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虚空炸裂,数百丈巨大的龙首中再次出现,仿若山岳般,直接朝着下方的吕永胜覆压而去。

    “哼!”

    身处在半空中的吕永胜,冷哼一声,脚掌虚空连踏,腰身一扭,整个人旋转三百六十度,手中血魔蚀骨枪在腰力带动之下,化作血芒,直接轰向上空的龙首。

    轰轰轰!

    连绵不绝的爆炸响起,周围数丈空间瞬间塌陷,无数血气弥漫,血枪仿若擎天撼地般,势如破竹的摧毁掉亢龙式的攻击。

    巨大龙首一被破,吕永胜身形不变,脚掌虚空轻踏,整个人犹如血箭般,瞬间来到卓文上空,右手一抖,无数血色枪影如雨点般落下。

    面对着吕永胜的攻击,卓文根本不敢怠慢,握着龙鳞霸骨枪的右手猛然一紧,骨枪暴掠而出,化作无数枪影,将那无数血色枪芒尽数抵御下来,顿时间,金铁交鸣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叮叮叮!

    两道身影犹如鬼魅一般,在整座大殿飞掠而过,每次身影交错之间,都会带出刺眼火星和恐怖的能量劲气。

    砰!

    大殿半空,两道身影猛地再次交锋在一起,狂猛的波动犹如涟漪般,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旋即其中一道身影,竟然直接倒飞而出,在半空中连连倒退十几步,最终双脚踏在不远处的石柱之上。

    强大的力量,让得石柱表面崩裂出无数裂缝,微抬头,一张清秀而阴沉的脸庞露出,竟是卓文。

    方才的交锋之中,卓文居然处于弱势,拥有血魔蚀骨枪的吕永胜果然强悍无匹。

    呲呲!

    只见卓文手中的龙鳞霸骨枪表面,竟是被一股粘稠的黑色血液缠绕,犹如腐蚀的声音不断发出,这些黑色血液竟是开始腐蚀龙鳞霸骨枪的枪身。

    “还真是诡异的魔器,单单这散发出来的血气,居然都有着这般恐怖的腐蚀性。”面色微变,卓文眉头轻皱道。

    “哈哈!血魔蚀骨枪被誉为魔器,可不是仅仅是个称号而已,里面所蕴含的恐怖负面能量,有着极为强悍的腐蚀性,即使你手中的龙鳞霸骨枪乃是地阶中品灵宝,也无法阻挡住这股腐蚀性。”

    吕永胜也是瞧见了卓文手中骨枪的动静,嘴角一裂,露出一排森森白牙。

    “那可未必!”

    卓文淡淡一笑,右手手掌一握,顿时蓝青相间的两色炼火从其掌心迸涌而出,接着卓文右手掌心在枪身上一抹,两色炼火遍布龙鳞霸骨枪,其上面的黑色血液直接被高温蒸发干净。

    吕永胜眉头微皱,他没想到血魔蚀骨枪内特有的恐怖血气,竟然就这样被卓文使出的那诡异的两色火焰给破掉了,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倒有些本事,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攻击无果,吕永胜只是冷哼一声,旋即右手在血魔蚀骨枪枪身轻轻一抹,接着直接将血枪倒插在自己身前,双手迅速结印,一时之间,血魔蚀骨枪竟然犹如喷泉般喷涌出无穷无尽的血气。

    “血魔鬼爪!”

    当繁复的手印凝结出的瞬间,吕永胜右手猛的朝地面轰击而去,直接无数密密麻麻的黑色咒符从其掌心暴涌而出,以他为中心扩散数十丈范围,形成了巨大的黑色区域。

    右手猛地一撑地,吕永胜脚尖点在枪柄之上,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卓文,道:“卓文,尝尝真正地狱的滋味吧!”

    说着,吕永胜双手一推,那数十丈的黑色区域,瞬间将卓文包裹在中心。

    卓文只觉得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袭来,脚掌一踏,想要逃离这黑色区域,怎知这块诡异的区域的重力几乎是外界数百倍之大,他每踏一步就仿若踏在泥沼一般,十分痛苦无奈。

    扑通!

    扑通!

    犹如石子如水般的声音,源源不断的在这块黑色区域内响起,只见这数十丈的区域之内,居然瞬间布满了无数黑黝黝的鬼手,全部都是从地下伸出来的。

    鬼手全身漆黑无比,犹如染黑了的骨手,尖利的五根指骨仿若厉鬼爪牙,看上去让人脊背发寒,额头冒汗,用鬼手来形容确实十分贴切。

    嗖嗖嗖!

    无数鬼手一出现,竟然齐齐朝着区域中心的卓文抓去,所掠之处,无数血腥之气蔓延,给这阴森的环境增添了恐怖之感。

    “真是好手段,居然还有这一手!”

    卓文面色阴沉,右手一拍乾坤袋,顿时立即招出九轮焚天鼎,当下也不再留手,双手一拍顶盖,顿时九轮焚天鼎立即喷涌出四种地火,在九轮焚天阵的作用下,化作四色火焰风暴,猛地爆涌开来。

    轰轰轰!

