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陨星苑主,你这句话说的未免笃定了吧?那卓文天赋确实不错,但想要追上幕秦郡公认的五大天才,那还是有些难度的,即使是几年后,恐怕也不太可能!”

    原本一直沉默不语的许畅忽然开口了,目光盯着金色巨塔上面不但上升的卓文名字,脸色略微有些不自然。

    “此子能够在这个年纪达到四品奥术师,确实是天赋异禀,即使不如五大天才,但差距也不会太远。”陨星苑主淡淡瞥了许畅一眼道。

    “钟灵山内的威压是越往上越强,而且卓文此子一开始就用这般快的速度,只会提前用完体内的力量,并且打乱节奏,等到了一定高度之后,就会有不少的弊端出现。”许畅摇摇头道。

    “我们继续看着就是了!毕竟没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果到底会是怎么样的?”吕南天摇摇头淡淡的道。

    见吕南天这般说,许畅和陨星苑主两人也都不再说话,而是目光汇聚在金色巨塔之上。

    ……

    钟灵山内,雾气萦绕,气息翻滚,通往峰顶的路径遍布在整座山的四面八方,犹如人体经脉一般,四通八达,而路径中的各个武者也都是拼命的朝着上方攀爬着。

    吕逸涛依然遥遥领先于所有人,在两千阶之上,吕逸涛一身白色长衫,双手负于背后,神色平静,在那古井无波的目光深处,有着难以掩饰的傲意。

    从进入钟灵山的那一刻起,他就从来未拿出身份令牌查看过其他天才的排名,因为他知道第一名始终是他,这是属于他自己的骄傲和自尊,也是属于幕秦郡年轻第一天才的傲意。

    一步一步,吕逸涛缓缓的踏着台阶,以一种规律的节奏,步步朝着上方走去,看上去速度不快,但若是真的体会的话,吕逸涛此时的速度比大多数武者要快上一大截,那是速度快到极致而产生慢的错觉。

    微仰头,吕逸涛目光透过层层雾气,仿佛能够看见雾气尽头,山巅之上,那座一直屹立着的巨大石像。

    他不知道那座石像的真实面貌,但他就是知道在钟灵山,山巅之上,有着一座石像散发着极致的吸引力诱惑着他不断的前进。

    “父亲大人曾说过,若是我能够抵达钟灵山山巅之上,我将会获得与众不同的力量!在整个元气塔之中,钟灵山山巅之上蕴藏的秘密几乎不下于远古传承!”

    说着,吕逸涛忽然停顿了下来,抬头望着上空的层层雾气,目光迷离,自语道:“在那山巅之上……到底有什么呢?连曾经的一代天骄吕寒天都曾念念不忘的山巅之上的东西,到底会是什么呢?”

    一边喃喃自语着,吕逸涛身上的气息缓缓的雄厚起来,目光中的迷离之色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坚定之色。

    蹬!

    一步踏出,吕逸涛目光已经变得极为坚韧不拔,道:“无论是什么?我吕逸涛定要攀到山巅之上,在那上面拿回吕寒天未曾拿到的记录和荣耀。”

    清脆的脚步声坚定而不绝的在台阶深处回荡着,吕逸涛的身影在雾气之中,越走越远,自始至终,他都未曾去看身份令牌,因为他知道第一必然是他的。

    即使落星、秦霸天、许天良以及朱赤四人同为五大天才,但他知道其他四人与他的差距有多大。

    第一名次基本已经是毫无悬念了,他的目标是山巅之上,一直以来的骄傲,让得他站在了所有人都未曾所及的高度,他渴望更加的高度,渴望去看一看钟灵山的山顶。

    他渴望站在山巅之上,低头,俯视着芸芸众生,他知道那时他会发觉,世间没什么东西是自己无法掌握的。

    “山巅之上……”

    悠长的声音缓缓响起,昙花一现般缓缓消散……

    身段婀娜的落星,玉足轻踏,迎着周围无尽的威压,缓缓的朝着台阶上方攀登而去,洁白如玉的藕臂擦了擦额角汗水。

    “一千阶以后,钟灵山的威压几乎产生了质变,即使是此时的我,都已经开始有些不支了!”

    银牙微咬,落星玉手一翻,掏出了身份令牌,当她瞧见令牌最上方那遥遥领先的光点之后,俏脸上露出一丝苦涩之意,喃喃道:“不愧是幕秦侯府的第一天才,都已经达到这般高度了,速度竟是丝毫不减,我终于清楚了与你的差距了。”

    令牌中的第一名吕逸涛已经进入第两千阶了,而且速度丝毫没有减下来,依然有条不紊的上升着,落星知道吕逸涛恐怕还留有余力,内心不由有些颓然。

    此时的她与吕逸涛已经有着七百阶的差距,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知道他们之间的差距还会越加的扩大,甚至会被吕逸涛狠狠的甩在后面。

    “想争第一是不太可能了,能够得到第二名倒也还是不错了!”

