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落星!你未免管的也太宽了吧?本座对付这卓文与你何干?难道这卓文是你们玉女星苑的人不成?”

    朱赤猩红的目光微移,淡漠的瞧着不远处站在瑶池仙苑石像上的落星,毫不示弱的说道。

    虽说落星实力确实比他强不少,但真的动起手来的话,这落星也不太可能杀掉了他,以落星的性格是不可能因为这卓文而与他们御剑门站在对立面的。

    见朱赤如此模样,落星面色一滞,朱赤说的不错,卓文又不是他们玉女星苑的人,说起来她这算是多管闲事。

    而秦霸天和吕逸涛两人则是罕见的陷入了沉默之中,其中吕逸涛神色依然平淡如水,不过其微微蹙起的眉头,说明其内心也有些不太平静。

    吕逸涛总感觉那卓文十分不简单,恐怕不可能就这样死去才对,至于到底结果如何,也只能等下方那血剑海洋消失之后才能够知晓吧。

    当血剑海洋彻底将卓文淹没的瞬间,卓文低吼一声,瞬间开启体内三百六十个穴窍,无数金色脉络,几乎遍布在整个躯体之中,使得卓文犹如一尊金色古佛一般。

    “小子!你小心点,还有五个呼吸时间,你身上的束缚就能够彻底的解开了。 ”

    此刻,小黑的神色也变得极为凝重,它也是没想到原本没什么动静的朱赤,居然毫无征兆的出手了,顿时让得卓文陷入了这等困境之中。

    此刻的卓文,根本连动弹也无法做到,只能强行开启大日涅盘三百六十五个穴窍,靠着强悍的肉身,强行抗住血剑海洋的侵蚀。

    铿铿铿!

    只见血海之中,无数纷飞的血剑虚影,犹如世间最锋利的长剑一般,纷纷劈砍在卓文的之上,顿时一道道金铁交鸣的声音连绵不绝响起,火星飞溅。

    卓文的肉身确实强悍,这些血剑虚影劈砍在他躯体之上,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不过由于无法动弹,他只能被动成为活靶子,所以一瞬间就有无穷无尽的血剑虚影集中在他的肉身上。

    数量少的话,以卓文的肉身抗住倒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但现在如此众多的血剑虚影集中在他的肉身上,即使卓文肉身举世无双,都不由得气血沸腾,不由得吐出一口鲜血。

    “还没完没了了么?怎么这片血剑海洋的血剑虚影这般多?”

    周围的血剑虚影仿佛无穷无尽,源源不断的轰击在卓文的躯体之上,时不时擦出无数火星四射,虽然无法破开卓文的,但劈砍在身上的反震力却每每让卓文气血沸腾,内脏隐隐受到损伤。

    卓文知道,若是就这样束手待毙待在这里面的话,不出一会儿,恐怕他还真的要被这些血剑虚影撕裂成齑粉了。

    “小黑!好了没有。”

    卓文骤然焦急地对着识海中的小黑呐喊道,外界的血剑虚影一波比一波恐怖,他已经隐隐有些吃不消了。

    “还有三个呼吸时间,你再坚持一会儿,很快就要好了。”小黑也是注意到卓文的状况,无奈的道。

    “三个呼吸时间?看来只能拼了!”

    深吸一口气,卓文将所有的注意都放在周身的穴窍之上,当血剑虚影集中在那个部位的时候,他就努力控制着金色脉络遍布在哪个部位,尽量减少自身的伤害。

    轰轰轰!

    第一个呼吸时间,卓文几乎犹如皮球一般,被周围无数剑影笼罩,飞来飞去,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第二个呼吸时间,越加密密麻麻的血色剑影将他全身上下笼罩,而他那布满金色脉络的第一次出现了伤口,金色的血液飚出。

    第三个呼吸时间,血剑海洋的威力达到了巅峰,形成了巨大的漩涡,仿若绞肉机般,直接将卓文撕扯进去,仿佛想要将其直接扯成碎片,卓文全身上下肌肉几乎被这股撕扯之力,弄得崩裂开来,血液源源不断从伤口中迸射而出。

    “好了!小子快逃,你的肉身已经达到极限了,若是在承受一击的话,恐怕你真的危险了。”这一刻,小黑终于是彻底解开了卓文周围的青色细线,大喝道。

    嗖!

    顿时间,卓文瞳孔迸射出炽烈的金芒,此刻卓文极为狼狈,强悍的肉身崩裂出无数道恐怖的伤口,在其脚下几乎汇成一片血河,好在他体内拥有幽冥王心脏的恢复力,倒也没有虚弱的动弹不得。

    “走!”

    这一刻,血海周围又是凝聚出更为恐怖的血剑风暴,呼啸的朝着卓文掠来,惹得卓文眼皮抽搐不已,脚掌一踏,直接朝着血海边缘掠去。

    “速度好快!”

