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练功房内,空无一人,方才从其中掠出的寒光,竟是从这房内四周岩壁上的道道枪痕散发出来的。

    显然,这些枪痕应该是吕寒天平时练枪的时候,不经意留下的,单单枪痕就有这般恐怖的威力,真不知道吕寒天真正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在四周岩壁之上,除了这些密密麻麻的枪痕以外,卓文在最角落的壁垒上,竟是瞧见了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字迹,仔细看去,这些字迹竟是吕寒天平时练枪所留下来的经验之谈。

    “吕寒天乃是天纵奇才,这些壁垒上的经验之谈,对你来说,至关重要!”小黑的声音忽然响起。

    点点头,卓文仔细认真的端详着壁垒上的密密麻麻的字迹,里面的内容极为晦涩难懂,而且他发现在这些字里行间还提到过枪意这一陌生的词汇。

    “游龙一掷乾坤破,孤枪九连国境绝。狠绝天下百世兵,冷凝来路万人坑。”

    “枪之意,枪之魂,乃霸王之道,狂妄放浪之道,天上地下无我之道,他人笑我,我笑他人,此乃枪意。”

    “……”

    仔细的端详着壁垒上的字迹内容,卓文目光中流露出若有所悟之色,手中骨枪不由得翩翩起舞,如游龙,如长蟒,如匹练,如虹桥。

    顿时间,整个练功房都遍布卓文的身影,只见卓文越舞越快,越舞越激烈,其出枪之势,竟然隐隐有着让得空间震颤崩裂的迹象,无数气流环绕,气息沸腾上升。

    铿!

    忽然,卓文一枪挥出,仿若穿越空间,清脆的枪鸣扩散响起,悠远而迷蒙,其周围的空间竟是全部崩塌,露出一块块狰狞的漩涡黑洞。

    “枪意……是什么呢?”

    收枪而立,卓文目光变得迷离起来,旋即默默的盘膝而坐,练功房内的字迹,带给卓文极大的触动和感悟,同时对于那枪意,不知为何,他心中竟是第一次有着极强的渴望。

    玄之又玄,大道至简!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晃眼就已经过去半个月有余,在这半月里,卓文基本都盘膝坐在练功房内,偶尔眉头紧锁,偶尔挥动骨枪,翩翩起舞,枪出如龙。

    “生灵有魂,那么若是手中的枪也拥有魂了,会是怎样的呢?枪之魂,枪之意。”

    练功房内,卓文缓缓起身,右手长枪一抖,顿时间,无数枪影,犹如无数暗器般,四面八方扩散开来,顿时间,四周壁垒重新又多了许多的枪痕。

    铿铿铿!

    四周壁垒中,毕竟留下了吕寒天一丝的枪意,当卓文私自在壁垒上留下枪痕后,顿时间,一股股寒光,从壁垒表面飞掠而出,密密麻麻的将卓文笼罩进去。

    “若枪有魂,当为枪意;当刺出的一枪,犹如生灵般充满生机的话,那么此枪便有了魂魄,有了意境,此为枪意。”

    喃喃自语着,卓文右手骨枪似快似缓的刺出,顿时间,爆发出密密麻麻的枪芒,无数的枪芒犹如有生命的游蛇般,精准无误的抵御着四周的寒光迸射。

    铿铿铿!

    无数火星飞溅,在火星之中,卓文抬起脚,缓缓的步出了练功房门口,一尘不染。

    当他最终踏在门口的刹那,房内金铁交鸣的声音逐渐敛去,取而代之的是,四周岩壁上,又是多了许多更为恐怖深刻的枪痕,这些新出现的枪痕,比吕寒天的枪痕还要更为的寒气逼人。

    “还真是恐怖的小子啊!这才半个月时间,在我这练功房内,你就能初步掌握枪意,怪不得你能够登上钟灵山山巅,你的潜力和悟性同样极为的变态啊。”

    练功房外,衣衫褴褛的吕寒天背着巨大的镇魔青棺,目光复杂的瞧着从练功房内走出的身影,短短半个月时间,眼前的少年居然就已经初步掌握枪意,这样的成绩有种让他一头撞死的冲动。

    “寒天大哥!镇魔青棺炼化好了么?”卓文并没在意吕寒天的异样目光,而是颇为兴奋的微笑道。

    吕寒天练功房中的枪痕,对他的帮助实在太大了,半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初步掌握那虚无缥缈的枪意了。

    若是卓文没猜错的话,枪意应该分为初级、登堂入室和登峰造极三大境界,现在他就处于初级的程度,虽说他的实力并没有明显的提升,但对于枪的理解和使用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掌握枪意这等意境的武者,一招一式之间,都能够调动天地大势,可以大大增幅自身的实力和力量,同阶之下根本无敌手。

