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483章 生生血浆丸
    血魔蚀骨枪乃是一柄极为血腥恐怖的魔器,所谓的魔器就是充斥着无数负面能量的灵宝,而这血魔蚀骨枪就是一柄地阶上品灵宝,威力极为恐怖。   .  .

    而且血魔蚀骨枪的反噬力极为恐怖,其前几任的主人,在得到这柄魔器之中,基本都是被其反噬力给吞噬而亡,想要彻底的控制这柄魔器,那基本算是不太可能的,幕秦侯府不少强者都是试过,都无法驯服这柄凶焰滔天的魔器。

    现在却没想到被吕永胜直直的握在手中,而且看样子好像并没有丝毫的不适感,显然已经彻底驯服了这柄魔器了。

    “不愧是幕秦侯府的第二天才,居然能够驯服这等魔器!吕兄,你这二儿子虽然才三轮皇极境初期巅峰,但拥有这柄魔器,实力已经不弱三轮皇极境中期武者了。”

    陨星苑主美眸中带着一丝惊诧之色,特别是看见吕永胜掌心的血魔蚀骨枪后,脸上不再平静。

    吕南天满意的点点头,他最得意的儿子自然是他的大儿子吕逸涛,很是争气的闯入了青皇榜第十五名。

    而对于这二儿子自然也极为宠爱,虽然吕永胜修为远远不如吕逸涛,但能够闯入青皇榜前百,也算是给他挣了不少面子,而吕永胜能够驯服血魔蚀骨枪这件事,更是让他极为开怀。

    “永胜这孩子天赋很不错,也很有气魄,当初我们府内其他天才根本就不敢靠近血魔蚀骨枪,但他却敢并且还主动接近,虽然吃了不少苦头,不过最终还是成功被其驯服了。”

    吕南天脸上满是笑意,吕永胜毕竟是他的儿子,得到别人夸赞,他这个当爹的自然心中欣慰和开心。

    “想要驯服血魔蚀骨枪,确实需要足够魄力才行!其实,上一届元气塔之争,你们幕秦侯府的那位天才脾气那么倔强,在元气塔第四层,非要选择血魔传承,那等传承太恐怖了,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了!”

    “最终还是承受不了血魔的恐怖煞气侵蚀,好在那位天才意志坚定,虽然传承失败了,但凭借着顽强的意志,硬是带走了血魔降临禁法和这柄血魔蚀骨枪回来,不过他最后的下场却是……”

    陨星苑主说到这里,却是悄悄打量了番吕南天,适时的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可是知道上一届那位幕秦侯府天资绝艳的天才,与眼前的吕南天可是亲兄弟啊。

    吕南天脸色微沉,淡淡道:“都已经过去了,此事不提也罢!虽说上一届我们幕秦侯府错过了传承,但这一届可不会错过。”

    说着,吕南天凌厉的目光中,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黯然,上一届元气塔之争是百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还年幼,而那位天资绝艳的天才乃是他的大哥吕寒天。

    当年的吕寒天天资极为恐怖,其修为比他的大儿子吕逸涛还要高强不少,乃是除却皇都郡十大天才以外的第一人,同时也是青皇榜第十一名的绝世强者。

    可惜的是,吕寒天为人放荡不羁,随心所欲,凡事不喜欢束缚和规则,只要是自己想的,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上一届的元气塔之争,吕寒天毫无意外的力压众多天才,即使是其他四大超级势力的第一天才,都只能仰望吕寒天。

    不过,在进入元气塔第四层探寻远古遗迹,接受远古传承的时候,吕寒天却是一意孤行的选择了最为强大,也是最为恐怖的血魔传承。

    不过血魔传承实在太恐怖了,即使吕寒天天资绝艳,最终在接受传承的时候,还是无法抵御住血魔那无穷无尽的负面情绪,最终被血魔反噬重伤。

    好在吕寒天可不是善茬,虽然被血魔侵蚀反噬,但硬是靠着恐怖的意志力保持神智清醒,并且还在血魔传承之地,直接搜刮走血魔降临禁法和血魔蚀骨枪,不过传送回元气塔之外后,吕寒天也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

    即使幕秦侯府耗费无数资源欲要为吕寒天延续性命,不过却仅仅只能让其存活半年而已。

    想起当年那意气风发的身影,吕南天脸上也是有着一抹苦涩,他知道若是他大哥还活着的话,现在的修为恐怕真的会极为恐怖,而且当年的九郡大战他们幕秦郡就不会败的那么惨。

    嗖!

