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见主人!”

    白衣青年单膝跪在地上,目光带着一抹炽热的盯着卓文,仿佛在他眼中,卓文就是他最为崇拜的人一样。   .

    “倒有些灵智,口齿很是清晰。”小黑点点头,显然对眼前这傀儡颇为满意。

    卓文也是打量了番眼前的傀儡,这具傀儡除了神色有些呆滞以外,外表几乎和人一模一样,若是不认真辨认的话,根本就区分不出这竟然是一具没有生命的傀儡。

    “以后你就叫白磷吧!这样以后也好称呼。”卓文随意给眼前的傀儡起了个名字。

    “多谢主人赏赐名字。”白磷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意,拱拱手道。

    闻言,卓文点点头,旋即右手一招,白磷顿时被他收入青铜棺椁之中,而青铜棺椁重新化作巴掌大小,被卓文接在掌心之中。

    环顾了四周,卓文轻声道:“既然此事已了,我们也该出钟灵山了。”

    一边的小黑闻言,点点头,顿时化作一道黑芒,钻入卓文的眉心深处。

    而卓文则是轻轻拿出身份令牌,右手一捏诀,顿时白光如同光宇一般将卓文笼罩进去,而卓文身影缓缓消失在原地。

    ……

    钟灵山外的广场上,许多天才武者都是目光紧紧的盯着钟灵山,他们都在等待卓文的出现。

    “都已经过去三天了,怎么这卓文还没出来啊?难道在那山顶上遇到什么事情了?”

    “恐怕在山顶上得到大好处了吧!毕竟钟灵山山顶极为神秘,据说里面有着大造化,只不过从未有人上去过,所以里面到底存在着什么,根本无人得知。”

    “若真的有大造化的话,这卓文恐怕在里面将会获得不少的好处了啊!”

    ……

    就在广场上不少武者抱怨的时候,一道光柱在广场尽头冲天而起,旋即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地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唰唰唰!

    当这道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瞬间,广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汇聚在这道身影之上,然后整个广场都是为之静了静,因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正是他们一直等待着的卓文。

    感受着周围投射而来的各种各样的目光,卓文一概无视,而是在广场上随意找了个角落坐下,等待着元气塔第四层的开启。

    “卓兄!你可真牛,居然超越了吕逸涛,获得了钟灵山排名第一,甚至还登上了钟灵山山巅,打破了钟灵山千百年来的记录。”一道热切的声音顿时在卓文耳畔响起。

    微仰头,卓文顿时瞧见一身白衣的欧阳寒轩,神色激动地来到自己面前,然后毫不客气的坐在卓文身边。

    “寒轩兄!”

    见到欧阳寒轩,卓文脸上也是露出一丝微笑,断岩城的欧阳寒轩、欧阳云图和裘仇可是曾帮过他不少,这欧阳寒轩为人虽然有些心机,但对他确实不过,也算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

    “卓兄!你不知道当你登上钟灵山山巅的那一刻,广场上的那些武者的表情都多么的精彩,甚至连那五大超级天才的脸色更加精彩……”

    此时,欧阳寒轩倒是极为兴奋,一个劲地对卓文述说着他攀登钟灵山的时候,其他一些武者的表现和表情,说的倒是绘声绘色,而卓文则是微笑的坐在一旁听着。

    等欧阳寒轩说完后,卓文略有些好奇地问道:“寒轩兄,不知道你此次是否进入前百名了?”

    闻言,欧阳寒轩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笑道:“侥幸进入前百名,刚好排在第一百名,可以说完全靠运气的。”

    卓文略微有些诧异,欧阳寒轩的修为并不高,仅仅只有二轮皇极境小成而已,居然能够在钟灵山进入前百名,看来欧阳寒轩身上倒有些秘密存在。

    不过对于这点,卓文自然不会追根刨地,只是适时的转移了话题,毕竟每个人身上都拥有秘密,比如他卓文身上的秘密就比其他人多很多。

    “据说此次元气塔第四层只会出现五座远古传承,这五座远古传承恐怕与我们是无缘了,应该基本都被那五大超级天才给霸占了,不过卓兄以你的潜力和实力,应该拥有争夺远古传承的可能。”

    欧阳寒轩略微叹了一口气,旋即目光希冀的瞧着眼前的卓文,他知道其他人或许争不过五大超级天才,但眼前的卓文很有希望获得其中一座远古传承。

    毕竟卓文在钟灵山上得表现太过于惊艳,再加上之前连吕永胜都败在卓文手中,所以卓文其实已经被其他天才武者认为,是最有希望在五大超级天才手中夺得一座传承的人选。

    “那倒不一定!第四层的远古传承本就是依靠自身的机缘的,不一定是实力越强就能获得的。”卓文却是摇摇头道。

    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获得其中一座远古传承确实不难,不过此次他的目标可不是普通的传承,而是那最为恐怖的血魔传承,所以他已经对新出现的五座传承并不是很感兴趣。

