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形的精神力如潮水般,蔓延在整个大殿之中,旋即剑芒滔天闪烁,剑光犹如飘雪一般,将整个大殿都是笼罩进去。

    瞬间,以卓文为中心数百丈范围内,化作了剑光闪烁的领域,庞大的剑光领域几乎围着卓文旋转,犹如宇宙中的星云一般,灿烂而多彩。

    剑光领域外围闪烁的寒光,威力之大,在闪烁之间,空间崩裂,化作黑洞。

    咻!

    庞大的剑光领域形成的瞬间,吕永胜挟裹着无边血海,也是呼啸而来,一道凌厉的血光从血海之内闪掠而出,所过之处,血海分开,虚空崩溃,竟是吕永胜的血魔蚀骨枪。

    卓文与吕永胜两人,几乎拿出了各自的压底箱招式,各显神通,到底谁胜谁负,只在这一次激烈的碰撞之中了。

    轰隆隆!

    此时,庞大的大殿几乎被分割成两片古怪的区域,滔天血海与无尽剑光,各自占据大殿一般的区域,而后各自呼啸席卷,最终犹如陨石相撞一般,轰然相撞在一起。

    砰!

    惊天动地般的巨响,在整片大殿响彻开来,庞大的地面,直接在相撞所产生的冲击下爆裂出一条条细密的裂缝,仿佛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

    环状气浪更是四周席卷开来,强悍无匹的轰击在大殿四周的壁垒,直接崩碎出无数的碎石,而大殿内所剩无多的石柱,此时全部寸寸崩裂,化作了弥漫的齑粉。

    而在剑光领域与无边血海相撞的刹那,卓文全身一颤,体内气血汹涌翻滚起来,闷哼一声,连连后退,嘴角流溢出丝丝的血液。

    “给我挡住!”

    眼见剑光领域被压制,卓文仰天大吼,泥丸宫内的精神力再次不要命的倾泻而出,加持在无极剑罡之中,顿时间,无数剑鸣汇聚,剑光领域猛地鼓胀,化作一片旋转的星云。

    “哼!”

    剑光星云一形成,摧枯拉朽的挡住了无边血海的侵蚀,与此同时,无边血海内更是传出了一道细微的闷哼声,显然吕永胜此时也不太好受。

    这吕永胜果然强悍,这等实力几乎超越了一般的三轮皇极境中期武者,要知道自从无极剑罡被卓文提升威能以后,其内蕴含的三大剑招的威力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而威能最为恐怖的自然就是第三大剑招回天剑舞九连式,这招原理乃是利用无极剑罡一百零八柄剑形灵宝,同时闪电般挥舞出九式剑招,从而迅速形成一团极为恐怖的剑光领域,犹如星云风暴一般,可以绞碎一切物体。

    原本,卓文认为自己使出这回天剑舞九连式后,能够得到摧枯拉朽般的胜利,但没想到吕永胜这无边血海也根本不好对付,威力居然还压过了剑光领域一头。

    吼!

    眼见剑光领域占据上风,血海之中骤然传来野兽般的嘶吼,在血海之上,吕永胜双目赤红,面目狰狞,冷冷的盯着卓文,眼中满是凶厉和嗜血之色。

    “杀!杀光一切!”

    凄厉的低吼声回荡在整个大殿,旋即吕永胜双手快速挥出血枪,瞬间一道道数百丈的血色枪影,铺天盖地般的直掠而来,全部轰击在剑光领域之中。

    蹬蹬蹬!

    在这等疯狂地攻击下,剑光领域也是有着退后的迹象,而卓文自身一点都不好受,维持剑光领域可是极为损耗精神力的。

    “拼了这条命,也要压制住你!给我镇压。”

    卓文也是彻底的拼命了,泥丸宫内的精神力源源不断的释放出来,同时万衍真经修炼出来的八十一道精神力,更是不要命的加持在剑光领域之中,一时之间,剑光领域又是胀大了几分,剑光滔天,剑气纵横。

    轰轰轰!

    天崩地裂般的巨响,回荡在大殿内,吕永胜使出的无数道巨大血色枪影,直接被增强许多的剑光领域绞碎化作血光消失。

    而身处在血海之上的吕永胜,更是吐出一口鲜血,神色略有些萎靡。

    “好机会!”

    眼见吕永胜神色萎靡,卓文目光一亮,右手一捏剑诀,顿时间,剑光领域直接压得血海死死的,而吕永胜更是一退再退,鲜血不断地从其体表流溢开来,在其表面形成了一层血衣。

    “我是不会输的!血魔之魂,降临我身,我之精血,供应为餐!”

    吕永胜额前根根青筋暴起,面目狰狞,双目猩红,脸上满是疯狂之色,双手连连捏出繁复的印决,一时之间,其体内原本萎靡的气息顿时恢复了许多。

    “血魔降临?”

    看到吕永胜双手的印决的时候,卓文脸色一变,这等印决他不是第一次见了,上次吕元华也是曾使用过这等禁法,只不过吕元华因为修炼肤浅,并没有发挥出血魔降临全部威能。

    但吕永胜可不同,能够驯服血魔蚀骨枪的吕永胜,恐怕乃是最适合施展血魔降临的人选,而且其实力必然增幅的极为恐怖。

    轰隆!

