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卓文目光冷漠,在精神力的包裹下,整个人飘逸的悬浮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前方的吕元华,犹如高高在上的君王。 .

    “吕元华!我说过,你我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而不会越加的缩减,所以给我败吧!”

    说着,卓文脚掌轻踏,右手轻挥,身体周围的无数剑光闪烁,直接在虚空之上凝聚,化作了数百丈的巨剑,犹如擎天柱般降临在虚空之下。

    “飞天御剑斩!”

    淡漠的声音响起,虚空之上的数百丈巨剑响起惊天嗡鸣,剑身一抖,仿若巨大山岳般,轰隆炸响的朝着下方的吕元华碾压而去,破空声猎猎作响。

    飞天御剑斩乃是无极剑罡三大剑招中的第一式,相对于另外两大剑招威力略有些不足,不过无极剑罡品质提高了以后,其威力提升太多了,完全可以媲美先前无极剑罡未提升前的第二剑招了。

    吕元华面色微变,卓文这随手凝聚的巨剑,居然给他一种极为强烈的危机感,仿佛他所面临的不是一把剑,而是一座万丈高山。

    “血魔死手!”

    脚掌一踏,无尽血气笼罩吕元华周身,右手虚空一探,浓郁的血气顿时在半空中凝聚在数百丈血手,令人作呕的血腥气不断兴起。

    轰!

    巨剑周围环绕无数剑光,瞬间降临在血手之上,无数爆炸的轰动连绵不绝响起,周围数百丈空间崩塌,形成无数漩涡黑洞。

    卓文右手剑指一捏,巨剑虚空一抖,无数剑光弥漫,直接崩碎血手,势如破竹的朝着下方的吕元华碾压而去。

    “血魔魂现!”

    吕元华脸色阴沉到极点,双手快速捏诀,周身的血腥之气越发浓郁,形成滔天血海,直接在其背后虚空形成擎天撼地的血魔虚影。

    嗷呜!

    血魔仰天咆哮一声,小山般的血手虚空一探,直接对着直掠而来的巨剑捏去,只听轰隆一声,血魔竟然将巨剑彻底的捏在手中。

    “爆!”

    卓文下手可丝毫不客气,巨剑被血魔捏住的瞬间,他就席卷起眉心泥丸宫内的精神力,控制巨剑开始自爆。

    轰隆!

    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响起,巨剑化作无数剑芒爆炸开来,漫天都是刺眼的剑芒闪烁扩散,直接将血魔的巨大右臂炸成无数血沫。

    吕元华脸色苍白无比,不过还是一咬牙,控制着已经断臂的血魔继续朝着卓文直掠而去,剩下的左臂悍不畏死的对着卓文当头轰下。

    “无极剑罡:花落破浪杀!”

    再次一捏剑诀,无极剑罡化作无数剑芒,剑芒在虚空掠过,仿若片片凋零的花瓣,在剑芒闪烁之间,无数剑光爆涌开来,化作滔天巨浪,滚滚袭来。

    剑芒在剑光的作用下,犹如巨浪挟裹着朵朵花瓣般,自虚空掠来,直接朝着血魔轰去。

    轰轰轰!

    剑芒和剑光犹如水压漩涡一般,直接将血魔左臂吸扯进去,强大的漩涡之力将血魔剩余的左臂搅成粉碎,而且余势不减,扩散在血魔的周身。

    两个呼吸时间,血魔数百丈的巨大身躯,在剑芒和剑光强大的威力下,搅成了无数的血沫。

    血沫纷飞,整个大殿仿佛在这一刻下起了漫天的血雨,周遭全部被血色笼罩。

    噗嗤!

    吕元华脸色惨白,血魔之魂与他休戚相关,此时血魔虚影直接被绞碎,心神一震,受到了巨大反噬之力,口吐鲜血,直接倒飞而出,脸上满是灰败之色。

    “败了!最终还是败了……”

    倒飞过程中,吕元华目光复杂的瞧了一眼不远处的那道身影,嘴角满是苦涩之意,没想到自己辛苦修炼两年,甚至还使出了血魔降临这等秘法,居然最终还是败在了卓文手里。

    这一刻,吕元华想了很多很多,想起当初藤甲城之时,那个只能仰视自己的少年;想起远古洞府内,那个自己未曾注意的少年;想起远古洞府之外,将自己踩在脚下的少年;以及瞧着现在那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身影。

    这一刻,吕元华终于发现,两年的时间,自己确实在进步,但卓文也同样在进步,而且进步的速度比他快太多了,而他们两人的差距也变得比当初更大了。

    轻叹一口气,吕元华终于是认清了现实,苦笑一声,右手一招,直接将掌心的天阶印记抛给了卓文,旋即直接在一道光柱之下,消失在了大殿内。

    “卓文!你的实力确实很强,但在元气塔内比你强的大有人在,你等着吧!你总会遇上我二哥吕永胜的,他会将这笔账跟你算清楚的。”

    吕元华消失的刹那,其有些疯狂、狰狞的声音也是在整座大殿回荡开来……

    右手一挥,直接抓住吕元华抛来的天阶印记,卓文瞧着那消失在光柱内的吕元华,目光虚眯,冷笑道:“跑的倒是挺快的,不过可惜的是,现在的我可不怕那吕永胜。”

    “若是真的遇上吕永胜的话,谁胜谁负倒还不一定呢!”