    就在卓文与欧阳寒轩交谈的时候,另一边的吕逸涛忽然起身,然后径直朝着卓文所在方向行去。

    而吕逸涛的行为,顿时牵动了所有人的目光,但他们瞧见吕逸涛所去得方向竟是卓文所在的地方的时候,顿时间,所有人目光中都是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吕逸涛居然向那卓文走去了,不会是想找那卓文麻烦吧?”

    “应该不会!毕竟这广场上可是有着远古禁制存在,而且吕南天等一群人都在外面看着,这吕逸涛应该不会乱来的才是。”

    “……”

    议论声缓缓响起,所有人心中都疑惑吕逸涛此时的行为。

    卓文也是略有所觉,微仰头,目光顿时落在了那向这边走来的吕逸涛,眉头微皱,心中却是暗暗戒备着。

    这吕逸涛可是货真价实的五轮皇极境,若此人真找他麻烦的话,恐怕他必须要使出浑身解数才行,甚至还有可能被迫祭出傀儡白磷。

    身边的欧阳寒轩也是发现了那走来的吕逸涛,面色微怔,但也坚定地站在卓文身边,目光毫不畏惧的凝视着前面的吕逸涛。

    吕逸涛直接无视欧阳寒轩,而是目光紧紧盯着卓文,淡淡道:“卓文!钟灵山山巅之上的那座石像到底是什么?你能告诉我嘛?”

    闻言,卓文不由得一愣,他倒是没想到吕逸涛前来竟是问他这个问题,略微沉吟一会儿,卓文摇摇头道:“山巅之上并无石像,那石像是你心中的幻想,换而言之,钟灵山第一万阶并无威压,有的是一片虚妄的幻境。”

    听得此话,吕逸涛瞳孔缩了缩,脑中回想起当初迈向第一万阶的种种,以及那山巅之上低下头俯视着自己的石像,他终于发现原来淘汰他的却是他自己。

    正如卓文所说,第一万阶并无任何威压,有的是那直入心扉的幻境,若是当时自己心不乱的话,第一万阶不攻自破,但当时他的心乱了。

    他知道若是当时他心不乱的话,那么登上山巅之上的应该是他而不是眼前的卓文。

    “其实,你能赢得,但你最后却是败给了你自己。”卓文摇摇头,意味深长地道。

    这句话别人或许听不懂,但吕逸涛却听懂了,淡然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一丝苦涩之意。

    “卓文!败了就是败了,毕竟登上山巅的是你而不是我,现在后悔其实已经毫无用处!而且能够将我逼到那份上,你的心很强大,也让我极为佩服。等你实力再增进一些后,我自会找你再比比的。”

    深深地望了卓文一眼,吕逸涛缓缓转身,重新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而不远处原本想要看好戏的许天良,此时脸上挂满了失望之色,他还以为那吕逸涛会动手教训卓文呢?到头来却是空欢喜一场。

    “算了!等进入第四层一样可以教训这小杂种。”许天良恨恨的嘀咕一句。

    而卓文却是默默地瞧着那远处的吕逸涛,脸上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方才吕逸涛在离开的时候,特地给我传音了一句。

    “你要小心许天良和朱赤,落星方才对我说过,这两人恐怕会在第四层对你不利!你潜力固然很强,但实力终究不行,若是想要保命的话,最好还是避开那两人。”

    “这吕逸涛心性倒是很好,不像他的二弟和三弟那样,满肚子都是坏水和睚眦必报,颇有些君子风度。”脑海中小黑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言语中掩饰不了对吕逸涛的赞赏。

    卓文也是点点头,看来这吕逸涛能够成为幕秦郡第一天才,可不是偶然的,此人无论是天赋还是心性都算得上是上上之选,日后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不过,既然那许天良和朱赤想要对我不利的话,那等到第四层之后,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说着,卓文微偏头,目光顿时凝聚在了不远处那神色阴冷的许天良和脸色冷漠的朱赤身上,朱赤暂且不说,不过这许天良卓文是一定要找其算旧账的。

    好似感受到卓文的目光,许天良目光虚眯,偏头,刚好与卓文的目光对上,接着他脸上的笑容越发的阴沉,并且对着卓文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出门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