甬道幽深,阴气逼人,一股股冷风不断的在狭隘的甬道中呼啸而来,听上去格外的渗人恐怖。 电子书

    卓文表现的还好,不过欧阳寒轩却是神色有些不自然起来了,不过他一想到身边卓文的强大实力,倒也安心了许多。

    “你看!前方有光源,恐怕快到出口了。”欧阳寒轩忽然指着前方,颇为兴奋的叫道。

    闻言,卓文目光也是凝聚在前方,确实在那尽头瞧见了一处颇为耀眼的白光。

    “走!我们过去看看。”

    点点头,卓文立即带着欧阳寒轩缓慢的靠近前方光源,神色依然满是戒备之色,此处毕竟是远古宗派的内部,虽说时间流逝,大多数都已经残破不堪,但谁也不知道在这里面是否还存在着某种强大的机关禁制呢。

    所以说,还是小心为妙!

    在靠近光源百步之内,卓文双耳微动,竟然隐约听见金铁交鸣以及呵斥叫骂的声音,不由得微微一怔。

    甬道出口有人?

    这是卓文此时心中闪过的一个念头,而他身边的欧阳寒轩显然也是发现了异状,目光盯着卓文,一副以卓文马首是瞻的样子。

    “卓兄,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欧阳寒轩最终还是忍不住轻声问道。

    “你先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若是情况危急的话,你就先逃,毕竟远古遗迹里面危机重重,你跟我在一起的话,我可能顾不上你。”卓文慎重的吩咐道。

    欧阳寒轩略微犹豫片刻,一咬牙道:“行!不过,你尽量小心点,一切以性命为重。”

    点点头,卓文便小心翼翼的朝着出口走去,出口光源外,是一座颇为雄伟的内殿,殿内树立着一座座身材高大的石像,仿佛尽职的守卫一样守护着大殿。

    在大殿的最前方,屹立着一座石碑,石碑大概三丈多高,比周围的石像相比,显得矮小许多,不过石碑中却是散发着一股诡异强大的气息。

    更让卓文诧异的是,石碑中央处居然裂开一道旋涡状的黑色口子,仿佛在那黑色口子另一端,也是存在着一处未知的空间一般。

    “这石碑……”目光凝聚在那座石碑上,卓文眉头微凝起来,他能感觉到那石碑的不同寻常。

    “小子!那是空间石碑,在那石碑之中可是拥有无穷无尽的空间,其空间之大不知道比乾坤袋要大多少倍!通常这种空间石碑基本都是那些远古宗派用以存储宗内宝贝的媒介的,而这空间石碑应该是星陨宗的。”

    忽然,小黑的声音在卓文脑海中毫无征兆的响起,差点吓了卓文一跳。

    “空间石碑?也就是说里面定要好东西喽?”

    听得此话,卓文目光中顿时掠过一丝精芒,按照小黑所说的,这空间石碑是这星陨宗存储宝物的地方,星陨宗毕竟是远古宗派之一,宝物必然不少,恐怕这空间石碑中的宝物也不少吧。

    “理论上确实如此,不过看那空间石碑的样子,好像曾经被人打开过,恐怕里面大多数宝物都被人取走了吧!”

    小黑目光如炬,一眼就看出前面的空间石碑被人打开过,而卓文闻言,目光中也是露出一抹失望。

    他知道若是这空间石碑真的曾被人打开过的话,里面的东西恐怕基本轮不到他来拿了,必然被人拿光了。

    “不对!这空间石碑外面居然还有一层禁制,若是这空间石碑是被外人拿走的话,是不可能在外面设下禁制才对!或许当初打开这空间石碑的恐怕是星陨宗内的人。”忽然,小黑好似察觉到什么,说道。

