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越天轻叹一声,他很理解卓向鼎此刻的心情,他心中同样不希望卓文陨落,毕竟这可是拥有比超级天才还强潜力的天才,前途不可限量啊!

    “卓文的事情暂且放在一边吧!现在我们首要解决的是,尽快迁移人马前往断岩城,不然的话,百川侯府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古越天慎重地道。

    “嗯!那就依城主的意见,今日虎某就收拾人马,明日跟着城主前往断岩城。”虎啸抱拳严肃道。

    古越天点点头,目光放在了卓向鼎上,道:“卓家主,你也跟着去断岩城吧?不然的话,百川侯府迟早会找上你们卓家的。”

    卓向鼎点点头,他也是恢复了平静,冷静道:“城主大人放心吧!卓某会收拾人马,随你前往断岩城的。”

    见卓向鼎点头,古越天轻吁一口气,一挥手,道:“你们各自回去好好准备,明日一早我们就出发吧!”

    很快,大殿中众人纷纷散去……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从天际洒下,藤甲城已经有不少人忙碌起来,城主府、卓家和虎贲门这三大本土势力,都整理人马,离开了藤甲城。

    至于藤甲城内的民众,则是被古越天安置在城内,并且留下了一部分精锐士兵管理着藤甲城的秩序。

    古越天只带走重要的一部分人,至于藤甲城的民众,他相信百川侯府还不至于会对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民众下手,所以并没有刻意安排。

    哒哒哒!

    清脆的马蹄声,顺着羊肠小道渐行渐远,或许,古越天他们还不知道,此去断岩城根本就是自投罗网,他们已经一步步走向了许天良布好的大网之中,只等着最后一网打尽的时机了。

    轰!

    九天之上,万千雷电,从黑龙般的乌云内,缠绕肆虐,仿若打结的绳索,在虚空中形成了道道厚实的雷之牢狱。

    轰隆!

    恐怖的雷霆,千万道的簌簌落下,犹如雷之雨幕般,瞬间将下方的一道修长身影笼罩。

    不过惊异的是,这道身影不躲不闪,右手虚空一握,无尽的金芒暴涌而出,仿若一道冉冉而生的小太阳般,耀眼而夺目。

    金芒一闪而过,漫天的雷霆通通消散,清脆脚步声响起,黑发乱舞,衣袂飘动的青年,缓缓步出,其裸露的肌肤闪发着淡淡的金芒,如魔似神,犹如镀金。

    “五轮皇极境!终于是达到了。”黑发青年脸上满是兴奋之色,不由得仰天大吼一声,其声如雷,滚滚响起。

    “不错!浴火生莲的效果确实够强,你小子在几个月前还只是四轮皇极境初期,但在浴火生莲的效果下,直接晋级达到五轮皇极境。”

    衣衫褴褛的吕寒天缓缓站起身来,如鹰隼锐利的眸子,直直盯在卓文身上,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

    “寒天大哥!我修炼花了多长时间?”

    平复心中激昂心情,卓文脸带笑容的对着吕寒天道。

    “大概两个月了吧!此次你突破五轮皇极境的速度,算是挺快的,原本预计会花三个月,不过你却是提前了一个月完成。”吕寒天赞赏道。

    “两个月了么?也就是说九郡大战只剩下半年不到了,看来我们也应该出去了。”沉吟一会儿,卓文笑道。

    “嗯!确实该出去了。不过小子,我提醒你一句啊!现在你背上的镇魔青棺内,镇压着血魔之魂,若是未彻底炼化掉这血魔之魂的话,最好不要打开!不然的话,那狡猾的血魔恐怕会趁机逃脱也说不定。”

    忽然,吕寒天目光凝聚在卓文背后的青棺上,语气变得极为严肃和慎重。

    卓文一愣,旋即认真的点点头,他知道这样一来的话,这镇魔青棺的其他功能根本无法运用,不过好处也极为明显,毕竟镇魔青棺背在身上后,会源源不断地炼化血魔力量,从而传入他的体内。

    无形之中,卓文根本就是处于无时无刻都在修炼的状态,即使他不刻意的打坐修炼,镇魔青棺内的血魔力量也会不断的提升他的实力。

    按照这种速度,卓文猜测在九郡大战之前,他恐怕有可能借助血魔力量,一举突破达到六轮皇极境左右,甚至更强,毕竟血魔力量无穷无尽,浩瀚如海。

    “走吧!我们离开此地吧。”

