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千一百阶、七千两百阶、七千三百阶……七千八百阶、七千九百阶……

    此刻,无论是平台上的众多势力之主还是广场上许多天才武者,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颗代表着吕逸涛的光点,所有人目光中都是露出炽热和震惊之色。

    “已经七千九百阶了,吕逸涛看上去速度丝毫未减的样子,实在太变态了点吧!”

    “不愧是幕秦郡年轻一代第一强者,居然远远超过第二名将近五千阶了,这差距还真的巨大啊!”

    “那卓文其实也不错了,能够达到三千阶的高度,已经是极为恐怖了,不过吕逸涛太恐怖了,竟然能够攀登到这般高的高度。”

    无数的哗然声,排山倒海的在平台和广场上响起,在见识过吕逸涛这等恐怖的表现后,卓文先前那等惊艳的表现反而变得微不足道了。

    此时的吕逸涛,无论是攀登的速度还是高度,都远远甩卓文好几条街。

    “你们快看,吕逸涛抵达第八千阶了,速度好快啊!这才过去半天时间,就已经迈过一千阶达到八千阶,这吕逸涛还真是让人吃惊啊!”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广场中众多的天才都是响起了哗然之声,他们都为吕逸涛这样恐怖的表现而震撼。

    广场最空旷的一处角落,落星、朱赤、秦霸天和许天良四人默默地站在此处,四人都是目光盯在手中的身份令牌,脸上皆是露出震撼之色。

    “吕兄隐藏的还真是深啊!原本我以为与他的差距并不是很大,但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天差地别啊!”

    一身血衣的朱赤,在瞧见吕逸涛登临第八千台阶的时候,猩红的目光闪烁一番,轻叹一口气,脸上也是不由得露出敬服之色。

    其他三人并没说什么,但从他们的神色也是看出来,他们对吕逸涛算是真的心服口服了,虽然曾传言吕逸涛已经晋升到五轮皇极境没多久,但现在吕逸涛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和成绩,恐怕比一般五轮皇极境还要恐怖吧!

    “不过卓文这小杂种有什么资格成为第二名?这小杂种必然是在这钟灵山中投机取巧的。”忽然,许天良目光凝聚在第二名的光点上,神色阴翳的冷哼道。

    “这卓文确实有些诡异!你们难道没注意到那小子每次迈过五百阶之后,都会刻意的停留一段时间,也就是说,在钟灵山之中必然存在着某种秘密或者说是某种捷径,刚好被这卓文给发现了。. ”

    朱赤猩红的目光闪烁,脸上也是露出一丝冷冽,显然对于那从未被他放在眼中的卓文超越了他,朱赤心中也是极为的不爽。

    “你们说的倒是有些可能,这卓文进入钟灵山的时候,也就二轮皇极境的修为,即使他有着四品小成的精神力,但也不太可能与我们抗衡,更加不可能超越我们!而且我也不相信此子在钟灵山中连续突破,最有可能的就是此子投机取巧。”

    秦霸天点头同意,虽然卓文这种情况用连续突破是最好的解释,但他们都很清楚,钟灵山的环境太恶劣了,武者在里面根本就无法安心下来修炼,更不用说突破了,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一旁的落星并没有发言,只是美眸微闪,视线不露痕迹的瞥了一眼令牌中那代表着卓文的光点,谁也不知道她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秦兄、朱兄!这卓文能够在钟灵山内攀登的这么高,体内必然有着不小的秘密,等钟灵山结束之后,到了第四层争夺远古传承的时候,我们先将这卓文干掉如何?到时候他身上的秘密我们三人平分。”

    许天良眼珠一转,忽然态度热情地迎向朱赤和秦霸天二人。

    “哦?你打算对付这卓文?”

    朱赤闻言,猩红的目光一闪,脸上露出一丝意动的神色,在他看来,卓文能够攀登这么高,靠的肯定是身上的秘密,而非实力。

    归根结底,在他看来那卓文根本就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而已,之所以在钟灵山排名超过他,也不过是靠着运气罢了。

    “这卓文确实有些意思!若是许兄愿意打头阵的话,朱某自然愿意与你合作。”

