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

    一道血柱喷涌而出,许钱双目圆睁,尸首分家,了无生息。

    击杀许钱的瞬间,卓文右手一招,毫不客气的将其腰间的乾坤袋收入手中,脸皮厚的完全不会脸红。

    “好强!卓文居然这么强,他不是才二轮皇极境初期武者吗?”

    瞧着许钱三人干净利落的被干掉,清莲樱唇微张,目光呆滞,原本在她看来,卓文至少也要陷入一番苦战之中,甚至还有可能直接被许钱三人击败。

    但万万没想到,卓文的实力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许钱三人联手,居然瞬间就被卓文击溃。

    “清莲姑娘,你没事吧!”

    解决完许钱三人,卓文脚掌一踏,来到了清莲身边,从乾坤袋内取出一些疗伤的灵药,让其服用。

    推了推卓文递来的灵药,清莲摇摇头道:“我的乾坤袋内有玉女星苑特制的秘药,疗效比一般灵药要好很多,所以不必浪费这些灵药。”

    见清莲推迟,卓文也没坚持,点点头将灵药重新收入乾坤袋内,这些灵药对他的作用虽然不是很大,但在关键时候,还是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

    而且就算自己没有,这些灵药也可以带回卓家,让卓向鼎分配给家族子弟。

    清莲偷眼打量了卓文一眼,面色略微犹豫,一咬牙道:“卓文,我师妹红莲现在正在被许良追杀,你能否帮帮我将红莲救下来?”

    一开始清莲并不清楚卓文的实力,只是以为前者只不过是普通二轮皇极境初期武者而已,所以并不想为卓文添加这等必死的麻烦。

    但方才卓文干脆利落解决掉许钱三人后,清莲知道自己低估了卓文的实力,要知道许钱乃是二轮皇极境中期武者,另外两人也是二轮皇极境初期。

    三人联手都不是卓文几招之敌,显然卓文的实力已经媲美二轮皇极境后期乃至巅峰的武者了,若是卓文帮助他的话,或许就能从许良手中救下红莲了。

    “你师妹红莲?”

    闻言,卓文这才发现那原先一直跟在清莲旁边的红衣少女,此时并不在此处,不过卓文并不是多管闲事之人,那红莲卓文并不认识,卓文下意识的不想多管。

    毕竟,那许良虽说仅仅只是二轮皇极境后期的武者,不过身为百川侯府的第二天才,恐怕底牌不少,真的战斗起来,其实力必然不弱于二轮皇极境巅峰武者。

    因为不认识的人,而面对这样难缠的对手,卓文心中极为的排斥的。

    见卓文如此模样,清莲哪还不知道卓文心中不大愿意,虽然她与卓文接触不长时间,但她也是知道眼前的少年做事极有原则,不关他的事情,他绝不多管,而事关他自己的事情的话,这卓文绝对是会拼命的。

    清莲知道,卓文之所以如此在意她,也是由于之前她帮了卓文不少忙,让得卓文对她好感不少,而红莲对于卓文仅仅只是毫不相干的人而已,以卓文的性格是不想多管闲事的。

    贝齿紧咬下唇,清莲美眸中有着一丝乞求,道:“卓文,求求你救我师妹吧!不然的话,我师妹一旦落在那许良手里的话,恐怕下场会很凄惨的。”

    沉吟一会儿,卓文点点头道:“既然清莲姑娘请求的话,卓某若是推迟那就有些不近人情了,告诉我那许良所去的方向。”

    见卓文答应下来,清莲轻嘘一口气,嫣然一笑的对着前方密林一指,道:“许良和红莲师妹往这边逃去了,那许良速度极快,你需要赶快赶过去,不然就来不及了。”

    点点头,卓文右手一招,将不远处的逆灵傀儡招来,围绕在清莲周围道:“这傀儡拥有一轮皇极境巅峰的修为,你就待在这里疗伤,这傀儡会保护你的,我就先走一趟了。”

    说着,卓文脊背雷芒闪烁,出现一对宽大的雷翼,几个闪掠间,瞬间消失在了前方密林之中。

    瞧着那消失在前方的身影,清莲美眸中有着一丝复杂之色,想当初在远古洞府的时候,眼前的少年实力还远弱于她,那时候的卓文虽然不错,但还未达到让人惊艳的地步。

    但时隔两年多,眼前的少年居然成长的这么快,没有依靠任何势力和资源,全凭自己自力更生,不仅突破达到了皇极境,其实力更是远超过她。

    “或许这就是天佑之才吧!若是落星师姐知道卓文现在的实力的话,恐怕也不会像以前那般无视了吧!”清莲低声喃喃道。

    ……

    嗖嗖!