    美眸微移,落星目光放在了后面几名,在看见第三名朱赤与自己差距挺大的之后,内心才稍微轻松许多,吕逸涛毕竟太变态了,和这样的天才竞争,根本就是自讨没趣。

    “咦?这是……卓文?”

    忽然,落星目光落在了令牌靠下方一颗急速上升的光点,美眸露出一丝诧异之色,不过当她看清这颗光点所代表的名字之中,美眸中的诧异顿时被惊讶所替代。

    “卓文不是被怨鬼咒符困住了吗?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卓文是死定了,现在竟然没死?难道这家伙是从怨鬼咒符内逃脱出来的?”

    柳眉紧锁,落星第一次开始重新审视起这卓文来了,或许从一开始,她就从没看透卓文。

    “能够摆脱怨鬼咒符,这卓文身上恐怕有不弱的底牌,不过即使破了怨鬼咒符,这卓文恐怕也是身受重伤了,现在又是用这般快的速度在追赶,根本就是愚蠢之极。”

    摇了摇头,在落星看来,卓文这种快速追赶的行为确实是一种愚蠢的,毕竟一开始是逐渐适应钟灵山威压的过程,速度太快的话,身体肉身会承受不了,到时候恐怕会走不远的。

    继落星之后,其他几名天才也都是注意到了卓文,目光中皆是露出奇异之色,显然对于卓文的脱困都是有着一抹疑惑和惊讶之色。

    “这卓文还真是好狗命!怨鬼咒符都杀不了这杂种,生命力比蟑螂还要顽强!不过也好,等到了第四层后,彻底接受远古传承后,就能出手彻底解决掉这后患了。”

    处于第四名的许天良,此时手持着身份令牌,面目狰狞的低沉喘息,犹如即将发狂的野兽一般。

    第五百台阶之上,卓文长身而立,此时他的排名已经达到三百二十五名了,而从进入钟灵山到现在,时间才过去半天而已,能够在半天时间达到五百台阶,速度却是很快。

    此时,卓文眉头微皱,疑惑的道:“小黑!你干嘛忽然叫我停下?”

    “小子!难道你没感觉这第五百台阶有着与其他台阶不同的地方吗?”脑海中小黑忽然慎重起来,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般。

    “不同的地方?”

    闻言,卓文这才停在第五百台阶之上,默默的感受着这块台阶上的威压,不过让得他眉头微皱的是,他并没有在这块台阶上发现任何不同之处。

    “小子!你这样当然感觉不出来,冲击百会穴激发你的五感,再感受一下试试。”小黑再次说道。

    “哦!那我试试看。”

    说着,卓文双眸顿时变成了暗金色,旋即他的目光便是直接落在了脚下的台阶之上,顿时间,他发现了脚下台阶的不同之处。

    “咦?这块台阶上的威压……好像比第五百零一台阶和第四百九十九台阶弱了很多。”

    此时卓文的观察力和五感在精神力的融合下,达到了一种极致,马上就发现了脚下台阶的不同之处,不过,很快他就更加疑惑了,这块台阶上的威压这么微弱,难道预示着什么吗?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人有弱处,碰之必忿!而钟灵山虽说是皇阶灵宝,威能浩荡,身上自然也有弱点,而你脚下的这块台阶或许就是钟灵山的其中一处逆鳞弱点。”小黑声音忽然变得波动起来,甚至有些激动。

    “逆鳞弱点?这钟灵山的弱点与我有关系吗?”卓文眉头微皱道。

    “真是孺子不可教也!你小子脑袋怎么这么笨?龙的逆鳞乃是至关重要之处,里面蕴含着龙最为精华的精血!而这钟灵山乃是皇阶灵宝,这处薄弱处的能量可不是一般天地之力可以比的。”

    “要知道皇阶灵宝之中皆是蕴含着澎湃的灵气,这股灵气甚至还凌驾于天地之力,乃是无尽虚空中的能量,这也是为何皇阶灵宝那般强大和稀有的原因,最关键的就是里面的灵气!”

    “而且这股灵气对武者的作用更加的好处多多,吸收了灵气的武者,不仅资质会得到极大提高,修为更是会呈现爆炸性的增长,可以说这是比天地之力还要雄厚珍惜的能量,是许多武者想求都求不来的,你小子真的捡到宝了。”

    说到这里,小黑的声音已经变得激动之极,显然这所谓的灵气确实极为的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