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衣服摩挲的声音缓缓响起,卓文猛地睁开双目,缓缓站起身来,一双锐利的目光犹如夜间的灯塔般,钟灵山重重迷雾,目光直视着山巅之上。 冰火!

    “或许……借助大日涅槃的话,我可能攀升到钟灵山的山巅之上,在那上面好像有着某种东西,让得我的身体蠢蠢欲动,那……到底是什么?”

    在冲破到一百八十个穴窍的时候,卓文全身血液在那一刻猛地沸腾起来,这是一股陌生而熟悉的感觉,这股感觉来自于山巅之上,卓文知道在那山巅之上,一定存在着某种东西,某种对他至关重要的东西。

    “小子!山巅之上将是大造化,到底是什么,就连我也无法彻底地感应出来,但是我知道那必然是不同寻常的东西。”识海中的小黑默默地道。

    “大造化么?我……定要登上那山巅之上。”

    默默地丢下这句话,卓文目光中充斥着坚定之色,猛地一脚踏出,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步步地朝着钟灵山巅峰登去,清脆的脚步声在雾气萦绕的台阶上,不绝于耳!

    “那卓文又开始动了!草,这速度怎么比昨晚还快?这是什么速度?”

    当卓文迈动脚步的刹那,试练山顶端平台上的众多势力之主终于是沸腾起来了,昨晚卓文给他们的震撼实在太过于剧烈了,所以很多人都猜测第一千阶应该是卓文的极限,甚至不少人认为卓文恐怕没多少体力再待在钟灵山了。

    现在卓文动了,所有势力之主都是目光直直的盯在卓文的名字上,他们很想看看,昨晚连跨五百阶的卓文,到底哪里才是极限。

    不过,当卓文动的瞬间,所有势力之主,包括五大巨擘,同时陷入了当机的状态,因为此时卓文的速度几乎达到极为变态的速度。

    一眨眼就跨过了五六个台阶,这样的速度比昨晚卓文攀登的速度还要快一些……

    “不是说钟灵山每一千阶的威压都会有质的变化的嘛?为何这卓文速度不减反增?”

    终于,有人忍不住发问了,同时也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难道这卓文之前一直在隐藏实力,现在全都爆发出来了?

    但这有些不切实际啊,若这卓文实力真的那么强的话,那么在之前与无极老人对战的时候,就不会那般狼狈了,更不会被怨鬼咒符给击中。

    “恐怕这卓文在钟灵山内连续突破也有可能!”

    终于吕南天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他很清楚卓文的实力,更是在之前对卓文的实力查看过,他知道卓文实力确实是二轮皇极境巅峰而已。

    但此时卓文所表现出来的速度,可不像是一名二轮皇极境武者能够达到的程度,也唯有三轮皇极境才能达到吧!

    既然如此,吕南天就知道卓文并不是在一开始隐藏实力,而是在钟灵山中突破了,从而才能够表现出这般恐怖的速度。

    “这卓文天赋当真是恐怖啊!竟然能够在钟灵山这样充满威压的山峰中突破。”

    想到这种可能,吕南天也不由自主的赞叹了卓文一句,这样的天才他是越来越喜爱和重视了,此子是个有望追上五大天才脚步的人。

    其他四大巨擘也都是纷纷露出动容之色,若是真如吕南天所说的话,卓文竟然在钟灵山这等恶劣的环境中也能突破的话,这卓文天赋确实有些恐怖了。

    “这卓文……”

    许畅目光阴翳,瞧着金色巨塔内不断攀升的光点,心中充斥着浓郁的杀意,他知道这样的天才,成长速度实在太快,若是不提前扼杀在摇篮里的话,以后必然是个祸患。

    “超过了!这卓文速度太快了,竟然已经超过了第五名的秦霸天,现在已经位列第五名了,而且距离那许天良也已经不远了,以这卓文的速度,恐怕也快要追上那许天良了。”

    忽然,平台中响起一阵阵的哗然之声,接着众人瞧去,果然原本第五名的秦霸天此时已经被挤到第六名了,而卓文顺利地进入了前五名,现在距离那许天良也已经不是很远了。

    瞧见这一幕的永盛侯秦聂,嘴角一抽,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冷哼的道:“这卓文果然有些本事,居然能够超越霸天!还有霸天这小子,看来平时还是不够严格,接下来看来要好好打磨这小子了,免得忘记了居安思危的道理。”

    秦聂此话一出口,其他四位巨擘都是已经能够想象,元气塔结束后秦霸天的悲惨遭遇了,恐怕少不了一顿狠揍啊!

