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卓文跃向高空,枪行如怒龙,所过之处,空间崩塌,黑洞显现,似缓实快。

    “给我挡住!”

    瞧着流星十字碑,完全奈何不了卓文,许怒脸色阴沉到极点,内心却已经震撼莫名。

    眼前这青年确实恐怖,流星十字碑好歹也是皇阶上等铠技,他施展出来的威力更大,一般五轮皇极境至少也要受伤,但卓文却丝毫无损。

    此刻,卓文的骨枪已经降临,这一枪看上去平平无奇,许怒目光中浮现出一丝轻视,袖袍一抖,恐怖的力量涌出,直接在身前形成一堵青色龟甲墙壁。

    叮!

    骨枪瞬间而至,轰在龟甲墙壁之上,清脆的声音响起,然后许怒惊骇的发现,龟甲墙壁竟是犹如豆腐般,寸寸崩溃下来。

    嗖!

    破空声响起,骨枪势如破竹的穿透墙壁,瞬间朝着许怒眉心掠去,一股难以琢磨的枪意爆发,骨枪竟是在这一瞬间,速度忽然飙升到了极点,快到连许怒都未曾看清。

    寒光掠过,卓文瞬间与许怒错身而过,骨枪平展,在那枪尖青锋上,一丝丝樱红血液,滴答滴答的落下,在寂静的空地上,显得那般的刺耳而洪亮。

    此枪有魂,名为枪意;枪意爆发,同阶无敌!

    “什么情况?到底是谁赢了?”

    酒楼之内,无数人都是直勾勾的瞧着空地上,背身而对的两道身影,方才两人错身而过后,两人就犹如石像般,一动不动,根本就不知道方才的交锋,谁胜利了!

    噗嗤!

    一道血箭冲天而起,只见许怒缓缓转头,双目凸起,死死的盯着卓文的背影,在其脖颈上,一道道细不可闻的血线,缓缓蔓延,接着血水如决堤的洪水,狂飙而出。

    轰!

    仰倒在地,许怒生命气息逐渐消失,双目瞪得滚圆,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卓文的枪势为何在最后一瞬间,居然飙升到那么恐怖的地步,连他都未曾看清,他败得太彻底了。

    许怒仰倒在地上的瞬间,仿若点燃了炸弹引火线,整个百年酿酒楼都沸腾起来了。

    “败了?许怒真的败了,而且还是一招身陨,这……”

    这一刻,所有人目光皆是汇聚在,空地另一边那名背负青棺的青年,目光都是充斥着敬畏之色。

    这神秘青年实在太恐怖了,许怒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招就被击败身陨,此子实力到底有多强,潜力到底有多大,这是所有人心中唯一的想法。

    “该轮到你了!”

    右手轻弹枪尖,青锋之上还残留的鲜血,在其指力之下,蒸发成虚无,然后骨枪遥遥一指,对着不远处,满脸惊恐的许媚儿。

    “不!放过我,我不该得罪大人你的,我知错了,只求你饶过我!”

    只听扑通一声,许媚儿直接跪在地上,脸上满是哀求之色,当卓文一招击杀许怒的那一刻,她内心最后的希望,也是彻底的破灭了,此刻心中充斥的满是悔恨之意。

    她好恨自己没脑子,居然无缘无故得罪眼前这个煞神!

    “饶过你?若是今日我实力不够的话,你是否会饶过我?恐怕不会吧!既然你想杀我,那么就要做好随时被反杀的准备!世上没有绝对的猎人和猎物,有时候猎人和猎物随时都会互换的,所以活在这世上,每个人都要有死的觉悟。”

    说着,卓文动了,脚掌一踏,整个人化作道道残影,瞬间从许媚儿身边穿过,骨枪毫不留情的从其脖颈间掠过,鲜血洒落,许媚儿脸上的神色凝固,然后缓缓软倒在地上。

    酒楼上寂静一片,卓文果断狠辣的手段,彻底的镇住了所有人,不少人满脸忌惮,发誓决不能像许媚儿一样,惹这样的煞神,不然后果不会比这许怒和许媚儿好到哪里去。

    “许怒和许媚儿都死了,此次百川侯府损失算是惨重啊!不知道许畅知道了的话,会是怎样的心情!”

    甚至不少人有些幸灾乐祸起来,许怒和许媚儿在百川侯府内地位崇高,现在全部陨落,许畅恐怕要暴怒吧!

    “卓大哥?你是卓大哥?”

    收拾掉许媚儿和许怒,卓文正打算与吕寒天进入百年酿酒楼中的时候,一道惊喜之声,默然从人群中响起,旋即一名姿色俏丽的红衣少女,飞快的朝着卓文这边掠来。

    瞧着面前神色激动的红衣少女,卓文目光中露出一丝惊诧之色,不由得道:“红莲姑娘,你居然也在这里!”

