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你怎么会这么强?”

    卓文与许凌错身而过,一切看起来稀疏平常,不过许凌却双目微凸,只有他看见,眼前的青年,在与他错身而过的时候,其手中的骨枪动了。

    不动如山,动若雷霆,卓文的枪快到了极致,虽然许凌感受到卓文出枪了,但他的反应却无论如何都捕捉不到丝毫的痕迹。

    快!太快了,这根本就不是普通武者所能够使出的枪法。

    在整个酒楼中,唯有两人看见卓文的枪,其中一人便是许凌,另一人则是衣衫褴褛的吕寒天。

    “这小子无形果然逆天,这才接触枪意没多久,居然已经能够应用的得心应手了!虽说仅仅只是初级枪意,但若是运用得好的话,足以秒杀同阶武者了。”

    瞧着卓文的背影,吕寒天目光中的满意之色越加的浓郁,卓文表现的越逆天,他心中就越开怀,仿佛看着自己孩子在自己面前不断的成长。

    除了这二人外,酒楼内其余人所看见的,仅仅只是卓文随意的与许凌错身而过,而后那许凌仿佛傻子一样,呆呆的怔在原地,仿佛见到极为恐怖的事情般。

    “怎么回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那许凌傻掉了?”

    “刚才我只看见,那黑发青年与许凌错身而过后,那许凌就愣在那里了,难道中邪了?”

    酒楼内,所有人脸上满是不解之色,现在许凌的异状,在他们看来太诡异了。

    蹬蹬蹬!

    清脆脚步声,缓缓响起,与许凌错身而过后,卓文手持枪柄,再次朝着许媚儿走去,慢条斯理,云淡风轻。

    “许凌!你在干什么?你可是父亲派来保护我的,难道你敢违抗我的命令嘛?”

    此刻,许媚儿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了,特别是瞧着卓文缓缓走来,她不由得缓缓后退,声色内荏的对着卓文身后,那仿佛呆住了的许凌喊道。

    噗嗤!

    一道血箭冲天而起,只见那呆愣在原地的许凌,仰天怒吼一声,鲜血如喷泉般在其口中涌出,双目怒睁,而后缓缓的仰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许凌,三轮皇极境强者,依然一招秒杀!

    嘶嘶嘶!

    倒吸凉气之声,此起彼伏响起,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瞧着那已经了无生息的许凌,堂堂三轮皇极境武者,眨眼间,就这样陨落了,而且还死不瞑目。

    顿时,所有人目光再次汇聚在那云淡风轻的青年身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变得不同了。

    若是此子一招秒杀五名一轮皇极境武者,他们也不会太惊讶,但现在连三轮皇极境的许凌,此时竟然也被一招秒杀,那么此子实力到底达到了怎样的恐怖地步?

    此子惹不起!

    这一刻,酒楼内所有人心中闪过的想法,出奇的一致,能够一招秒杀三轮皇极境武者,至少也是三轮皇极境巅峰的存在,甚至有可能是四轮皇极境。

    而此子年岁才十九岁左右,这么年轻就能达到这种成就,其天赋已经能够媲美幕秦郡五大超级天才了,此子背景必然不简单。

    守在楼梯口的两名壮汉,此刻内心犹如波涛汹涌般,极为不平静,卓文的表现太惊人了。

    秒杀三轮皇极境武者,这样的天赋和实力可不是他们两人能够得罪得起的,不过两人心中也是极为庆幸,方才没有过多得罪这神秘青年。

    许媚儿此时哪还有方才高傲之色,连许凌都被卓文秒杀,她知道此次恐怕踢到铁板了,不过心中的侥幸还是让得她壮着胆子道:“我可是百川侯的三女儿,若是你杀了我的话,我父亲可不会放过你,我想你最好不要太过分。”

    蹬!

    卓文一脚站定,瞧着前面声色内荏的许媚儿,目光中满是不屑之色,右手轻轻抬起。

    啪!

    清脆的声音幽幽响起,接着所有人惊愕的发现,许媚儿那漂亮的右脸,此刻已经高高肿起来,看上去分外的滑稽。

    不仅酒楼中的人愣住了,就连当事人许媚儿也愣住了,从小到大,她还从未被人打过,而现在却是在这般多人面前,被人当众扇巴掌。

    “不要太过分?这句话应该我对你说才对吧?从一开始,我没说过一句话,也没做过一件事,然后你就找我麻烦,让我自掌嘴巴!我拒绝后,你就让人抓我回去抽筋剥骨,生不如死!若是今日我实力不够,是不是真的会被你折磨致死呢?”

    “那你说说看,你有说这句话的资格嘛?”