    若是此时卓文在对上朱赤的话,身上底牌根本不需要出,利用枪意就能直接一枪击败朱赤,这就是枪意给卓文带来的好处。

    吕寒天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幸不辱使命,现在我基本已经掌握镇魔青棺的力量了,此次若是对上那血魔之魂的话,我能肯定,至少有六成以上的把握,将那血魔之魂干死。”

    见吕寒天如此说,卓文脸上也是露出动容之色,与血魔之魂的这一战很关键,他是很不希望吕寒天失败的。

    “寒天大哥,帮我护法吧!我能够感觉自己的四轮天地劫难,即将到来了,恐怕此地很快就要被血魔之魂发现了。”目光闪烁一番,卓文忽然开口道。

    “你要渡四轮天地劫难了?”

    吕寒天闻言,不由得一惊,他开辟的此处洞府极为隐秘,乃是少数几处核心地带血魔之魂无法探查的地方,正是因为这洞府的缘故,吕寒天实力虽不如血魔之魂,但往往都能逃脱血魔的追踪。

    “行!你尽管渡劫,刚好引出那血魔之魂,此次也该与血魔之魂了解一切的时候了,不过你要小心点。”吕寒天点点头道。

    “嗯!寒天大哥尽管放心,我会尽量注意了,渡劫的时候是有着天地法则保护的,那血魔之魂不敢在我渡劫的时候攻击我,真正应该小心的应该是你。”

    点点头,卓文颇为担忧的瞧着吕寒天,他很清楚吕寒天马上就要与血魔之魂对上了,血魔之魂的强大,卓文早就已经体会过了,心中自然也是会担心吕寒天。

    “哈哈!放心好了,镇魔青棺在手,你大哥我是死不了的,快点渡劫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与血魔之魂一决高下了。”吕寒天哈哈大笑道。

    摇摇头,卓文没说什么,而是默默盘膝而坐,看是调动体内的气息,顿时间,气息犹如火箭般,猛地直窜上来。

    在练功房内的顿悟,不仅仅是让得卓文初步掌握枪意,更是让得他不由自主的突破了三轮皇极境的瓶颈,水到渠成的达到了四轮皇极境。

    当卓文体内的气息飙到四轮皇极境的瞬间,孤岛上空的血气猛地沸腾散开,一股股黑龙般的乌云,不断的凝聚着,在乌云之中偶尔闪过电闪雷鸣,看上去格外的渗人。

    “天地劫难?”

    孤岛下方,无数血气凝聚,化作巨大的人脸,正是血魔之魂,此刻血魔之魂仰望着上空凝聚的乌云,目光中爆发出一丝精芒。

    “看来真的天助我也,那新进来的人类武者,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破渡劫了,那么吕寒天的洞府位置将会因为这天地劫难而彻底暴露。哈哈,吕寒天,猫捉老鼠的游戏即将结束了。”

    说到这里,血魔之魂目光紧紧的盯着上空的劫云,它知道当第一道天劫降下来后,吕寒天的洞府将会彻底的暴露。

    轰!

    一道水桶般粗大的雷霆,从九天之上,轰隆炸响的劈了下来,在孤岛上空划过一片凌厉的光影。

    “在那里!吕寒天,今日你逃不掉了,洞府暴露后,你已经无路可藏了,乖乖受死吧,哈哈。”

    第一道雷霆闪过的瞬间,血魔之魂大笑一声,巨大的人脸重新化作一片血云,猛地朝着远处雷电所在处掠去。

    这是一处巨大的盆地,周围寸草不生,荒无人烟,只听轰隆一声,巨大的雷霆直接轰在了盆地中央处,形成了巨大的黑窟窿。

    在那窟窿下方,居然别有洞天,一道默默盘膝而坐的青年,全身金芒闪烁,右手朝上一挥,竟然直接将这道恐怖的雷霆接在手中,手掌一捏,雷霆直接湮灭虚无。

    拥有四轮皇极境战力的卓文,根本就没将四轮天地劫难放在眼中,对于卓文来说,这种程度的雷霆对他根本造成不了丝毫的伤害。

    一团庞大的血云直掠而来,停在了盆地上空,而后显现出一张巨大人脸。

    凝视着下方黑窟窿中的渡劫的青年,血魔得意的大笑道:“吕寒天,还不滚出来?你可能没想到吧,你所救的这人类到头来却因为渡劫,而暴露了你的洞府吧?哈哈,没有洞府的你,上天入地都逃不了我的追杀,你死定了。”

    轰!

    血魔话音刚落,一道数百丈巨大的血枪冲天而起,直接撕裂地面,嗖的一声越到了空中。

    血枪之上,背负镇魔青棺的吕寒天淡漠的凝视着前方的血魔之魂,道:“血魔!今日老子是故意引你过来的,目的吗,就是要。不服的话,你来咬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