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而沧桑的大殿,灰尘弥漫,石柱歪斜,视线模糊,整个大殿一片狼藉。

    嗖!

    灰尘弥漫间,大殿的一角,一道身影猛地飙射而来,手中长枪在灰尘之中穿梭,所过之处,无数气旋罡风纷飞,周围灰尘直接被席卷开来。

    “卓文!直接给我死吧,能够破掉我的血魔真身,你的确实力很强,可惜的是,你遇到的是我吕永胜,所以安心受死吧!”

    长枪掠过,灰尘四溢开来,露出一张阴冷的苍白面庞,正是身形狼狈的吕永胜,此时吕永胜全身衣服褴褛,头发乱蓬蓬,身上多处伤口溢血。

    半空划过,吕永胜瞬间从大殿的一角掠到了另一角,在那一角有着一块巨大的深坑,深坑内有着一道修长狼狈的身影正在挣扎起身,仔细看去,此人竟是卓文。

    此时,卓文比吕永胜还要狼狈,身上衣服几乎粉碎,裸露出精壮的上身,狰狞的伤口流溢出丝丝的鲜血。

    吕永胜的血魔真身太恐怖了,虽说卓文使出了四色火焰风暴的招式,居然依然无法阻挡得了血魔真身的强悍攻击,而卓文更是被能量余波击伤,变得如此狼狈模样。

    嗖!

    血枪虚空划过,瞬间到达深坑之上,森冷血腥的枪尖对着卓文眉心,如闪电般直掠而去,仿若一道极快的血芒。

    “卓文,死吧!”

    吕永胜目光中满是开怀之色,脸上满是疯狂笑意,眼前这讨厌的卓文终于要死在他手中了,想到这种可能,吕永胜就不自觉的心中兴奋之极。

    “吕永胜!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眼见血枪直掠而来,卓文目光森冷而平静,泥丸宫疯狂旋转,如潮水般的精神力倾泻而出,在身前形成了一堵透明的防御墙。

    “哦?居然是精神力?我也曾听三弟说过,你还是一名三品奥术师,不过你以为三品精神力能够挡得住我?”

    瞧着卓文身前那精神力特有的透明般的涟漪,吕永胜先是一怔,旋即嘴角不屑的一撇,手中血枪余势不减,势如破竹的继续直掠而出,在他看来,卓文三品精神力在他血枪之下,根本不堪一击。

    轰!

    当血枪抵达精神之墙的时候,一股股密集的环形涟漪扩散开来,而原本势如破竹的血枪,竟是犹入泥沼般,速度迅速减慢,最终在距离卓文眉心一寸距离,彻底的静止了下来。

    “什么?竟然挡住了?这股精神力……根本就不是三品奥术师应该拥有的,难道……你已经是四品奥术师了?”

    感受着精神之墙的强悍防御力,吕永胜目光怔住,仿佛想到了一种可能,有些不可思议的瞧着眼前的少年。

    “正如你所见,这正是四品小成精神力。”

    淡笑一声,卓文心念一动,透明的精神之墙猛地炸裂,形成无数的透明暗器,猛地对着吕永胜扑面射来,无数劲气纷飞的声音,连绵不绝的响起。

    吕永胜脸色大变,右手一缩,抽出血枪,旋即猛地横扫开来,无数血气能量爆涌开来,直接挡住了那密密麻麻的精神暗器,而他借助反震力直接退后十几米开外,目光阴沉的盯着前面的卓文。

    “居然是四品奥术师?”

    此时吕永胜脸上有着一抹惊疑不定,他也没想到,卓文居然已经晋级成为四品奥术师了,这对他来说太过于突然和意外了。

    要知道三品奥术师晋级到四品奥术师,那就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奥术师达到四品那就基本蜕变成至强者了。

    之所以四品奥术师会比三品奥术师强大这么多,那也是由于四品精神力的恐怖,其威力几乎已经不弱于地阶灵宝的威能,也就是说,四品奥术师随意的攻击,就相当于武者拿着地阶灵宝在拼死拼活的攻击一样,其实力远超一般武者。

    正是四品奥术师极为恐怖和变态,所以三品奥术师晋级到四品奥术师那基本是难如登天,其难度比武者晋级皇极境要高上百倍之多。

    据说某些天资绝艳的天才奥术师,晋级三品奥术师花费的时间只有两年,但从三品奥术师晋级到四品奥术师,却是足足耗费了二十年以上,甚至一些天赋差些的一辈子都无法晋级四品奥术师,由此可见,晋级四品的难度有多高了。

    但吕永胜无法想象的是,卓文才几岁,二十岁不到啊,居然已经是四品奥术师了,若不是他亲眼所见的话,他一定会觉得这是某些人所编造的谎言,但现在却是他亲眼所见,容不得他不相信。

    铿铿铿!