    说到这里,卓文声音变得宏大至极,周围酒楼中的其余人闻言,也都是点点头,确实如卓文所说,一开始卓文可没说过一句话,反而是这许媚儿咄咄逼人,所以卓文才奋起反抗,说起来,许媚儿根本就是自作自受。

    “你敢打我?从来没人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我要杀了你。”

    被扇巴掌后,许媚儿明显失去了理智,手中长剑一挥,直接对着卓文胸口刺去,俏脸上满是疯狂之色。

    “螳臂当车!”

    冷笑一声,卓文屈指一弹,一股金芒爆涌而出,精准的击打在长剑之上,顿时间,许媚儿手中的长剑寸寸崩裂。

    啪!

    又是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卓文反手又是一巴掌,此次他丝毫不留情,直接狠狠的扇在许媚儿另一边的左脸上。

    强大的力量,直接带动许媚儿身体旋转,而后重重的摔在地上,其左脸也是高高肿起,顿时间,许媚儿漂亮的脸蛋,此刻算是真的毁容了,看上去活像个猪头。

    捂着两边脸颊,许媚儿再也不敢吱声了,目光惊惧的盯着面前神色平淡的青年,她知道若是她再任性下去的话,恐怕死定了,因为他从卓文目光中瞧见了一丝杀意。

    “住手!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杀我百川侯府的人,是谁给你这个胆子的?”

    就在卓文准备动手解决掉许媚儿这个祸害的时候,一道中气十足的大喝声,猛地从第一百层响起,接着卓文只觉得背后一道恐怖劲风掠来。

    “嗯?”

    眉头微皱,他竟然在背后劲风中,感到一丝威胁感,冷哼一声,步伐连动,顿时躲过了这股恐怖劲风。

    轰隆!

    劲风呼啸而过,轰在前面的三人合抱支柱上,直接将其摧毁成齑粉。

    嗖!

    一名身着蓝袍的老者,脸色惊怒的来到许媚儿身前,瞧着身前几乎认不出人样来的许媚儿,蓝袍老者眉头紧蹙,目光中充斥着浓郁的杀意。

    “许怒长老!你总算来了,你快点帮我杀了这混蛋,他居然敢打我。”

    见到蓝袍老者,许媚儿骤然嚎啕大哭起来,不过那犹如猪头般的脸颊,哭起来更加的难看,就楼上不少人都是不由得别过脸不敢看。

    “居然是许怒!这可是百川侯府内门长老之一,其实力可是达到五轮皇极境初期,在百川侯府内也是极为有名的高手啊!那青年恐怕要遭殃了。”

    待到看清蓝袍老者,酒楼内顿时响起一片哗然之声,显然都是认出了这蓝袍老者的身份。

    “小鬼!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杀我们百川侯府,甚至连三郡主都敢打,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狂妄嚣张啊!老夫就替你长辈好好教育教育你吧!”

    说着,蓝袍老者脚掌一踏,五轮皇极境恐怖的气息犹如火山般爆发开来,四周空气哗哗向上流淌,犹如倒悬的瀑布一样,涌现出无尽的劲浪,威风八面,不可一世。

    “五轮皇极境!”

    瞳孔微缩,虽说卓文心中已有猜测,但现在见蓝袍老者真的释放出五轮皇极境的气息后,依然有着凝重,不过也有着跃跃欲试,他刚刚突破五轮皇极境不久,不知道对上真正的五轮皇极境,到底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完了!那青年完蛋了,五轮皇极境可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难得遇见如此妖孽天才,居然马上就要陨落了,真是可惜啊!”

    周围不少人都是摇头叹息,虽然卓文表现惊人,但也不太可能,年纪如此之轻就达到五轮皇极境吧!

    要知道幕秦郡第一天才吕逸涛,也是二十一岁才达到五轮皇极境,他们可不认为眼前这年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能够达到五轮皇极境。

    就在现场剑拔弩张的时候,一道大笑声骤然响起,犹如洪钟大吕般,响彻整个百年酿。

    “今日百年酿好热闹啊!老夫也来凑个热闹吧!”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骤然落在卓文和许怒之间,这是一名满头银丝的老者,身着黑白相间的长袖衣袍,特别是有着一副通红的酒糟鼻,分外的惹人注目。

    来到两人之间后,这酒糟鼻老者腰间一摸,拿出一瓶酒葫芦,拔出盖子,仰头就是一顿猛灌,一边喝一边啧啧称赞好酒,浑然没意识到,自己站在两个欲要决战的人中间。

    在感受到两道有些不善的目光后,酒糟鼻老者嘿嘿一笑的对着卓文和许怒道:“你们两个瞪着老头子干嘛?这酒可是老头子辛苦酿的,一滴值千金,你们想也别想哦!”

    说着,打了个酒嗝,然后在众人怪异的目光中,直接躺在卓文和许怒中间睡着了,呼噜声大作。

    “……”

    “居然是百年酿主人醉翁老人,真没想到连他都出来了!”酒楼内,顿时有人认出了这酒糟鼻老者,不由得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