    吕寒天又是叮嘱了几句,袖袍一挥,强悍无匹的力量包裹着卓文,脚掌一踏,直接进入了上空那巨大的血色漩涡而去。

    元气塔之外,原本存在着的中央高台以及四大广场早已经被拆去,此刻周围空无一物,倒是变成了巨大的空地。

    每年一届的元气塔之争,确实是整个幕秦郡举世无双的盛会,但元气塔之争一旦落幕后,元气塔也就仅仅作为郡都的标志而已,其周围并不会有太多人驻足观光。

    郡都内的民众,在经过元气塔的时候,大多数偶尔瞧上一眼而已,虽说目光中满是敬畏和羡慕之色,不过未开启的元气塔,对他们来说只是一座恢弘的建筑物罢了。

    元气塔之争结束才过去两个月时间,不过郡都许多民众都极为津津乐道的,自然还是在其中脱颖而出的众多天才。

    虽然时间过去两个月,但民众讨论的话题,却是越加的火热,其中自然就是获得五座远古传承的吕逸涛、落星、清莲、秦霸天和凌无双这五大天才。

    “据说这一届元气塔之争竞争之激烈,远超往届,特别是最后五座远古传承的归属,结果真的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一名身穿甲胄的巡逻卫兵,此刻正在元气塔空地上绘声绘色的讲述着当初元气塔外的情况,在卫兵面前,围着数量不少的民众,皆是聚精会神的听着卫兵的讲述。

    这卫兵口才倒是不错,绘声绘色,抑扬顿挫,跌宕起伏,倒是引起周围听众不时的惊呼之声,显然都是代入卫兵的故事之中。

    “我们幕秦郡公认的五大超级天才,怎么有两人没取得远古传承,反而是两位从未听过的天才取得的呢?难道百川侯府的许天良和御剑门朱赤被那凌无双和清莲击败了嘛?”

    忽然,民众内一名人高马大的壮汉,站出来提出质疑,这也是不少人心中的疑惑,顿时间,所有人目光皆是汇聚在卫兵身上。

    一下子成为焦点,使得卫兵颇为受用,虽然他仅仅只是微不足道的卑微卫兵,但当初他运气不错,被分配到元气塔内维持秩序,所以所见所闻远比其他民众要多很多。

    “凌无双乃是凌天城的第一天才,而清莲是玉女星苑的比较出色的弟子,这两人实力皆不如许天良和朱赤,自然也不可能有能力挑战许天良和朱赤。”卫兵摇摇头道。

    “那他们是怎么得到传承的?难道是许天良和朱赤两人好心让出来的不成?”那壮汉双手抱肩,继续问道。

    “嘿嘿!说起这个,那就不得不提起一个人,那人名叫卓文,据说仅仅只是低级城池的天才,但却在元气塔内崛起,成为本届元气塔最大的黑马!据我说知,朱赤和许天良是同时被这卓文淘汰出局的。”

    “而此子也大度!直接让出了许天良和朱赤两人的传承,自己却倔强的选择了恐怖的血魔传承,恐怕此子现在已经身陨了吧!真是可惜了这么个天骄啊!”

    说到这里,卫兵脸上难得流露出一丝感慨和惋惜之色,他本就是一卑微之人,而卓文这样崛起于微末的天才,很容易引起他的共鸣,可惜的是,真是天妒英才啊!

    四周的民众也都是沉默了,卓文的名头他们早就听说过了,其在元气塔内的种种事迹早已在郡都传开了,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卓文竟然还同时淘汰掉了许天良和朱赤这样的超级天才,的确恐怖。

    轰轰轰!

    忽然,整个郡都地域,在这一刻,产生了极为骇人的震颤,仿佛这一刻,郡都发生了极为恐怖的地震一般。

    与此同时,一道巨大的血柱从元气塔内,冲天而起,原本碧空如洗的天空,此刻被染成了诡异的血红色,无数的血气弥漫,将整个郡都都染成了血色。

    “怎么回事?元气塔发生异动了?”

    距离元气塔不远处的卫兵和一群民众,皆是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目光敬畏的盯着前方那通天彻地的元气塔。

    冲天的血柱、剧烈的震动,顿时引起了郡都无数势力的注意,一时之间,无数武者皆是朝着元气塔这边掠来,他们都很像看看,元气塔到底发生了什么?

    嗖嗖!

    血柱之中,两道身影踏空而出,这两道身影的扮相都极为的古怪,其中一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活像一副落魄的乞丐。

    另一人年纪颇轻,黑发黑衣,背负丈许青棺,如枪杆的躯体内,涌出让人无法直视的凌厉气息。

    “他娘的!动静弄得太大了……”只见那乞丐模样的男子,张口就是一句脏话,粗俗无比。

    “寒天大哥!你动静弄得确实太大了,我们还是快点离开此地吧,不然真的会被郡都所有势力给盯上的。”黑发青年无奈的摊摊手道。

    “走!先离开此地再说。”

    乞丐男子袖袍一挥,两人顿时消失无踪。

    原本趴在地上的卫兵,偷眼打量了上空消失的两人,特别是在看见那背负青棺的青年,他总感觉那青年有些熟悉。

    “难道是……他!”好似想到某个人,卫兵双目瞪圆,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