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得掉么?”

    卓文微仰头,目光中满是森冷之色,双手一捏决,顿时其脊背后浮现出两对耀眼的雷翼,雷翼一张合,卓文整个人化作一道雷芒消失在原地。

    嗖!

    此刻,处于最前方的黄无极脸上满是惊慌失措的样子,口中更是低声骂骂咧咧道:“这卓文怎么这么变态?明明只是三轮皇极境巅峰而已,居然可以破掉三四十人联合的攻击,难道此子一直隐藏实力不成。”

    黄无极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担惊受怕的样子,方才他处处针对那卓文,恐怕后者不会轻易放过他才是,所以在一见到不对劲之后,黄无极最先开溜了。

    “我都已经逃得这么远了!那卓文恐怕也不太可能追上我才对。”

    微偏头,瞧着后方那几乎成为一个小黑点的大殿废墟,黄无极脸上露出一副心有余悸之色,方才卓文只手破开五彩能量,确实是震撼到他了。

    那般强大的能量,足以威胁四轮皇极境武者的全力一击了,但那卓文竟然堂而皇之的破掉,那只能说明卓文的实力恐怕已经媲美四轮皇极境了,而且还有可能比一般的四轮皇极境武者还要强悍。

    “若是下次遇上这卓文的话,我还是有多远躲多远吧!此人我还真的惹不起啊。”

    此时,黄无极距离大殿废墟足有数千里之遥,心中认为那卓文已经被他甩远了,所以心中也是略微放松了许多,速度放缓了下来。

    “下次?或许你没有下次了。”

    忽然,一道清冷的声音,在黄无极后方滚滚袭来,犹如天雷滚滚一般,在黄无极耳畔轰隆炸起,使得前者身体不由得一个激灵。

    “什么?”

    瞳孔微缩,黄无极转身,顿时瞧见在他身后数百米之外,一道人形雷电,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不断的与他靠近着。

    只是瞬间,这道人形雷电就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了他的身前,雷电散去,露出一道修长的身影。

    “卓……文?”

    黄无极顿时结巴了起来,目光中倒映着前方的这道身影,嘴唇不断的哆嗦着,心中升起了一丝绝望之色,他也是没想到这卓文速度怎么会这么快!

    “我……”

    黄无极正想要解释什么,不过一道寒光虚空划过,顿时刺向黄无极的脖颈之上,凌厉的气劲,犹如无数暗器一般,直接洞穿黄无极的全身上下。

    卓文根本就不给黄无极任何机会,这样的小人他可不愿意与他多废话,直接杀了就行了。

    见卓文话都不说就出手,黄无极目光中顿时露出一丝狠色,他知道这卓文是铁了心要杀他了,冷哼一声,也不再退缩,一拍乾坤袋,顿时从中取出一个金色小钟。

    咚咚!

    清脆的钟声,在天地间嘹亮的响彻而起,金色小钟金光大冒,瞬间暴涨成数丈巨大的金色大钟,将黄无极整个人笼罩进去,形成一道极为恐怖的防御。

    叮!

    龙鳞霸骨枪猛地轰击在金色大钟表面,火星飞溅,脆声不断,竟然根本刺不穿这金色大钟,而卓文反而在反震力作用下,连连后退十多步才停住脚步。

    “哈哈!卓文,我知道你很强,但这金罩钟乃是地阶极品灵宝,乃是地阶灵宝巅峰的存在,其防御力之强,根本就不是你所能够想象的。嘿嘿,即使你的实力媲美四轮皇极境武者又如何?照样破不了这金罩钟。”

    金罩钟内,黄无极面色狰狞的盯着前方的卓文,脸上满是讨人厌的恶心笑容,嘴角更是露出一丝嘲讽的弧度。

    这金罩钟乃是他们黄家最为珍贵的几件灵宝之一,他的父亲也就是黄家家主为了黄无极的安危,所以才破例将这等强大的灵宝交给黄无极的,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地阶极品灵宝?”

    听得黄无极此话,卓文脸上顿时露出动容之色,他倒是没想到这实力不怎么强的黄无极身上居然会拥有这等灵宝。

    要知道灵宝的品阶分为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其中极品算是最为高等,也是威力最强大的一种灵宝。

    而这金罩钟乃是地阶极品灵宝,其威力却是不是其他灵宝可以媲美的,这可是极为接近天阶灵宝的存在,怪不得卓文的龙鳞霸骨枪都无法奈何这金罩钟,毕竟两者的品阶相差很大。

    “我就不信轰不破!”

    卓文目光中冷光闪烁,右手猛地一甩,龙鳞霸骨枪化作无数枪影,猛地招呼向前方的金罩钟。

    铿铿铿!

