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根阴冥指被破到许天良吐血倒飞,仅仅只是眨眼的功夫,甚至不少人都还未反应过来,许天良就已经彻底的败落下去。

    “许天良居然败了?许天良连阴冥指第三指都使出来了,居然也败了。”

    风剑宗石像之上,朱赤猩红的目光紧紧的盯在那倒飞而出的许天良身影之上,冷漠的脸上终于是浮现出一丝震撼之色。

    这卓文明明修为与许天良相当而已,居然最终直接碾压许天良,着实大跌了所有人的眼镜。

    吕逸涛、秦霸天还有落星,三人脸上也终于是露出动容之色。

    而石像下方的凌无双等人,则是个个呆住了,他们也是没想到,最终的结果是许天良败了。

    “许天良!死吧。”

    此刻,卓文脸色微微有些煞白,脚掌猛地一踏,整个人化作一道雷光,瞬间来到许天良上空,右手一紧枪柄,骨枪顿时化作流光,朝着许天良的胸口射去。

    许天良面色难看到极点,他也是没料到,自己居然会败,而且还败的这般的难看。

    不过身处于半空之中的许天良,在瞧见上空越加接近的骨枪和卓文的时候,嘴角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笑容越加扩散,最终哈哈大笑起来。

    “卓文!你的实力确实出乎了我的预料之外,不过……你的结局依然是死。”

    大笑声中,许天良不知何时,从袖口取出一枚流光溢彩的玉牌,在这玉牌表面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不过,当卓文瞧见许天良手中的玉牌的时候,心中却是忽然浮现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这股危机感强烈到遍布他的全身角落,虽然他不知道这玉牌到底是什么,但他知道不能让许天良催动这玉牌。

    “给我死!”

    低喝一声,卓文的骨枪在半空中又是加快了数倍,距离许天良胸口只有数寸的距离,只需要半个呼吸时间,森冷的枪尖就能够刺穿许天良的心脏。

    不过,就在骨枪即将刺入许天良胸口的刹那,许天良猛然捏碎玉牌,顿时间,滔天的青色光芒四散暴涌开来,一股澎湃恐怖的力量重重的轰击在骨枪之上。

    轰轰轰!

    强悍的力量,直接使得卓文不由得连连后退,退到数百米开外,才勉强停住身形,微仰头,目光惊骇的瞧着前方那强烈的青光。

    “青缚玉牌,缚尽天下!”

    阴森的声音,缓缓的从那耀眼的青光中回荡开来,顿时间,青光直接炸裂,化作无数青色的细线。

    嗖嗖嗖!

    密密麻麻的青色细线,犹如蝗虫一般,铺天盖地的朝着卓文直掠而来,只是瞬间,卓文全身四肢,直接被这密密麻麻的青色细线缠住,完全无法动弹丝毫。

    “朱兄!还在等什么?我知道你一直在寻找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现在我已经给你制造了,快出手斩杀了卓文这小杂种吧!”

    当卓文被无数青色细线缠住的刹那,许天良那略显急促的声音,顿时在朱赤脑海中响起,显然许天良已经暗自对朱赤传音。

    朱赤闻言,嘴角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同时心中也震撼于许天良身上居然拥有青缚玉牌这等珍宝。

    青缚玉牌乃是一种一次性使用的四品顶级元阵,一旦触发青缚玉牌,其里面所蕴含的诡异力量,就会化作无数细线,层层叠叠的将敌人包裹住。

    而且更为厉害的是,若是四轮皇极境被青缚玉牌的力量束缚住的话,想要挣脱也是颇为困难的,最终只能落得任人宰割的境地。

    “嘿嘿!看来许天良想杀这卓文的心,十分的坚决啊!嘿嘿,我也正好成全许天良,到时候那卓文的乾坤袋,我也一并夺过来。”

    目光闪烁,朱赤脸上露出一丝自得之色,他知道只要现在直接出手击杀这卓文,到时候夺得其身上的乾坤袋后,那许天良也不敢与他争,至于吕逸涛和落星两人根本就不屑干这种杀人夺宝的伎俩。

    所以卓文身上的乾坤袋,必然是他的囊中之物,这一切只要杀了这卓文之后,都能够轻易的实现。

    “卓文!你身上的资源和秘密,我朱赤都代替你收下了,你就安心的上路吧!”

    心中暗暗喃喃一句,朱赤骤然出手了,只见双手一捏剑诀,顿时其背后的血色长剑长啸一声,铿锵一声直接出鞘,一股股恐怖的血腥味,在整个空间都弥漫开来。

    “十步一人,血剑沧海!”

    右手剑指指天,出鞘的血剑,居然一化二、二化四,分化出无数密密麻麻的血剑虚影,一时之间,整片天空在血剑虚影的笼罩下,化作了一望无际的血海。

    “卓文!死吧!”

