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

    簌簌的摩擦树枝声音响起,一道挺拔如松柏的身影缓缓浮现在两人眼前,红莲美眸一亮,顿时认出了这道身影不正是卓文。

    不过,红莲眸子的光彩很快就黯淡了许多,虽然卓文出现了,但她可是知道卓文仅仅只是二轮皇极境初期而已,而许良可是二轮皇极境后期武者,两者差距太大,卓文过来根本就是送死。

    贝齿紧咬下唇,红莲摇头连忙道:“卓文,许良是二轮皇极境后期武者,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还是快点走吧!若是可以的话,你去救下清莲师姐,不要过来送死了。”

    目光微移,卓文视线凝聚在红莲身上,见红莲好意提醒自己,卓文神色一怔,旋即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这红莲心地倒是挺好的,明明自己已经深陷险地了,反而还有心情劝别人快逃。

    “卓文?就是那个低级城池藤甲城的卓文?”

    许良目光虚眯,原本他就对着卓文有些眼熟,毕竟当初卓文在天地盘碑测试的时候,引起过一阵轰动,所以他对这卓文倒是有些印象。

    现在红莲叫出卓文的名字,他自然也认出了卓文,目光虚眯淡淡道:“来自低级城池的小鬼,你能进入元气塔第二层,运气算是极为不错了!若是不想死在黑暗森林里的话,还是快给我滚吧,不要妨碍本座大事。”

    卓文目光越过许良,盯着后方的红莲笑道:“红莲姑娘放心吧!清莲已经被我救下来了,此次是清莲让我过来救你的。”

    红莲闻言,俏脸一怔,疑惑道:“你救下清莲师姐了?我记得百川侯府另外三人应该在清莲师姐那里的吧,你是从那三人救出师姐的?”

    在红莲看来,卓文实力虽然不错,但与百川侯府另外三人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要知道单单许钱的修为就有二轮皇极境中期,比卓文要高一筹,另外两人修为与卓文差不多,他不相信卓文能够在那三人手中顺利救下清莲。

    “嗯!顺便我也将许钱那三个废物给解决掉了,所以清莲现在很安全。”卓文认真的点点头道。

    “什么?你杀了许钱他们三人?”

    原本因为卓文的无视而面色阴沉的许良,在听到卓文这句话后,脸色露出一丝惊骇之色,旋即却是冷笑道:“卓文,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就你这样的实力,也能杀死许钱他们三人?”

    红莲俏脸上也是有着一抹不信,同时心中对于眼前的卓文有些失望,这一直被清莲师姐挂在嘴边的卓文原来是个如此爱慕虚荣的人,明明没实力却非要在别人面前夸下海口。

    “开玩笑?我卓文从不开玩笑,若是你不信的话,看看这是什么吧!”

    许良脸上的冷笑直接被卓文无视掉,右手一拍乾坤袋,三颗斗大的头颅飞射而出,咕噜咕噜的滚在许良的脚下,这三个人头自然就是许钱三人。

    “许钱、许日、许岩!”

    许良脸上的冷笑缓缓凝固,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震惊之色,原本他以为卓文所说的都是开玩笑,现在许钱三人头颅真切的出现在脚底后,他知道恐怕许钱三人真的死了,而且还是死在眼前少年手中。

    后方的红莲也是怔住了,美眸瞪得滚圆,目光只是直直的盯在许良脚下那三个斗大的头颅,玉手轻掩喃喃道:“卓文居然还真的杀了许钱三人,可是卓文明明只是二轮皇极境初期而已,而许钱可是二轮皇极境中期,许日和许岩也是二轮皇极境初期,三人联手都被卓文杀了?”

    微移目光,红莲美眸再次凝聚在前方的那道修长的少年身影上,她忽然方才她的想法错的多么离谱,眼前的卓文一点都不简单啊!

    “怪不得清莲师姐时常将这卓文挂在嘴边,此子果然不简单啊!”红莲脸色复杂道。

    “卓文!我要你死,竟然杀我百川侯府的人。”

    一股恐怖的气息猛地爆涌开来,一道犹如实质般的杀意缓缓从许良眸子中攀升,赤红的双目紧紧的盯着卓文,嘶吼一声,脚掌一踏,瞬间朝着卓文飞掠而去。

    目光一凝,卓文冷漠道:“许良,你大可放心,许钱他们三人正在地府等着你,我会快点将你送下去和他们汇合的。”

    卓文知道,既然已经杀了许钱三人,那么就已经与百川侯府不死不休,不过若是能够在黑暗森林内将这许良直接灭口掉的话,百川侯府还不一定会怀疑到他头上。

    “所以……这许良必须死!”

    说着,卓文凛然不惧,背后一双雷翼猛地张合,顿时在虚空中留下道道雷影,瞬间躲过飞掠而来的许良的攻击。

    脚掌虚空连连踏出,右手背后一抽,血色大枪顿时出现在掌心,五指猛地一拨动,血色大枪剧烈旋转起来,在半空中化作一道诡异血芒直刺入许良后脑勺。

    “哼!”

