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着欧阳寒轩微微一点头,卓文目光虚眯,透过外面的光罩凝视着外界的环境,他发现在外面那一望无际的荒原之上,还稀稀拉拉的存在着一些建筑。

    只不过那些建筑看上去极为破败,看上去俨然就是一副战乱过后的颓败景象,不难猜测在很久以前,这片荒原上恐怕发生过极为惨烈的战争。

    欧阳寒轩也是注意到卓文的视线,目光也是放在了远处那些残破的建筑物,微笑道:“那些残破的建筑物,应该就是一处处远古遗迹,这些远古遗迹基本都是这样的景象,残破不堪。”

    “远古遗迹么?”

    闻言,卓文目光中也是浮现出一丝火热,远古遗迹若是比较完整的话,里面基本都是有好东西的,现在卓文可是极为缺乏资源,若是能够在这远古遗迹中获得足够的资源的话,恐怕他就能够依靠青铜棺椁,将白磷实力提升到九轮皇极境的程度了。

    而白磷的实力一旦达到九轮皇极境,那么卓文就完全不惧百川侯府的报复了。

    此时,小山丘上一百名武者也基本都是到齐了,这些武者皆是与自己相熟的朋友或者同势力的子弟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俨然分成一个个小团体。

    “卓文!你要小心点那许天良和朱赤他们,恐怕他们会对你不利!若是可以的话,你大可以到我们玉女星苑的队伍里面来,以我们玉女星苑的实力,许天良和朱赤两人不会轻易动你的。”

    正当卓文默默观察着四周的环境的时候,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缓缓在耳畔响起,略微一怔,卓文微仰头,顿时瞧见不远处玉女星苑的队伍中的清莲正一脸关切的瞧着自己。

    瞧着清莲脸上的关切之意,卓文心中微微一暖,朝着她点点头,传音回道:“清莲姑娘多谢你的好意,那许天良和朱赤我自有办法应付。”

    见卓文这般说,清莲也是知道卓文恐怕有一定的后手,所以也没什么担心,毕竟卓文这一路走来所创造的种种记录,她可都是看在眼中,所以她还是很相信卓文的实力的。

    “以后你就不要称呼我清莲姑娘了,直接叫我清莲吧!毕竟我们也算是朋友了。”略微踌躇了一番,清莲忽然有些羞涩的传音道。

    而玉女星苑队伍中的清莲淡雅的俏脸上,罕见的浮现出一抹娇羞,犹如一朵出水芙蓉一样。

    清莲的异样卓文自然也是瞧见了,略微犹豫了番,道:“既然如此,那以后我就直接称呼你清莲吧!毕竟你当我是朋友,那我卓文自然也将你当朋友,此次进入远古遗迹之中,你自己小心点。”

    “嗯!我会的。”

    见卓文真的称呼自己名字,清莲芳心雀跃,嘴角绽放出甜蜜的笑容。

    不过这些卓文都未曾看见,因为在与清莲传音对话的时候,有两道不怀好意的目光盯在了他的脊背的,让得他脊背寒毛直竖。

    微偏头,卓文顿时瞧见了身后不远处,这两道目光的主人,正是许天良和朱赤,此时两人身边倒是有不少的手下,基本都是百川侯府和御剑门的同门弟子,加起来足有二十名左右。

    毕竟五大超级势力可是幕秦郡最为强大的五个势力,天才辈出,所以此次前百名的名额五大势力也是占据了将近一半左右,平均下来,五大势力每个势力都有十人进入这第四层。

    “卓文!此次你算是插翅也难逃了,等这小山丘外的这层禁制破开之后,就是你的死期了,好好珍惜这最后的时光吧!”

    许天良目光阴冷,带着身后的二十人,直接来到卓文身前,目光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卓文。

    而朱赤则是站在许天良的身边,双手抱胸,脸色冷漠的道:“卓文!其实你与许天良之间的恩怨,我朱赤是没什么兴趣插手的。若是你将身上的乾坤袋交给我,那我就不会插手你与许天良之间的恩怨,如何?”

    “朱兄!你……我们不是说好的嘛?”

    朱赤的这一句话,顿时让得许天良脸色微变,他明明与朱赤商量好,进入第四层就联手杀了这卓文,然后其身上乾坤袋里地东西,他们二人对半分。

    但现在这朱赤的这么一席话,顿时让得许天良脸色变得难看之极。

    “嘿嘿!许兄,你可不要忘了我帮你是因为这小子身上的乾坤袋,若是此子识时务交出乾坤袋的话,我自然不需要多此一举的与他交战,毕竟我还赶时间去远古遗迹寻找钥匙呢。”

