蹬蹬蹬!

    清脆的脚步声在酒楼内回荡,一行七八人径直走向第一百层楼梯入口,其为首一人乃是一名妙龄女子。

    “真没想到媚儿郡主会来我们百年酿,还真是荣幸之至啊!”

    黄裳女子一到来,守门的两名壮汉,满脸堆笑,甚至还有着讨好之色,连忙让开楼梯口,毕恭毕敬的做了个请的动作。

    黄裳女子冷漠的俏脸上,满是高傲之色,随意瞥了眼旁边邋遢的吕寒天和背着棺材的卓文,柳眉微皱,美眸中有着一抹毫不掩饰的厌恶之色。

    “你们百年酿也算是郡都一大势力,怎么让这两个邋遢的家伙进入酒楼,而且还来到了第九十九层?”

    许媚儿摇摇头,略有些刻薄的声音响起,让得旁边的卓文和吕寒天眉头一皱。

    “媚儿郡主说得是,此事我们百年酿会好好处理的,你们都请进去吧!”

    两名壮汉陪着笑脸,连忙做了个请字,但并没有着急赶卓文和吕寒天两人走,两名壮汉可是知道,眼前两名有些其貌不扬的人可不是什么普通人,自然不会做得太绝。

    见两名壮汉并没有立即赶走卓文两人,许媚儿柳眉微皱,目光闪过一丝不舒服之色,她隐隐感受到那背着棺材的青年,看着她的目光略有些不善。

    虽说这种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依然让得她不太舒服,所以方才她的话语其实就是像让这两名壮汉,驱赶这两个怪人,不过两名壮汉并没有这么做,反而在装傻。

    “这两人我不太想见到,我想你们两人懂我的意思的,这样的小事应该不需要我的人来动手吧?”

    许媚儿并没有着急的进入楼梯,目光也没有放在卓文和吕寒天身上,而是直直的盯在两名壮汉身上,在她看来,卓文和吕寒天并没有资格让她正眼相看。

    虽说那背着棺材的青年,给她的感觉不太舒服,但这里可不是百川侯府,她总不至于反客为主在这里动手,驱赶别人,这种事自然只能是百年酿的人来做。

    既然许媚儿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两名壮汉自然也不再装傻,只得硬着头皮看向一边的卓文和吕寒天道:“两位!这第九十九层有几间雅间,不如两位先到那雅间休息,点些小菜如何?”

    虽说方才在酒楼门口,吕寒天表现的极为强悍和强大,但许媚儿毕竟是百川侯府的嫡系,此女身后可是代表着百川侯府这么个庞大的超级势力,在这样的强大势力面前,个人的实力是微不足道的,所以他们自然不会得罪许媚儿。

    听到两名壮汉并不是驱赶卓文和吕寒天,反而是客气的欲要给其开个雅间,终于是让得许媚儿俏脸微沉,语气加重道:“两位可能没理解我的意思吧?那我就说明白点吧,你们立即将这两人赶出百年酿,我不太想与这么邋遢的人坐在同一酒楼吃饭。”

    卓文和吕寒天两人自始至终都在冷眼旁观,特别是卓文,瞧着这许媚儿的目光,就仿佛在看一只猴子在表演一般,嘴角满是冷笑。

    若是此女知道,站在他身边的这邋遢乞丐的真正身份的话,真不知道此女会是怎样的心情。

    许媚儿此女高傲无比,目空一切,卓文算是见识过了,原本对百川侯府没什么好感的他,现在更是将百川侯府判了死刑,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百川侯许畅德行不行,其子女比他更甚。

    两名壮汉顿时有些尴尬,同时心中也有着一丝恼怒,他们百年酿是开门做生意的,又不是他们百川侯府的佣人,任这许媚儿呼来唤去,而且公然驱赶客人,对他们百年酿的名誉也有着一定的损害。