    无数火星四溢开来,仿若夜空中陨落的流星,金铁交鸣的清脆响声,更是连绵不断的在平地响起。

    但眼前这金罩钟仿若最为坚固的龟甲一般,根本丝毫无损,反而卓文手中的龙鳞霸骨枪,居然有着一丝黯淡的趋势。

    “哈哈!卓文,我看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以你的实力,想要轰碎这金罩钟是根本不可能的。除非你拥有超越四轮皇极境武者的力量,否则你就别想破开金罩钟。”

    见卓文丝毫奈何不了金罩钟,身处在里面的黄无极心中轻吁了一口气,脸上洋洋得意,嘴角浮现出一丝嘲弄的弧度。

    卓文实力虽强,但这金罩钟可是地阶极品灵宝,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轰碎,在黄无极看来,也唯有实力强大如吕逸涛那样的强者,或许有可能轰碎这金罩钟,至于这卓文,恐怕还不够格。

    此时,卓文也是打出了真火来,特别是金罩钟内的黄无极一脸洋洋得意的样子,完全就是一副欠揍的表情,更是让得卓文极为憋火。

    “看来不使出全力,还真的难以轰碎这金罩钟。”

    目光闪烁一番,卓文最终还是收起了龙鳞霸骨枪,他知道这龙鳞霸骨枪只是地阶中品灵宝而已,跟这金罩钟相差了两个品阶,根本就不太可能轰碎这金罩钟。

    眼见卓文收起龙鳞霸骨枪,黄无极脸上的得意之色越发的浓郁起来,嘿嘿冷笑道:“我不是早说过嘛!以你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破掉这金罩钟的,归根结底,你也不过是低级城池的贱民而已,在我们黄家面前,你们低级城池根本犹如蝼蚁一般。”

    “嘿嘿!等出了元气塔之后,你小子就洗好脖子等着我们黄家的报复吧!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黄无极脸上满是自得之色。

    卓文没有理会黄无极的嘲讽,而是深吸一口气,其瞳孔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黄金色,看上去极为的诡异,与此同时,他的周身也是逐渐浮现出浓郁的金芒。

    “开启一百个穴窍!”

    低喝一声,卓文全身一百个穴窍,在这一刻,全部打开,顿时间,体表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恐怖的金色脉络,而卓文的气息也是暴涨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

    黄无极也是发现了卓文的异状,不过他并没太放在心上,对于金罩钟他有着盲目的自信,毕竟这可是贵为黄家的最强大灵宝之一,可不是那么好破碎的,甚至在他看来,金罩钟根本就不可能破碎。

    “哟!看你的样子,是打算用拳头轰碎我这金罩钟能够?哈哈!真是可笑之极,待会儿你可要小心点,别弄伤了手臂啊。”

    瞧着眼前遍布金芒的卓文,黄无极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不牢你费心!因为你很快就是个死人了。”

    卓文的声音森寒无比,仿佛来自九幽地狱一般,接着只见他脚掌猛地一踏,瞬间就来到金罩钟之前,布满金色脉络的右拳,毫不客气的轰向金罩钟之中。

    轰隆隆!

    天崩地裂般的响声,骤然蔓延开来,只见那看起来坚不可摧的金罩钟,居然隐隐有着摇摇欲坠的趋势,身处在里面的黄无极,更是身形狼狈的左右摇摆,撞在旁边的钟壁之上。

    “什么?居然撼动金罩钟了?”

    勉强稳住身形,黄无极脸上的自得之色,瞬间凝固,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不可思议。

    眼前的少年,居然用肉身的力量,就撼动了金罩钟。

    “哼!仅仅只是撼动金罩钟而已,倒确实有些本事,但距离轰碎还有很大的差距。”逐渐平复内心的焦躁,黄无极脸上再次露出一丝冷笑。

    卓文沉默不语,而是脚掌再次一踏,瞳孔中的金芒又是炽烈了许多,一股更为强悍的气息暴涌而出。

    “开启二百个穴窍。”

    喃喃低语一声,卓文再次挥出一拳,这一拳几乎犹如小太阳一般,金芒四射,空气撕裂。

    轰隆!

    拳头又是与金罩钟撞击在一起,这一次,犹如磐石一般一动不动的金罩钟,居然猛地嗡鸣一声,直接连连后退,表面的光华居然逐渐暗淡下来。

    “什么?这家伙……怎么可能?”

    身处在金罩钟内的黄无极,瞳孔紧缩成针状,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惊骇之色,金罩钟表面的光华居然暗淡下来了,这分明就是受损的迹象。

    但是,卓文却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动作,只见卓文猛地一跃而起,全身的金芒几乎达到了极致,从高空猛地坠落下来,犹如陨落的太阳一般。

    “开启三百个穴窍,直接给我破吧!”

    冷漠的声音,在那炽烈的金芒之中,缓缓响起,在这一刻,显得那般的浩大而庄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