    朱赤冷哼一声,脸上丝毫没有毁约的羞愧,反而一脸的理所当然,而且他也不傻,许天良这么恨卓文,明显是与其有着不小的恩怨,他可不会白白被别人当枪使。

    许天良闻言,冷哼一声,目光紧紧盯在卓文身上,他相信这卓文恐怕不会那么容易答应将乾坤袋交给朱赤的,而一旦不答应,朱赤最后还是要和他联手斩杀这卓文。

    卓文却是摇摇头,冷冷道:“你算老几?我凭什么将乾坤袋交给你,若是你们御剑门门主轩辕离来要我的乾坤袋的话,或许我会给,但你算什么东西?”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寂静了一下,旋即不少人都是目光诧异的盯着卓文,他们倒是没想到这卓文脾气还真的挺冲的,居然丝毫不给朱赤面子。

    此时,朱赤脸色阴沉到极点,原本他不打算杀卓文,只需要卓文交出乾坤袋即可,那么他与许天良之间的事情,他们自然不会去管。

    但现在卓文这么一说,他心中寒意更甚,对于卓文也是逐渐生出一丝杀意,身为御剑门第一天才,哪个人不是见到他毕恭毕敬的,哪会像卓文这般丝毫不给他一点脸色看,这几乎让朱赤肺都气炸了。

    “果然有种,原本许兄说过你小子狂妄自大,我还有点不信,毕竟只是个低级城池出来的贱民而已,又有什么底气敢狂妄自大,但现在我算是信了!像你这般狂妄无边的小子,最后的下场往往都会很凄惨的。”朱赤冷冷的道。

    许天良见朱赤动了真怒,目光中露出喜色,心中暗骂卓文没脑子,居然狂妄的连朱赤都不放在眼中,毕竟这朱赤的实力比他要强上一些,就连他都不敢对其如此出言不逊。

    而卓文与许天良和朱赤几人的冲突,也是引起了小山丘中其他人的注意,一道道目光顿时集中在卓文和许天良等人身上,目光中都是露出戏谑之色。

    “咦?那许天良和朱赤居然找那卓文的麻烦,恐怕那卓文要倒霉了。”

    “那卓文势单力薄,虽然在钟灵山表现抢眼,但实力也就三轮皇极境而已,同时得罪许天良和朱赤,那基本算是完了。”

    周围众人窃窃私语,瞧着卓文的目光有怜悯,有担忧,有幸灾乐祸,但大多数都是默默地为卓文默哀,毕竟卓文实力却是不高,面对许天良和朱赤,那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

    而玉女星苑队伍的落星和清莲以及不远处的吕逸涛等人也是注意到卓文那边的异状,他们眉头皆是微皱了起来。

    “落星师姐,此次你定要帮那卓文,若是你不帮的话,也不要拦着我。”清莲美眸中满是坚定之色,低声对清莲道。

    落星闻言,轻叹一声,道:“放心吧!此次我会帮得,毕竟这卓文也曾在黑暗森林救了你和红莲一命,这个人情也是该还了。”

    说着,落星带着玉女星苑的队伍,缓缓来到卓文所在的地方。

    “咦?玉女星苑几人也来了,难道也想要对付这卓文嘛?”

    当落星带着队伍前来的受,周围不少人都是脸上布满诧异之色。

    “落星!难道你想要保这卓文嘛?你可要清楚,若是你要保住这卓文的话,也就意味着要与我们百川侯府和御剑门两大超级势力作对。”

    瞧见落星带着队伍来到卓文身边,许天良眼皮一抽,声色内荏的说道。

    而朱赤脸色也变得不是那般好看,特别是瞧着落星的目光,更是蕴含着森冷之色。

    “这卓文曾救过我们玉女星苑的弟子,算是我们玉女星苑欠他一个人情,所以希望二位能够给我一个面子,放过这卓文。”

    落星面色淡然,声音清脆,婉转曲折,在场不少武者在听的这种如仙乐般的声音后,脸上都是露出一抹痴迷之色。

    而卓文则是略有些诧异的瞧了落星一眼,他倒是没想到落星居然会破天荒的帮助他,他可是记得当初无极老人出手对付他的时候,落星好像根本无动于衷啊。

    不过在瞧见落星身边那对自己吐香舌的清莲之后,他知道落星出面,大多数都是清莲的功劳。

    “落星!你当真要为这卓文出面?”

    朱赤猛地一脚踏出,双目赤红的盯着眼前的落星,一股股恐怖的气息从其体内流溢开来,仿佛在其体内隐藏着洪荒猛兽一般。

    落星柳眉微皱,她知道这朱赤一直对于她抢夺了他第二天才名头的事情耿耿于怀,但却没想到,这朱赤居然打算对她动手的趋势。

    不过落星倒也丝毫不惧,毕竟她很清楚朱赤与她的实力差距,若是真动起手来的话,这朱赤恐怕会讨不了丝毫的好处。

    一瞬间,整个小山丘的气氛变得微妙和古怪了起来……

    出门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