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一点头,达到三轮皇极境后,卓文心中也是一阵的舒畅,目光微移,卓文视线顿时凝聚在这山顶上面的景物。

    不过,让得卓文怔然的是,钟灵山山巅之上,根本空无一物,四周地面根本寸草不生,看上去荒凉的很,而且当初在山下所看到的那巨大石像,在这里也没有见到,看来那石像果然是幻象。

    “难道这山顶上没有任何东西嘛?当初吕南天不是说过,这钟灵山山顶之上,有着大造化嘛?难道吕南天说的是假的?”

    环顾四周,卓文眉头越锁越紧,他辛辛苦苦登上钟灵山山顶,可不是仅仅为了第一名的名次而已,而是吕南天曾说过的大造化。

    “等等!小子你再向前面走十步看看!”忽然,小黑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语气中带着一丝慎重。

    闻言,卓文缓缓地向前走十步,顿时间,卓文只觉得面前天旋地转般变化,然后他眼前的景物居然全部变得不同了。

    只见眼前绿荫繁密,绿意渐浓,哪还有方才那一幅荒废破败的景象。

    “看来方才你看到的也是幻境,这才是真实景象才对!”小黑的声音再次响起,啧啧称奇道。

    卓文这才恍然大悟,看来这钟灵山山顶果然不同凡响,居然还设置了这么一处幻境,若是没有小黑的提醒的话,恐怕他就真要错过这等地方了。

    “前方有一座山洞,我们去瞧瞧!”

    忽然,卓文目光流转,瞧见了在那绿荫尽头,有着一座颇为矮小的山洞,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

    山洞只有半人高,若是要进去的话,必须要弯下身躯才能进去,里面幽深无比,而且卓文还感应到,这里面有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阴寒的气息飘动着,让得他不由得全身发冷。

    “看来这山洞内不简单,小子,你进不进?”小黑慎重的道。

    目光闪烁一番,卓文知道恐怕这山顶上得好处就在这山洞里面,沉吟片刻,一咬牙道:“进!当然要进,里面很可能有着天大的好处,我可不能就这样错过了。”

    “那你要小心点,我总觉得这山洞有些诡异,或许里面存在着某种危机也说不定。”小黑点点头,略有些担忧道。

    “此事我会注意的,毕竟都已经闯到这里了,若是就这样空手而归的话,那就真的太不值得了。”

    点点头,卓文脚掌一迈,直接进入了这矮小幽深的洞穴之中。

    轻轻的走在矮小的山洞之中,卓文发现山洞之内并不像在外面看过来的那般漆黑一片,而是有些淡淡的荧光散发着,以卓文如此修为自然能够将整个山洞都是看的通透!

    一路走去,卓文并无任何的发现,四周除了黝黑的岩壁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东西存在,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卓文依然穿行于洞穴之内,仿佛洞穴内毫无尽头一般。

    “这座洞穴怎么回事?都已经走了这么久了,居然还没走到尽头?”眉头微皱,卓文内心略有些烦躁地道。

    “别急!快到了。”小黑却是颇为冷静的道。

    果然,卓文又走了大约一刻钟时间,很快就走到了洞穴的尽头,不过当他瞧见尽头的景象的时候,眉头却是紧缩起来。

    山洞的尽头是一堵凹凸不平的岩壁,这块岩壁与其他地方的岩壁略有些不同,整体并不像那般棕黑色,而是呈现出诡异的紫黑色,在漆黑的山洞之中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光芒,显得悠远而神秘!

    双眉紧蹙,卓文来到这块诡异的岩壁面前的时候,他清晰的感觉到泥丸宫之中的精神力顿时沸腾了起来,里面的金色浪潮一阵高过一阵,仿佛在表达着自己的喜悦之情!

    “咦?我的泥丸宫居然有反应?这紫色的岩壁是什么东西?”

    蓦然,一股冲动顿时自卓文的内心深处翻涌而出,使得卓文不由自主的用手去触摸紫黑色的岩壁,即使卓文潜意识在阻止,但是此时的卓文全身仿佛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控制了一般根本无法动弹!

    铿!

    当卓文接触紫色岩壁的一霎那,看上去坚不可摧的岩壁竟然顷刻倒塌化作粉末!

    烟尘散去,卓文发现岩壁的另一端竟然出现了一个幽深的通道!

    “没想到这紫色岩壁后面还另有玄机!”

    眸子之中闪过一丝奇异的神色,卓文面色上露出一丝犹豫的神色,最后还是一咬牙踏入了通道之中!

    通道比之刚才的山洞要宽敞不少,一路通行卓文根本没有遇到丝毫的阻碍,一直抵达通道的尽头之后,卓文脸上顿时露出见鬼的表情!

