奇,身处在这黑色屏障中,我心中顿时一片祥和!”古心惊喜的道。

    卓文和胡无影两人也是点点头,冥牌所释放出来的这层屏障却是有着静气凝神的效用,他们此时内心也是感觉舒坦和安稳了许多。

    “好咧!大家都抓稳了,开船喽!”

    不死冥王高喝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幻化出一根黑色木桨,双手一抖,小船缓缓的驶离小岛……

    出门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