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达数百丈的地下,有着一处极为庞大的空间,一张石桌,两张石凳,一张石床,就是这巨大空间唯一的装饰。

    “小家伙,你是如何抵达这血魔传承的核心地带的?以你的实力,恐怕很难通过血魔传承之地的十八关试炼关卡吧?”

    石凳上,吕寒天与卓文两人相对而坐,其中吕寒天有些邋遢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严肃神色。

    “不知前辈是否听说过血魔令牌?”卓文目光闪烁道。

    “哦?原来是血魔令牌,怪不得你能够这核心地带呢,原来是靠着血魔令牌的力量啊!不过你进入血魔传承就是个错误的选择,这可是个是非之地,进去容易,想要出去难如登天,甚至连性命都要给赔进去。”

    在听到血魔令牌后,吕寒天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显然听说过血魔令牌的作用,不过他却是对卓文颇为惋惜,进入血魔传承后,恐怕一辈子都难以逃出去了。

    “前辈,你在这里呆了近百年了,难道也没找到逃离此地的方法吗?”卓文眉头微蹙,不由得问道。

    哪只吕寒天苦笑摇摇头,道:“百年来我一直在试图寻找逃离此地的办法,可惜都没用,而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消灭沉睡在此地的血魔之魂,血魔一死,这处空间不攻自破。可惜,血魔虽然只剩下一缕残魂,但实力没达到帝权境的话,想要消灭它是根本不可能的。”

    “一定要达到帝权境才能消灭那血魔之魂嘛?难道就没有其他方法?”

    听得此言,卓文心中咯噔一声,帝权境可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的,要知道青玄皇朝地域辽阔,但达到帝权境的也就青帝一人,可见这帝权境都多么困难。

    “若说另一个办法的话,那就是钟灵山山巅上面拥有远古前辈留下来的镇魔青棺,这镇魔青棺极为克制血魔这类的邪魔,若是拥有者镇魔青棺的话,老子我就能干死那血魔之魂。”

    “不过可惜的是,当年我还是没迈过钟灵山的最后一阶,那最后一阶没有威压,乃是真实幻境,当初我还是太年轻,内心有漏洞,遗憾失败了,真是可惜啊!”

    说到这里,吕寒天不由得摇头惋惜,显然对于当年没能登上钟灵山山巅极为无奈和懊悔。

    听得真实幻境这四个字,卓文不由得高看了眼前的吕寒天,怪不得此人被称为幕秦郡百年一遇的绝世天骄,居然也是察觉到钟灵山最后一阶乃是真实幻境。

    可惜的是,这样的天骄,当初的内心并不是那般强大,最终功亏一篑了。

    “前辈!或许小子我有办法让你战胜那血魔之魂。”

    思索片刻,卓文最终还是决定搏一搏,他知道吕寒天口中的镇魔青棺应该就是他身上的青铜棺椁,他的实力太弱,即使拥有镇魔青棺也不可能是血魔之魂的对手。

    但眼前的吕寒天却不同,此人虽说实力不及血魔之魂,但血魔之魂百年来都无法奈何此人,可见吕寒天实力有多强,所以想要逃出此地,那就只能靠着吕寒天了。

    吕寒天摇摇头,道:“小家伙,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连我都没找到战胜那血魔之魂的办法,你这个乳臭味干的小家伙,又怎么可能办到呢?”

    轰!

    卓文没答话,一拍乾坤袋,一缕青芒闪掠,只见一座丈许大的青铜棺椁猛地砸在地上,地面皲裂,碎石上浮。

    “镇魔……青棺?”

    原本吕寒天脸上满是不在乎神色,此刻目光汇聚在忽然出现的青铜棺椁上后,整个人怔住了,一副犹如见鬼了的样子。

    “你身上怎么会有这镇魔青棺?”吕寒天依然有些不可置信,目光死死盯着青铜棺椁,喃喃道。

    “钟灵山山巅,我登上过!”卓文神色平静之极,轻声道。

    吕寒天身躯一颤,目光复杂的盯了卓文一眼,道:“怪不得你敢来血魔传承,原来你登上过钟灵山山巅,你的天赋和潜力远超过我,还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

    “前辈过谦了!晚辈现在的实力根本微不足道,想要离开此地,一切都是要仰仗前辈。”

    卓文颇为谦逊的一拱手,他之所以拿出镇魔青棺也是一次赌博,他赌这吕寒天的为人,若是这吕寒天因为这青铜棺椁起了歹心的话,他也只能自认倒霉了,不过所幸这吕寒天并不是这等小人。

