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这道身影最终展现在所有人眼前的时候,现场顿时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然后一道道目光,皆是不由自主的汇聚在这道身影之上。

    只见这道身影衣衫褴褛,遍体金芒,裸露在外的皮肤中布满恐怖的金色脉络,除此以外,更是有着一道道恐怖的伤口不断留着金色的血液,不过这些伤口都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

    嗖!

    一道破空声猛地暴掠而出,这道泛着金芒的身影,在出现的刹那,其手中的巨大骨枪猛地掷出,化作一道细长的黑色闪电,直接朝着逍遥山庄石像上的许天良直掠而去。

    此刻,许天良也是感受到恐怖的破空声,当他瞧见破空声竟是朝着他这边掠来之时,脸上顿时露出惊骇之色,而且更加让他惊骇的是,这柄掠来的不正是卓文的武器龙鳞霸骨枪。

    “该死!给我躲过去。”

    许天良的身体极为虚弱,自知根本躲不过这速度极快的骨枪,一咬牙,直接身体偏移避开了身体要害。

    噗嗤!

    一道血箭飚出,许天良肩胛处直接被骨枪刺穿,强大的力道瞬间带动着他,朝着后方直射而去,最终钉在了不远处的岩壁之上,整个人悬挂在半空,姿势极为狼狈。

    “卓文,你居然没死?”

    许天良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瞳孔缩成针状的瞧着下方那道泛着金芒的身影,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恐惧之色。

    他实在想不通,这卓文明明被青缚玉牌束缚住全身四肢,无法动弹分毫,更是被朱赤的血剑沧海给正面击中,这怎么看都是必死无疑的绝境,这卓文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这一刻,其他人也终于是回过神来,瞧着眼前那全身布满金芒的卓文,目光中皆是充满浓浓的惊骇之色,就连神色淡然的吕逸涛,脸上也是不禁浮现出一丝动容之色。

    青缚玉牌和血剑沧海的威力,他可是清楚的很,若是他被这两种强大的攻击束缚的话,恐怕也要颇为麻烦,但卓文可不是五轮皇极境武者,连四轮皇极境都不到,居然都能够破掉方才那样的绝境,这卓文果然不一般。

    “越来越有趣了!这卓文身上到底还有怎样的秘密呢?”吕逸涛目光凝聚在卓文身上,心中竟然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战意,这卓文果然如同他直觉猜想的一样,很不简单呢。

    其中最吃惊的莫过于背负血剑的朱赤,他也是有些想不通,这卓文在那等绝境中,是怎么活下来,并且破掉血剑沧海的?

    “许天良!今日谁也救不了你,给我去死吧!”

    此刻,卓文神色冷漠之极,方才那种被束缚住一动不动的感觉,让得卓文第一次感应到死亡的味道,他知道若是他的肉身强度不够强的话,真的要交代在那里了。

    想到这里,卓文对于许天良的杀意也就更加的浓郁,脚掌猛地一踏,无数雷光迸射,卓文瞬间就朝着那远处挂在岩壁上的许天良掠去。

    “呵呵!好大的口气啊!许天良好歹也是百川侯府的大世子,岂是你一个低级城池出生的贱民可比的,你还是直接给我留下来吧。”

    风剑宗石像上,朱赤冷笑一声,右手剑指虚空一挥,顿时间,无数元气沸腾,虚空直接炸裂巨大黑洞,在那黑洞之中射出一柄数百丈巨大的血剑。

    远处岩壁上,原本脸上满是惊惧之色的许天良,在瞧见朱赤出手了,脸上总算是平静了一些,他相信以朱赤四轮皇极境中期的实力,阻拦住这卓文绰绰有余,甚至有可能直接斩杀掉这卓文。

    “朱赤!你也不要这么着急找死,等我解决掉这许天良,很快就要轮到你了。 ”

    瞧着虚空之上,那急速掠来的巨大血剑,卓文目光中冷光闪掠,这朱赤一次次针对于他,早已经惹得卓文恼怒不已。

    当下,卓文不再保留自身实力,全身三百六十五个穴窍全部大开,一时之间,卓文全身的金芒达到了极致,仿若小太阳一般。

    轰!

    面对着虚空降临的巨大血剑,卓文那泛着金芒的拳头,划破虚空,直接轰隆炸响的轰击在血剑剑尖之下,接着所有人惊骇的发现,那柄威势滔天的血剑,在卓文金色拳头之下,直接碎裂成无数碎片。

    “什么?朱赤的攻击直接被这卓文轰碎了?这卓文的肉身强度怎么这么恐怖?”秦霸天失声惊叫,他可是亲眼看见这卓文是赤手空拳将那数百丈血色巨剑轰碎的。

    “看来我们都低估了这卓文,恐怕此子最强的不是武道实力和精神力,而是这从未显露过的强悍。”

    吕逸涛此刻也是面色凝重起来,卓文既然能够一拳轰碎朱赤的全力一击,恐怕其肉身之强足以媲美朱赤这样的四轮皇极境中期的武者了。

    “什么?这小杂种的肉身居然这么强,连朱赤的攻击都随手击碎了,这卓文之前一直在隐藏实力?”

