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霸天脖子一缩,嘴角嘟囔了几句,连忙来到了天地盘碑面前,别看秦霸天一副霸气十足的样子,但偏偏最怕他这个有些娘娘腔的老爹。

    深吸一口气,秦霸天宽厚的右掌轻轻的抵在石碑表面,暗中催动体内的天地之力,开始源源不断的输入石碑之中。

    金光仿佛炽烈的太阳一般,四溢开来,旋即广场上的众人发现那巨大的天地盘碑原本空空如也的表面开始浮现出一丝丝耀眼的金芒。

    金芒犹如无数蝌蚪一般,在石碑最底部凝聚出秦霸天三个大字,字迹一形成,就仿若火箭一般猛地朝着石碑上方直窜而去,势如破竹的突破人阶区域,强势的进入了地阶区域。

    天地盘碑三大区域加起来足有百丈之高,其中人阶区域占据最底部的二十丈,地阶区域则是在中部的三十丈范围,至于天阶区域占据范围最广,足有五十丈,位于石碑最顶端,显得极为耀眼。

    进入地阶区域后,金芒的速度并没有丝毫的减弱,依然稳健如飞的上升,直接突破了地阶区域的三十丈范围,进入了天阶区域。

    “这秦霸天不愧是永盛侯府第一天才,进入天阶区域毫不吃力,就是不知道会停留在天阶区域哪个高度?”

    “至少也是八十丈以上吧!毕竟秦霸天也是堂堂青皇榜的妖孽天才。”

    “八十丈以上啊,还真是变态,这个天地盘碑极限也就一百丈,能够达到八十丈以上已经算是极为妖孽了。”

    瞧着天地盘碑那势如破竹上窜的金芒,广场上顿时响起一片的骚动。

    嗖!

    最终,天地盘碑上的金芒停在了八十五丈,最终在八十五丈那里凝聚出了秦霸天三个大字,在秦霸天后面写着永盛侯府代表着秦霸天所属的势力名字。

    “居然是八十五丈,这秦霸天不愧是青皇榜的天才,其体内力量所形成的金芒居然可以冲到八十五丈,还真是可怕啊!”

    “对啊!天地盘碑总共就一百丈高,而只需要进入五十丈以上就能得到天阶印记了,但这秦霸天实力确实深不可测,居然超出了这么多。”

    “哎!个个都是妖孽,看来我是有些悬了,不知道能不能突破二十丈得到地阶印记呢?”

    在秦霸天三个大字凝聚在天地盘碑八十五丈高度的时候,广场上也是响起一片的哗然之声,不少人目光都是露出敬佩和仰慕之色。

    与此同时,天地盘碑上面射出一道耀眼的金芒,直接没入了秦霸天的右手掌心,在其掌心浮现出一个金色的天字,显然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天阶印记了。

    “哈哈!还不错,能够达到八十五丈还是有些超出了我的预估的。”秦霸天哈哈一笑,从天地盘碑前方退后几步道。

    “好个屁!仅仅只有八十五丈,你也敢给我出来嘚瑟,秦霸天我看你是皮痒了吧!你看看吕逸涛,气度多稳重,而你这么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真是败家子!”站在吕南天身后的秦聂再次出声了,尖利的声音分外的刺耳。

    秦霸天脖子一缩,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灰溜溜的退回了队伍中。

    “秦兄,霸天这孩子天赋已经很不错了,而且能够达到八十五丈确实很厉害了,你对他实在太过于苛刻了点吧!”吕南天瞧着那大气不敢喘灰溜溜回队伍中的秦霸天一眼,摇头失笑道。

    “吕兄,你别看这小子一脸中厚老实的样子,其实肚子里的坏水多着呢!而且我们家霸天虽说实力不差,但与其他几位比起来却也差强人意,不严格要求的话,恐怕最后会被淘汰掉了。”秦聂耸耸肩,不置可否的道。

    闻言,吕南天不再答话,目光微移,汇聚在剩下的五人身上,道:“你们五人谁先来?”

    “我先来吧!”

    吕永胜最先站了出来,他还是颇有些自知之明的,虽然同样也是位列青皇榜天才,但他的排名却是垫底,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先上了。

    “既然胜儿你主动请缨,那你就先去吧!”吕南天赞赏的点点头道。

    “二弟,使出全力,可不要有丝毫保留。”吕永胜路过吕逸涛身边时,吕逸涛暗中传音道。

    慎重点点头,吕永胜直接来到了天地盘碑面前,同样将右手抵在天地盘碑底部的表面,在天地盘碑上顿时迸射出一股金芒,只不过吕永胜的这股金芒比方才秦霸天的要暗淡少许。

    金芒势如破竹的突破人阶区域、地阶区域,一鼓作气的进入了天阶区域,最终在八十丈的地方停了下来,金芒也幻化出了吕永胜的名字。

    瞧着天地盘碑上的结果,吕永胜眉头轻皱,显然对这等结果并不是很满意,不过他也是知道原本他的实力比秦霸天有一些差距,在这天地盘碑的测试上想要超越前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来胜儿在元气塔第一层中获得了不少好处了,实力比之前增长了不少。”

