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河之中到处充斥着幽黑色的雾气,再加上冥河本身的河水也是呈现暗黑色的,身处在小舟之中的卓文,竟是感觉到一股诡异的气氛。

    “嗷呜!”

    “呜呜!”

    凄厉的哀鸣声不断的在周围环绕回荡,震得几人耳膜生疼,循声瞧去,卓文三人才发现冥河之中竟然隐藏着无数的冤魂!

    这些冤魂与冥河的颜色相近,所以在小岛上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注意到,现在坐在小舟之中,近距离接触这冥河后,这才发现这些恐怖狰狞的冤魂。

    “嘶!居然有这么多冤魂,怪不得冥牌中提醒过不可擅自进入冥河,原来里面居然存在如此众多的冤魂。在这无边无际的冥河之中,即使皇极境武者掉进去,恐怕都很难存活吧!”

    冥河无边无际,而蕴藏在冥河之中的冤魂更是不计其数,单单船体周围数丈范围内,就聚满了密密麻麻的冤魂,一眼望去起码也有数十万之多。

    这还是数丈范围内,而整个冥河那么大,那么蕴藏在里面的冤魂的数量该有多么的恐怖啊!

    瞧着船体周围瞪着绿油油的眼睛的无数冤魂,争先恐后的汇聚在船体周围,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顿时让得卓文三人头皮发麻。

    “还好你们没有直接进入冥河渡过彼岸,本座敢肯定,即使你这小子,进入这冥河之中都不一定撑得住一炷香,就会被这无数的冤魂所吞没。”不死冥王指着卓文嘿嘿笑道。

    闻言,卓文苦笑一声,在见识了冥河中的这些冤魂之后,他确实没把握靠自己渡过这一条冥河,不过卓文还是相信进入冥河后,他还是能够全身而退的,毕竟他身上还有诸多底牌。

    “不死冥王,大概多久能够到达试炼山?”瞧着依旧渺远的四周,卓文皱眉开口道。

    “看你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放心好了,试炼山就在冥河的彼岸,大概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吧!”不死冥王咧嘴笑道。

    闻言,卓文微微点点头,便直接盘膝坐在甲板上,既然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那么他刚好可以利用这点时间好好巩固一番自身的修为,毕竟他才刚刚晋级二轮皇极境。

    ……

    冥河彼岸,有着一座极为庞大的陆地,仿佛巨大的盘龙一般盘卧在无边无际的冥河中央,在陆地的中央有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在山峰的极高处,环绕在乳白色的云雾,看上去神秘而渺远。

    这座山峰就是试炼山,也就是元气塔第二层最终试炼之地!

    试炼山的面积极大,几乎占据了这座陆地三分之二的范围,剩下的三分之一基本被黑色森林所密布,看上去极为的诡异和渗人。

    这座大陆靠近冥河的边缘,有着一座极为浩大的广场,广场中央屹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高百丈,宽十丈,远远看去就犹如平地内的异峰突起的山岳,雄伟壮丽,巍峨浩大。

    此时,广场中聚满了不少的队伍,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一眼望去足有近万人,这些人自然就是成功晋级元气塔第二层的队伍。

    成功晋级元气塔第二层的可有一千支队伍,每支队伍内的人数都足有十多人,合起来也有近万人多,好在这座广场极为宽敞,容纳数十万人都足够,所以近万人在广场上显得没那般的拥挤。

    广场之中,有着五支队伍最为耀眼,隐隐成为广场上所有人的焦点,甚至不少超级城池队伍的人在瞧见这五支队伍之后,目光之中皆是透露着浓郁的忌惮之色。

    这五支队伍自然就是郡都五大超级势力,分别是幕秦侯府、玉女星苑、百川侯府、永盛侯府以及御剑门这五大势力,而且五支队伍里面的人数多达二十几人,个个实力雄厚,气息澎湃。

    “分配到砂岩岛里面的几支队伍都是废物吗?都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居然还没到达试炼广场!”幕秦侯府的队伍中,一名神色阴翳的白衣青年狠狠的咒骂道。

    若是卓文在此处的话,必然能够认出这白衣青年不正是与他素有仇隙的吕元华么!

