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骨枪刺入无头巨人的脖颈的瞬间,卓文体内的力量毫无保留的倾泻进入骨枪之内,顿时间,强悍的力量,仿若绞肉机般,直接将无头巨人内部搅得稀巴烂。

    嗷呜!

    无头巨人悲鸣一声,身体直接崩裂,化作无数的血雨散落,凄厉而血腥。

    第一只无头巨人的死亡,顿时激起了另外两只巨人的悲鸣,开始不要命的朝着卓文冲去,它们定要杀死眼前这可恶的人类武者。

    可惜的是,卓文既然已经掌握了无头巨人的弱点,这两只巨人的命运就已经注定要陨落。

    轰轰!

    只见雷芒一闪,卓文直接从两只巨人身边穿梭而过,手中骨枪精准的集中巨人的脖颈之上,然后这两只无头巨人纷纷倒地,气息全无。

    解决掉三只无头巨人以后,卓文这才开始注意到左边的白磷早已结束了战斗,站在不远处默默的等候着,见卓文也是结束战斗,白磷身形一闪,来到卓文身后,犹如最忠诚的护卫一般。

    当卓文目光放在左边战场上时,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只见左边五只无头巨人尸体,居然没一只是完整的,无数肉块散落在一地,仿若屠宰场一般。

    而且从战场上看来,白磷压根就没像卓文那般找到无头巨人的弱点,反而是硬碰硬的撕碎的。

    无头巨人的肉身有多强,卓文可是知道的很清楚,不过白磷竟然能够轻而易举的撕裂无头巨人,其战斗力之强恐怕还在他预料之上。

    “五轮皇极境的白磷实力确实够强!”深深看了一眼左边仿若修罗血场般的战场,卓文点点头道。

    嗖!

    八只无头巨人全部灭亡后,周围血海忽然震动了一番,旋即一道血色漩涡在空地中央上空出现,看上去幽深而诡异。

    “这应该就是通往下一关的入口了,我们进去吧!”肩膀上的小黑淡淡的道。

    闻言,卓文点点头,旋即脚掌一踏,直接进入了血色漩涡之内……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在血魔传承之地,卓文已经待了七天了,这七基本都是在闯剩下的关卡。

    不得不说,血魔传承之地的试炼关卡却是极为恐怖,前五关倒还好,拥有着白磷和青铜棺椁,卓文倒是颇为轻松的闯过去了。

    不过第六关和第七关的困难却是超乎了卓文的想象,这两关中所出现的机关或者是生物都极为恐怖,即使卓文底牌众多,都差一点身受重伤。

    这是一座巨大的血峰,在血峰顶端,一道修长的身影盘膝而坐,在其身侧插着一柄诡异的骨枪,此人正是身处于血魔传承之地的卓文。

    此刻,卓文外形颇为狼狈,衣服破碎,裸露出的肌肤伤痕累累,鲜血淋漓,看上去极为的恐怖和狰狞。

    缓缓睁开双目,卓文眸子之中泛着一丝精芒,目光上移,瞧着上空的血色漩涡,道:“真没想到血魔传承之地第七关就已经这般困难了,不知道这第八关会怎么样?”

    “恐怕第八关会更加恐怖,你自己小心点,这已经是最后一关了,若是能够突破这最后一关,那你就能够直接凭借着血魔令牌,进入血魔传承的核心地带,到时候获得血魔传承的机会会很大。”小黑忽然说道。

    闻言,卓文目光中也是有着一抹炽热,血魔传承既然被称为元气塔内最强大的传承,恐怕里面的好东西会有不少吧,卓文对于这等传承也是越来越期待了起来。

    “走吧!我倒是要看看,这最后一关到底会有多困难!”

    缓缓起身,卓文目光中带着一抹战意,右手持枪,左手拿着青铜棺椁,而白磷更是在他周围蓄势待发。

    脚掌一踏,卓文并没犹豫多久,直接进入了血色漩涡之中。

    仿若穿越时空的感觉,在卓文脑海中一闪而逝,接着他就发现眼前的景物斗转星移的变换。

    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荒漠,四处血沙漫天,血色的天空之上,有着一抹凄凉的血月孤零零的挂着,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诡异和破败。

    “前方好像有东西,你过去看看!”肩膀上的小黑忽然道。

    闻言,卓文点点头,脚掌一踏,直接朝着前方直掠而去,大约半个时辰左右,一座有些颓败的血色石殿出现在卓文眼中。

    石殿表面的基石都已经崩裂破碎,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塌陷一般,在石殿的最前方,屹立着一座数十丈宽大的石碑,石碑上隐约记录着模糊的字迹,不过由于岁月的侵蚀,基本已经认不出这些字迹了。

    “这座石殿恐怕不是善地,小子小心行事点。”小黑慎重的道。

    闻言,卓文点点头,紧了紧手中的武器,亦步亦趋的缓缓步入石殿之中。

    让得卓文诧异的是,这座石殿外面看上去破败不堪,仿佛快要塌陷了一般,但里面却是颇为整齐干净,并没有外表那般颓败气息。

    石殿两端的一根根石柱上,各自悬挂着昏黄的长明灯,些许的光芒使得幽深的石殿显得更为的阴森和诡异。

    蹬蹬蹬!

