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丘拐角处,乃是一片颇为宽广的平原,而在平原中,竟是密密麻麻的血色身影,仔细看去,这些血色身影不正是远古血族嘛?

    一眼望去,卓文就发现足有不下百只的远古血族,在平原上不断的回荡着,而且个个气息不比上次卓文所遇到的那血铠生物弱,甚至还有个别还要强上许多。

    咕噜!

    瞧着平原上数量如此恐怖的远古血族,卓文喉咙不由得耸动了番,心中已经布满了惊骇,这些将近数百只的远古血族,足以瞬间将他撕裂,即使他拥有青铜棺椁,也恐怕不太可能是这些血族联合的对手。

    “小黑!现在该怎么办?真没想到,这里居然存在着如此众多的远古血族。”缓缓缩回身躯,卓文脸色微白的道。

    此刻,小黑神色也是极为凝重,轻声道:“只能绕过这块平原了,远古血族实在太多了,以你的实力,对上这些血族的话,根本就是找死。”

    闻言,卓文也是点点头,再次透过缝隙打量了平原上的一群血族,发现并没有发现他这个不速之客,提到嗓子的心也是放下,然后回过头,准备离开这处平原。

    不过,当他转头的瞬间,一张巨大丑陋的血色面庞出现在视线之中,一双充斥着暴虐的血红瞳孔与他视线交汇在一起,顿时间,现场变得诡异寂静无比。

    不知何时,一只远古血族居然在他身后出现,卓文整个人怔住了。

    “人类武者?居然是人类武者,哈哈,多少年了,居然又有人类武者出现。嘿嘿,人类你是我的,让本座吸食你身上的精血吧!”

    这只远古血族的外形与第八关的血铠生物差不多,此刻右爪猛地对着卓文当头拍下,想要直接捏碎卓文的头颅。

    卓文也是没想到,居然会有远古血族出现在这山丘背面,更加没想到,这只血族居然直接对他动手。

    “找死!”

    目光一沉,卓文猛地取出青铜棺椁,双手一抡,青铜棺椁犹如巨大门板一样,直接狠狠的轰在了血族的躯体之中,无数青芒倾泻开来,居然直接将其躯干给腐蚀干净。

    “怎么可能?你这人类……手中的这是什么东西?”

    强大的腐蚀力,直接让得眼前的血族一分为二,冲天而起的上半身,死死地盯着下方的卓文,丑陋的脸上满是恐惧之色。

    青铜棺椁本就是克制血族的灵宝,现在卓文更是全力施展,秒杀这远古血族自然能够办到。

    “怎么回事?山丘另一边有动静!”

    “我闻到同类的血腥味了,是谁敢杀我们远古血族?”

    “走!我们过去看看。”

    卓文与血族的战斗,眨眼就结束,虽然声响并不大,但远古血族五感远高于一般武者,自然察觉到山丘另一边的动静,特别是弥漫开来的血腥味,让得这群血族察觉到不妙。

    嗖嗖嗖!

    顿时间,无数破空声交汇成恐怖的音爆声,只见平原上的数百只远古血族,皆是朝着山丘这边掠来,犹如蝗虫一般,遍布整片天空,看上去蔚为壮观。

    “不好,平原中的远古血族全部冲来了,卓文快逃!”脑海中,小黑忽然焦急的惊呼道。

    卓文目光微缩,顿时注意到上空遮蔽天空的无数血影,脸色苍白如雪,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忙打开雷蛇翼和雷蛟翼,脚掌一踏,整个人化作虚无的雷影,朝着另一边直掠而去。

    “是人类武者,吾主沉睡之地,居然又闯入了人类武者!”

    “杀杀杀!人类武者都该死,此子还敢杀我们同类,更该死。”

    恐怖的破空声,在整片天空交汇出刺耳的音爆声,一道道庞大的远古血族,皆是注意到那狼狈逃窜的卓文,目光皆是血红起来,纷纷朝着卓文追去,

    “他娘的!真是够倒霉的,居然会在半路上遇上血族!”

    瞧着后方黑压压一片的血族,卓文脸色难看到极点,要不是方才那只血族的话,恐怕此时他已经悄无声息的避开这群血族了,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人类!你跑不了啊,真的很奇怪,你这般弱小,居然也能闯入吾主沉睡之地,还真的稀奇啊!不过很快你就要成为本座的富中餐了,桀桀。”

    忽然,一道怪异的嗓音从后方不远处传来,卓文闻声望去,惊骇的发现,一只体型庞大的血族,居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与他接近。

    这只血族体型极为庞大,比一般血族要大数倍,恐怕应该是这一群血族的首领,其身上的气息比其他血族要强悍态度,恐怕已经达到六轮皇极境的程度。

    嗖!