    现在卓文的实力确实极为强大,有着四品小成精神力的他,实力已经不弱于三轮皇极境初期武者,再加上身上的一些底牌,卓文相信,对上三轮皇极境中期武者,他也丝毫不惧。

    想到这里,卓文目光微移,放在了大殿中央的王座中骷髅胸口的三滴精血,目光中顿时充斥着狂热之色,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九轮皇极境武者的精血啊,对他的帮助之大不言而喻。

    右手轻挥,卓文直接将吕元华的天阶印记打入王座周围的禁制之中,只见一道道涟漪呈现环状扩散开来,旋即消散在空气中,显然禁制已经被破掉了。

    嗖!

    瞬间来到王座之上,卓文并没有率先动手取下骷髅胸口内的三滴精血,而是目光慎重的瞧着王座上的骷髅,脸上的神色变得庄严而肃穆。

    “这可是一名九轮皇极境的至强者啊,最终居然还是死得这么惨!死后连骸骨都无法入土为安,而是被人放置在这王座之上,并且为人所利用放置自身精血,说起来这位前辈也是个可怜之人。”

    王座上的这位强者可是陨星苑主、轩辕离等几位巨擘一般的存在,现在死后却是变得如此凄惨,不免让得卓文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轻叹一口气,卓文右手一撩裤摆,单膝跪地,恭敬地对王座磕了个头,神色认真道:“三滴精血都是前辈之物,晚辈此次冒昧来取,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前辈勿怪。”

    磕完头后,卓文右手一捏诀,探入骷髅胸口,轻柔的一招,将其胸口内的三滴精血都是纳入掌心之内。

    取过三滴精血,卓文目光也是颇为的热切,不过还是认真的再次对骷髅一叩首,道:“此次赠血之恩,卓文没齿难忘,以后定会牢记心里。”

    只是卓文没看见的是,当他磕完头之后,王座上的骷髅空洞洞的双目内竟是闪过一缕微不可觉的精芒,旋即竟是直接化作齑粉,消散在王座中。

    骷髅一消失,卓文这才缓缓起身,只不过他没看见的是,其掌心的三滴精血此时开始闪烁着诡异的金芒。

    嗖嗖嗖!

    三道破空声响起,卓文一怔,旋即他觉得胸口一凉,接着他就发现掌心中的三滴精血居然全部自主的进入了他的胸口。

    “怎么回事?三滴精血怎么自己进入我体内了?”

    感觉到胸口的冰凉,卓文顿时吓了一跳,目光中满是惊疑不定之色,这三滴精血也太诡异了吧,他还没打算使用呢,居然自己钻入他体内了!

    “小子!别担心,这三滴精血应该是自主融入你体内的,你好好感受一下体内的状况,就能知道自己得到了多大的好处了。”小黑的声音忽然响起。

    闻言,卓文连忙闭目感受着体内的变化,果然发现心脏处此时正源源不断的涌出极为精纯的金色血液,这种金色血液从心脏扩散在全身,使得卓文全身舒畅之极,暖洋洋的,仿佛置身于温泉内一般。

    “这小家伙还真是运气,这三滴精血若是自己炼化的话,恐怕要耗费许多的时间,但现在精血自动扑上来,恐怕卓文这小子基本不用炼化就能吸收掉精血内的澎湃的能量。”

    识海中的小黑很清楚此时卓文身体的变化,那三滴精血进入卓文的心脏后,利用心脏跳动之力,融入卓文的血液之中,使得卓文彻底的吸收掉精血内的雄厚能量。

    “看来这小子还真是误打误撞,恐怕王座上的骷髅内还有着原主人的一丝意识吧!这小子方才恭敬的态度,很可能得到了精血主人的好感,从而这精血才如此主动融入卓文血液之中吧!”

    小黑目光中满是羡慕之色,卓文的好运就连他都极为的羡慕,它知道卓文彻底吸收了这三枚精血力量后,修为至少能够提升到二轮皇极境巅峰左右。

    当然,若是运气好的话,有可能提前渡三轮天地劫难,从而晋级到三轮皇极境也说不定。

    “这小子接下来到底能够达到什么程度,恐怕也要等他彻底吸收完精血内的能量才能知道!”

    沉吟一会儿,小黑目光放在了此时已经盘膝坐在大殿内的卓文身上,一对小眼珠子中已经充满了期待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