    而秦聂不远处的许畅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因为他也是瞧见处于第五名的卓文与第四名的许天良的距离,正在不断地缩减。

    “不过被超越的应该不止我们永盛侯府的天才,恐怕许兄你们家的小子也要被超越了吧。”

    此时,秦聂冷不丁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话,目光颇为戏谑的瞧着一边的许畅,虽然对于秦霸天被超越心中不爽,不过既然发生了他也不会过多嫉恨那卓文,毕竟卓文是光明正大的超越秦霸天的,这点他还不至于小肚鸡肠。

    而且看样子许天良也将被卓文超越,秦聂现在自然巴不得来个陪葬的,实力与秦霸天差不多的许天良自然是再适合不过了。

    “秦兄!你这话说的也太早了吧,这卓文和天良还有这五十阶的差距,还不定能够超越天良呢!”许畅冷哼道。

    “嘿嘿!照卓文这样的速度,应该很快就能够超越了,许兄,你莫急。”秦聂阴阳怪气地道。

    “你……哼,许某不想与你过多计较。”

    冷哼一声,许畅不欲与秦聂过多言语,而是目光盯在金色巨塔之上,内心却极为的紧张,他自然不希望那卓文超越许天良。

    ……

    钟灵山中,秦霸天愣愣的瞧着手中的身份令牌,脸上满是苍白之色,甚至身体还有些哆嗦。

    “这卓文……居然超越我了?而且速度还这么快……”

    呆愣了一番,秦霸天苦笑自语道:“他娘的!这次还真的逃不了老爹的一顿胖揍了,这卓文竟然这么变态,可叹我一开始居然还从未重视过这样的人物。”

    “不过还有机会!看这卓文的速度,超越许天良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只要我超越那许天良,进入前五的话,或许回去后,老爹可能不会揍得那么狠吧!”

    说着,秦霸天目光中满是坚定之色,心中怀着希望秦聂揍轻点的想法,重新收拾心情,一步步朝着上方踏去。

    一千两百阶之上,许天良气喘吁吁,苍白的脸上却是露出一丝笑意,嘿嘿冷笑道:“这下总算是甩掉那卓文和秦霸天了吧!嘿嘿,想要超越我可没那么容易。”

    说着,许天良拿出身份令牌,就是想看看他到底将卓文拉开多大的距离了。

    “嗯?怎么可能?这不可能的!”

    当许天良目光凝聚在身份令牌上时,身体骤然一僵,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至极,因为他发现卓文不知何时已经超越秦霸天,成为了第五名。

    而且现在距离他居然仅仅只有五十阶不到了,这样的现实,顿时让得许天良犹如五雷轰顶般,脑袋一片空白。

    “不可能的!我不会被卓文这小杂种超越的,绝对不会!”

    低吼一声,许天良仿佛疯了一般,猛地朝着上方跨去,他绝不会被卓文超越的,绝对不会的。

    “当初在本座手中犹如丧家之犬的家伙,怎么可能超越本座呢?肯定是开玩笑的。”

    蹬蹬蹬!

    或许是卓文的刺激,许天良的速度竟是提高了一些,不过与此时卓文的速度,那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两人的距离依然在不断地缩减着。

    “这杂种休想超越我,给我破破破!”

    许天良仰天怒吼一声,竟然速度生生提了一大截,不过越发强大的威压却是让的他的脸色越发的苍白无力,甚至其体表更是溢出许多的血雾。

    五十阶……四十阶……三十阶……二十阶……十阶……

    两人的距离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缩减,最终许天良瞳孔微缩的发现,卓文的高度竟然与他齐平了。

    “不行!决不能让他超越我,给我踏过去。”

    许天良满是愤怒地吼叫,脚步猛地踏在前方的台阶之上,一瞬间,无数威压仿若深海水压般,滚滚轰在了许天良的躯体之上。

    噗嗤!

    许天良只感觉全身充斥着恐怖的压力,犹如万丈巨山压在脊背上一般,整个人佝偻着腰肢,一口鲜血更是狂吐而出,旋即直接倒退十多步,退出了十多阶后,方才稳住身形。

    而身份令牌内的那代表着卓文的光点,却是势如破竹的攀升,瞬间超越了许天良。

    瞧着自己的名字跌落在第五名,许天良整个人显得有些失魂落魄起来,抑郁的心情让得他不由得扬天大吼。

    “怎么可能?卓文这小杂种怎么可能超越我的?怎么可能?这小杂种一定是利用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才达到这等速度的,以他那样的实力,怎么可能会超越得了我呢?”

    想到这样的借口,许天良心中才好受些,他认定那卓文不是靠自身实力超越他的,只要等他进入元气塔第四层后,他必然要将这卓文斩杀掉。

    出门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