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铠生物连忙捏诀在上空打通了通往第九关的通道,点头哈腰的对着卓文和小:“二位爷请慢走。 ”

    点点头,卓文没有理会这见风使舵的血铠生物,正打算离开的时候,目光余角忽然瞥向了这处洞府的中央位置,整个人怔住了。

    “等等!”

    血铠生物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心中不由得哀嚎起来,这家伙发什么神经啊,要走就赶快走啊,怎么忽然又停住了脚步呢?吓得我心都要跳出来了。

    虽然血铠生物心中恶意的嘀咕着,不过脸上却满是热情的谄笑,道:“这位爷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小的赴汤蹈火也会替您办到的。”

    卓文压根就没鸟眼前这趋炎附势的血铠生物,脚掌一踏,直接来到了空地中央的那张巨大骨床之上,右手金芒闪烁,猛地一掌拍下,顿时间,庞大的骨床碎裂成了骨渣。

    血铠生物脸上的笑容再次僵住,瞧着已经化作骨渣的骨床,其眼皮不由得抽搐起来,差点就要脱口骂人,不过在瞧见卓文身上的青铜棺椁,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他知道,若是真的开口骂人的话,眼前这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子,绝对第一个将他给灭了,所以他很聪明的保持了沉默,心中却是哀嚎不已,以后睡哪儿啊!

    散落一地的骨渣中,卓文右手一挥,一道黑影顿时被其力量吸入掌心中,一眼望去,仅仅只是毫不起眼的黑铁块,看上去平平无奇。

    “这是……难道?”此刻,肩膀上的小黑好像也瞧出了这铁块的不同之处,不由自主的惊呼出声。

    “现在还不能确定,待我将精神力探查一番看看。”

    平复心中的激昂,卓文泥丸宫的精神力,缓缓钻入铁块之中,不一会儿,卓文缓缓睁开双目,目光中满是欣喜之色。

    “哈哈!果然是风雷六翼的其中一块,而且还是雷之翼的第三翼雷龙翼!真没想到,卓文居然会在这个地方得到雷之翼的第三翼,看来还真是有些造化弄人啊!”卓文不由得兴奋道。

    此刻,小黑脸上也是充满了激动之色,风雷六翼越完整,对它本源之力的恢复有着不小的裨益,相对于卓文,它是最希望卓文得到圣符这种珍宝了。

    “喂!这铁块你是怎么得到的?你这里还有没有这种铁块?”

    回过神来后,小黑连忙指着不远处神色诧异,完全搞不懂卓文和小黑为何而笑的血铠生物道。

    见叫到自己,血铠生物连忙谄笑,瞧了铁块一眼,道:“这只是小的以前从闯血魔传承的人类武者身上得到的,就这么一块。”

    仔细瞧了血铠生物一眼后,确认这血铠生物并无说谎,小黑这才将其打发走,惋惜地道:“看来这家伙的洞府内只有一枚铁块而已,真是可惜了。”

    “能得到一块就已经不错了,总比没有好啊!而且风雷六翼早就在万年前就散落,能够找到其中一块,就已经运气不错了,而我已经寻到三块了,或许以后机缘到了,剩余的三块也有可能被我拿到也说不定。”卓文却是摇摇头道。

    闻言,小黑煞有介事的点点头,道:“看来是本龙爷有些贪心不足蛇吞象了,这雷龙翼应该是雷之翼中最强悍的一种,你若是修炼了的话,恐怕皇极境中基本没什么武者能够追得上你,速度之快,超乎想象。”

    听得此言,卓文目光中也是浮现出一抹火热,若是他将这雷龙翼彻底的修炼圆满的话,若是他要逃的话,即使是许畅那样的强者,想要杀他都不是那么容易了。

    “既然此事已了,我们也走吧!”

    找到雷龙翼后,卓文心情颇为不错,于是直接从乾坤袋内取出血魔令牌,然后一捏诀,血魔令牌内顿时散发着血芒,将卓文包裹成一块血茧。

    血魔令牌之内存在着一座传送阵法,这传送阵法还处于未激活状态,只有抵达血魔传承之地第八关,通过第八关的通道,才能彻底激活阵法,这样卓文才能够依靠血魔令牌,直接传送到核心地带。

    嗖!

    血茧一形成,顿时朝着上空那血色漩涡入口掠去,眨眼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刚才……那个……难道是……血魔令牌?”

    此刻,血铠生物却整个人呆愣住在原地,方才卓文一掏出血魔令牌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出来了,只不过他不确定而已。

    不过现在见卓文化作血茧消失在血色漩涡中后,他已经能够百分百确定,那就是血魔令牌。

    “血魔令牌乃是血魔大人炼制的腰牌,怎么会出现在一个人类武者身上呢?难道是血魔大人给这人类的?”

