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的杀意,犹如滔天巨浪般,在整个酒楼内扩散,周围其他的酒桌,竟是在这股杀意下,纷纷崩碎,化作漫天木屑。

    吕寒天脸上嬉笑之色化为乌有,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一向淡漠的卓文,竟会露出这么强烈的杀意,恐怕红莲所提到的那藤甲城和断岩城,对卓文极为重要吧!

    “对不起!方才我太激动了,红莲姑娘,你能详细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杀意一闪而逝,卓文逐渐冷静下来,直视着红莲说道。

    瞧着卓文如此短时间内就能够恢复冷静,吕寒天不由得点点头,卓文无论是心性和性格,都让吕寒天极为满意,他知道此子若是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前途不可限量。

    红莲偷眼瞧了眼卓文身边的吕寒天,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犹豫之色。

    “放心好了!寒天大哥是自己人,不必见外!”卓文挥挥手,笑道。

    见此,红莲的顾虑也是打消,然后开始一五一十的将这两个月来所发生的事情,一点点的讲述出来。

    随着红莲的讲述,卓文脸色越加的阴沉下来,拳头更是紧攒起来,捏得咯吱响!

    原来在元气塔之争落幕后,所有人都已经认为,卓文已经陨落在血魔传承之中了,所以不再等待卓文出现,而是纷纷离开。

    而此次元气塔之争前百名,则是被吕南天带走,开始对那百名天才进行重点培养,从而能够在即将到来的九郡大战发挥出好成绩。

    至于古越天、古心和胡无影三人,由于卓文的下落不明,所以之前许多热情的势力之主,都淡漠了许多,不再理会古越天等人。

    不过,百川侯府却咄咄逼人,竟是在元气塔附近拦截古越天三人,想要将其扣押带走,好在有裘仇等一众断岩城人的帮忙,而且落星和清莲两人也都是出手,所以百川侯府的人并没有得逞。

    古越天三人回去后,就安排藤甲城重要人物迁移到断岩城,不过这都是百川侯府的阴谋,是许天良故意让古越天带人迁移到断岩城,这样足以将两城重要人物一网打尽。

    虽说幕秦郡有规定超级势力不得对其他势力出手,不过规定毕竟是死的,百川侯府确实没对断岩城出手,不过许天良却是钻了规定的漏洞,暗中联系了不少,原本与断岩城关系不好的几座超级城池。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战争,一共五座超级城池被许天良鼓动,然后五支精锐之师,总计百万雄师,在许天良的策划下,强攻断岩城。

    三天三夜,断岩城只支撑了三天三夜,而后百万雄师铁骑攻破城池,踏碎城墙,在断岩城内大肆杀戮,一夜之间,断岩城直接被屠城,无论是武者还是平民,纷纷化作尸骸,偌大的断岩城,化作了一片埋骨之地。

    一时之间,整个幕秦郡震动,断岩城在幕秦郡算是名列前茅的超级城池,竟是直接被屠城,这样的消息,几乎传遍整个幕秦郡。

    不过,幕秦侯吕南天并没有出面,虽然超级势力不得对其他势力下手,但同等级的势力,却是可以攻城掠地的战斗,无论是屠城还是被灭,吕南天都不会出面,因为这是允许的。

    虽然许多人都是知道,这里面有着百川侯府的主导,但百川侯府毕竟是超级势力之一,可没人敢惹这样的强大势力,即使是幕秦侯府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若是在平时的话,吕南天或许会站出来,但随着九郡大战的到来,吕南天的全部心思基本都在培养那百名天才上面了,基本没多少时间去管理这等事情,这也就被百川侯府钻了空子。

    “断岩城被灭!那么裘仇前辈还有藤甲城的人怎么样了?”卓文声音低沉地道。

    “裘仇前辈实力最强,在城池攻陷后,突破重重围困,逃脱了出去。不过欧阳云图等一众的断岩城重要人物以及藤甲城的众人,基本都被人生擒,现在皆是被关押在断岩城废墟的一座新建的牢笼之中。”

    “原本许天良想要命人,将那些俘虏全部杀死的,不过我们玉女星苑的陨星苑主开口要人,使得许天良并没有得逞,现在我们玉女星苑正在与百川侯府交涉,希望能够放过那些俘虏。”

    说到这里,红莲忽然偷眼打量着卓文,这才小心翼翼地道:“其中你们卓家也被关押在牢笼之内,据说由于你的关系,许天良特地让人关照你们卓家族人,据说卓家族人有不少人都被折磨致死。”

    咯吱!