    只是瞬间,四色火焰风暴,顿时将周围的鬼手尽数吞噬,狂暴的能量席卷开来,大殿四周的根根石柱,顿时崩塌碎裂。

    “又有一件地阶灵宝?”

    望着这一幕,吕永胜瞳孔微缩,他没想到卓文身上居然拥有两件地阶灵宝,这来自小小低级城池的家伙身家也太丰厚了点吧!

    “吕永胜!打爽了吧?打爽了那就该换我了。”

    破去血魔鬼爪,卓文轻踏而出,右手一招,九轮焚天鼎顿时再次喷涌出四种地火,凝聚成四色火焰风暴,直接朝着吕永胜直掠而去。

    与此同时,卓文也不闲着,右脚一踏地,整个人化作虚影,紧跟在四色火焰风暴之后,手中龙鳞霸骨枪蓄势待发的准备着,一旦吕永胜露出一丝破绽,卓文会毫不留情的直刺而去的。

    “有两件地阶灵宝你就以为胜券在握了?我看你还真是太天真了。”

    吕永胜目光阴沉,脚掌轻踏,直接后退十几步,同时右手拇指抵在双齿间,猛地一咬,右手拇指在枪身上轻轻一抹,一股股强烈的血腥之气暴涌而出。

    “血魔真身,现!”

    低喝一声,吕永胜双手迅速的结着手印,顿时间滔天的血气从枪身内暴掠而出,在其背后虚空逐渐凝聚,化作一道数千丈巨大的血色虚影。

    这道血魔真身无论是气息还是体型,都比吕元华所召唤出来的血魔要强大太多了,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上的。

    砰砰砰!

    四色火焰风暴掠过大殿虚空,众多石柱都被这可怕力量余波震得塌陷爆炸开来,顿时间,整座大殿,尘雾弥漫、落石滚滚。

    吼!

    四色火焰风暴掠来的瞬间,血魔真身彻底的凝聚完成,擎天柱般的巨大血影,猛地化作硕大血芒呼啸而出,无数血腥之气笼罩爆发,整座大殿都是化作了尸山血海。

    轰隆隆!

    火焰风暴与巨大血影,最终轰然相撞在一起,几乎刹那间,惊天动地般的巨声,便是骤然响起,整座大殿都是剧烈震颤摇晃起来,无数碎石从大殿顶端滚滚落下。

    几乎片刻间,大殿四周坚硬的壁垒居然在这股余波涟漪下,浮现出丝丝裂痕,并且裂痕还在不断扩大的趋势,而隐藏在壁垒内监视用的光镜,在余波作用下,纷纷破碎化作齑粉。

    咚!

    随着光镜摧毁,试炼山顶端的天地盘碑中那块属于卓文和吕永胜两人的光幕,顷刻间变得模糊起来,里面的画面再也看不清楚。

    “这……”

    原本关注着这块光幕的许多人,都是面色一怔,他们也是没想到,卓文与吕永胜两人的战斗达到白热化的时候,居然发生这等意外状况,这让得不少人心中郁闷之极。

    队伍前方,紧张关注着的吕南天等人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等状况,瞧着已经变得模糊的光幕,目光中都是无奈之色。

    “这卓文吸收了三滴九轮皇极境武者精血,修为居然增长的这么快,而且其所表现出的实力居然还这么强大,看来之前我有些小看这卓文了!”

    方才,卓文与吕永胜之间的战斗,吕南天基本都看在眼中,对于卓文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他心中也是惊骇不已。

    要知道吕永胜可是连血魔蚀骨枪这等魔器都拿出来了,这卓文居然还丝毫没有败迹,而且他还知道这卓文最强大的可是四品精神力,若是一旦使用精神力的话,这一战的胜负还真的有些难以预料。

    “父亲大人!你放心好了,二哥的实力你还不清楚,这卓文也就只能蹦踏那么一会儿,等二哥真正认真起来后,这卓文必输无疑。”

    站在吕南天身边的吕元华脸上丝毫不担心,虽然方才旗鼓相当的战斗让得他有些惊讶,不过吕永胜的真正实力可还没展现出来,他不相信到得那时,这卓文还能挡得住他二哥的攻击。

    吕南天却是摇摇头,吕元华实力低下,根本就没看出卓文的可怕之处,难道他还看不出来吗?

    要知道从卓文进入大殿看见吕永胜到战斗到如今,脸上丝毫没有一丝退缩之意,这说明什么?说明了这卓文有着强大自信迎战吕永胜。

    “不过这卓文表现的越强大,也就越有招揽的价值!胜负应该很快就能分出来,这卓文虽然实力确实强,但永胜可还有底牌存在,这卓文能逼迫永胜使出血魔蚀骨枪已经很厉害了!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永胜最后应该能赢的。”

    目光闪烁了一番,吕南天不再关注已经变得模糊的光幕,而是转移目光,将注意放在了其他光幕的战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