    血气弥漫之中,吕永胜缓缓站起身来,此时他基本成为了一个全身被血液弥漫的血人,粘稠的血液在他的全身缓缓的流淌着,散发着有些恶心的潺潺声。

    与此同时,其背后虚空直接崩塌出现巨大黑洞,数千丈的血影从黑洞内,一脚踏出,擎天撼地,血气弥漫,血光冲天。

    吕永胜所召唤出的血魔之魂,比吕元华所召唤出来的要强大太多了,单单那等气息就已经让人为之震颤恐惧,举手投足之间,就是尸山血海。

    血魔之魂淡淡瞥了眼下方的吕永胜,目光满是冷漠和嗜血之色,点点头,直接缩小,嗖的一声进入吕永胜躯体之内。吼!

    凄厉的吼声源源不断响起,犹如实质般的血色音波,以吕永胜为中心猛地扩散四周,空间崩裂,空气沸腾,猎猎作响。

    吼声缓缓平静下来,此时吕永胜周身全部被浓稠的血液覆盖,仿佛披上了一层血色铠甲,在其额前、手肘、膝盖以及脊背,竟是布满了血色的尖角,其所散发出的血色光芒,让人为之胆寒。

    此时的吕永胜,根本就没个人样,根本就是个世间最完美的杀戮机器。

    咯吱咯吱!

    四肢挥动之间,一道道刺耳的爆鸣声不断从吕永胜周身响起,仿佛他每走一步,都踏碎骨骼一般,声音渗人胆寒。

    “卓文,你的血,你的命,全部归我所有!”

    吕永胜布满血刺的右手,轻轻的在血枪之上一抹,血魔蚀骨枪表面,竟是蠕动生长出了狰狞的根根血角,看上去就犹如刺猬一般,狰狞恐怖。

    轰!

    一脚踏破地板,吕永胜几乎化作血影,血海冲刷之下,一柄傲视群雄的血枪暴掠而来,一人一枪完美结合,瞬间来到剑光领域,吕永胜虚空一枪点出,无数血芒散开,轰击在剑光领域内。

    砰!

    这一枪有着绝世之姿,有着凄厉独断,有着一往无前,只听叮的一声,血枪轰在剑光领域上,直接将其击退一步,而卓文则是心神一震,闷哼一声,同样后退一大步。

    “仅仅这点还没完,卓文,我要打得你跪地求饶!”

    残忍的大笑从吕永胜口中发出,旋即吕永胜脚掌一踏,血魔蚀骨枪一招一式舞出,强悍的力量几乎轰得剑光领域连连后退,同时,吕永胜更是手脚并用,速度极快的轰在剑光领域之内。

    蹬蹬蹬!

    连连后退十几步,卓文脸色发白,嘴角更是鲜血涌出,面庞狰狞,额前青筋暴起。

    “最后一招,直接破了你的剑光领域。”

    吕永胜得势不饶人,右手一抹血枪,左手狠狠拍在血枪枪柄,血枪化作一抹血光直接钻入庞大的剑光领域之中。

    与此同时,全身布满血色尖角的吕永胜,仰天大吼,整个人从半空中疯狂地旋转起来,接着化作血色流星般,跟随在血枪之后,迅速下坠。

    轰轰轰!

    血枪抵在剑光领域外围,只是停顿了片刻,直接穿梭进去,一瞬间,无数剑光被滔天的血芒污染腐蚀,竟然直接暗淡了开来。

    “给我破吧!”

    吕永胜后发而至,直接钻入了剑光领域中心,布满血色尖角的双手猛地一撕,周围的剑光直接被其撕裂化作虚无,只是瞬间,剑光领域在吕永胜肆意破坏下,寸寸崩溃化作虚无。

    噗嗤!

    剑光领域一崩溃,卓文直接倒飞而出,口中更是不由自主的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血魔之魂融合之后的吕永胜,实力实在太变态了,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破掉了他的剑光领域。

    轰!

    重重的砸在地上,直接崩裂地面,在原地形成了数十丈巨大的深坑,而卓文单膝跪在深坑中央,精壮的肉身已经鲜血淋漓,好在他拥有极为变态的恢复力,所以并不是很担心这些伤势。

    蹬蹬蹬!

    身披狰狞血甲的吕永胜缓缓走来,最终停顿在深坑边缘,被血甲覆盖的面庞只露出一双猩红嗜血的目光,此时正冷冷的盯着下方的卓文,居高临下,冷漠无情。

    “卓文!你已经败了,其实你这样的天才,杀了挺可惜的!桀桀,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不打算杀你!只要你与我定下契约,永生永生成为我的奴仆,我会饶你一命的。”

    舔了舔嘴唇,吕永胜目光淡漠的盯着卓文,眼前的卓文可是一名四品奥术师,就这样弄死有些太可惜了,只要成为他的奴仆的话,这样他也算是为幕秦侯府立了一件大功。

    “败了?吕永胜,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可不这么认为。”

    抹掉嘴角鲜血,卓文缓缓站起身来,双手迅速打出手印,九轮焚天鼎内顿时喷涌出三种地火展现在他的面前,接着卓文猛地一捏诀,三种地火猛地融合在了一起。

    当三色炼火出现的那一刻,吕永胜的瞳孔缩了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