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浮在上空的华服男子名为林耀,乃是比邻断岩城的一座名为黑铁城的超级城池城主,实力在三轮皇极境中期左右,远不是巅峰时期裘仇的对手。

    此刻,林耀的身后还聚集着另外四名气息强大的男子,这四人都是年入中年,实力基本都在三轮皇极境初期。

    或许是因为林耀实力最强,所以这四人基本都是以林耀马首是瞻,而这四人自然是另外四座超级城池的城主,其城池势力也是排名靠后,以林耀为主也是理所当然的。

    “嘿嘿!你说的倒也没错,以我们五座超级城池的联合,确实不太可能攻破你们断岩城,可惜啊!你们却是因为那卓文而得罪百川侯府,我不得不说你们真够愚蠢的。”

    林耀双手抱肩,高高在上,俯瞰着下方的裘仇,脸上满是不屑之色,在他看来,得罪百川侯府根本就是愚蠢之极的行为。

    “哼!不过是一群被许天良利用的团团转的可怜狗而已,也有资格笑我裘仇?当初你们五人怎么没见联手攻打我断岩城?现在在许天良挑唆下,跟一群狗一样,真是让人恶心!”

    裘仇站在空地中央,目光中满是不屑和鄙夷之色,当初他们断岩城如日中天的时候,这五人可是天天来送礼,态度恭顺之极,现在有了百川侯府撑腰,反而倒打一耙。

    “死到临头了,你还这么嘴硬?”听得裘仇的嘲弄之语,林耀面色阴沉下来。

    “上!不要弄死这家伙,生擒活捉住就好,我要亲自将这裘仇活活折磨致死。”林耀嘿嘿冷笑道。

    嗖嗖嗖!

    顿时间,周围数万的士兵,在林耀命令下悍不畏死的冲向中央的裘仇。

    此刻,裘仇面色凝重之极,强悍的气势暴涌开来,低喝一声道:“雷罡战气!”

    轰轰轰!

    无穷的罡气伴随着恐怖的雷霆,在裘仇的周围暴涌而出,环绕在其体表,让其看上去耀耀生辉,势不可挡。

    雷罡战气乃是极为有名的皇阶上等铠技,算是裘仇的最强底牌,一开始就使出这最强底牌,显然裘仇是打算奋力一搏了。

    砰砰砰!

    冲在最前面的近百名士兵,在接触到裘仇释放出的雷罡战气后,全身抽搐,化作焦炭,死的不能再死。

    “雷罡战气?这裘仇一开始就这么拼,看来还是需要我们五人一起出手才行!”

    瞧着下方无法奈何雷罡战气中裘仇的众多士兵,林耀等五位城主眉头微微蹙起,也是感觉到此刻裘仇的棘手。

    林耀此话一出,其他四位城主皆是点点头,旋即五人同时爆涌出强大的气势,各自释放出自身最为强大的招式。

    “天苑暴拳!”

    “幻魔拳罡!”

    “八极崩掌!”

    “六阳绵掌!”

    “碎石裂地!”

    五道庄严的声音,在这片天地间响起,接着五道不同颜色的光彩冲天而起,五道恐怖的攻击,犹如五彩雨幕般,对着下方的裘仇坠落,仿佛要直接摧毁大地般。

    下方的裘仇面色凝重起来,这五道攻击可是五位三轮皇极境的联合一击,若他还是巅峰时刻的话,或许不会太在意,但由于严重内伤,他实力也就和林耀伯仲之间而已。

    “只能拼了!”

    一咬牙裘仇脚掌一跺,体表的雷罡战气爆发到了极点,犹如实质般恐怖,层层叠叠的包裹在他的体表。

    轰!

    五道恐怖的攻击瞬间而至,直接降落在裘仇身上,一时之间,恐怖的雷霆和五彩光芒,在整片空间汹涌开来。

    蹬蹬蹬!

    裘仇闷哼一声,竟是直接后退十多步,表面的雷罡战气竟是有着破碎的迹象,这等发现让得裘仇脸色阴沉到极点。

    “裘仇!你是不可能挡得住的,还是给我们破吧!哈哈。”

    眼见裘仇连连后退,林耀脸色大喜,连忙催发体内的力量,一时之间,五彩攻击耀眼数倍,竟然直接碾压裘仇的雷罡战气。

    噗嗤!

    一口鲜血飚出,裘仇再次后退数百步,体表的雷罡战气竟是直接湮灭,而裘仇更是脸色苍白无比,捂着胸口不断的咳嗽,单膝跪在地上。

    “哈哈!裘仇,看来你也有今天啊!给我生擒活捉了这家伙,这裘仇已经伤上加伤了,恐怕已经发挥不出丝毫的实力了。”

    林耀肆意的大笑,看着当初自己只能仰望的天才,今日栽在自己手中,林耀心中就有一种变态的快感。

    嗖嗖嗖!