    眉头微皱,血铠生物越发觉得卓文神秘莫测了起来,先是拥有极为克制他的青铜棺椁,现在更是拿出了血魔令牌这等稀有的东西……

    轰隆!

    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血海,在血海的中央位置,一座孤岛孤零零的屹立着。

    孤岛足有万里之广,在其上空布满了迷蒙的血气,遮蔽视线,让人看不清这座孤岛之上的景物。

    嗖!

    忽然,在浓郁的血气上空,裂开了一道口子,从那口子中,一颗一人高的血茧猛地掠出,静静的悬浮在血气上空,仿佛一个人在默默打量着下方的孤岛一般。

    血茧之中,卓文默默的站立着,虽然从外面看,乃是一片血色看不清里面的景象,但身处于血茧中的卓文,却能够对外面的景物一览无余。

    “下方应该就是血魔传承之地的核心地带,真没想到在这无尽血海中,居然还存在着这么一座孤岛,还真是颇为奇异。”血茧中,卓文默默地俯视着下方的孤岛,喃喃道。

    “小子!最好小心点,我能感应到在这孤岛之中,存在着一股极为恐怖的存在,那等存在应该就是那血魔之魂了。”小黑面色凝重道。

    闻言,卓文也是慎重的点点头,旋即控制着血茧缓缓的降落,其实他还是颇为期待见到血铠生物口中的那吕寒天。

    若是那吕寒天真的没死的话,以前者恐怖的天赋,其实力绝对极为强大,至少比吕南天要强大不少,只是连这样的人物都出不了血魔传承之地,那他岂不是更加不太可能了嘛?

    想到这里,卓文眉头微皱,脸色略微有些难看起来,他可不想一直待在这个鬼地方古老终生。

    “你不用担心,你乃是钟灵山第一个登上山顶之人,那青铜棺椁的主人让你来血魔传承应该不是害你,方才你没看见青铜棺椁对那远古血族的压制嘛?恐怕你这青铜棺椁或许就是对付那血魔之魂的关键。”小黑忽然说道。

    “或许吧!”

    卓文却是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只不过他很清楚自身的实力,即使这青铜棺椁能压制血魔之魂又如何?他的实力终究太低了。

    若是找到核心地带的吕寒天,让吕寒天使用这青铜棺椁对付那血魔之魂的话,或许有可能击败那血魔之魂。

    忽然,卓文脑中灵光一闪,他的实力确实很弱,但吕寒天可是百年前的天骄,这样的天骄在当年就已经是无敌于幕秦郡,经过百年,恐怕实力早已达到四尊境也说不定。

    毕竟这可是连血魔之魂都无法奈何的人物,只要拥有压制血魔的青铜棺椁,吕寒天击败那血魔之魂的概率将会大大的增加。

    “走!我们先进入孤岛找到那吕寒天再说,此人乃是我们脱离血魔传承之地的关键人物。”

    想到这里,卓文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笑容,看来还是天无绝人之路的,这血魔传承还真的有可能被他破解也说不定。

    嗖!

    血茧划破虚空,瞬间就降临到了血气弥漫的孤岛之上!

    这是一片广袤的血色荒野,诡异的是,在这荒野的地面,有着一道道手臂粗大的根茎,延伸在荒野的四周角落,而且犹如人体脉络般不断的跳动,看上去格外的渗人。

    嘶!

    血茧缓缓消散,露出卓文那修长的身躯,此刻卓文脸上也是流露出一丝疑惑之色,这股荒野给他的感觉极为奇特,特别是周围纵横交错的血色脉络,仿佛卓文此刻所在的地方是某种未知巨兽的内脏中一般。

    “还真是诡异的地方!”环顾四周,卓文不由得喃喃自语道。

    “小子!去前面看看,在前面拐角处好像有动静。”忽然,脑海中小黑的声音顿时响起。

    闻言,卓文顿时注意到,在数百米开外有着一座巨大的血色山丘,在山丘的下方,有着一条颇为曲折的羊肠小道,一直延伸到山丘的另一边,方才小黑所说的动静应该就是山丘的另一边。

    “难道有什么东西在那边?”卓文试探性的问道。

    “这座孤岛很特殊,居然能够压制神识,我只能感应到山丘另一边有动静,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你过去看看吧!”小黑耸了耸肩道。

    闻言,卓文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最终还是小心谨慎的顺着羊肠小道走到了山丘拐角处,当他视线透过拐角处的缝隙的时候,整个人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