    拳头猛地攒起,卓文心中充满了怒火,特别是听说卓家族人有不少被折磨致死,卓文心中的怒火犹如火山爆发般,几乎遏制不住。

    “那我爷爷、大伯他们怎么样?”轻吁一口气,卓文问道。

    “这我并不是很清楚!不过那些被折磨致死的基本都是修为低下的卓家族人,你爷爷修为不低,应该不会有事的。”红莲轻声道。

    卓文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虽说红莲嘴中说没事,但以许天良对他的恨意,恐怕会将不少气都撒在他爷爷、大伯等与他关系密切的亲人身上。

    回去代我向陨星苑主问一声好,多谢她为我的亲人和朋友求情,我卓文欠你们玉女星苑一个人情。

    卓文知道,若不是陨星苑主开口的话,无论是断岩城还是藤甲城的俘虏,都将会被杀光,而不是仅仅被关押起来这么简单。

    说着,卓文缓缓站起身来,目光变得极为凌厉起来,许天良你果然够狠,居然敢对我卓文的朋友和亲人下手,此次绝不会放过你的。

    许天良对他来说,终将是个祸害,此人不除的话,那么他的亲人朋友的生命将会得不到丝毫的保障。

    “卓文!你最好不要冲动,断岩城现在乃是重兵把控,而且据说还有数位五轮皇极境武者镇守,你一个人根本就不太可能救人的。”

    见卓文站起身来,红莲连忙拉住卓文,俏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卓文却是摇摇头,道:“别人赠我一滴清水,我当还别人一片汪洋!在断岩城监牢内,有我的亲人和朋友,他们都曾给过我帮助和扶持,我卓文虽然人微言轻,但也不是怕死之辈。”

    “男子汉有所为,亦有所不为!眼见亲人朋友身陷囹圄之中,而我却置之不理的话,那我还是人嘛?断岩城我必须去。”

    卓文右手一抖,震开了红莲的手掌,缓缓的走出酒楼,不过就在他即将步出大门的时候,一道身影拦在了他面前。

    “寒天大哥!难道你也打算劝我不要冲动嘛?”凝视着眼前的邋遢男子,卓文低沉的道。

    此时,吕寒天目光复杂的望着眼前倔强的青年,却是摇摇头道:“郡都距离断岩城可是有着不小的路程,以你的速度,最快也要半个月到达,恐怕你应该是等不及的。”

    说到这里,吕寒天袖袍一挥,一艘巴掌大小的青铜小鸟静静躺在他的掌心,继续道:“此乃青铜纸鸢,地阶极品灵宝,使用这灵宝的话,三日就可抵达断岩城。”

    “还有这是传送符箓,若是遇到抵挡不住的危险的话,捏碎符箓,我瞬间即可抵达你身边,帮你分忧解难。”

    闻言,卓文不由得一怔,内心泛起一丝暖流,吕寒天确实将他当做兄弟对待,为他付出了不少。

    “多谢大哥!”恭敬的一拱手,卓文道。

    “嗯!去吧!还有好好利用镇魔青棺的力量,里面血魔的力量,对你战斗有很大的帮助,这里面有我近百年来总结的一些应用血魔力量的方法,乃是我与血魔战斗所积累的经验,你好好参悟,兴许能够帮到你。”

    点点头,吕寒天右手点在卓文眉心,顿时间,一股信息流,自吕寒天的手指尖,传入卓文脑海之中。

    感受着脑海中涌动的信息,卓文目光中不由得露出一丝精芒,吕寒天所传授的都是如何得心应手的使用血魔力量的秘诀,掌握了这些秘诀,卓文可以更好的发挥出镇魔青棺中血魔的力量。

    这样无疑又能让卓文的实力,更上一层楼,此去断岩城的把握又是增加了不少。

    “去吧!此行你多多注意点就行了。”

    传输完信息,吕寒天右手一挥,其掌心的青铜纸鸢顿时寸寸胀大,化作数丈的青色巨鸟,双翼展开足有二十米之长,一道尖锐的鸟鸣声,震天动地。

    “嗯!那我先走了!”

    点点头,卓文脚掌一蹬,跃上青鸟背上,青鸟长啸一声,展翅高飞,瞬间化作一道青影,朝着天际掠去,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吕寒天的视线内。

    “前辈!你为何要让卓大哥前去断岩城?此去根本就是送死啊!”

    红莲来到吕寒天身边,美眸微瞪,玉足一跺,不悦地道。

    “你觉得我阻拦有用吗?卓文性子的倔强比我当年更甚,既然他执意要前去救人,你一句话就能改变他的想法?”吕寒天摇摇头道。

    红莲闻言,彻底沉默下来,吕寒天说的不错,卓文性子倔强之极,她怎么劝都无济于事。

    “而且你太小看卓文了,此子实力可不是表面上那点,因为他是唯一一名获得过血魔传承的妖孽天才啊……”

    说着,吕寒天背负双手,眺望天际,脸上有着一抹感慨之色,他很期待卓文以后的道路,此子或许能够成就青玄皇朝第二位帝王之境的人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