    周围的士兵得到命令,纷纷聚拢朝着卓文走去,就在周围士兵距离裘仇五米内的时候,一道寒光从远处直射而来,寒光一闪,周围的士兵竟是纷纷脖颈飙血,仰倒在地上。

    寒光敛去,众人这才发现,一柄丈许巨大的骨枪,静静的倒插在裘仇旁边,方才秒杀诸多士兵的自然就是面前的这根骨枪。

    “是谁?”林耀瞳孔微缩,语气低沉地喝道。

    而单膝跪在地上的裘仇,也是注意到旁边的骨枪,先是一怔,旋即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这把骨枪他太熟悉了。

    “是他?他没死!哈哈,他没死!”在看到这柄骨枪的刹那,裘仇笑了,放肆的大笑起来了,笑声中满是开怀和放松之意。

    裘仇的大笑,也是引起了林耀等人的皱眉,他们隐隐发现,那倒插在裘仇身边的骨枪,竟是给他们熟悉的感觉。

    “这骨枪怎么这么像那卓文的龙鳞霸骨枪?难道方才掷出骨枪的是卓文?”林耀身后的一名城主忽然惊呼道。

    此话一出,顿时周围掀起了一阵哗然,林耀面皮一抽,冷冷道:“不要乱说话,那卓文可是选择了血魔传承!当初吕寒天都因为血魔传承而陨落,这卓文怎么可能会活着出来?”

    虽说这么说,林耀神色却已经变得忌惮之极,当初卓文的那恐怖表现,他可都是看在眼中,要知道连许天良和朱赤这样的超级天才都败在此子之手,实力着实恐怖之极。

    “说的也对!那卓文应该是陨落了才对,此人不太可能是那卓文!”

    林耀身后的四位城主纷纷应和,想起当初元气塔那道桀骜恐怖的身影,四人心中也都是浮现出一丝恐惧之色。

    那个年纪轻轻的青年,强的根本不像话,无论是实力和潜力,都是他们生平仅见,甚至有人曾预言只要给这卓文一定时间的话,此子必然能够超过吕逸涛。

    “哦?看来你们都认为我陨落了啊,不过现在看来,你们恐怕要失望了。”

    一道清越的声音,缓缓的从远方传来,听得这道声音,林耀等五人脸色顿时凝固,目光移动,只见远方天际,一道背负巨大青棺,齐肩黑发飞舞的青年,缓缓踏空而来。

    每一步之间,都能够踏出恐怖的气浪,其所产生的嘶嘶声,让得在场不少人都是为之一紧。

    “卓文?真的是卓文!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容易死的,你的命可比蟑螂还硬啊!”单膝跪在地上的裘仇,不由得仰天大笑,脸上满是开怀之色。

    林耀等五人脸色难看到极点,他们也没想到,卓文居然会出现在他们面前,那岂不是代表着这卓文获得了血魔传承了?

    那个被称为元气塔最恐怖、最强大的血魔传承,真的被这卓文得到了吗?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嗖!

    虚空轻踏,卓文瞬间来到空地中央,右脚一挑,倒插在地上的骨枪,被他轻轻拿在掌心,微仰头,目光森冷的盯着上空的林耀等五人。

    “裘前辈!没事吧?”持枪而立,卓文颇为担心地对身边的裘仇道。

    “哈哈!我没事,你小子果然不一般啊,连血魔传承都弄不死你!看来我们都是小看你了啊。”裘仇大笑,没心没肺地道。

    “不过你要小心点,这数万精锐之师,再加上林耀等五名三轮皇极境武者,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说到这里,裘仇脸色严肃地道。

    卓文却是笑了,脸上露出一丝散漫之色,其实这些人根本就没放在卓文眼中,以他此刻的实力,对付林耀等人根本就是手到擒来,他所忌惮的是,那镇守监牢中的几名五轮皇极境武者。

    据红莲所说,那几名五轮皇极境武者,皆是百川侯府实力强大的内门长老,所以卓文不得不慎重。

    “放心好了!这一群土鸡瓦狗还不放在我眼中。”

    卓文和煦一笑,不过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得林耀五人脸皮一抽,神色难看,这卓文未免太嚣张了点吧?

    虽说卓文确实很厉害,不过他们五人再加上数万精锐士兵,居然还不放在眼中,这已经是极为狂妄了。

    “卓文!你未免太过于狂妄了,即使你实力再强又有何用?你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而我们却有数万人之多,今日要死的是你才对。”林耀冷哼道。

    “是吗?那就……试试吧!”

    摇摇头,卓文动了,只见虚影划过,所有人都未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包括林耀在内的五名城主同一时间停滞住了身形。

    虚影一闪,卓文再次回到裘仇身边,纤尘不染,只不过他的骨枪枪尖之上,不知何时,已经残留了一丝丝樱红的鲜血……