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千三百五十阶……九千四百阶……九千四百五十阶……九千五百阶……

    从九千三百五十阶到九千五百阶,卓文的速度极快,只用了半柱香的时间,就已经到达了九千五百阶.

    而这样的速度,再次震撼住了广场上的所有人,他们无法想象,这卓文都已经走到这么高的台阶了,为何还能提速

    当卓文踏入九千五百阶的瞬间,整座钟灵山再次颤了颤,仿佛受到了一股极为沉重的打击一般.

    而吕逸涛此时却才仅仅达到九千六百三十阶,此时的吕逸涛神色颇为狼狈,强烈地威压覆盖在其躯体表面,几乎有着让他崩溃的趋势,如雨般的汗珠不要命的挥洒下来.

    此时的吕逸涛,哪里还有当初的那种淡然飘逸的表情,眉宇之间充斥着浓郁的疲倦之色,气喘吁吁,头发散乱,额前青筋鼓起,全身血液沸腾,不受控制.

    不过,当他将目光汇聚在身份令牌上的时候,目光中满是疯狂之色.

    因为他发现身后的卓文不知不觉,已经登上第九千五百阶了,距离他居然仅仅只有一百三十阶的差距.

    ”卓文!”吕逸涛猛地抬起头,仰天嘶吼一声,抬起脚,再次迈出,但速度却是慢下了许多.

    第九千五百阶之上,卓文也是颇为狼狈,九千阶以后的威压确实恐怖,几乎每一个台阶,其威压都能够翻好几倍,即使卓文都有些难以承受.

    ”小子!方才你那般拼命地逃命,倒是将器灵甩远了,那器灵的力量恐怕距离你足有三百阶.若是你停在这九千五百阶的话,你只有二十个呼吸时间.”

    眼见卓文忽然停下脚步,识海中的小黑自然知道卓文打的什么主意,恐怕还想要吸收这里面的灵气,故而很是默契的解释.

    ”二十个呼吸时间足矣.”

    喃喃自语一句,卓文右手成爪状,金光闪烁,猛地轰在了脚下的台阶之上,只听轰隆一声,顿时台阶直接被轰成齑粉.

    一股股浓郁的蓝色雾状灵气,犹如井喷式暴涌而出,而卓文毫不客气,直接将台阶下方泄露出来的灵气全部吸入体内.

    由于体内的三百六十个穴窍都已经打通了,卓文此次没有牵引灵气全部输入泥丸宫内,而是将灵气分作两股,一股补充泥丸宫内消耗的精神力,另一股则是补充已经损耗了许多的体力.

    浓郁的灵气,如海纳百川的灌入体内,顿时间,一股难以言表的舒畅之感,扩散在卓文全身遍体,让得卓文不由得大吼出声.

    而随着灵气的不断补充,卓文身上的疲倦也是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精力充沛.

    十个呼吸时间,眨眼而过,此时身后的器灵力量距离卓文只有一百五十阶左右,而卓文体内的精力在灵气的补充下,也是达到了巅峰程度.

    或许身后的器灵感受到卓文又在肆无忌惮的吸收灵气,怒火滔天般的吼声,不断地从后方暴涌而来,那等声音内所充斥的情绪,好像要将卓文给撕成粉碎一般.

    ”小子!快走,那器灵现在暴怒的很,速度已经在加快了,再不走,你就真的要被其追上了.”小黑忽然脸色微变地道.

    闻言,卓文略有猩惜的瞧着脚下那依然喷涌而出的灵气,在这台阶下面的灵气储量可是极为充足,不过后方有着器灵的追赶,卓文还真不敢在这里多留.

    ”真是可惜了剩下的灵气!”

    轻叹一声,卓文脚掌猛地一踏,速度又是提升了一大截,得到了灵气的补充,卓文的精力几乎丝毫无损,达到了巅峰状态,所以速度倒是还能勉强保持住.

    而当卓文出发的刹那,吕逸涛已经登上了九千七百阶,此时吕逸涛双目赤红,在瞳孔周围布满血丝,甚至连嘴角都是溢出一丝鲜血出来.

    ”九千七百阶了,真没想到此地的威压已经达到了这么恐怖的地步,不知道那卓文到哪儿了”

    勉强压住体内那沸腾的鲜血,吕逸涛再次将目光放在身份令牌之上,第一次他如此在意一名对手,在卓文追上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卓文此人他不得不在意.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让他感到威胁感的年轻天才!

    ”还在九千五百阶么看来他也是坚持不下来了,毕竟这里的威压可不是其他台阶可以比的.”

    当吕逸涛发现身份令牌中,那代表着卓文的光点,依然停留在第九千五百阶的时候,嘴角顿时露出一丝轻松的笑容,这是击败劲敌后的一种快意.

