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股精神力……是四品大成的精神力?”

    感受到卓文体内暴涌而出的强大精神力,朱赤瞳孔缩到了极点,震撼之色遍布脸庞。

    “朱赤,我到底够不够格可不是你说的算,而是手底下见真招!来吧!让我看看你最强的本事吧,不然的话,你就必败无疑。”

    此刻,无尽的精神力,在卓文身体周围形成了庞大的精神风暴,而卓文站在精神风暴中心,炽烈的金芒照耀的周围的黑暗,仿若漆黑夜幕中的灯塔一样。

    强悍的气息倾轧过去,居然直接惹得朱赤连连后退,面色阴寒难看之极。

    此刻的朱赤,内心无疑是震撼莫名的,他也是没想到这卓文居然还隐藏着这么强大的精神力,若这卓文仅仅只是四品小成奥术师的话,他还真丝毫不惧。

    但四品大成的奥术师,实力极强已经在四轮皇极境中期之上,面对着这股强大的压力,朱赤脸上已经充斥着浓郁的凝重之色。

    “你的意思是准备一招定胜负么?哼!即使你拥有四品大成精神力又如何?我朱赤未必不是你的对手。”

    朱赤目光闪烁一番,脸上已是充满腾腾杀气,脚掌猛地一踏,右手的血色长剑猛地祭出,顿时间,在其周围冒出极为恐怖的血气,这些血气犹如实质般,看上去颇为恐怖狰狞。

    “吃吃我这招吧!这招乃是我们御剑门最高法典,若是你能破去我这最强的一招的话,那我输了也无话可说。若是你破不了的话,那你就可以去死了。”

    低喝一声,朱赤周围的血气浓郁到了极点,一股股强悍的气息,呈现螺旋状在四周扩散纷飞,只见朱赤双手连连打出复杂的剑诀,顿时间,其周围的血气疯狂的沸腾起来,居然隐隐有着凝聚的迹象。

    “血剑法典,最后一式,帝王一怒!”

    庄严而浩大的声音在这片天地间,骤然响起,只见朱赤背后虚空猛地崩裂,一道巨大的顶天立地的虚影,从那崩裂的虚空中,一步踏出,凶厉的气息扩散开来。

    这道虚影头戴紫金冠,身披紫金龙服,剑眉星眸,气势威严,在其躯体周围,隐隐有着祥云升腾,龙影四射,珠光宝气,妙不可言,俨然就是一尊伟岸的帝王形象。

    帝王虚影一出现,朱赤仰天长啸,其周围浓郁的犹如实质的血气,此刻居然纷纷凝聚,化作了数百张巨大的诡异血剑,血剑周围甚至有着无数血色龙影不断的环绕着,看上去气势沉重,浩瀚无边。

    嗡!

    巨大血剑一形成,直接被帝王虚影握在手中,此刻这帝王俊朗的面部,隐隐有着一丝狰狞,目光中有着一抹恐怖的怒火,仿佛此刻心中充满了滔天怒火。

    “帝王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帝王虚影浩瀚如海的声音,在这片天地间连绵不绝的响起,然后如同万丈山岳般的虚影,猛地向前一踏,地面崩裂,碎石上浮,气浪弥漫。

    “死!”

    低头俯视着下方犹如蝼蚁般的卓文,帝王虚影面色愤怒狰狞,手中无数龙影环绕的血剑,直接划破虚空,崩裂空间,对着卓文当头劈下。

    “居然是御剑门最高法典血剑法典,真没想到朱赤居然使出了血剑法典最后一式,帝王一怒!看来朱赤是真的拼命了。”吕逸涛目光闪烁的低语道。

    身为御剑门这样超级势力的最高法典,这血剑法典在整个郡都可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里面的一招一式威力都极为恐怖,而这最后一式名为帝王一怒,威力最为恐怖。

    曾经朱赤靠着这最后一招,斩杀过四轮皇极境后期的武者,从而名震整个郡都,也铸就了他曾经的第二天才之名,不过后来落星的崛起,将他的第二天才的名头给压过去了。

    “卓文!你是第三个逼我使出这血剑法典最后一式的人,若是你死在这一招下的话,那你死而无憾了。”