    瞧着那余势不减冲来的卓文,许天良脸上终于露出浓郁的恐惧之色了,这卓文居然变得这么强了,强的让他有些窒息。

    “可恶啊!卓文你给我等着,我许天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许天良满是不甘的嘶吼一声,迅速拿出身份令牌,打出一个印诀,顿时间被一道光柱传送出了元气塔,而岩壁之上只留下孤零零的骨枪,而不复有许天良的身影。

    最终,许天良居然直接被卓文逼得放弃远古传承,离开了元气塔,这样的事实顿时震慑住了在场不少人。

    许天良,身为五大超级天才之一,最后居然被卓文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逼到这种地步,若是被外人知道这消息的话,定然会引起轩然大波。

    此刻,朱赤脸色已是阴沉到了极点,卓文忽然爆发出如此强悍的肉身力量,已经隐隐让他感到一丝威胁了。

    这卓文居然隐藏的这般深,一开始对付那许天良的时候,根本就没用全力。

    铿!

    拔出岩壁上的骨枪,卓文目光微移,视线顿时放在了风剑宗石像上的朱赤身上,轻轻一跃,落入地面,缓缓走向了风剑宗的石像,骨枪枪尖拖在地上,擦出无数火星。

    周围寂静无声,只剩下此刻枪尖与地面摩擦的声音,缓缓的回荡着,当清脆的声音最终停止后,卓文已是来到了风剑宗石像脚下。

    然后,卓文微仰头,手中骨枪轻轻一举,森寒的枪尖默默的对准着上方的朱赤,朗声道:“朱赤!有种的话,给我滚下来,不然的话,我会直接把你从石像之上给轰下来。”

    卓文狂傲的声音,在这片天地间,响亮的回荡着,周围没有人嘲弄卓文这句话的狂妄自大,有的是一丝丝期待,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的卓文所展现的实力,足以与朱赤这样的天才分庭抗礼了。

    瞧着下方举枪的卓文,朱赤猩红的眸子眯起危险的弧度,冷冷的道:“既然你找死,那本座就成全你,虽然你的肉身确实强大,但想要挑战本座,或许你还不够格吧。”

    说着,朱赤背后的血剑嗡鸣一声,直接出鞘,右手握住血剑,朱赤脚掌一踏,整个人化作一道血影,直接朝着卓文直掠而去,强悍的气息暴涌而出,空气变得紊乱无比。

    “不够格?试了才知道。”

    无数金芒爆裂开来,卓文体内的大日涅盘发挥到了极致,现在他的境界仅仅只有三轮皇极境巅峰而已,对上朱赤根本就没丝毫胜算。

    所以卓文唯一的依仗,那就是已经达到入门级的大日涅盘。

    炽烈的金芒,几乎将卓文手中的骨枪都渲染成了金枪,不弱于朱赤的气息,同样从卓文体内暴掠而出。

    轰轰轰!

    瞬间,金色与血色,在这片天地间,分成了两大区域,两股同样强大的气息,散发着自身的光和热,在整个空间中爆发开来。

    铿铿铿!

    金色与血色交汇的瞬间,金铁交鸣的声音,源源不断的在这片天地间响起,金色身影的卓文与血色身影的朱赤,在这一瞬间,就交手了数十次,此次火星飞溅,气浪暴掠,涟漪弥漫。

    “好快!卓文和朱赤两人的交手,比许天良要强太多了,我居然连他们的身影都看不清楚,甚至连一丝虚影都未曾看清楚。”

    瞧着虚空之上,那在两大气息中俨然分成金色和血色两大区域的景象,以及那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惊天动地的战斗,凌无双等人已经彻底的看呆了。

    甚至在几人心中都是升起一丝热血的感觉,皆是幻想着他们何时能够达到卓文和朱赤两人的程度,这种天地变色的交战,让的他们不由自主的热血沸腾了起来。

    轰轰轰!

    虚空之上,金色枪芒与血色刀影再次轰击在一起,顿时间,强大的碰撞力量,让得周围的空间纷纷坍塌,金色和血色几乎充斥着漫天。

    蹬蹬蹬!

    金色身影和血色身影,此刻各自倒退数百米,脚掌猛地踏在半空,才勉强停住身形。

    “哈哈!真没想到,卓文你的实力能够强大这种地步,我朱赤之前真的看走眼了!不过我说过,今日你想打败我,你这点实力还不够格。”

    满身血气的朱赤,目光紧紧的盯在前方的卓文身上,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色。

    “不够格?哼,那这样应该够格了吧!”

    卓文面色满是冷漠之色,当下脚掌一跺,一股如同潮水般浩大的精神力,从其泥丸宫内暴涌而出,正是突破已久的四品大成精神力。

    当朱赤感受到卓文体内暴涌而出的四品大成精神力后,面色顿时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