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那张宽厚手掌传来的温热触感,清莲第一次感觉到内心莫名的心安,仿佛只要眼前的少年一直在自己面前,她就会不由自主的感到心安.

    ”谢谢!”低着头,清莲轻轻说出了这一句.

    ”该死!你这家伙到底是谁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是百川侯府的人吗”

    灰衣青年狼狈起身,目光极为忌惮的瞧着面前的少年,刚才自己所释放的金色光罩居然轻易的被这少年给破了,这不由得让得灰衣青年心中惊诧.

    毕竟他可是二轮皇极境中期的武者啊,就算是许良也不太可能如此干脆利落的击飞他才对.

    缓缓转过身,卓文盯着前方面色凝重的三人,淡淡道:”死人并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

    闻言,灰衣青年脸色变得阴沉之极,冷笑道:”真是狂妄的小子,侥幸逼退我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吗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手下有真招.”

    ”一起上,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解决掉.”

    灰衣青年对旁边的伙伴嘱咐一声,脸上浮现狞笑,脚掌一踏,直接朝着卓文直掠而去,三股强悍的气息猛地暴涌而出,周围空气更是沸腾起来.

    ”卓文,你小心点!这三人实力都是二轮皇极境武者,其中那许钱更是二轮皇极境中期,他们三人一起联手恐怕你不是对手!你最好还是不用管我,自己逃吧!”

    此时,清莲脸上有着一抹担忧,方才卓文强势击退许钱确实颇为震撼眼球,但清莲也是知道,那是趁许钱不备的时候,偷袭成功所致.

    卓文身上的气息也就只有二轮皇极境初期巅峰左右,对上另外两人或许勉强能赢,但对上许钱的话,就要完全被压制住了,而现在许钱三人联手了,那么卓文基本没机会赢了.

    卓文却是摇摇头,淡淡道:”清莲姑娘,不必太担心!对付这三名杂鱼,只需要五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说着,卓文没有注意到清莲俏脸上的错愕,脚掌一踏,毫无畏惧的迎了上去,右手血色大枪急速刺出,化作漫天枪影,笼罩向许钱三人.

    ”狂妄的家伙,此次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许钱三人也是听到了卓文的狂言,特别是听到卓文说他们三人只是杂鱼的时候,脸上的愤怒极为的浓烈,那等表情恨不得直接将卓文生吞活剥.

    ”皇阶下等铠技:惊涛拳!”

    ”皇阶下等铠技:大日神爪!”

    ”皇阶下等铠技:雨千杀!”

    只是瞬间,三人居然纷纷施展出各自最为得意的皇阶铠技,一时间,数百丈范围的元气变得沸腾翻滚起来,周围的枯枝更是在这强大气息下,纷纷倒塌了下来.

    后方靠在树干上的清莲,在看见许钱三人一上来就施展皇阶铠技,俏脸顿时变得煞白无比,很明显,许钱三人是打算快速解决掉卓文.

    ”百川侯府底蕴果然丰厚,三人一出手就拥有三种不同的皇阶铠技.”

    此时,卓文显得极为冷静,虽然见许钱三人施展皇阶铠技有些诧异,不过却也没放在心上.

    虽说皇阶铠技威力却是强悍,不过卓文底牌众多,而且单单肉身强度就能够媲美地阶下品灵宝,根本就不惧三人的攻击.

    ”惊云无极诀!”

    卓文不退反进,右手一抖,顿时以他为中心数十丈范围弥漫着云雾之气,而卓文更是在这云雾之气中,犹如鬼魅一般.

    三人的攻击瞬间轰在了云雾之中,强悍的力量几乎将空间扭曲,那数十丈范围的云雾之气有大半都是被这股力量轰得湮灭开来.

    ”好诡异的铠技,这小子居然就缩在这云雾之气当缩头乌龟不成”

    三道攻击轰了个空,许钱眉头紧蹙,冷哼一声,体内一股股气息暴涌出来,直接在周围形成了剧烈的飓风.

    呼呼!

    强烈的飓风犹如收割稻草的镰刀,眨眼间,周围萦绕视线的云雾之气,全部在飓风作用下,纷纷湮灭消失.

    ”小子!我看你往哪里躲”

    很快,许钱就发现了不远处一道壮硕的身影,冷笑一声,大咧咧的朝着那道身影直掠而去.

    轰隆!

    ”吃我一拳!”

    瞬间来到这道身影身前,许钱右拳猛地轰出,一股金芒在其拳头爆发开来,耀眼之极,直接轰在了这道身影的胸前.

    砰!

    沉闷的声音响起,这道身影如遭重击一般,直接倒飞而出,砸在十几米开外,形成了一块巨坑.

    ”还真是不堪一击,看来之前都是虚张声势而已.”许钱咧嘴一笑,满是不屑的道.