    这只巨大的血族一马当先,瞬间就来到了卓文近百米的范围,而且这等距离还在不断的接近着。

    “人类!乖乖受死吧。”

    只见这只血族咧嘴咆哮一声,手中血气沸腾,凝聚著数丈巨大的长柄双刃斧,右手猛地一掷,双刃斧剧烈旋转,直接对着卓文后心砸去。

    “嗯?”

    感受到背后掠来的破空声,卓文眉头微皱,这血族还没完没了了,居然缠着他不放。

    冷哼一声,右手一翻,巨大的青铜棺椁顿时被握在双手中,猛地一抡,狂猛的空气撕裂,直接轰向了背后掠来的巨大双刃斧。

    铿!

    金铁交鸣的脆响,在这片天地间响起,然后那血族惊愕的发现,它所抛出的双刃斧,居然直接被眼前人类手中的青铜棺椁,被崩碎了。

    “好诡异的棺椁,本座居然在那上面感受到一丝忌惮之色。”

    眉头微皱,血族首领忌惮的瞧了卓文掌心的青铜棺椁,脚掌一踏,迅速朝着卓文直掠而去,经过双刃斧的耽搁,卓文的速度也是极具下降,瞬间就被血族首领追上。

    “人类武者,杀了本座同族,你以为就这样算了么?还是给我那同族陪葬吧!”

    血族首领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巨大的血爪,犹如滔天的巨浪,猛地对着下方的卓文招呼过去,无尽血芒爆裂开来,周围空间纷纷塌陷。

    “该死!”

    瞧着血族首领覆压而来的血爪,卓文脸上也是流露出一丝焦急,现在一旦被这血族首领拖住的话,等后面一群的血族追上来,他想走的话,恐怕都来不及了。

    “只能将这血族首领给解决掉再说,若是让他拖下去的话,我就危险了。”

    目光闪过一丝冷光,卓文当下毫不保留,青铜棺椁猛地朝着血族首领抡去,与此同时,四品大成的精神力暴涌而出,催动着四品元阵无极剑罡使出三大剑招。

    顿时间,青铜棺椁猛地胀大,化作了百丈巨大,犹如擎天柱般,狠狠的砸在前方血族首领身上,而无极剑罡所化的剑光,犹如恐怖的漩涡,也是将血族首领笼罩进去。

    血族首领凛然不惧,巨大的血爪猛地甩出,无尽血气迷蒙,竟然直接撕裂了无极剑罡所化的剑光漩涡,其实力极为恐怖。

    撕裂剑光漩涡后,数百丈巨大的青铜棺椁,已经接踵而来,狠狠的压在血族首领身上。

    “给本座破!”

    血族首领大喝一声,双爪齐出,虚空一探,犹如两座巨大的血山,轰隆炸响的砸在上空的巨大青铜棺椁之上。

    嘶嘶嘶!

    “什么?这棺椁……”

    在接触青铜棺椁的瞬间,血族首领骇然的发现,这棺椁表面的青光,居然犹如跗骨之蛆般,直接将他的双手给逐渐腐蚀,他的双臂瞬间就被啃食干净,而且这股腐蚀力还留有余力的继续侵蚀他的躯干。

    “该死!给我滚。”

    血族首领惊怒交加,强烈的恐惧感,让他爆发出恐怖的力量,直接震开了青铜棺椁,而他则是吐出一口鲜血,犹如流星般,砸在了地面之上。

    “什么?首领居然败了,那人类小子气息很弱啊,怎么首领被其弄得那般狼狈?”

    后方直掠而来的无数血族,也是瞧见了狼狈之极的血族首领,脸上纷纷露出惊诧之色。

    “你们都给我上,杀了这该死的人类,不然的话,你们都得死。”

    深坑之中,血族首领双目赤红,满是不甘的仰天嘶吼,眼前这人类太可恶了,实力明明很弱,但居然身上拥有那诡异的青铜棺椁,居然如此克制他的力量。

    感受到血族首领的滔天愤怒,后方无数血族皆是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们这首领可不是善良之辈,即使对待同族的他们,也是说杀就杀,他们可不敢有丝毫的忤逆。

    “杀!杀了这人类武者。”

    嗖嗖嗖!

    得到血族首领的命令,数百只血族都不要命的扑向了前方不远处的卓文,方才卓文与血族首领激战的时候,耽搁了太多时间,那些落后的血族,基本都已经追上来了。

    顿时间,数百只血族,将卓文团团围住,泛着猩红的目光冷冷盯着眼前的卓文。

    “该死!这下真的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瞧着周围密密麻麻的血族,卓文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没想到最终还是无法摆脱这些血族的追击。

    “上!杀了这人类。”

    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顿时间,周围的血族满脸狞笑,犹如无数血箭般,将卓文的身影笼罩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