    “三弟!听说那最后一座岛屿好像是砂岩岛吧?我记得在那藤甲城队伍就在砂岩岛之中吧!”神态安静的吕永胜揉了揉掌心,淡笑的道。

    “哦?原来是藤甲城啊,那卓文实力不弱啊,二哥你觉得藤甲城有可能进入元气塔第二层吗?”吕元华目光中顿时露出一丝森然之色,阴冷的笑道。

    “三弟,你也太抬举那卓文了吧?那卓文确实有些本事,但遇上真正的皇极境还是犹如蝼蚁一般!而且在砂岩岛之中同时存在着雷宇城和九龙城这两大高级城池,这两支队伍可不简单,你觉得那卓文有机会进入第二层?”吕永胜却是嗤笑道。

    “居然是九龙城和雷宇城,那看来卓文那杂种是不太可能进入第二层了!真是可惜呢,原本还想在元气塔内好好教训那小子的,现在看来没机会了!”吕元华摇摇头,阴森森的道。

    “机会多得是,等元气塔结束以后,我就陪你去藤甲城一趟,尽快斩草除根,不然的话后患无穷!”说到这里,吕永胜目光中满是杀意。

    “说的也是,等元气塔之争结束以后,我就让那卓文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嘴角掀起一抹弧度,吕元华冷笑道。

    位于幕秦侯府队伍不远处的乃是玉女星苑队伍,玉女星苑队伍全部都是由女子组成,这些女子身着轻纱,身段婀娜,体态优雅,在这座广场中无疑成为了一道极为靓丽的风景。

    广场上,不少选手的目光都若有若无的盯在玉女星苑队伍之上,目光深处都有着迷醉和痴狂之色。

    特别是玉女星苑队伍前方的那道体态完美的身影,更是牢牢的吸引了无数道目光的汇聚,这道身影就是玉女星苑年轻一代第一人落星,同时更是青皇榜中排名极为靠前的妖孽天才。

    在整个幕秦郡之中,落星的修为仅次于幕秦侯府的吕逸涛,而且年纪也才十九岁,其天赋甚至被人认为比那吕逸涛还要恐怖,修为之所以弱于吕逸涛,那也是因为修炼时间远短于吕逸涛而已。

    落星站在那里,亭亭玉立,仿若一朵盛开的白莲花,拥有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出尘气质,正是这股自然而然散发的气质,牢牢的将无数道目光给吸引着。

    对于周围炽热的目光,落星显然早已习惯了,星光朦胧的面庞上,并没有丝毫的异色,而是显得极为的平静和淡然。

    “玉女星苑的落星还真是绝世妙人啊!不止天赋妖孽,就连这气质也是随着时间推移,变得比以往更为的吸引人了!”吕元华双目迷醉的盯着不远处落星那道出尘的身影,喃喃的道。

    “这落星算是我们幕秦郡内第一奇女子,更是被无数人誉为郡都第一美女,这样的女子又有哪个男人不痴迷呢?不过你也不用打落星的主意了,在幕秦郡内,能够配得上落星的恐怕也就大哥了!”吕永胜耸耸肩道。

    “二哥!你也不必这么打击我吧?虽然我知道落星这等女子我是没机会的,但解解眼馋总可以吧!就是不知道这落星什么时候能够成为我的大嫂!”吕元华有些无奈的道。

    “呵呵!二哥只是提醒你量力而行而已,落星这等女子就连你二哥我,在其面前都会觉得自惭形秽,那更不用说是你了!不过玉女星苑内倒是有不少美女,那清莲倒是不错。”

    吕永胜双手负于背后,目光越过落星,反而落在了站在落星身后的那道同样气质出尘的青衣女子身上。

    青衣女子正是当初与卓文交好的清莲,后来卓文差点被吕永胜击杀的时候,也是这清莲出面帮卓文解围的,可以说,卓文欠了这清莲不少人情。

    此时,玉女星苑队伍中,落星柳眉轻皱的瞥了身后的清莲一眼,淡淡的道:“清莲,那藤甲城恐怕已经来不了了,那卓文天赋虽然不错,但在天才云集的元气塔内,他的实力和天赋还远远不够。”

    清莲微低下头,嘴角有着一抹苦涩笑意,其实在得知卓文被分配到砂岩岛后,她就知道藤甲城想要顺利晋级第二层,难如登天,因为砂岩岛内的队伍实在太强了,凭借卓文半步皇极境的实力,也很难顺利晋级。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遇上这种所谓的低级城池的天才之后,还是需要三思而后行!要知道天铠大陆最不缺的就是天才,最缺的是强者!天才天赋再高,若是没有成长起来,依然只是镜花水月。”

    “先前你在那卓文身上花了不少的心思,同时也利用玉女星苑的权限,帮了那卓文不少忙!这些我也不再追究了,只当做一个教训,以后希望你行事要稳重些,不要因为情绪而紊乱了自己的理智,知道吗?”落星沉声道。

    嘴角流露出一抹苦涩,清莲轻声应道:“落星师姐,清莲谨遵教诲,以后绝不会再犯了!”

    “既然知错那就好。”落星满意的点点头,旋即收回了目光。

    而清莲目光却极为复杂,贝齿紧咬下唇,心中暗道:“卓文,难道你真的连元气塔第一层都闯不过吗?”

    出门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