    朱赤站立在虚影肩头,淡淡的俯视着下方的卓文,嘴角满是胜券在握的笑容,要知道当初他可是用这招斩杀过四轮皇极境后期的武者。

    这卓文虽然有着四品大成精神力,但在他看来,想要挡住这帝王一怒的招式,恐怕会很吃力,甚至一着不慎有可能直接在这一招中陨落。

    此刻,卓文脸庞上也充斥着凝重之色,朱赤的这最强一招帝王一怒威力确实很强,竟然带给他一股浓郁的威胁感。

    铿铿铿!

    深吸一口气,卓文猛地一拍乾坤袋,顿时间,一道道寒光掠出,犹如夜幕上空的皓月一般,在漆黑的夜晚中,显得那般的耀眼夺目。

    正是四品元阵无极剑罡,此刻的无极剑罡已经大变样了,无论是气息还是威势,都已经比从前强大太多了。

    卓文自从晋级到四品奥术师之后,就不断的对无极剑罡进行改良和修补,而且在远古遗迹的几天时间内,卓文可是获得不少的资源,其中就包括数量不菲的剑形灵宝,而且这些剑形灵宝还全部都是地阶下品灵宝。

    原本无极剑罡是由一百零八柄高级剑形灵宝所组成的,现在经过卓文不断的改良和组装,高级灵宝几乎全被地阶灵宝所替代,所以现在的无极剑罡的威力早已经今非昔比了。

    再加上卓文此刻四品大成的精神力,完全可以发挥出四品元阵无极剑罡的全部威能,所以这无极剑罡配合他的精神力的威力,恐怕还在他肉身力量之上。

    “无极剑罡第一剑招,飞天御剑斩!”

    “第二剑招,花落破浪杀!”

    “第三剑招,回天剑舞九连式!”

    召唤出无极剑罡的瞬间,卓文立马就使出了无极剑罡内所蕴含的三大剑招,顿时间,无数凌厉的剑光在卓文上空交汇成恐怖的剑光之海。

    周围数千丈的范围,布满了无穷无尽的剑光,一道道金铁交鸣的声音,不断的从这些剑光海洋之内响彻开来,清脆刺耳。

    帝王虚影所手中的血色大剑速度极快,划破虚空,瞬间就来到了卓文上方的剑光海洋之上。

    而凌厉的血剑在接触到剑光海洋的瞬间,仿佛陷入了泥沼一般,速度居然极具降低,甚至看上去有些缓慢。

    与此同时,两者撞击所产生了恐怖余波,在虚空中直接蔓延扩散开来,直接崩碎了无数的空间壁垒,而剑光海洋和血剑直接僵持在了一起。

    “嗯?直接给我破吧!”

    见血剑被剑光海洋阻碍住,朱赤猩红目光微缩,剑指一挥,帝王虚影顿时气息暴涨,猛地再次甩出一剑,居然直接将剑光海洋劈退数十米开外,而卓文则是闷哼一声,不由得连连后退。

    “哈哈!卓文,我说过帝王一怒这招,你接不住的!你确实够强,但与我比起来,你还差远了。”

    见卓文直接退避三舍,朱赤脸上顿时流露出快意的笑容,目光中更是闪过一丝狠意。他要让卓文清楚认识到,与他作对的下场会是多么愚蠢的决定。

    想到这里,朱赤剑指再次一挥,再次逼退了剑光海洋,几乎压制着卓文根本无法有多余的动作。

    “是么?”

    卓文嘴角却是浮现出一丝弧度,然后一股股更为澎湃的精神力,从其泥丸宫内暴掠而出,顿时间,剑光海洋暴涨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居然直接崩碎掉那巨大的血剑,就连虚空之上的帝王虚影,都隐隐有着崩溃的迹象。

    噗嗤!

    帝王一怒被破,朱赤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直接倒飞而出,目光中却是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

    “这卓文的精神力……怎么还可以增强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