    在卓文即将接近血海边缘的时候,无数血剑虚影形成的风暴,已经距离卓文只有咫尺之间,卓文甚至能够闻到极为浓烈的血腥味。

    “该死!拼了。”

    目光闪烁一番,卓文最终还是一拍乾坤袋,顿时间,一座巨大的青铜棺椁瞬间横立在他的身前,一股沧桑和古老的气息,缓缓地从青铜棺椁之中流溢开来。

    轰隆!

    血剑风暴瞬间而至,直接轰在了青铜棺椁之上,不过让得卓文震惊的是,那威力恐怖的血剑风暴,轰在青铜棺椁后,居然直接湮灭成了无数血光,消失不见。

    “这……这青铜棺椁居然这么强,那威力这般强的血剑风暴就这样被湮灭了。”

    眼皮微微一抽搐,方才弄得他那般狼狈的血剑风暴,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青铜棺椁给挡住了,这对于卓文来说,还真有些不可思议。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青铜棺椁可是天阶灵宝,这是远远超越地阶灵宝的存在,这血剑风暴威力确实强,但在天阶灵宝面前,就显得渺小许多了。”小黑却是见怪不怪地道。

    “其实你一早就拿出这青铜棺椁的话,方才也不至于被那许天良阴一把。”小黑继续道。

    “青铜棺椁可是我的最强底牌,而且还是天阶灵宝,这种东西太珍贵了!若是早早暴露的话,恐怕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到时候恐怕我会成为人尽皆敌的地步!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我还是懂得。”

    卓文却是摇摇头,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要知道天阶灵宝在幕秦郡中的数量用一个巴掌都能够数的过来,整个幕秦郡中,恐怕也就只有五大超级势力中或许才有,而且很可能也只有一件。

    堂堂的超级势力也仅仅只有一件天阶灵宝而已,而卓文一人就拥有这么一件珍宝,不引起其他人觊觎那才怪呢。

    所谓树大招风,若是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卓文不打算显露出这青铜棺椁的存在。

    “你小子考虑的倒是挺周到的嘛!”小黑闻言,倒是颇为赞赏的点点头。

    “现在该出去了,许天良还有那朱赤两人,此次我该找他们算算旧账了。”

    卓文目光中冷意迸发,脚掌一踏,直接一掌轰在血海边缘,顿时间整个血海都是轰动起来,接着直接崩溃塌陷。

    此刻,血海之外的其余人都是目光紧紧的盯在血海之上,所有人都在等血海消失的时候,那卓文的情况到底是怎样的?

    当然,他们都是知道,此次卓文很可能是凶多吉少,毕竟卓文可是被青缚玉牌束缚住,根本就无法动弹,再加上那恐怖的血剑沧海的威力,根本就是活靶子。

    在这等绝境之下,没有谁认为那卓文能够活下来。

    此刻,许天良已经重新登上逍遥山庄的石像之上,虽然他在与卓文交战中受了极为严重的伤势,实力下降到了连凌无双都不如的地步。

    但他毕竟是百川侯府的第一天才,凌无双等人虽然完全可以抢夺许天良的传承,但他们可不敢因此得罪许天良以及其背后的百川侯府,所以个个只能眼看着许天良重新登上逍遥山庄的石像了。

    “许兄!这卓文的乾坤袋你可是说过要归我的,到时候血海敛去后,许兄可不要跟我抢啊。”

    许天良刚刚登上石像后,朱赤的声音顿时在其脑海中响起,闻言,许天良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心中却已经开始咒骂这朱赤了。

    一开始可都是他在与卓文对战,这朱赤可没出半点力,甚至连他败了之后,这朱赤也没有丝毫帮忙的意思,要不是他拥有青缚玉牌的话,这朱赤恐怕都不会管他的死活。

    自己拼死拼活才将卓文逼到那等绝境,这朱赤仅仅只是出一招,就想要将所有的好处捞到手中,这朱赤实在太无耻了。

    不过许天良也是知道,此刻他身受重伤,身上的底牌也已经用掉,根本就不是这朱赤的对手,即使自己不答应,这朱赤也会硬抢,还不如现在做个人情给推出去得了。

    想到这里,许天良传音笑道:“朱兄这是哪里的话,解决掉这卓文的可是朱兄你啊!那小杂种身上的乾坤袋自然归你所有。”

    “呵呵!既然许兄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当仁不让了。”朱赤颇为虚伪的恭维道。

    听得朱赤的这句话,许天良心中早就已经开始骂娘了,甚至暗自将朱赤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个遍。

    咔擦!

    忽然,一道清脆的碎裂声响起,旋即下方那庞大的血海领域,在这一刻,居然直接崩裂了开来,一道泛着金芒的身影,逐渐浮现在众人目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