    忽然,吕南天身边浮现出道道涟漪,一道白光闪过,面色有些茫然的吕元华顿时出现在吕南天身前,此时吕元华神色极为苍白,他体内精血耗费了近半,全身根本没有一丝力气。

    “这是……试炼山顶端?父亲我为何会在这里?”茫然环顾了四周,吕元华有些疑惑的问道。

    “哼!还问我你为何在这里?血魔降临是谁交给你的?这种禁法是你能够学的?还好你只修炼到一丝皮毛而已,不然的话,后果难以设想。”

    吕南天脸色极为严肃,目光满是冷漠之色,对于吕元华擅自修炼血魔降临,他可是恼怒之极,这种禁法一旦控制不好,可是要把性命都给赔进去的。

    吕元华缩了缩脖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吕南天发这么大火,弱弱地道:“血魔降临是我偷偷进府内藏经阁拿的,当时也是因为我很不甘心,不想输给卓文那杂种,所以才迫不得已使用了血魔降临……”

    “哼!以后不要再用血魔降临了,这种禁法害人害己,最后你会把自己的命都给赔进去的!这生生血浆丸拿去吧,可以帮助你快速恢复自身的精血。”

    吕南天冷哼一声,袖袍一甩,一枚温润的红色药丸射入吕元华的掌心,一股股澎湃的生机从药丸内流溢出来。

    感受着掌心药丸的温热,吕元华脸色满是喜色,连忙道:“多谢父亲大人,以后孩儿不会再用血魔降临了。”

    生生血浆丸可不是寻常丹丸,这东西珍贵程度可不下于地阶灵宝,吕南天平时也很少使用这种珍贵丹丸的,现在却是拿出来给吕元华,自然让得吕元华心中颇为感动,连声保证。

    “以后你做事稳重些,现在你站在我身边好好看看这试炼山最后一轮的战斗吧,这些对你还是极为有用的。”

    吕南天点点头,旋即双手背负身后,不再理会吕元华,而是目光放在了天地盘碑上的光幕上。

    吞服了生生血浆丸,吕元华气色变得红润许多,原本虚弱的身体也是充满了力量,全身暖洋洋的极为舒服。

    见身边吕南天不再说话,吕元华自然也不敢多说话,而是目光锁定在天地石碑的光幕上。

    “不知道这卓文最后一轮会遇上什么对手?最好还是遇上最强的那几个妖孽天才,让他输的一败涂地!咦?找到这小子了。”

    浏览着光幕的过程中,吕元华顿时找到了卓文所在的光幕,不过当他看见卓文的对手的时候,却是忽然笑了,因为卓文的对手居然是他的二哥吕永胜。

    “哈哈!看来真的是冤家路窄,卓文这小杂种在最后一轮,居然遇上二哥了!嘿嘿,以二哥的实力,即使这卓文拥有着四品小成精神力,也不太可能是二哥的对手。这下,二哥可以帮我报仇了。”

    吕元华对吕永胜也有着强烈的自信,因为他知道吕永胜的真正实力可是极为恐怖,特别是吕永胜身上还显露出了血魔蚀骨枪这等魔器,那卓文的胜率就更低了。

    ……

    大殿内,无数血雾翻滚,血腥弥漫。

    哗啦!

    猩红的光泽,仿若粘稠的血液一般,自那血魔蚀骨枪内弥漫开来,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在整个大殿内弥漫扩散。

    “血魔蚀骨枪!”

    仿佛梦呓般,卓文嘴唇缓缓蠕动,目光却是凝重了不少,这柄血枪给他的危机感极为强烈,比吕永胜本身要强烈太多了。

    “能够让我动用这柄血魔蚀骨枪,你败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吕永胜低喝一声,瞳孔深处那惨烈的血色弥漫开来,整个眸子都变成了恐怖的猩红之色,与此同时,他脚掌朝前一踏,无数血腥之气爆发开来,而吕永胜整个人化作了恐怖的血影,朝着卓文直掠而去

    嗡!

    清脆的嗡鸣声响起,血枪自半空中掠过,其螺旋状的枪尖竟是微微抖动,散发出刺耳诡异的嗡鸣声波,在空气中迅速扩散开来。

    卓文面色微沉,因为在感受到那股声波临身后,他体内的血液,竟是不受控制的沸腾起来,仿佛欲要破体而出一般。

    “还真是一柄诡异的魔枪,竟然仅仅散发出的声波,居然就能影响我体内的血液。”

    鼓动体内的血焰,强行压抑住体内的沸腾血液,卓文目光凝重,不过却丝毫不畏惧,手中龙鳞霸骨枪探出,五指猛地一拨动,巨大的骨枪剧烈旋转起来,无数劲气纷飞,直接对着直掠而来的吕永胜飚去。

    咻!

    破空声掠来,吕永胜先发而至,右手一抖,无数血色枪影迸发,直接将卓文笼罩进去,强悍的气劲四溢开来,血雾爆涌,血腥弥漫,更是有着鬼哭狼嚎之声浮现。

    “进则亢龙有悔,退则蒺藜生庭!亢龙式,给我出!”

    卓文也不再留手,双手摆动长枪,直接施展出了亢龙式,欲要对抗吕永胜这凌厉的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