    寂静的石殿内,只有卓文脚掌与地面接触所产生的清脆脚步声,在幽幽回荡着,落针可闻。

    “好诡异的石殿,明明石殿内周围都点着长明灯,但却显得这般的安静,仿佛里面从来未存在过人一样。”目光警惕的扫过四周环境,卓文不由得嘀咕着。

    此时,卓文肩头上的小黑,正在专心外放着神识,欲要窥探这座石殿中的全貌,但让得它诧异的是,这座石殿内仿佛存在着极为的禁制,居然可以屏蔽掉它神识的探查。

    “小子!小心点,这座石殿居然可以屏蔽住本龙爷的神识,接下来本龙爷也无法帮到你了,你自己最好小心点。”肩膀上,小黑神色凝重的道。

    闻言,卓文内心一惊,他倒是没想到这石殿内居然存在着屏蔽神识的禁制,连小黑的神识都不管用,这隐隐让得卓文感觉到一丝不祥预感。

    偌大的石殿,仅仅只有卓文一人,耳畔所听到的全是自己的脚步声,这样诡异的氛围,不由得让得卓文全身发毛,整个人凉飕飕的。

    走过长长的走廊,卓文总算是来到了正殿内,正殿的面积颇大,在长明灯所笼罩的范围足有百丈宽阔,至于其他地方,由于是一片漆黑,所以卓文也不好猜测。

    正殿的尽头,屹立着巨大的王座,王座通体血红,在两边扶手上,各自挂着两颗斗大的骷髅头颅,黑黝黝的空洞眼睛,直直的凝视着卓文所在,看上去格外的诡异。

    走得近了,卓文这才发现,这血色王座居然是某种生物巨大的骨架所搭建而成的,累累白骨铸就,浓郁的血腥气扑鼻而来,卓文不由得眉头微皱。

    此时,血色王座之上,一道身披血色铠甲的雄伟身影,静静的坐在座位上,右手手肘枕着扶手上的骷髅头,左手摸索着下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浑然不知道卓文的到来。

    瞧着血色王座上的血铠身影,卓文目光虚眯起来,这血铠身影并不是人类,单单坐在那里都足有三丈多高,若是站起来的话,恐怕有可能达到十丈左右。

    更加让卓文忌惮的是,这血铠生物身上所散发的气息,极为恐怖庞大,居然隐隐压过了他身后的白磷,恐怕这血铠生物实力恐怕还在白磷之上。

    想到这里,卓文脸上更加的忌惮起来,手中的武器不由得紧了紧,眼前的血铠生物给他的压迫力实在有些大,容不得他大意分毫。

    “小黑!你知道这家伙是什么东西嘛?这家伙身上的气息很恐怖啊,我感觉对上他的话,会很悬啊!”

    忽然,卓文轻声对着肩膀上的小黑问道。

    “这是远古血族,乃是远古极为有名的一个生命种族,在远古时代数量极为庞大,甚至比人类还要多许多,而且当时的实力也比人类强上不少。这些血族乃是听命于血魔,乃是血魔最为忠诚的仆从。”小黑轻声道。

    “远古血族?”眉头蹙起,虽然他不知道这所谓的远古血族的来历,不过从小黑的话语中,不难知道,这远古血族在远古时代,应该是极为恐怖的一个群体。

    “这名远古血族的实力怎么样?我们有希望解决掉它嘛?”卓文再次轻声问出了心中最为迫切的问题。

    “这远古血族最为喜欢吸食人类的血液了!而眼前这只远古血族实力恐怕已经媲美五轮皇极境武者了,至于到底有多强,目前本龙爷也看不出来。”小黑神色凝重地道。

    铿!

    忽然,原本端坐在血色王座上的血铠生物,突然站了起来,血铠生物脸部是带着一层面罩,卓文根本就看不清这生物的真实面貌,只能看见一双泛着猩红光芒的眼睛,此刻正牢牢地盯着自己这边。

    “人类?嘿嘿,居然又有一名人类敢来这里送死了,本座已经很久没吸食过人血了!小子,若是你识相点的话,最好束手就擒,到时候本座会考虑先给你个痛快,然后在吸食你体内的精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