    朱赤脸色冷漠之极,指天的剑指轻轻一挥,无数血剑沧海,犹如血色风暴般,直接对着不远处被无数青色细线捆缚住的卓文笼罩而去。

    此刻的卓文,浑然不知道朱赤的大杀招已经在逐渐酝酿了,而是眉头紧皱的瞧着身体周围密密麻麻的青色细线。

    这些青色细线虽然看上去纤细脆弱,但其坚硬程度却是大大出乎了卓文的预料之外,无论他如何挣扎,却根本弄不断周围这些诡异的青色细线。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坚硬?”感受着四肢传来的束缚之感,卓文眉头紧锁,他倒是没想到许天良居然还有这一手留着,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这青缚玉牌捆缚个正着。

    “小子!这些青色细线极为坚固,根本就不是你现在所能够解开的,让本龙爷试试。”

    忽然,脑海中小黑出声了,旋即卓文只觉得眉心一凉,一股浓郁的墨黑色能量,从他的眉心处掠出,射在了他身体周围的青色细线之上。

    呲呲!

    烧焦东西的声音,缓缓的响起,卓文惊喜的发现,这股墨黑色能量,居然可以直接将周围这些诡异的青色细线腐蚀掉,只不过速度不是很快。

    “只需要十个呼吸时间,本龙爷就能够弄断你身上的这些青色细线,希望在这期间,那许天良不会在这个时候使用什么强大的招式攻击你,要知道现在的你,可是毫无反抗之力,被攻击到的话,不死也要重伤。”

    一边俯视着卓文身上的青色细线,小黑一边神色凝重的说着。

    “这应该是拿许天良最后的手段了,毕竟他可是强行使出了三根阴冥指,受到了极为强大的反噬力,现在的实力恐怕连凌无双他们都不是对手,许天良已经不足为惧了。”

    卓文却是摇摇头,目光汇聚在远处地面上的许天良身上,此刻的许天良气喘吁吁,脸色煞白如雪,衣衫褴褛,头发蓬乱,恐怕身上所受的伤势比他要严重太多了,又怎么可能有能力攻击他呢?

    “嗯!既然如此,那就放心了,你身上的青色细线很快就会弄掉了,你尽量小心点,其他人可不是什么好鸟,保不准会攻击你。”

    小黑点点头,开始专心处理卓文身上的青色细线,变得一声不吭了。

    轰隆隆!

    忽然,一股恐怖之极的气息,从虚空之上暴涌而出,微仰头,卓文顿时瞧见,朱赤不知何时,其背后的血剑出鞘,在虚空之上形成庞大之极的血剑之海。

    此刻,朱赤猩红的目光冷冷的瞥了卓文一眼,指天的剑指猛地一挥,顿时间,浩瀚无边的血剑海洋,直接对着卓文当头降临。

    “朱赤这狗杂种,居然在这个时候偷袭!”

    瞧着那虚空中越加逼近的血剑海洋,卓文额前不由得露出无数冷汗,现在他被青色细线缠住,动都不能动一下,乾坤袋里的一切宝物可都无法使用。

    朱赤这使出的血剑海洋,一看就是恐怖的大杀招,虽说卓文现在肉身强度确实举世无双,但若是正面硬抗这等恐怖的攻击的话,即使是卓文都要够呛的。

    朱赤的突然出手,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了,就连吕逸涛、落星和秦霸天三人,在瞧见那虚空上的血剑海洋后,纷纷露出怔然之色。

    “不好!朱赤居然也出手了,这卓文现在被捆缚住动都无法动,若是被这一击轰中的话,必死无疑。”

    下方的清莲和凌无双两女此刻俏脸满是恼怒和担忧之色,他们也是没想到这朱赤居然这么卑鄙,偏偏挑这个时候,攻击卓文,明摆着是要直接弄死卓文,落井下石。

    “哈哈!卓文,我说过你必死无疑,嘿嘿!朱赤的血剑沧海的威力,可不是寻常人可以抵抗住的,况且你还是连一点防御措施都无法使用,所以你必死无疑。”

    许天良此刻却仰天大笑,笑的极为猖狂,他知道朱赤使出血剑沧海的时候,已经注定了卓文必死的命运了。

    轰隆隆!

    只是瞬间,庞大的血剑海洋就彻底的将那处于青色细线缠绕中的卓文彻底的淹没,而卓文的身影,也是在这一刻,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朱赤!你……居然对卓文出手?这场战斗明明是属于卓文和许天良的,你为何要横插一脚?”石像之上的落星终于开口了,此刻她的声音变得极为的冷漠。

    不知道为何,在瞧见卓文被血剑海洋淹没的瞬间,她的心忽然狠狠的揪了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