    朱赤也不是蠢货,虽说在第四层可以自由出手,但他可不会当出头鸟,毕竟吕南天可是对于规则极为严苛的,所以出头鸟还是需要这许天良来当。

    许天良面色微变,他哪里听不出这朱赤的意思,后者是想要他做出头鸟。

    “若是朱兄能够帮我除掉这卓文,在下打头阵又有什么关系呢?”许天良淡淡一笑,不过其目光中却是蕴含着冷冽。

    “那么秦兄的意思呢?”说着,许天良视线放在了秦霸天身上。

    “这事情我可不掺和!你们想要打那卓文的注意,尽管去吧,就不要拉上我了。”秦霸天摇摇头道。

    秦霸天隐隐感觉那卓文有些不简单,所以根本就不打算和许天良联合对付那卓文,毕竟他与卓文无冤无仇。

    不远处的落星将许天良的话语听得一清二楚,特别是听见他们欲要对付那卓文的时候,落星柳眉微皱,想要出言阻止。

    不过一想到当初卓文拒绝她的邀请的场景的时候,落星心中莫名的浮现出一股不舒服,最终还是没开口,只是保持缄默。

    时间缓缓流逝,又是两天过去,吕逸涛自从攀登到八千阶的时候,足足在第八千阶停留了两天时间,显然接下来的台阶对他来说也颇有些难度,此时正在默默地休养生息。

    而两天时间里,卓文在钟灵山之中还是该干嘛干嘛去,靠着五百阶的规律,卓文每次都限量的吸收钟灵山内的灵气,然后默默地登上五百阶,又是反复地吸收灵气,提升体内穴窍的数量。

    两天的时间,倒也让他登上了第四千阶,这样的高度足以让所有人吃惊了,毕竟卓文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天才,达到这样的程度,谁都会感觉到不可思议。

    可惜的是,现在外面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不在卓文身上了,而是汇聚在吕逸涛所代表着光点上,他们都知道吕逸涛是这么多届元气塔之争以来,最有希望登上钟灵山山巅之上的人。

    他们知道,他们很可能会见证一个新的记录诞生,所有人都知道钟灵山的最高纪录就是上一届元气塔之争的第一天骄吕寒天所创造的。

    当初的吕寒天抵达钟灵山第九千九百九十九阶,只差最后一步就能攀登上峰顶,但就是这最后一步,乃是钟灵山内威压最为恐怖的一步,即使那天资绝艳的吕寒天,最终也撑不过这最后一步,与山巅无缘。

    但现在又出现了一名足以与当初的吕寒天相媲美的天才,那就是同样是幕秦侯府的第一天才吕逸涛,也是吕寒天的后辈,所有人都很想看看,这吕逸涛到底能否打破当年吕寒天的记录呢?

    “吕逸涛动了!休息了两天后,吕逸涛终于动了,而且速度也不慢,真是太强了,八千阶的威压应该极为恐怖才对,这吕逸涛还能顶着这股威压,速度这般快,真是逆天了。”

    当代表着吕逸涛的光点最终动起来的时候,所有人的心都仿佛揪起来一般,目光丝毫不停的凝聚在吕逸涛的光点之上。

    “山巅之上……”

    略有些沉重的脚步声,缓缓在阶梯中回荡徘徊,吕逸涛此时脸上的淡然之色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时极为凝重的神色。

    八千阶以后的威压,已经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仿佛万千座山峦压在脊梁一般,即使是吕逸涛他再自信,也不敢在夜间行路,而是修养到足够巅峰的时刻,才敢在白日行走。

    “我定能打破当年吕寒天的记录,登上山巅之上,在那里我将会得到蜕变,以及我想要的力量。”

    有些沉重的喘息声不断响起,吕逸涛神色坚定的迈着步伐,目光透过重重迷雾,凝聚在山巅之上,在那里,那一座屹立着的石像变得越加的清晰。

    他想要看清那屹立在山巅之上的石像到底是什么模样的?他到底长什么样?又有什么来历?

    第八千一百阶、第八千两百阶、第八千三百阶……第八千五百阶……第八千七百阶……

    慢慢地,吕逸涛步伐稳定的朝着第九千阶前进着,他知道只要抵达九千阶,那就能够好好的休息,重新调整自身的状态了。

    “迈过去!一定要迈到第九千阶,一定要……”

    低喝一声,吕逸涛体内的气息顿时暴涨了数倍,脚下速度也是猛增,直接越过了八千九百阶,抵达到了九千阶的台阶之上。

    呼!

    轻吁一口气,吕逸涛脸上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神色,微笑道:“总算是到达九千阶了,只需要在这台阶上修养几日,将状态调整到巅峰,那么就能够朝着最后一千阶冲刺了。”

    “不知道那卓文退出钟灵山了没有?我想应该也是坚持不下来了,毕竟已经十天了,以他的实力不太可能坚持这么久才是。”

    说着,吕逸涛从怀中掏出身份令牌,目光汇聚在第二名的光点上,旋即吕逸涛面色微僵,因为他发现处于第二名的光点,并没有黯淡下来。

    而且那卓文更是不知不觉间,攀升到了五千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