    不过吕逸涛嘴角的笑意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发现九千五百阶上那代表卓文的光点,在此刻忽然动起来了,而且其速度也是快到让他不可置信的地步.

    九千五百一十阶……九千五百二十阶……九千五百三十阶……九千五百四十阶……九千五百五十阶……

    十个呼吸时间,卓文就连续跨越了五十台阶,从九千五百阶达到了九千五百五十阶,而且这等速度还在慢慢地增加,而与他的距离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减.

    ”怎么可能这卓文速度怎么还能这般快不行,决不能让他超越过去.”

    吕逸涛大吼出声,双目赤红,脚掌猛地踏在九千七百零一阶,他不能让卓文超越他,他乃是幕秦郡年轻一代第一天才,他的傲气不允许自己失败.

    轰轰轰!

    可惜的是,九千七百阶的威压已经达到极为恐怖的地步了,吕逸涛脚掌他上去的刹那,无数威压形成剧烈地气旋,猛地作用在吕逸涛的整个躯体之上.

    噗嗤!吕逸涛面庞一红,一口樱红得鲜血顿时喷涌而出,而吕逸涛的身体也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要倾倒一般.

    ”我不服!卓文,第一名是我吕逸涛的,而不是你的!”

    目光中噙着浓郁的疯狂之色,吕逸涛仰天大吼一声,双手合拢猛地拍在胸膛之上,顿时间,身上的白色长衫在强大力量下碎成了粉末,露出了他那精壮的躯体.

    只见吕逸涛的胸膛之上,无数血色经络汇聚在其胸膛中央,在那中央位置绘制出了一道血色的图案.

    那是一只巨大的兽爪,血色的兽爪,腥红的血腥味不断地蔓延开来.

    此爪,乃是一个图腾,其颜色并不是鲜红色,而是诡异的暗红色,此刻,吕逸涛毫不犹豫的将手掌轰在胸膛的这图腾之上,那血角顿时散发出浓郁的血光,似是融化一般,融入吕逸涛全身.

    而吕逸涛的双眸更是变得诡异的暗红色,一股股恐怖的气息在其体内暴涌开来,仿佛吕逸涛体内隐藏着一只洪荒猛兽正在逐渐苏醒一般.

    轰轰轰!

    吕逸涛仿佛获得了新生的力量一般,仰天大吼一声,脚步猛地踏出,速度几乎飙到了极致.

    九千七百五十阶……九千八百阶……九千八百五十阶……九千九百阶……九千九百五十阶……

    而当吕逸涛达到九千九百五十阶的时候,他胸膛前的那血爪图腾,逐渐黯淡下来,最终变得仿佛透明一般,若是不认真看的话,根本就注意不到这血爪.

    显然这血角图腾应该是一股强行封印在吕逸涛体内的其他力量,恐怕是吕逸涛的底牌,只是现在吕逸涛为了拼命,强行解开血角封印,从而获得额外的力量.

    噗嗤!

    ”卓文!能够逼我用出当年吕寒天从血魔传承中得到的血魔精血,你足以自傲了!此血魔精血乃是我的保命手段,若不是性命攸关的时候,我从未用过,但今日却为了你用,即使你败在我手中,你也无憾了.”

    此时,神色黯淡之极,强行使用血角图腾的力量,让得他体内气力严重不足,他知道以他现在的状态,恐怕根本无法登上钟灵山的山巅之上.

    微微喘息了一口气,吕逸涛低头瞧着手中的身份令牌,这一眼望去,顿时让得吕逸涛瞳孔瞪大,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这……这不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

    只见令牌上那代表着卓文的光点,此时速度居然也跟着他极具飙升,而且速度比他之前还要略快一些.

    九千七百阶……九千八百阶……九千八百五十阶……九千九百阶……九千九百三十阶……

    在吕逸涛呆滞的目光中,卓文的阶数直线飙到了九千九百三十阶,此时距离他吕逸涛仅仅只有二十阶的差距,而身份令牌中,代表着他们两人的光点,此时几乎贴在一起了.

    ”这不可能!”

    吕逸涛眼中满是震撼和不可思议之色,嘴中不断喃喃着,吕逸涛目光中带着一丝疯狂和狠辣,只见吕逸涛再次抬起手,猛地拍向了胸膛之上的那血爪图腾.

    一口鲜血猛地狂飙而出,吕逸涛全身爆发出恐怖的血雾,一时之间,吕逸涛整个人周围血海滔天,血光弥漫,恐怖刺鼻的血腥气轰隆隆的扩散在整个台阶之上.

    ”卓文……第一名是我吕逸涛的,而不是你卓文的,想要抢夺第一名,那你就拿出点真本事来吧!”

    疯狂地嘶吼声,在钟灵山中隐隐飘荡开来,吕逸涛此刻状若疯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