    此时,许媚儿好似感受到什么,高傲的眸子斜睨了一旁卓文一眼,顿时瞧见了卓文嘴角的冷笑以及不屑一顾。

    “你笑什么?谁给你的胆子让你笑的?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自打五十巴掌,然后立即给我滚出百年酿,否则后果自负。”许媚儿冷冷的对着卓文娇喝道。

    嘴角冷笑缓缓凝固,卓文脸色终于冷了下来,他卓文自始至终可都没招惹这许媚儿,反而这刁蛮任性的许媚儿,率先找他麻烦,这不由得让他心中充斥着一股杀意。

    “自打五十个巴掌?滚出百年酿?就凭你?”卓文声音低沉的道。

    “哟!一个废物也敢在我头上蹦跶,是谁给你这个胆子的?我在给你一个机会,我数到三下,若是再不滚的话,那你们就得永远留下这里了。”缓缓拔出手中的剑,许媚儿冷笑道。

    与此同时,许媚儿身后的七人,个个亮出武器,体内爆涌出极为恐怖的气息,个个都是皇极境的强悍气息,几乎在四周席卷出阵阵的气旋。

    “那两个人要倒霉了!方才老老实实的走人就好了,现在恐怕想走就走不了了。”

    两名壮汉无奈摇头,方才他们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不过这两人显然没领情,不但不走,反而惹怒了这拥有小辣椒之称的许媚儿。

    面对着许媚儿等人强大的气息,卓文没有感到丝毫不适,反而平静之极,慢条斯理地道:“从一开始,我们二人好像并没招惹你吧?甚至连一句话都未曾说过,而且之前我们也素未蒙面,那么今日又为何苦苦相逼让我们滚出百年酿呢?总得给个理由吧。”

    “呵呵!理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我们家郡主看你不爽让你滚蛋,难道还需要什么理由嘛?让你滚你就滚,不滚后果自负……”

    站在许媚儿最前面的一名尖嘴猴腮的青年,立马站了出来,用剑指着卓文,态度极为嚣张,显然想要在许媚儿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不过这尖嘴猴腮的青年话还未说完,顿时感觉脖颈一紧,接着他惊恐的发现,原本距离他十米之外的卓文,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而且自己的脖颈不知何时,竟然被卓文提在手里,犹如提着小鸡仔般,只听眼前这背负青棺的黑发青年,依然慢条斯理道:“我……让你讲话了嘛?”

    此刻,这尖嘴猴腮的青年,目光凸起,其中蕴含着满是恐惧之色,他根本就没看清这卓文是怎么出手的,自己就被其随意的提在手里,而且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

    许媚儿等人皆是一惊,他们同样没察觉到这卓文是怎么出手的,只是觉得眼前一花,原本生龙活虎的尖嘴猴腮青年,就被卓文单手提离地面,拼命挣扎。

    “大胆!还不快放了许刚?你现在只有一个机会,现在立马放了许刚,然后自断一臂,我们兴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自己的人在自己眼皮底下以这种羞辱的方式,被卓文提在手中,虽说使得许媚儿心中微惊,但更多的是愤怒,从未有人敢在她面前忤逆她。

    “呵呵!自断一臂?放我生路?”

    眼见着眼前这许媚儿依然在摆郡主的架子,卓文心中的杀意却如同火山爆发般沸腾,瞧着这许媚儿的目光越加的厌恶起来。

    “对!原本得罪本郡主,你已经罪大恶极了!不过你现在若放了许刚,本郡主可以免你一死,只需要你断一臂就好了,这已经算是本郡主最大的仁慈了。”许媚儿点点头,俏脸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看来郡主果然仁慈啊!人都在我手中了,你竟然让我放了他,然后在自断一臂,呵呵还真是仁慈啊!”

    脸上满是嘲弄之色,卓文右手猛地一用力,只听咔擦一声脆响,原本挣扎着的尖嘴猴腮青年彻底不动了,而许媚儿也是整个人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