    闻言,卓文也是注意到,空间石碑外面确实存在一层禁制,微微一点头,他知道若是外人打开空间石碑的话,是不可能在外面布置禁制的。

    所以说必然是星陨宗内的人所布置的,而既然布置了禁制,恐怕那空间石碑内还是存在了一些宝贝的。

    想到这个可能,卓文才安心一些,现在他可紧缺资源宝物,毕竟想要利用青铜棺椁将傀儡白磷实力提升到九轮皇极境的话,那必须要花无穷无尽的资源才行。

    自从上次将制造出白磷之后,卓文身上的资源已经消耗殆尽了,所以此次进入远古遗迹也算是卓文的一次机遇,只要他找到足够的资源的话,就有可能加快增加白磷的实力。

    而白磷实力越强大,那么他进入血魔传承之地成功的几率也就越大。

    目光微移,卓文很快将视线放在了殿宇中央位置上,在那里正有十人在遥遥对峙,十人明显是分成两个派别。

    其中一方以一名光头青年为首,总共拥有七人,而且个个气息澎湃,显然都不是弱手,其中那光头青年的气息最为强大,居然达到了三轮皇极境初期的程度。

    而另一方的人数明显要少很多,为首的一人是一名英气逼人的女子,气息同样不弱,也是达到三轮皇极境初期,不过此女现在状况不太好,脸上浮现出一抹青黑之色,显然中毒了。

    从那服饰的装扮来看,卓文一眼就认出了那光头青年七人应该是百川侯府的人,而另一行人为首的那英气逼人的女子是凌天城的第一天才凌无双。

    卓文曾于凌天城的第三天才凌小刀交过手,对于凌天城倒也不陌生。

    “许天良居然不在此地,还真是有些奇怪啊!”

    目光虚眯,卓文盯着光头青年的目光,微微变得冷酷无情起来,当初许天良处处针对于他,而且百川侯许畅更是不要脸的压迫威胁他,所以卓文对于百川侯府的一群人算是深恶痛疾的很。

    “哦?看来你是打算出手喽?”小黑忽然笑道。

    “既然是百川侯府的人,我卓文自然要出手,若是不多杀几个百川侯府的天才的话,那许畅还以为我怕了他呢?还真以为我卓文是好捏的柿子么?”咧嘴一笑,卓文目光越发的阴寒起来。

    他要让许畅和许天良知道,想要杀他卓文,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此时,大殿中央,凌无双右手持剑,原本雪白的俏脸,此时已经升腾起浓郁的青黑色雾气,显然已经中毒颇深。

    不过此女也算是倔强,即使身中剧毒,依然稳稳的站立着,手中持剑,面对前方的光头青年等人丝毫无惧。

    凌无双身后的另外两名凌天城的天才,此时脸色也是布满青黑之色,他们势力不及凌无双,所以根本就站立不稳,几乎瘫坐在地上,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许霉天!你还真够卑鄙的,明明说好了一起破去这禁制的,但你却暗中对我们下毒。难道你们百川侯府都是一群如你这般的小人嘛?哼!还真是妄为郡都五大超级势力之一。”

    凌无双一双剑眉紧凝,强撑着站起身,目光冷冷的盯着前方那目露戏谑的光头青年七人。

    原本他们凌天城三人最先发现此地的殿宇和空间石碑的,后来这光头青年等人后来才到,只不过碍于百川侯府的势大,凌无双不想与其冲突,所以就升起了与其联手破阵的想法。

    一开始光头青年许霉天自然是满口答应,不过在破阵的时候,这许霉天居然极为卑鄙的对他们三人下毒,使得此时的他们连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根本就是任人宰割的境地。

    “卑鄙?”许霉天却是摇摇头,继续道:“这世上本就是成王败寇,强者为尊!我们注重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只要能杀敌,对我来说,什么手段方便,那就用什么手段。”

    “就像现在的我,明明只需要一点毒就能够放倒你们三人,又何必浪费体力与你们打打杀杀呢?嘿嘿,怪也只能怪你们太过于愚蠢了,所以死后到地府中放聪明点。”

    许霉天冷冷一笑,旋即右手轻挥,阴冷的道:“杀了他们三人。”

    “是!”

    身后的六人恭敬的一拱手,旋即捏紧手中的武器,猛地朝着凌无双三人掠去,森森寒光在空间划过,显示出一抹凄厉的弧度。

    “完了!”

    凌无双紧咬贝齿,俏脸上满是绝望之色,她也是没想到,才刚进入远古遗迹没多久,居然就要身陨在此地。

    嗖!

    忽然,一道破空声平地乍起,只见一道冗长的寒光,从殿宇的一处不起眼的角落,猛地直掠而出,寒光迸射,气劲纷飞。

    只是瞬间,这道寒光就来到了那来势汹汹的六人身前。

    “什么?”

    那来势汹汹的六人,显然没料到有此变故,面色顿时微变,接着纷纷亮出手中的武器,猛地砸在身前的寒光之上。

    咣当!

    金铁交鸣的声音顿时响起,空间中更是擦出无数的火星,耀眼而夺目,接着六人惊骇的发现,他们手中的武器居然纷纷碎裂成齑粉。

    “怎么可能?”

    六人骇然的盯着手中已是粉碎的武器,目光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他们的武器可都是高级灵宝了,居然刚刚一接触就破碎了,这道寒光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未等六人反应过来,寒光一闪而过,从他们脖颈处抹过,然后六人仿佛定格一般停在了原地,接着一股股樱红的鲜血从六人的脖颈处狂涌而出……

    出门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