    许良冷哼一声,右手一拍乾坤袋,猛地从其中抽出一柄黑漆漆雾气萦绕的大戟,一股恐怖的气息从大戟内暴掠开来。

    间不容发,许良大戟往后一甩,巨大恐怖的戟尖瞬间抵在血色大枪的枪尖。

    砰!

    戟尖与枪尖相交,火星四溢开来,金铁交鸣之声清脆悦耳响起,一股股气浪不断的从两者逸散开来。

    “不过只是高级灵宝而已,看我黑龙戟直接破开你的大枪!”

    许良面色阴冷,脚掌一踏,右手紧捏戟身,左手掌猛地拍在大戟底部,巨大的力量迸发开来,直接将那血色大枪击飞掉。

    “地阶灵宝?”

    面色微变,许良不愧是百川侯府第二天才,这一出手就拿出了一件罕见的地阶灵宝,这黑龙戟表面气息极为恐怖,不过比九轮焚天鼎要差上不少,应该是地阶下品灵宝。

    “明明只是来自低级城池的贱民,见识倒是不短,想必你这种贱民是第一次见过这等至宝吧!能够死在本座黑龙戟之下,你也该死而瞑目了。”

    阴笑一声,许良凌空一踏,右手猛地一探,直接抓住还在半空中的黑龙戟,戟身一紧,黑龙戟余势不减,直接朝着卓文胸口直刺而去。

    因为血色大枪直接被黑龙戟击飞,所以此时卓文身上根本没任何的武器,在许良看来这卓文死定了。

    而不远处的红莲见到这一幕,俏脸大变,心中乱成一团。

    “地阶灵宝可不仅仅只有你有,我也有。”

    黑龙戟临身,卓文神色丝毫不见慌乱,右手一招乾坤袋,顿时招出数丈巨大的九轮焚天鼎,一拍鼎身,九轮焚天鼎直接横在卓文身前。

    叮!

    清脆的金铁交鸣声骤然响起,黑龙戟狠狠的刺在九轮焚天鼎表面,无数火星迸射,最后愣是无法突进半分,反而许良由于反震力不由得连连后退。

    “什么?你居然也有地阶灵宝,你一个低级城池来的贱民居然也有这等至宝?”

    揉了揉发麻的虎口,许良瞳孔微缩的瞧着横在卓文身前的九轮焚天鼎,脸上露出一丝震撼之色。

    而且他还隐隐发现,卓文眼前的九轮焚天鼎的气息比他手中的黑龙戟还要强大。

    这小子手中的这奇怪圆鼎气息如此浩瀚,远超过黑龙戟,不会是地阶中品灵宝吧,甚至有可能是地阶上品灵宝。

    “不会错,这小子手中的圆鼎绝对是品质超过黑龙戟的地阶灵宝。哈哈,这仅仅来自低级城池的贱民何德何能,能够拥有如此至宝,这种圆鼎应该给本座才是。”

    想到这里,许良目光中顿时流露出一丝贪婪之色,他知道若是夺得这枚圆鼎的话,足以弥补许钱三人死亡的损失了。

    “怪不得你一个二轮皇极境初期的武者能够杀死许钱他们三人,原来身上拥有这等地阶灵宝,哈哈,小子,这等至宝在你身上根本就是浪费,只有本座才配得上这等至宝!给我拿来吧!”

    大笑一声,许良脚掌猛地一踏,整个人化作道道虚影,他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杀死卓文夺过这九轮焚天鼎。

    “哼!就怕你拿了会烫手,在我看来还是将你手中的黑龙戟交给我才对。”

    冷哼一声,卓文一拍鼎身,其底部的通火口猛地喷吐出九天焱雷炎和三千碧莲炎两种威力绝伦的地火。

    九天焱雷炎和三千碧莲炎犹如两条蓝、青色的巨龙,半空相互缠绕,猛地对着许良飞扑过去。

    “地火?而且还是两种地火?这圆鼎果然神奇,居然可以容纳地火这等天地奇物,哈哈,这圆鼎本座要定了,给我死来。”

    眼见九轮焚天鼎中喷吐出两种地火,许良目光中的贪婪之色越加的浓郁,要知道地火的威力极为强悍,很少有容器可以承受的了地火的侵蚀,这也造就了即使是一些至强者,也无法取得地火的原因。

    但卓文手中的这九轮焚天鼎却是彻底的大出了他的意外,不仅威力强悍,还能容纳地火的威能,这更加坚定了其收纳九轮焚天鼎的决心了。

    轰轰!

    黑龙戟猛地一甩,直接将九天焱雷炎和三千碧莲炎湮灭掉,脚掌虚空一踏,许良右手一挥,黑龙戟化作恐怖的黑芒直接冲着卓文掠去。

    “我说过,这东西你拿了只会烫手!”

    九轮焚天鼎后面,卓文微扬起头,目光森冷,而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种蓝青相间的诡异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