    “哈哈!好好,你叫做卓文是吧!这镇魔青棺可是天阶极品灵宝,我们认识没多久,你就敢将这么珍贵的宝物拿出来,难道你就不怕我起歹心杀人灭口嘛?”吕寒天忽然笑眯眯道。

    卓文却是笑了,道:“现在我们两人都被困在这核心地带,而唯一的方法就是消灭血魔之魂,镇魔青棺确实强大,但小子实力太弱,根本不可能发挥出这等宝物的威能。”

    “而前辈你这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实力又强大的绝世美男子,拥有这镇魔青棺,就有很大的几率击败血魔之魂,我这只不过是自救而已。”

    吕寒天闻言,顿时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你小子倒是得识大体,说话又甜,很对我的胃口!嘿嘿,以后你就是我吕寒天的兄弟了,若是谁敢打你主意,老子就干死他。”

    吕寒天此刻笑的极为的和欠扁,而且大大咧咧了搭在卓文肩膀上,脸上满是热情之色。

    瞧着吕寒天如此不节操的表现,卓文满头黑线,心中腹诽不已,不过他却是能感受到,这吕寒天内心的兴奋,显然他被困在此地太久了,现在卓文带来镇魔青棺对他来说,犹如及时雨般,怎么不让他兴奋高兴呢。

    “以后你也不用前辈前辈的叫我了,直接叫我寒天大哥,咱两现在是兄弟,就不用那么见外了。而且你这镇魔青棺你大哥我只是借用一下,等逃出此地后,这镇魔青棺还会还给你的。”忽然,吕寒天神色严肃起来,道。

    闻言,卓文不由得一愣,本来拿出镇魔青棺后,他是没打算从吕寒天手中要回来的,毕竟吕寒天实力太强,若是不给的话,他卓文也奈何不了对方。

    可是,吕寒天偏偏现在郑重其事的对他承诺,这不由得让得卓文对眼前这邋遢男子高看了一分。

    “若是大哥觉得镇魔青棺好用的话,你大可拿去用,毕竟小弟实力弱小,根本无法发挥出镇魔青棺的全部威能,恐怕……”卓文有些犹豫。

    “别这么婆婆妈妈的,镇魔青棺是你得到的,我身为大哥自然不会占用小弟的东西!而且在这核心地带血魔之魂沉睡之地,里面珍宝可不少,若是真的消灭掉那血魔之魂的话,里面宝物也够我们两人分了,不用这么墨迹。”吕寒天摇摇头,有些不悦道。

    见吕寒天如此坚持,卓文只得默默点头,心中却感到一股暖流。

    “大哥!拥有这青铜棺椁后,你战胜那血魔之魂有几成把握?”卓文忽然问道。

    闻言,吕寒天难得严肃起来,道:“应该有六成,那血魔之魂最为惧怕镇魔青棺,拥有这等宝物在身,那血魔发挥不出多少实力。”

    卓文却是眉头蹙起,即使拥有镇魔青棺,吕寒天竟然也只有六成的把握,看来这血魔之魂确实挺恐怖的。

    “卓文!镇魔青棺我需要一段时间炼化,在这段时间内,你先在我这洞府内修习打坐吧!我看你也是个使枪好手,在那片岩壁上乃是大哥我的练功房,里面有不少我留下的心得,你可以看看,或许对你有些帮助。”

    “还有你最好不要离开这洞府,现在你实力太弱,出去被血魔之魂发现的话,你必死无疑,切记。”

    郑重嘱咐了一番后,吕寒天取过镇魔青棺,直接进入这片洞府中的一处石洞内,准备默默炼化这镇魔青棺,此时牵扯到血魔之魂的事情,他自然不得不重视。

    卓文并没打算去叨扰吕寒天,而是四处打量着洞府内的四周,这处洞府确实极为简陋,除了日常的东西以外,并没有多余的装饰,活像山顶洞人般的生活。

    四处逛了逛,卓文最终来到了吕寒天的练功房,不过当他刚刚踏入练功房的门口的时候,一道凌厉的寒光迸射而出,卓文瞳孔微缩,连忙取出骨枪,胸前一横,直接挡住了这道寒光。

    蹬蹬蹬!

    后退十多步,卓文闷哼一声,体内气血沸腾,目光骇然的瞧着练功房的入口。

    “难道在这练功房内还有人不成?”

    神色凝重起来,卓文有些不服输,脚掌一踏,再次来到练功房的入口,顿时间,更为凌厉的寒光从房内迸射而出。

    而此刻卓文早已有所防备,手中骨枪一抖,无数枪影爆发,直接而精准的挡住了这忽如其来的道道寒光。

    铿铿铿!

    金铁交鸣的声音,不断的在洞府内响彻起来,火星飞溅开来。

    “给我破!”

    卓文大喝一声,全身金芒大冒,强悍气息暴掠而出,骨枪一扫,顿时剿灭身前的道道寒光,接着卓文脚掌顺势一踏,直接进入了练功房内,然后里面的一幕却是让得他呆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