    瞧着天地盘碑上面的结果,吕南天满意的点点头,原本他认为吕永胜能够达到七十五丈的水平,就已经很不错了,现在却是大出了他的预料。

    吕永胜下去之后,御剑门的朱赤和百川侯府的许天良两人也上去测试了一番,其中许天良的成绩比秦霸天略微差一些,不过金芒也达到了八十三丈之高。

    而御剑门的朱赤的结果却是有些出乎预料了,居然远超过许天良和秦霸天,直接达到了九十丈,距离天地盘碑的极限一百丈只有十丈的差距。

    这样的成绩自然让得天地盘碑旁边的五位巨擘纷纷侧目,就连广场上无数武者,也是因为朱赤这出乎意料的成绩而爆发出极为喧闹的哗然声。

    “这朱赤好强!”

    广场中,卓文凝望着天地盘碑上面刚刚测试完,缓缓回到队伍中的负剑男子,脸上也是有着一丝动容之色。

    朱赤人如其名,喜欢赤红色,连身上所穿的衣服还有背负的长剑,外形居然全是赤红色,远远望去就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一般,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朱赤神色冷漠,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

    “轩辕兄,真是恭喜啊!这朱赤是个练剑的好苗子啊,在这小子身上,我居然感受到一股如剑般的凌厉气势。”吕南天目光闪烁,对轩辕离一拱手笑道。

    轩辕离笑的合不拢嘴,不过还是颇为谦虚的道:“朱赤最近几年一直在闭关苦修,今日能有这样的成绩,其实也是应该的,吕兄太过奖了!”

    虽然嘴中说着谦虚的话,但轩辕离脸上的笑容却一点都不谦虚,甚至有着一丝得意之色,这让得吕南天等人颇为无语。

    “现在就剩玉女星苑的落星还有我们幕秦侯府的涛儿了,不知道他们两人的测试结果会是什么样的呢?”

    说着,吕南天目光汇聚在场上还剩下的两人,目光中满是期待之色,他这个大儿子从来没有让自己担心过,他倒是很想看看自己这个大儿子经过两年的闭关之后,在天地盘碑上能够留下怎样的浓墨一笔。

    其他四位巨擘也是齐齐目光汇聚在剩下的两人身上,他们都是知道眼前的两人可以说是幕秦郡年轻一代最为强大的两人,他们也很想看看这两人的最终测试结果会达到怎样的程度。

    “吕公子,落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落星对旁边的吕逸涛微微一点头,旋即玉足轻抬,便是来到了天地盘碑面前。

    而落星一出现,广场上许多武者都是心中一振,个个目光汇聚在落星的身上。

    这落星可是郡都第一美女,更是幕秦郡年轻一代第二强者,这种人长得美,修为又高的奇女子,一出场自然就吸引了无数人的注目。

    “轮到玉女星苑的落星了,真不知道落星最后的结果会不会超过那朱赤?”

    “废话,落星姑娘可是幕秦郡内仅次于吕逸涛的天才,其结果必然会超过那朱赤。”

    “哎!落星姑娘真是美啊,这样的奇女子真不知道有谁能够配得上?”

    “恐怕也就幕秦侯府的吕逸涛能够配得上了,毕竟吕逸涛无论是天赋还是实力在幕秦郡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且两者背后的势力都是超级势力,可以说是门当户对啊!”

    “……”

    就连天地盘碑下的吕逸涛,原本淡然的眸子,此时也是有着一抹火热,紧紧的盯着落星的身影。

    玉颈微仰,落星并没有着急的将手放在石碑上,而是仔细观察了石碑一番,这才伸出一双如雪般洁白的藕臂,轻轻的按在了石碑底部。

    嗖!

    一股比先前更为耀眼的金芒在天地盘碑上暴涌而出,这股金芒浓烈程度几乎犹如自东方冉冉而生的烈日一般,让得不少人目光虚眯了起来。

    金芒势如破竹的朝上方直掠而去,直接越过了人阶区域和地阶区域,而且速度不减的在天阶区域内飞速的上升。

    五十丈……六十丈……七十丈……八十丈……九十丈……

    最终金芒达到了九十丈,其速度才缓缓的变慢。

    九十一丈……九十二丈……九十五丈……

    最终金芒停在了九十五丈,与此同时,整个广场都是寂静了下来……

    出门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