    ”虚张声势你真的觉得自己打的是人”

    忽然,一道嘲弄的声音自许钱身后传来,惹得许钱瞳孔紧缩,目光直接放在前方那道壮硕身影之上.

    ”这是……傀儡”

    眼前那被他轰飞的身影压根就不是卓文,而是中年大叔的形象,面色呆滞,显然就是一具毫无生命力的傀儡而已.

    猛地转头,许钱这才发现卓文那修长的身影,不知何时,居然已经接近另外他的另外两名同伴.

    bsp;”哈哈!现在发现太晚了,你同伴的性命,我就不客气收下了.”

    长笑一声,卓文右手血色大枪猛地一抖,再次使出了惊云无极诀,旋即在惊云无极诀的增幅之下,一招招的施展出妖月秘典的招式,威能几乎达到天崩地裂般的地步.

    第一招,卓文直接将那两名武者击退,第二招让得两名武者口吐鲜血脸色惊恐,第三招瞬间重伤两名武者.

    ”住手!”

    见卓文三招就重伤了自己的两名同伴,许钱面色大骇,连忙大喊出声道.

    噗嗤!

    许钱刚喊出声来,卓文那血色大枪已经在半空中化作诡异的痕迹,血芒一闪,两颗斗大头颅直接飘飞开来,血色如泉水般直射天空.

    ”混账,我要杀了你!”

    见那两颗头颅抛起,许钱双目顿时变得赤红无比,脚掌一踏,整个人犹如人形机器般,横冲直撞的朝着卓文大踏步冲去.

    他一定要杀了眼前的杂碎,那两人可是他最为要好的伙伴,居然就这样被杀了,许钱内心悲愤无比.

    ”来得好!”

    虚空脚掌一踏,卓文化作虚影,直接奔向已经陷入疯魔中的许钱,手中的血色大枪更是蓄势待发.

    ”大日神爪!”

    许钱右手成爪状,虚空一抓,其身体周围无数元气沸腾膨胀,一轮红日自其背后冉冉而生,在那轮红日之中,潜藏着一张巨大的金爪.

    哩!

    一道清脆的鸟鸣声从那红日内响彻而起,接着巨大红日如山岳般直接朝着卓文砸去.

    ”哼!”

    冷哼一声,卓文毫不畏惧,右手血色大枪在惊云无极诀的增幅下,逐渐膨胀,化作数十丈巨大血色大枪,虚空划破,直接轰在红日之上.

    轰隆!

    恐怖的爆炸声平地炸起,连绵不绝,无数气浪呈现环状四溢开来,空间扭曲,地面崩裂.

    ”给我死死死!”

    许钱状若疯魔,根本不要命的催动体内的天地之力,其身前的那轮红日竟是再次膨胀,气息暴涨,瞬间压过血色长枪.

    嗖!

    血色长枪哀鸣一声,直接抛飞开来,散乱的插在地上,光泽暗淡.

    ”小子,杀了我们百川侯府的人,从来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现在你去给我的同伴陪葬吧.”

    许钱嘶吼一声,巨大红日挟裹着山岳般的滔天威势,轰隆隆的轰向下方的那道羸弱身影之上.

    微仰头,卓文目光中闪过一丝猩红之色,低声喃喃道:”大日神爪么看我直接将其破掉给你看.”

    一步猛地踏出,无数血焰从其体内暴涌而出,其体表皮肤更是布满一条条狰狞的血线,周围的空气在这一瞬间,都是瞬间升高.

    一拳猛地朝空中挥去,无数血焰凝聚成一张巨大的血手,只听轰隆炸响,血手直接捏住了那轮红日.

    在许钱惊骇的目光中,威力滔天的红日在那血手之中,仿佛玩具球一般,被其甩来甩去,最终血手虚空猛地一捏,强悍的力量爆涌开来.

    咔擦!

    红日表面浮现出一阵阵的涟漪波动,接着直接化作了无数红色碎片,湮灭在虚空之上.

    ”怎么可能大日神爪被破了”

    许钱闷哼一声,连连倒退十几步,瞧着那轻易被破去的红日,目光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

    ”许钱,我帮你去见你那两个同伴吧!”

    一道破空声响起,许钱惊骇的发现,卓文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他头顶上方,无尽血焰挟裹着的卓文仿若地狱走来的陌生一般,右手轻轻一压,无数血焰迸发.

    血焰形成巨大血手,直接对着下方许钱轰击而去.

    ”该死!给我挡住.”

    许钱嘶吼一声,双手朝上方一挡,释放出炽烈的金色屏障.

    咔擦!

    金色屏障在血手面前根本犹如纸糊一般,直接寸寸崩溃,而许钱口吐鲜血,整个人倒飞而出.

    ”许钱,到此为止了!”

    身处在半空之中,许钱模糊的听到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旋即他见到那卓文手持大枪从天而降,那血色的枪尖在眼中逐渐放大,只听噗嗤一声,许钱整个人的意识逐渐模糊下来,最终陷入一片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