    眼前神色激动的红衣少女,正是玉女星苑的弟子,也是与清莲关系最好的师妹,曾经在元气塔第二层的黑暗森林内,卓文就曾救过此女。

    说起来,当初卓文可是因为救此女和清莲,才无奈杀了百川侯府的二世子许良,从而与百川侯府结下了血海深仇。

    “你居然没死?而且还从元气塔内出来了?难道你得到了血魔传承不成?要知道清莲师姐因为你的事情,可是郁郁寡欢了很长时间呢!”

    红莲一过来,就是一堆问题抛出来,惹得卓文头疼不已。

    “哟!小子,你的艳福不浅啊!这小姑娘年纪比你小好几岁吧,你居然也下得了手,啧啧,还真是有你大哥我当年的风范啊!嘎嘎。”

    此时,吕寒天这贱人一脸贱兮兮的凑过来,脸上满是的揶揄之色,目光不断的从卓文和红莲两人身上转来转去,一副我就知道如此的表情,惹得卓文想痛扁他一顿。

    红莲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少女,经吕寒天这么一调侃,原本的活泼劲不见了,竟是低下头,脸颊浮现出一丝红晕,吞吞吐吐道:“前辈你误会了,其实我和卓大哥是普通朋友。”

    “恩恩!我懂得,我懂得!”

    吕寒天依然是一脸贱笑的点头,一副你在撒谎的表情。

    卓文实在看不下去了,连忙道:“此处说话不方便,我们还是进入百年酿酒楼内说话吧?”

    卓文之所以如此说,因为他还从红莲眸子中看出一言又止的神色,显然红莲还有什么话语隐瞒着他。

    “那什么醉翁老人,赶紧给我滚过来,给我们带路进百年酿第一百层,把最好的酒和菜都给我呈上来。”吕寒天顿时一声大喝出声。

    不远处,躺在一边装死的醉翁老人,连忙咕噜噜的躺在地上滚过来,来到吕寒天脚下,站起身来,脸上满是谄笑道:“小人这就带路,三位大人随我来。”

    醉翁老人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然后屁颠屁颠的为三人带路,进入百年酿之中。

    “卓大哥!那真的是百年酿主人醉翁老人,他……”

    醉翁老人的表现,还真是大跌了红莲的眼镜,这醉翁老人号称五大巨擘以下第一人,可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但这样的人物竟然在卓文和吕寒天面前毫无脾气,反而像个奴才一样,满脸讨好。

    “对!走吧!我们进入百年酿说话吧。”

    说着,四人很快就登上了百年酿顶层,只留下酒楼内其他人,大眼瞪小眼,方才发生的一幕,实在太冲击他们眼球了,所有人都开始猜测,那背负青棺的青年和乞丐男子到底是何来历!

    奢华的厢房内,卓文、红莲和吕寒天三人分别坐着,卓文瞧着红莲道:“清莲后来怎么样了?是否获得其中一座远古传承了?”

    “清莲师姐成功获得风剑宗传承,现在实力已经达到四轮皇极境巅峰,其实力恐怕能媲美五轮皇极境初期武者!不过因为卓大哥你的事情,清莲师姐深受打击,现在已经闭死关了,等九郡大战开始后,才愿意出来。”红莲无奈道。

    闻言,卓文微微点点头,心中却有些吃惊,清莲当初修为可是垫底,只有二轮皇极境中期,在获得风剑宗后,居然一举晋升到了四轮皇极境巅峰。

    看来清莲在风剑宗获得了大机缘吧,不然不可能晋级速度如此变态,卓文心中自然也是为清莲这个朋友而高兴。

    “红莲姑娘!方才我见你目光闪烁,眉宇微锁,难道还有什么事情吗?”忽然,卓文开口道。

    在看见红莲第一眼后,他敏锐的发现,红莲见到他后除了兴奋和高兴以外,还有这一抹犹豫之色,这丝神色让卓文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红莲目光闪烁,轻叹一声道:“原本我不想和你说这件事的,不过见你身边这位前辈深不可测,或许此次你真的能够解决掉那场劫难。”

    “什么劫难?”卓文连忙追问,心中不祥之感越加浓郁。

    “藤甲城和断岩城被灭了!”犹豫片刻,红莲一咬银牙说出了让卓文震撼的消息。

    轰隆!

    卓文瞳孔紧缩成针,右手猛地一捏,其掌心的酒杯寸寸崩溃,因为激动控制不了的气势暴涌而出,整个酒桌都崩裂成碎块。

    “什么?你说什么?藤甲城和断岩城被灭了,怎么可能?”

    此刻,卓文双目充血,双手紧紧的抓在红莲双肩之上,用力之猛,惹得红莲柳眉微蹙,不过她并没有吭一声,只是盯着卓文那疯狂的样子,美眸中有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心痛之感,她第一次看见卓文露出这样疯狂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