    金铁交鸣的声音响彻起来,只见卓文一拍乾坤袋,无数剑芒闪烁而出,一柄柄流光溢彩的剑形灵宝环绕在卓文周身。

    而卓文整个人更是在精神力作用下,缓缓的漂浮在半空,冷冷的俯视着前方的吕永胜。

    “我说过,你我之间的账,我总有一天会找你算的,现在就是以前说的那一天。”

    卓文目光平静之极,精神力烘托之下,卓文发梢乱舞,衣袂狂飞,身上那些恐怖的伤势,在幽冥王心脏作用下,缓缓的愈合,如魔似神。

    瞧着上方威势凛凛的卓文,吕永胜脸色变得阴沉之极,卓文的强大已经超乎了他的预料。

    “该死!这家伙是怎么修炼的?明明才没多久,居然已经这么强了?当初在凡阶阁楼的时候,就应该狠下心来,直接将这小畜生弄死,现在也不至于变得这般棘手。”

    暗骂一声,吕永胜目光中有着一抹懊悔之色,当初元气塔还未开启的时候,卓文仅仅只是半步皇极境,而他乃是三轮皇极境强者,当时的卓文面对他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

    但现在,眼前的小畜生不仅已经拥有媲美他的实力,而且最重要的居然还是四品奥术师,这样的实力和身份,放在元气塔之外,绝对是值得大势力哄抢的存在。

    “恐怕父亲大人也已经注意到这杂种了,一旦让这杂种活着出去的话,即使是我也不可能再有机会出手了,甚至此子会被父亲当做重点培养对象。所以要杀此子,这是最后的机会,此次必杀这卓文。”

    目光闪烁一番,吕永胜脸上杀意滔天,他知道必须要将卓文斩杀在试炼山内,不然后患无穷。

    “卓文,今日你必死无疑!”

    说着,吕永胜手掌猛然一握血魔蚀骨枪,掌心在枪尖处猛地一抹,鲜血飚出。

    哗啦啦!

    随着鲜血飙射而出,顿时有着铺天盖地的血光从血魔蚀骨枪内暴涌而出,而且诡异的是,这些血光犹如无数血虫般,疯狂的朝着吕永胜体内涌去,一时之间,吕永胜完全被血光笼罩。

    在血光灌注下,吕永胜的气息犹如长虹贯日般暴涨起来,在其身体表面,无数血芒蠕动,若是仔细看的话,这些蠕动的血芒形状瞬息万变,化作一张张狰狞的人脸。

    嗷呜!

    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不断从血芒内传出,这些人脸个个都是吕永胜这些年来所杀人的冤魂。

    人的冤魂乃是血魔蚀骨枪的养料,此时被释放出来,竟然能够大幅度增加吕永胜的力量。

    吼!

    吕永胜仰天大吼一声,双目赤红,面目狰狞,一股犹如实质般的血色音波扩散开来,竟是将地面全部崩裂开来。

    蹬蹬蹬!

    卓文脸色微变,心念一动,无极剑罡护住他的身躯,连连后退数十步,瞧着远处的血色人影,卓文目光变得凝重之极。

    血光的加持之下,吕永胜的气息居然暴涨了数倍,直接从三轮皇极境初期巅峰,提升到了三轮皇极境中期的程度,此时周围血气环绕,空间崩裂。

    “卓文!死吧!”

    说着,吕永胜脚掌一踏,无数血气加持,直接崩裂大地,整个人仿若血色巨人,悍然朝着卓文直掠而去,手中血枪几乎与他融为一体般,竟是随意挥舞撕裂空气,威能浩荡。

    “血海无边!”

    浓稠的血液从血魔蚀骨枪暴掠而出,席卷整个大殿内,仿佛整个大殿都是陷入了血海之中,而吕永胜站立在血海顶端,右手血枪一拍,血枪直接融入无边血海之中。

    惊涛骇浪,滔天血海,腥气滚滚,血气弥漫,一时间,大殿几乎被染成了血红之色。

    砰砰砰!

    大殿内,一道道裂缝在此刻蔓延开来,整个大殿竟然有着崩溃的迹象。

    卓文脸色变得极为凝重,他能感受到那直掠而来的血海,有着极为恐怖的味道,那是死亡的恐惧,他知道若是他被这血海笼罩进去的话,有死无生。

    “呼!看来需要拼命了。”

    深吸一口气,卓文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疯狂之色,这种徘徊在生死间的感觉,他喜欢,他享受,因为唯有体会到生死的武者,才能拥有通往强者之路的钥匙,而卓文喜欢这种感觉。

    泥丸宫疯狂的旋转起来,卓文脸色凝重,右手猛地一招,无穷无尽的精神力倾泻而出,融合在周围的无极剑罡之内。

    嗡!

    一百零八柄剑形灵宝齐齐嗡鸣,清越的剑鸣回荡在整座大殿,隐隐构成了一股特殊的交响乐。

    “无极剑罡第三剑招:回天剑舞九连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