    深邃的密林之中,两道一逃一追的身影不断的从林间掠过,激起不少的飞鸟和密林深处的兽吼。

    当那些被激怒的元兽,在感受到这两道身影身上那不太好惹的气息之后,都是偃旗息鼓,躲得远远的,不再靠近。

    “红莲妹妹,你跑什么啊?我许良向你保证,只要你贡献出你的元阴,我决不取你性命,而且等此次元气塔之争结束之后,我许良也会亲自前往玉女星苑明媒正娶将你娶过门,所以你不必太担心自己的清白。”

    身后追逐的青衫青年许良目光紧紧的盯着前方红莲那曼妙的身影,阴翳的目光中满是戏谑之色。

    以他的实力,追上红莲是极为容易的事情,只不过他并没这么做,而是极为享受这种猫捉老鼠的感觉,特别是看见前方那梨花带雨的少女面庞后,这更加让得许良内心极为兴奋。

    “许良!你这个无耻、变态、流氓,平时看你倒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却是没想到你根本就是小人。明媒正娶?你有什么资格娶我?想要我元阴,你想都别想,到时候若是我被抓住了,我会直接自断心脉自杀。”

    红莲也是瞧见了身后的许良在玩猫抓老鼠的注意,俏脸上满是绝望之色,她知道以她一轮皇极境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是许良的对手。

    后方的许良闻言,面色微变,冷笑道:“哼!不管你愿不愿意,你的元阴我许良要定了!就算你自杀,我许良也有办法从你尸体上弄到元阴,若是你想自杀的话,现在就可以自杀了,省得我又要白费力气继续追你。”

    闻言,前方的红莲俏脸变得煞白无比,她瞬间明白许良所要干的事情,恐怕她死了这许良也不会放过她的尸身的,想到自己的尸体要被身后这亲手蹂躏,红莲心中满是恐惧之色。

    “这许良根本就是个变态,我绝不能落在他手里,不然……”

    红莲不敢想下去,经过许良方才的威胁,红莲心中原本萌生的死志也烟消云散,现在她所想要的是,能够在密林中遇上自己玉女星苑的落星师姐,从而将她从许良这混蛋手里救下。

    “算了!不玩了,还是直接抓住你,取了元阴再说吧!”

    很快,许良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之色,脚掌虚空连踏,整个人在半空化作了道道残影,瞬间就与红莲拉近了许多距离,很快就来到了红莲身后几丈范围。

    听得身后接近的破空声,红莲俏脸变得煞白无比,贝齿紧咬下唇,玉手一拍乾坤袋,从里面一股脑的扔出不少的防御灵宝,不过可惜的是,都只是中级、高级灵宝而已。

    “乾坤袋里倒是有不少灵宝嘛,不过都只是这种货色,根本就拦不住我,哈哈!”

    许良哈哈一笑,右手一扫,强悍的力量顿时将那些迎面而来的灵宝击飞,一纵身,瞬间来到了红莲身后,大手一拍,狠狠的轰在了红莲的香肩之上。

    噗嗤!

    一口鲜血吐出,红莲俏脸毫无血色,娇躯一颤,犹如凋零落叶般从半空直接坠落。

    好在许良出手极有分寸,并没有打算重伤红莲,所以直坠而下的红莲,倒是还留有余力,柳腰半空一扭,在即将坠落在地面的瞬间,提前卸力,颇为狼狈的单膝跪地。

    嗖!

    许良掠来停在不远处,面色戏谑的瞧着前方那娇躯瑟瑟发抖,犹如待宰小羔羊的红莲,目光中闪过一丝浓郁的异色。

    “嘿嘿!取了这红莲的元阴,我的阴冥指就能达到圆满之境,而且我还能借助这至阴之体的元阴,一举突破二轮皇极境巅峰,若是运气好,我甚至有可能直接晋级三轮皇极境也说不定。”

    想到关于至阴之体的传说以及种种好处,许良目光中就充斥着火热之色,脚步猛地一踏,右手成爪状直接探向前方的红莲。

    “完了,完了!我现在该怎么办?”

    瞧着许良那越来越近的手爪,红莲脑海轰的一声变得一片空白,娇躯猛颤,直接怔在原地一动不动,美眸中更是噙满了浓郁的雾气。

    嗖!

    当许良的手爪即将接触到红莲娇躯时,一道凌厉的破空声平地炸起,旋即一道诡异的血芒划破虚空,直接对着许良的胸口直掠而来。

    许良眼皮一跳,原本抓向红莲的手爪,方向猛地一变,直接轰在了那道直掠而来的血芒之上。

    蹬蹬蹬!

    巨大的力量,让得许良瞳孔紧缩,不由得连连后退十几步,面色阴沉的瞧着后方密林道:“到底是谁?居然偷偷摸摸的搞偷袭。”

    后方密林中,一道修长身影缓缓自影影憧憧密林中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