    只见在通道尽头,呈现在卓文眼前的是一座颇为浩大的殿厅,而在殿厅中央坐立着一座极为宏伟的青铜棺椁。

    “不会吧?怎么又是棺材?在试练山的时候,我就已经碰到过一次棺材了,怎么在钟灵山山顶还遇到一次棺材。”

    在见到眼前这青铜棺椁的刹那,卓文顿时有一种蛋疼的感觉,心中不免怀疑自己是否与棺材有缘分,怎么几次三番的遇上的都是这类棺材。

    “小子!或许你真的有可能与棺材有缘吧!”

    见卓文一脸蛋疼的样子,小黑难得微笑的调侃一句,旋即严肃道:“上次你在试练山最后一关的金色棺椁算是不错的造化,毕竟让你得到了大日涅槃这等恐怖的炼体法门,而现在这青铜棺椁比那金色棺椁还要神秘恐怖,恐怕里面的东西比那金色棺椁还要好上不少,你小子就不要埋怨了,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说完,小黑不由得白了卓文一眼。

    讪讪一笑,卓文目露精芒的瞧着眼前的青铜棺椁,他也是知道这等棺椁很可能不简单,因为他能够感受到这青铜棺椁中那隐隐透露出的恐怖气息,这股气息远比上次遇到的金色棺椁要强悍许多。

    “恐怕这里面又是一具强者的骸骨也说不定。”

    嘴中嘟囔了一句,卓文一步踏出,顿时来到了青铜棺椁前面,只见眼前的青铜棺椁表面透露着斑斑锈迹,看上去古老而沧桑。

    目光闪烁一番,卓文右手顿时布满金色脉络,先是颇为恭敬的拜了一拜,然后卓文猛地一掌拍在棺盖上面。

    咣当!

    金铁交鸣的声音顿时响彻开来,只见卓文闷哼一声,竟然直接倒退十几步,方才停住脚步,目光惊骇的瞧着眼前的青铜棺椁。

    只见前方的青铜棺盖仅仅只是移动了几寸的距离,距离完全打开还有着极为大的差距。

    “这棺盖还真是厚重无比,击打过去根本好像打在万丈山岳一般。”

    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虎口,卓文目光中终于露出一丝慎重之色,他知道想要打开这青铜棺椁必须要用全力了。

    “三百六十个穴窍,全部给我开!”

    低喝一声,卓文体内无数穴窍顿时犹如漩涡一般大开,浓郁的金色在穴窍的联系下,遍布在卓文全身上下,顿时间,卓文整个人变成了炽烈的金人,恐怖的气息从其躯体内流溢开来。

    轰!

    一脚猛地踏去,卓文猛地一掌劈在棺盖上,顿时间,无数气浪纷飞,而原本纹丝不动的棺盖微微颤动,旋即移开了大约半米距离,刚好开了一道口子。

    嗖!

    当青铜棺椁刚刚露出一道口子的时候,一道漆黑的虚影猛地窜出,旋即直接朝着卓文眉心处直掠而去,这道虚影也就只有一寸大小,不仔细看得话,根本就发现不了。

    “嗯?”

    在这道黑影掠来的刹那,卓文面色微变,右手金芒闪烁猛地一挥,顿时间,挡在了自己面前。

    噗嗤!

    卓文只觉得手掌一阵刺痛,然后他惊骇的发现他的右手手掌,居然直接被这道细小的虚影穿透,一滴滴樱红的鲜血不断地落下,显得凄厉而狰狞。

    “什么?居然直接突破了我的手掌?”

    当卓文发现自己的手掌被穿透的刹那,他不由得脸色大变,要知道现在他的全部穴窍都被打通,其肉身强度极为恐怖,即使是五轮皇极境的吕逸涛都不一定能够轻易破开他的肉身。

    但眼前这神秘的虚影,居然犹如穿透豆腐一般穿透他的掌心,这真的让卓文大吃一惊了。

    这道虚影穿透卓文的掌心过后,居然余势不减的朝着卓文眉心直掠而去,其速度甚至比方才还要快上几分。

    瞧着越来越近的虚影,卓文心中的不详预感越来越浓,额前更是冷汗连连,他敢肯定若是被这道虚影钻入眉心深处的话,恐怕他就要危在旦夕了。

    不过这道虚影速度实在太快了,现在卓文躲也不太可能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该怎么办?若是被其钻入眉心的话,我恐怕有性命之忧。”

    这一刻,卓文终于感到了深切的恐惧,这小小的虚影竟然带给他一种死亡的威胁。

    嗷呜!

    忽然,就在这道虚影即将接近卓文眉心的时候,一道深切的龙吟声顿时从卓文体内暴涌而出,然后一股股墨黑色的雾气从卓文眉心掠出,竟然化作了巴掌大小的墨黑色的布满鳞片的小龙。

    啊!

    当这条小龙出现的刹那,那道虚影忽然发出一股凄厉的尖叫之声,居然直接偏离轨道,朝着相反方向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